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欧巴小说网 > 天行战记 > 第六十三章 评理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欧巴小说网] https://www.58160.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很快,秘书通知的人就到了。

    最先到的是领队郑成。

    “徐校长。”

    跟徐恩和问候之后,郑成冲众人都点点头。

    王霄生开口向郑成问道:“郑领队,叫你们过来,是徐校长想了解一下刚才会议上的情况……”

    说着,他扭头示意道:“……请你如实告诉徐校长,上午开会的时候,是不是裴仙宣布罢训,并闯进来质问钱教练为什么招收夏北进战队,以示抗议?”

    郑成属于中立派。他看看徐恩和,又看看钱益多,脸上露出一丝为难,不过还是点头道:“是。”

    郑成的回答,让徐恩和的心下一沉。

    不过,就在这时候,钱益多也开口问道:“什么叫罢训,什么叫抗议,郑领队,你确定你没弄错吗?请你告诉徐校长,当时裴仙有说罢训或抗议这两个词中的任何一个吗?”

    “这个……”郑成有些发懵。

    钱益多这明显属于偷换概念。难道裴仙那样的质问,都不算抗议?非得说出这两个字才算?

    至于罢训……裴仙在会议上倒确实没说过,那是在闯进会议之前跟队员们宣布的。

    王霄生怒道:“钱益多,你少……”

    他的话没说完,就被钱益多一脸讥讽地打断:“王经理好大威风,这是审问我来着?你搞清楚,这是长大高层会议。”

    见徐恩和冷冷地注视着自己,王霄生脸色铁青地闭上了嘴。

    徐恩和对郑成道:“郑领队,你实话实说好了。”

    实话实说?

    郑成很清楚钱益多的身份和阵营,明白徐恩和这是拉偏架,当下点头道:“当时裴仙的确是问钱教练关于夏北入队的事情,并没有说出罢训和抗议这两个词。”

    “那就好了,”钱益多满意地点了点头道:“反正一会儿裴仙也要来,有什么问题不妨让当事人自己回答。”

    齐铭盛听到这话,骤然扭头看着钱益多,神色不定。他低声问道:“王霄生,那个裴仙没问题吧?”

    王霄生也有些慌乱。

    他搞不清楚,这钱益多的底气究竟是从哪里来的。

    按理来说,裴仙对钱益多有意见不是一天两天了,现在更是跟钱益多撕破了脸皮。

    平常钱益多都搞不定他,不可能到了这个时候反倒出什么奇迹。

    “不会的,”王霄生也不知道是在向齐铭盛保证还是安慰自己,说道:“这家伙死鸭子嘴硬,虚张声势而已。”

    正说着,裴仙和赵燕航也在秘书的引领下走进了会议室。

    “徐校长。”

    向徐恩和问好之后,让人震惊地一幕出现了。

    只见两人转头看到钱益多,还恭敬地叫了一声:“教练。”

    如果放在平时,这自然没什么。如果放在赵燕航一个人的身上,这也没什么。

    可偏偏,大家看见的是,虽然裴仙神情有些尴尬,甚至有些不情愿,但他也和赵燕航一起叫了一声“教练”。

    这意义就不一般了。

    一时间,众人脸色各异。

    钱益多满意地点了点头,对裴仙道,“裴仙同学,请你来是有一个问题需要你明确地回答徐校长,你当时到会议室找我,是抗议还是找我请教问题?”

    “抗议?”裴仙面无表情地道,“谁说我抗议了?我这不是找您请教问题吗?”

    会议室里一时鸦雀无声,除了钱益多和赵燕航之外,所有人都懵了。

    其实裴仙的演技,简直拙劣到了极点。

    换别人来说这话,怎么也得配上一副惊诧的表情。

    可裴仙这小子板着一张扑克脸,根本就摆明了告诉所有人我在背台词来着。

    而偏偏越是这样,众人就越是震惊。

    到这个时候,就连白痴都知道裴仙被钱益多搞定了。一时间,齐派的人脸色大变,而周派的人则喜形于色。

    尤其是副校长魏白马,脸都涨红了,两眼发光。

    最懵的,应该是王霄生了。

    他怎么也没想到,这才过了一个中午,怎么一切都变了。裴仙这小子,不是骄傲冷艳高贵吗?

    这特么帮钱益多演戏是怎么回事?!

    一旁的齐铭盛更是一脸铁青。

    “裴仙同学是吧……”齐铭盛道,“我自我介绍一下,我叫齐铭盛。是校董会的董事。我问你,是不是钱教练威胁你了?”

