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巴小说网 > 玄幻奇幻 > 天行战记 > 第六十二章 胡搅蛮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
    会议室里,一片低沉地嗡嗡声。

    等待的时间总是难熬的。更何况,是在这样的情况下。

    众人都交头接耳,低声议论着。

    偷眼看去,此刻徐恩和坐在主位上,冷着脸半闭着眼睛,一言不发。齐铭盛则悠然地翘着二郎腿,抬头看着天花板。

    空气中弥漫着一股浓烈的火药味。

    对周派的人来说,这样的情形无疑是羞辱难堪的。

    齐铭盛坐在这里,说的这些话,打得可不光是周老的脸,还是徐恩和和自己这些人的脸。可偏偏,大家却只能沉默地等待着,而毫无还击之力。

    “齐铭盛也欺人太甚了。”副校长魏白马咬着牙,对身旁的人道,“也是老徐脾气好,换成我的话,当场就得跟他掀桌子!”

    “是啊。”财务部的一位副主任道,“这简直是骑到咱们头上了。他一个校董,凭什么直接就插手管理层的事情?”

    教务主任顾学章取下眼镜擦了擦,叹气道:“徐校长难啊。现在正是部里评定的关键时期,如果今年长大进不了前两百名的话,后果你们是知道的。可没想到,这个节骨眼上,齐铭盛和王霄生居然还……”

    众人一时之间,心情都是又愤怒,又沉重。

    天行时代以来,因为文明的代差,银河人族原本的所谓先进科技,一夜之间,都化作一堆废纸。

    对于代表着人类文明智慧先行者的大学来说,那是一段最黑暗最艰苦的时期。

    无数顶级学者,在那一天发现自己就像刚刚走出了丛林的原始人。只能茫然地看着呼啸的飞行车,高耸入云的太空城,而无所适从,只能为自己的渺小和无知感到绝望。

    但生活终究还得继续。

    落后不是耻辱,耻辱的是落后还不屑于学习。

    三百年来,银河共和国就像一块干涸的海面,在疯狂地吸收着先进文明的技术。

    这些技术,是宇宙先进文明的智慧结晶,是落后文明踏上更高文明之路的阶梯。因此被人们形象地称为文明之果。

    尤其是在落后文明的竞争中,谁能多得到一个文明之果,谁的竞争力就会得到巨大的飞跃。从而在残酷的竞争中胜出。

    文明之果的来源有两个途径。

    一个是通过星盟对落后文明的扶持项目得来的,另一个则是通过神恩从天行圣殿换来的。

    在得到之后,共和国政府通常都会先将其交给一些研究实力超凡的顶级大学进行消化吸收,并结合银河人族自身的情况进行适应性的研究。

    而一旦有了阶段性成果,就会有无数的企业财阀自动找上门来合作。

    因此,能否取得首批获取文明之果,对于一所大学来说至关重要。这不但意味着首发优势,更意味着共和国资源的倾斜,以及由此带来的地位,财富的提升。

    而共和国数万所大学中,以前只有前一百名,才能进入首批名单。

    最近几年,这个范围才扩展到了前两百名。

    而长大,正站在这个榜单的边缘上。进一步,就是青云直上,而退一步,或许就只能眼见着差距越拉越大。

    这一点有多么重要,在座的人都很清楚。

    当年,共和国孤注一掷,花了近百年时间才积攒下的神恩,兑换了灵能生物战甲的文明之果。

    这次里程碑式的提升,不但使银河人族拥有了参与宇宙经济合作的资格,更让首批获得这项成果的研究特权的大学从此拉开了和其他大学的差距,成了天行时代的首批豪门。

    而当年的长大,是第二批拿到这项技术的。为了赶上别人的研究进度,几代长大学者夜以继日,将全部身心都投入了进去,历经千辛万苦,最终才在李襄铭这一代算是追上了其他大学的脚步,站稳了脚跟。

    如果这次不能进首批榜单,那下一次里程碑到来的时候,长大又如何自处?

    难道要再花几十上百年,用几代人去追吗?

    因此,此刻坐在这里,每一个人的心里都是百味杂陈。对齐铭盛,王霄生,以及那些趋炎附势狼狈为奸的同事,都是又憎又怒。

    可话说回来,也是钱益多不争气,被人家抓住了把柄。让人想掀桌子都没力气。

    终于,随着一阵敲门声,秘书领着钱益多走了进来。

    看到钱益多,会议室里众人的表情各不一样。徐恩和阵营的人是眉头微皱,目光中带着一丝怒其不争的失望,而齐铭盛一系的人则是毫不掩饰的冷笑。

    至于齐铭盛本人,更只轻蔑地扫了钱益多一眼,就转开了目光。

    “钱教练,”徐恩和语气还是很温和,“请坐。”

    “好的。”钱益多左右看了看,选了王霄生身旁的空座坐下,还一脸惊奇地问道,“咦,王经理也在啊?”

    众人见此情形,都是一愣。

    这钱益多,居然还这么轻松?原本大家还以为他会是一脸垂头丧气呢。看他现在的模样,可不一点也不像个刚刚丢尽了脸面的主教练。

    王霄生也有些错愣,不过,他很快就回过神来,冷冷道:“我当然在这里。怎么,钱教练有意见?”

    “我有什么意见?”钱益多笑眯眯地转开头,环顾四周,还跟熟悉的人笑着点头示意。口中道:“王经理不就喜欢到处煽风点火吗?你梦幻般的身影瞬移到哪一个位置都不稀奇。哈哈哈。”

    众人都呆了。

    钱益多这还挖苦王霄生?

