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巴小说网 > 玄幻奇幻 > 天行战记 > 第六十五章 风浪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
    齐铭盛走了。

    坐上他的豪华飞行车,头也不回的离开了长大。

    只剩下被保镖和秘书拦在了二十米之外的王霄生,站在路边失魂落魄,如同一条被抛弃的野狗。

    “老板说,他不想再看到你。滚吧!”

    齐铭盛秘书阴冷的声音,在王霄生的脑海中回荡着。

    王霄生知道自己完了。

    如果说走出会议室的时候,自己还有那么百分之一的机会,可以求得齐铭盛的宽容的话,那么,随着夏北那句话……

    想到缓缓闭合的电梯门外那张微笑的脸,钱益多就觉得后背发凉。

    钱益多在会议室里的一击,对他来说是致命的。可即便如此,也还远远比不上夏北在电梯门口的这一刀。

    孙启德?!

    原来,我齐铭盛养的狗,是在帮着外人咬人。

    而且帮别人不说,还是打着主人的旗号,并且把主人也牵扯进来,丢了这么大的一个脸!

    在这样的情况下,王霄生知道,齐铭盛是断然不可能饶过自己的。

    前有徐恩和,后有齐铭盛,再加上自己在俱乐部里掩藏着的那一堆烂摊子……王霄生越想就越是绝望。

    六月的街头,阳光炽烈,四周的一切都仿佛被包裹在一层热浪之中。

    这是一个普通的炎热午后。

    可王霄生却浑身冰冷,只觉得恍恍惚惚,如在梦中。

    ……

    ……

    高尔夫球场。

    周老站在沙坑中,皱着眉头看着自己脚下的球,又抬头看看球洞的方向。

    “这是我的球?”

    看了一会儿,周老抬头扫了陪他打球的众人一眼,一脸不高兴地指了指球洞方向的果岭。

    “我觉得我的球应该是在那儿才对。”

    众人嘴角抽抽。

    熟悉周老的他们都知道,这老头又要耍赖了。

    “怎么都不说话?”周老的目光从众人脸上扫过,“难道我说得不对?”

    虽然有些违背良心,但众人还是纷纷道。

    “好像是该在那儿。”

    “这颗不是周老的球吧?”

    不过,看他们演技如此拙劣,周老更不高兴了:“行了行了,看你们那言不由衷的样儿,好像我在逼着你们承认似的,这儿就这儿吧……”

    说着,他拿着球杆在球边作势比了比。

    就在这时候,忽然,之前接电话的那胖子飞一般的跑了过来。

    看到他,周老停止了挥杆,问道:“童胖子,你跑哪儿去了。整场球都没看到你。”

    一看见胖子,其他人都是脸色一变。

    周老这正不高兴呢,你跑过来凑什么热闹?

    就在众人给胖子使眼色的时候,胖子一脸兴奋地走到周老面前:“周老,刚才我接了个电话,齐铭盛去长大了。”

    “哦?”周老眉头一皱,“他去那儿干什么?”

    “他是想搞您的人呢……”说着,胖子绘声绘色地把王霄生如何针对钱益多,又如何把官司打倒徐恩和那里的事情说了一遍。

    周老越听,脸色越沉。

    众人都为胖子捏了一把汗。他们可是清清楚楚地看到,在胖子说道钱益多被手下队员质问的时候,周老冷冷地横了他一眼。

    童胖子今天吃错药了?

    这不是在大庭广众给周老难堪吗?

    不过,就当说到徐恩和把郑成,裴仙等人都叫去对质的时候,胖子话头一转:“周老,我算是服了您了,姜还是老的辣啊。您用的人,可真没一个是吃素的。那钱教练真是让我大开眼界啊。”

    “哦?”周老脸色一和,问道,“钱益多怎么了?”

    “钱教练这是给王霄生挖坑呢……”

    童胖子当下把高层会议上,裴仙如何矢口否认,王霄生又如何威胁要公开,钱益多又如何把王霄生和齐铭盛如同遛狗一般遛了个大圈,才拿出金边功法的过程讲了一遍。

    当说道齐铭盛被气得拂袖而去的时候,童胖子一脸坏笑:“这一回,齐铭盛被当众调戏了个欲仙欲死,脸可丢大了。”

    四周众人听完,都是又惊又喜,随即哄堂大笑。

    众所周知,齐铭盛和周老无论是在生意场上还是在别的方面都是竞争对手。多年的较量,早就成了死对头。

    而在长大校董会里,更是如此。

    那齐铭盛明明和长大没什么关系,偏偏为了恶心周老,硬生生挤了进来。

    更糟糕的是,他之所以能进校董会,还是周老的一个朋友将自己的公司连同长大股份一起卖给他的。

    对于周老来说,这个朋友的行为无异于背叛。

    这件事,也就一直成了周老的心头之刺。和齐铭盛更是水火不容势不两立。一见面就斗得你死我活。

    不过,周老爱护长大,毕竟投鼠忌器,而齐铭盛又为人阴狠狡猾,最善于用一些见不得人的勾当,因此从势头上来说,倒是齐铭盛更咄咄逼人。

    可没想到这一次,齐铭盛在周老连面都没露的情况下,就被周老手下的一个钱益多给耍成了猴。

    可想而知他有多憋屈。

    笑声中,周老明明嘴都乐得快合不上了,却故作矜持,摆摆手哼道:“小钱好歹跟了我周勇夫这么多年,对付他齐铭盛,还不是小菜一碟?”