    眼看裴仙要回答,他摆摆手道:“别着急,想清楚再回答。他怎么威胁你的,你说出来,我们给你做主……”

    “钱教练没有威胁我,”裴仙完全无视了齐铭盛的诱导,淡淡地道,“之前是我太冲动了。其实关于夏北的问题,我该私下请教教练的……”

    说着,他瞟了王霄生一眼:“不过,当时我就是问了一下而已,最多可能态度不是太好,但我觉得,即便如此,这也是我和教练正常的交流沟通。不知道王经理怎么会看出我是在抗议……”

    他转头看了看赵燕航:“你们可以问队长,我们真没这样的想法。”

    齐铭盛只听得额头青筋直跳。

    虽然裴仙这一番话算得上长篇大论了,可语气依然没有起伏,背台词背得简直毫无感情。能活活把人给气死。

    “赵燕航同学,”徐恩和接过话头,问道,“裴仙说的是真的吗?”

    赵燕航点头道:“是的,徐校长。我们当时在会议室外,是裴仙一个人进去找教练问问题的。没听他说搞什么罢训抗议一类的东西。”

    轰的一声。

    这一下,会议室里终于炸开了锅。

    周派的人简直兴奋地都跳了起来,魏白马直接拍着桌子,指着王霄生的鼻子怒斥道:“王霄生,你居然捏造事实栽赃陷害挑拨是非!你简直是丧心病狂!”

    这一刻,王霄生已经彻底方了。

    他完全听不到魏白马的骂声,却能感受到一旁齐铭盛投过来的目光,都快把自己个烧穿了。

    扳不倒钱益多原本并不是什么大事。

    一次扳不倒,下次再来就行了。

    可偏偏,这次王霄生是觉得自己抓住了机会,能给钱益多致命一击,才通知了齐铭盛过来。

    而之前的层层推进,步步紧逼,再加上校网上的造势,这把火如今点上了校高层会议里,早就烧得天际火红了。

    若是在这样的情况下来个大反转……

    看着一脸兴奋的魏白马等人,王霄生用屁股想都知道,此刻齐铭盛是何等难堪。

    而这个消息,又会以何种速度何等规模向四面八方传播。

    学校里一帮学生还无所谓,可要是传到……不,这是肯定会传到齐铭盛所在的那些圈子里去的。甚至速度比学生知道得还快!

    到那时候,齐铭盛的脸面无异于被人啪啪地打,而身为罪魁祸首的自己会是什么下场,自然是不用想也知道了!

    问题究竟出在哪里?

    又气又急之间,王霄生只觉得血液上涌,脸上火烧火燎。

    他知道,这次自己手里最大的牌,就是队员公开质疑主教练的管理事故。这一点,他甚至可以把整个俱乐部管理层都拉来作证。

    可是,就算证明了又怎么样?

    裴仙都这么公开地信口雌黄了。

    只要作为当事人的队员死不承认,只要钱益多继续胡搅蛮缠,只要徐恩和继续包庇偏袒,这件事就扯不清楚。

    到时候,钱益多毫发无损地继续当他的主教练。反倒是占着真相和道理的自己和齐董成了被嘲笑的对象。

    这才是最憋屈的!

    什么时候,掌握正义的人们也要忍气吞声了?!

    恼羞成怒之下,王霄生对裴仙威胁道:“裴仙同学,你知道公然撒谎,会承担什么后果吗?”

    裴仙连眼皮也不抬:“我会被开除吗?”

    王霄生只觉得一口血闷在胸口,眼冒金星。

    换做其他队员,王霄生只怕立刻就让他卷铺盖滚蛋了。可偏偏,裴仙却绝不在此列。

    这可是长大战队的绝对主力,首席星斗士,全校学生的偶像。

    把他开除了,他一转身,就有无数大学抢着要,而迎接自己的,却是一场狂风暴雨!

    王霄生深吸一口气,强迫自己冷静下来,说道:“那好,我现在需要你回答一个问题。请你告诉徐校长,夏北是不是一个从来没有进过天行的白瓜?”

    这一点倒没法否认,于是裴仙点了点头。

    王霄生转头看向钱益多:“钱教练,我不知道你是怎么威胁队员的。但你招一个白瓜进校队,却是你无论如何也绕不过去的事实。”

    说着,他把目光投向徐恩和,一字一顿道:“或许这件事情在这里说不清楚。但我们可以让全校数万师生一起来评评理。挖一挖这里面究竟有什么内幕!”

    听到这话,徐恩和的眼睛微微眯了起来,魏白马等人面面相觑,都安静下来。

    而齐董的脸色则缓和了不少,甚至露出一丝满意来。

    不得不说,王霄生的这个反击很犀利。

    既然队员不承认,而徐恩和又跟钱益多穿一条裤子,那不如干脆甩开徐恩和,把这件事拿到大庭广众之下去评理。

    。

    。

    。

    。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