    “钱益多!你还是好好想想怎么向校长解释吧,别东拉西扯。”王霄生怒道。

    “解释?”钱益多一脸诧异,“解释什么?”

    见钱益多装疯卖傻,不光王霄生,就连旁边的人都恨不得一耳光抽在他那张胖脸上。

    事情都闹到这种地步了,这家伙还不知死活。

    看来,他根本不在乎这个职位。

    可你钱益多可以不在乎,一甩手走了就走了。但你让徐校长,让周老,让这么多曾经看好你的人何等难堪?

    会议室里,一时如同坟墓般寂静。

    齐铭盛忽然一下笑出了声。让魏白马等人都一时面红耳热,扭开头,难堪到了极点。

    王霄生冷笑道:“那我提醒一下钱教练,校长请你来,是想听你解释一下今天会议上发生的情况……”

    “哦!!”王霄生话没说完,就被一脸恍然大悟的钱益多给打断了,“是这事儿啊。”

    他一脸“早说清楚不就行了”的神情,斜了王霄生一眼,转头对徐恩和道:“徐校长,是这样的。刚才我们战队管理层开了一个会,讨论战队的问题。会上呢,王经理做了自我检讨……”

    钱益多一开口,王霄生就懵了,就齐铭盛脸上的笑容也一下凝固了,难以置信地把目光投向了钱益多。

    “……的确,战队成绩下滑不是短时间的形成的,我到任之前,就有许多遗留问题,到现在还没解决。尤其是管理方面……我听说,曾经有人举报王经理贪腐……这类问题对士气影响很大啊……”

    老钱恶心人是行家,哪里肉疼戳哪里。

    当下口若悬河,什么脏水都往王霄生身上泼了过去。就连王霄生曾经被人举报这种戳心窝子的事情也张口就来,毫无顾忌。

    不仅王霄生和齐董听傻了,会议室里所有人,包括徐恩和也是目瞪口呆。

    终于,王霄生回过神来,当时就炸了:“钱益多,你放屁!”

    老钱身经百战,哪会被王霄生吓住,一脸错愣地道:“王经理你怎么骂人呢,有点素质行不行!这不是你让我给徐校长汇报的吗,难道我说得有什么不对?”

    “好,你不说是吧,我替你说。”王霄生觉得自己没必要和这老油条纠缠,当下咬着牙道:“请你向徐校长解释一下,你招收白瓜进校队,引起队员公愤,以至于裴仙宣布罢训,并闯进会议里公开向你抗议是怎么回事!”

    “罢训?抗议?”钱益多一脸诧异,“我怎么不知道有什么罢训抗议?”

    他说着,做出一副想了想的模样,眨巴眨巴眼睛道:“你说的,不会是裴仙到会议室来找我请教问题那件事吧?”

    请教问题?

    王霄生都要被气笑了。

    这老家伙简直是个不见棺材不掉泪的滚刀肉啊。不过,他难道真的以为这样胡搅蛮缠,就能把事情混过去?

    现在整个校园,已经闹得沸沸扬扬,而自己和齐董来,也把事情摆上了管理层的台面。岂是他东拉西扯几句就能蒙混过关的!

    “徐校长,诸位同仁……”王霄生道:“你们都看见了。这个人不但工作能力有问题,而且人品也有问题。这么严重的事件,他没有半分反省,反而公然在如此重要的会议上装疯卖傻,顾左右而言其他!”

    他站起身来,大声道:“我建议立刻辞退钱益多,公开调查他徇私舞弊的真相,给全校师生一个交代。至于上午的会议,也不用他说了,只要把战队的人随便找来一个人就能问清楚。”

    “对!”几个齐派的人都大声附和道。

    尤其是副校长张振旭更是拍着桌子道:“这种人简直太不叫话了。到这个时候还避重就轻东拉西扯,把这里当什么地方了?!另外找人来问!”

    倒是徐恩和注视着钱益多,思考了一下,问道:“钱教练,你的意见呢?”

    钱益多一副滚刀肉地模样,耸耸肩道:“好啊,找谁来问我都没意见。”

    徐恩和转头对秘书道:“通知裴仙同学来一趟……”

    正说着,一旁的齐董目光一闪,忽然开口道:“徐校长,既然要叫,那不妨干脆多叫几个过来。”

    徐恩和看了他一眼,点点头,吩咐秘书:“把天行战队的队长赵燕航,还有领队郑成也都叫来。”

    随着秘书离开,会议室又陷入了一片沉默。

    看着钱益多则没事人一样东张西望,徐恩和心下揣摩着,渐渐有些好奇起来。

    他已经隐约感到不对劲了。

    身为大学校长,他工作繁忙,因此,对于学校天行俱乐部的具体事务并不怎么过问,通常只是在每周例会上听听报告就行了。

    因此,对钱益多,他算不上熟悉。

    在他的印象里,这位有些发福的主教练平常一脸憨厚实诚,看人都是笑眯眯的,说话做事也很低调,没什么出奇的地方。

    可今天,钱益多来会议室这短短几分钟,却是让徐恩和刮目相看不说他执教水平如何,至少这跟人斗的本事是让人颇有些意外的。

    不但脸皮厚,嘴巴也刁钻,怼上王霄生这种人一点不落下风。

    而且,他在这种情况下还敢这么做,让徐恩和之前的想法顿时就有了一些改变,心下隐约觉得,这钱益多是不是有什么底气。

    不然的话,他怎么会如此气定神闲,怎么敢如此胡搅蛮缠?

    。

    。

    。

    。还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