    说着,他一挥杆。

    白色小球在飞舞的沙砾中划过一道优美的弧线,直上果岭,在球洞边跳了两跳之后,竟然滚了进去。

    “好!”

    “哈哈哈哈!”

    众人的轰然喝彩声中,周老红光满面放声大笑。

    #######

    生活总是充满了戏剧性。

    而这一天,对许多和长大有着某种牵扯关联的人来说,尤其跌宕起伏。

    中午的时候,学生们还聚集在校园各处扎堆议论着,从校网论坛上的消息看来,大家一致认为,这一次,钱教练肯定是要走人了。

    不光学校的师生们这样想,学校的老师教授们,以及董事会里那些未曾露面,未曾发声,却一直暗中关注着事态进展的大人物们,也差不多都是这样想。

    大家甚至已经在为钱益多的主教练生涯倒计时了。

    可到了中午两点过的时候,事情却发生了最戏剧性的变化。

    先是校长办公室向管理层下发了文件,在列数了总经理王霄生一系列过错之后,宣布解除聘用。

    同时被解除聘用的还有助理教练秦文波。

    其后,校网论坛上那些闹得沸沸扬扬的帖子,被瞬间删除了个干净。

    这一切,让所有人都惊得目瞪口呆。

    谁也没想到,最终走人的不是身处风暴中心的钱益多,反倒是总经理王霄生。而校网论坛上的帖子,删得更是霸道之极。

    徐恩和疯了吗?!

    为了保住钱益多,他们居然敢这么做。

    他们难道不知道,这种蛮不讲理的做法,会引发怎样的怒火和反弹?!

    不过,就在大家还没来得及回过神来的时候,学校发布了公告,宣布长大战队在主教练钱益多的努力下,幸运获得一本金边御风诀。

    而提供这本金边功法的,正是钱教练力排众议招入战队的新队员夏北。

    学校管理层认为,夏北对长大的贡献巨大。

    钱教练将其招入校队,合情合理且符合长大的规则和利益,而这件事是早就得到了校管理层乃至董事会支持的,无可争议。

    而同时,所谓裴仙公开质问主教练,罢赛云云,不过是某些人为了达到不可告人的自私目的而造谣生事。

    首席星斗士裴仙,已经公开否认了这一切。

    他表示,现在战队正在为征服阳城副本而努力。并且已经取得了可喜的成果,眼看成功在望。在这种关键时刻,他怎么可能有心思做这种莫名其妙的事情?

    而至于校网上那些直指战队内部问题的所谓爆料,更是人为炮制出来的,手段极其卑劣,影响极其恶劣,不容姑息。

    因此,校管理层果断采取措施,拨乱反正……

    这一系列公告和消息,就如同在早已经泼满了汽油的柴堆上点了火,整个长大陡然沸腾起来。

    大家关注的焦点都集中在了裴仙和那本金边御风诀上。

    有惊喜的,有振奋的,有质疑的,更有各种阴谋论……一时间,无数人向天行训练馆涌去,寻求证实。

    迎接他们的,是裴仙和助理教练何煦。

    当着众人的面,裴仙再度否认了自己罢赛的传言。而当大家再从何煦那里看到金边御风诀的时候,所有针对钱益多和夏北的质疑都消失了,只剩下欢呼雀跃。

    “金边功法啊!真的是金边功法啊!”

    “这下牛逼了。”

    “这东西连山海大学都没有吧?”

    “当然没有!整个银河凡界一共才多少本金边功法?”

    “有了这本功法,咱们长大要不了几年就能上一个台阶,太好了!”

    “一个台阶?嘿,真有几年时间,只怕山海大学都只能远远落在后面看着咱们!”

    校园里的风向,陡然就是一变。

    大家一边热烈议论,庆幸不已,一边大骂王霄生。

    “妈的,王霄生那个蠢货脑子进水了,居然想赶人家夏北走?!”

    “就是,这王八蛋。你们说,要错过这本御风诀,咱们哪年哪月才有这种机会?”

    这时候有人再把王霄生过往的破事拿出来一说,更是让人义愤填膺。大家纷纷表示,校长徐恩和的处置正确及时,大快人心。

    学生们终究是单纯的。

    而同样的消息,落在管理层和董事会其他人的耳中,所品尝出来的味道就不一样了。

    “这一手玩得高明啊!”一位头发花白的老董事听到消息的时候,惊讶地摘掉了眼镜,再三确认之后,由衷地赞道。

    “齐铭盛这个跟斗可真是栽大了,”一个正在宴席上的中年董事,在听助手附耳说了一番之后,向同桌的众人聊起了这个八卦,最后幸灾乐祸地道,“他简直就像野猪一样自己一头撞上去。”

    “王霄生就是个蠢货,”一艘豪华星梭上,一位和长大有着密切关系的集团高层,也在谈论这场风波,“这事儿我了解了一些,好像还有孙家的背景。那个夏北就是从瀚大被开除来的……”

    一时间满城风雨。

    而大家在关注长大,关注这件事的交手双方的同时,还把目光投向了一个地方。

    瀚河大学!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