欧巴小说网 > 玄幻奇幻 > 天行战记 > 七十五章 对话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
    夏北的声音在空空房间里落下,然后就是无尽地死寂。

    照片上的男人和女人依然在微笑着。

    宛若春风。

    却凝固在时空中。

    这对夏北来说是如此的残忍。因为这寂静让他明白,横在自己面前的是一道自己无法逾越的屏障。

    那是天人永隔!

    “他们都说你们已经死了,”夏北凝视着照片,慢慢说着,“可我不信。我觉得你们一定活在某个地方,只是不要我而已。”

    “是不是?”

    强忍的泪水终究夺眶而出,淌过脸庞。

    夏北用力地抹去:“那年我七岁,外婆说,你们最后传回消息来,让我永远也不许进天行世界。不然你们就不要我了。”

    “我听了话。”

    “我跟外婆说,我不来。然后外婆就抱着我哭。”

    “那时候,我喜欢蒙着被子睡觉。我躲在被子里想你们,我怕外婆看到我哭也惹她一起哭。我想着明天天一亮,当我掀开被子看到这个世界的时候,说不定你们就在我面前冲我笑。”

    “可是,一天天过去了,你们再也没有出现。”

    “尽管如此,我还是躲着天行世界。包括他们取得我的监护权,我流落在外的那段日子,包括我年满十四岁,我也从来不敢进天行。”

    “因为我怕被他们找到。”

    “但我更怕你们真的不回来,真的不要我……哪怕后来我大了,觉得这应该是外婆以前骗我的,我还是不敢来。我怕万一这是真的……”

    说到这里,夏北已然是泪流满面,泣不成声。

    “我想你们。呜……”

    泪水大颗大颗地滴落在地板上,无声无息地摔碎。夏北转过身,缓缓滑坐在墙角,死死地咬着牙,攥着拳头,抽泣却终究难以抑制地变作嚎啕。

    一种撕心裂肺的绝望,在这一刻袭击了他。

    十几年的幻想,终究在这一刻粉碎。

    ……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夏北才恢复了平静。

    他就这么坐在,背对着头顶上的照片,感觉自己仿佛和父母坐在一起,开口道:“我到底是你们的孩子。”

    “共和国最伟大的星斗士情侣的孩子,怎么可能不喜欢天行呢?”

    “你们知道,这是宿命。”

    “所以我来了,表面看我是被别人逼的,可我自己知道,我迟早会来这里。来这里看你们,来跟你们说话。”

    “这真是一个奇妙的世界。”

    “爸,你知道吗,你被很多人称为共和国之殤。有很多人,至今还是你的崇拜者,每年都会纪念你。”

    “还有妈你。你还跟爸反着来吗?”

    “你嫁给了他,却气愤不过,于是把我随你的姓,还取个北字。你得意的说,我就是你跟爸反着来的最大成果。”

    “不管什么时候,只要我往我爸面前一站,你就赢了。我爸只能干瞪眼。”

    “可你知道吗,爸偷偷跟我说,他才是赢家。”

    “哪怕我叫傻蛋,那也是他的种。”

    “还是你给他生的。”

    说着说着,夏北忽然有些哭笑不得:“你们两个能不能别这么幼稚?你们问过我的意见没有?”

    夏北就这么絮絮叨叨地说着。没逻辑,没条理,想到哪里就说到哪里。

    在过去的多年里,他每每都想,自己有好多话要跟父母说。可此刻……说着说着,夏北沉默下来。

    “说说我吧。”

    “我想,我既然已经来了,就没打算再离开,也不打算再躲着藏着了。”

    “他们应该已经放弃寻找我了。况且,就算他们找到了又怎么样?我已经二十二岁了,他们已经不能再左右我了。”

    “但我觉得,我可以反过来去找找他们的麻烦。”

    “当初他们为了带走我,气病了外婆,大舅也挨了打,生意也被他们搞垮了。我不会就这么算了,当一切都没发生过。”

    “另外,当年你们在神界被狄图族伏击时,我还小,什么都不懂。可后来我看了很多分析,都说那场惨案是不应该发生的。”

    “除非是他们故意的。”

    “但他们否认了,还打了一场官司,逼得别人给他们道歉。他们是六大家族之一,没人斗得过他们。后来大家就不敢公开说了,只有网上偶尔还有些匿名的帖子。”

    “我一开始也不原因相信,我觉得那太恶心。”

    “但后来我发现,没什么是他们做不出来的。”

    “你们这种一腔热血的傻子,触动了他们的利益,哪怕是亲人,他们也要大义灭亲的。”

    “以前我并不认为我有资格和他们抗衡。”

    “不过我现在有了。”

    “你们不会想到,现在在我的脑子里有什么。”

    “很奇妙的际遇。”

    “而除了他们之外,还有最近惹上的一对父子……看,你们的儿子已经长大了,都会惹事了。”

    “如果你们还在,你们会帮我揍他们吧?”

    “不过现在,你们看着就好了。”

    说到这里,夏北站起身来,看着照片微微一笑,“先走了,有空我会回来看你们的。反正我都已经来了。”

    静立一会儿,他转身向外走去。

    “虽然距离还很远,路还很长,但我会走下去。”

    “我讨厌现在这个世界,我要去改变她!”

    “我会让你们为我骄傲!”

    声音远去,夏北没有回头。

    只有墙壁照片里的男人和女人微笑着,注视着他的背影。

    英雄殿大厅,一个正在参观的玩家,看见一个年轻人眼眶红红地从里面的小厅走了出来。

    他有些奇怪地看着这个青年。

    或许是盯得太紧了,从身边经过的时候,青年注意到他,很有礼貌地冲他微微一笑。

    这让这位玩家觉得自己有些唐突。下意识地扭开头,又情不自禁地扭到另一边,看着从自己背后走过的青年的背影。

    经过那尊雕像的时候,青年的手,擦着雕像基座粗燥的岩石向前滑动。

    他大步向前。

    当他的身体越过雕像的一刻,他的手也滑动到了基座末尾,然后,他握拳斜举向前,用力一挥。

    那一刻,他的动作和雕像一模一样。

    干脆,洒脱,有力。

    玩家看着青年的身影融入英雄殿大门外明媚的阳光中,脸上情不自禁地浮现一丝微笑。

    他能看出这个青年哭过。

    他不知道为什么。

    但他知道,能做出这么傻气的动作,那在这青年的心里,一定洒满了阳光,以前的都不重要了。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