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欧巴小说网 > 天行战记 > 第六十一章 这种人不能做朋友!

第六十一章 这种人不能做朋友!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欧巴小说网] https://www.58160.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接到秘书电话的时候,王健正在钱益多的办公室里。

    他之前打通钱益多电话之后,还没说两句,就被钱益多给叫到了这里来。

    原本王健是怒气冲冲走进办公室的,一见面就想破口大骂来着,可直到最后坐在沙发上傻乐,也一个字都没骂出来。

    “好东西啊!”

    王健一边喝着茶,一边盯着光脑上的战队管理系统,查看着公会保险箱里的金边《御风诀》,看得那叫一个如痴如醉。

    所有的担心,所有的火气,已然是不翼而飞。

    “我说,老钱你这就不地道了,”王健抬头看着钱益多,“合着我们这几个小时,白担了这么多心?”

    “我这不是让王霄生再蹦达高一点嘛,他想让事情发酵,我就帮他捂严实一点,别敞了风露了气,”老钱笑着,转头看向坐在沙发上的夏北,“更何况,我当时还得等夏北这边的消息呢。”

    在和裴仙谈完之后,夏北已经回到了办公室。

    “裴仙真搞定了?”

    王健还是第一次看见夏北,这时候显得热情得很,主动和他搭着话。

    “本来就是误会而已。说开了就没事了。”夏北捧着茶,笑道。

    “大将风度!”王健指了指夏北,赞道,“不骄不躁,气定神闲。咱们长大就需要像你这样的人才。”

    钱益多和何煦对视一眼,都是心照不宣。

    这王健果然不愧是校长身边的人啊,八面玲珑,吹捧人的角度都切入得宛若白驹过隙,了无痕迹。

    这是不择手段要让夏北死心塌地留在长大了。

    正说笑着,王健接到了电话,他说了两句,转过头来已然是一脸冷笑。

    “让过去了?”何煦问道。

    王健点点头,看向钱益多:“钱教练……”

    钱益多叹了口气站起身来,沉重地道:“其实说起来,我和王霄生毕竟搭档了半年,平常处得还不错。这眼看着他已经站在了悬崖边上,拉都拉不住地要往下跳,我这心里也怪不好受的……”

    说着,他整理了一下衣着,开门出了办公室:“……我去推他一把吧。赶紧送他下去,眼不见心不烦!”

    办公室里一阵笑声。

    笑过之后,王健一个激灵,飞快地道:“对了,我得先给老板打个电话,不然的话,我早知道了,偏留他一个人着急上火,这可是欺君之罪……”

    说着,他急匆匆地起身,就要拨徐恩和的电话。

    不过夏北却拦住了他。

    “王助,”夏北道,“反正钱教练已经过去了,我觉得,你现在跟徐校长说,倒不如不说。”

    “不说?”王健一愣,“为什么?”

    “这件事的导火索是钱教练招我进校队。看你刚才进门的样子,只怕对钱教练,心里是有股子邪火的吧?”夏北道。

    看这小子抱着茶杯笑眯眯地模样,王健心头不禁就是一跳。

    这察言观色见微知著的本事,可不是普通这个年龄的小年轻能有的。再想到关于这小子被孙家围追堵截都能钻进长大来,以及这场风波和这本金边功法,脑海中瞬间出现了一丝明悟……

    这小子才是幕后的关键啊。

    王健笑嘻嘻地坐下来,说道:“那个……主忧臣辱嘛。老板这不生气嘛。”

    夏北笑道:“徐校长生气是应该的。不过我觉得,这气如果早生两年的话,就没今天这事儿了。”

    “啥意思?”王健一愣。

    “王霄生被人举报贪污,虽然被齐铭盛保下来了,可若是当时徐校长铁了心要动他的话,应该不会动不了吧?”夏北问道。

    “这个……”王健端起茶杯,喝了一口茶。

    心头却是猛地一跳!

    “所以你看,徐校长生钱教练的气,我们理解,”夏北笑眯眯地道,“但也不能厚此薄彼不是?”

    王健沉默了好一会儿,干脆放下茶杯,注视着夏北。

    “你怕徐校长合稀泥?”

    夏北道:“打蛇不死反受其毒,我是觉得,徐校长这回该下决心了。”

    两人对视着,一旁的何煦只感到气氛忽然变得有些凝固。

    王健看着眼前的年轻人,觉得自己像他这么大的时候,简直活得像个白痴。

    跟随徐恩和多年,再没人比王健更了解自己的这个老板了。

    徐恩和清廉公正,有抱负,也有些书生气。

    从坐上长大校长位置的那一天起,他就把全副身心都投入到了长大的经营中,殚精竭虑,呕心沥血。一心想让长大变得更强。也因此,他最不愿意见到的就是长大的内耗。在许多问题上,他都采取了退避的策略。

    尤其是面对齐铭盛这种无事都要搅三分的强势人物,为了避免引发一场让所有人都不得不选择阵营的撕裂和对立,他一度是在以空间换时间。

    说得好听,这是顾全大局。

    说得不好听,这就是养虎为患的绥靖姑息。

    而这一次,徐恩和虽然愤怒,但王健很清楚,徐恩和现今最重要的任务,是教育部的评定。

    这个一年一度的评定决定着长大在教育部的排名。而排名则决定着下一个年度长大能获取的资源,因此,这几个月来,徐恩和都在为此事奔波忙碌。

    对于俱乐部的这场内讧,他的愤怒也有大部分是因为于此。

    这对他来说如同后院起火,打乱了他的全盘计划。

    而如果这时候,他发现问题解决了呢?

    钱益多保住了,齐铭盛和王霄生的攻击被化解了,甚至自己这边还占了上风,他会怎么做?

    以王健对徐恩和的了解,如果这时候徐恩和是在火头上,他一定会向王霄生下手。反正刚才在办公室里已经和齐铭盛近乎撕破脸了。

    可如果给他一段时间,让他火气不那么盛的话——王健发现,自己都不敢保证自己这位老板会不会想着稳定,想着手里的教育部评定工作,想着即将到来的校际大赛,而再做什么合稀泥的事情。

    不过,让王健想不明白的是,以自己对老板的了解,想到这些不足为奇,可夏北……这小子的眼睛怎么这么锐利?!

    夏北端起茶壶,为王健倒上茶,说道:“徐校长当初以大局为重,这一点我理解。可这一次王霄生和齐铭盛可是算踩上门了……用武馆来形容,这算是踢馆了吧?”

    想到办公室里的一幕,王健愤然点头道:“是。”

    “我知道,要动王霄生,就要跟齐铭盛开战。这并不容易下决心。”夏北道,“两年前就是如此。不过,如今既然被人踩到头上,我觉得现在徐校长正合适发发火。有什么气,要发出来才好。不然会伤身体的。”

    他放下茶壶,笑眯眯地道:“况且,我们钱教练受的委屈总不能白受了吧?你就算不帮忙,也不能再给他增加难度啊。”

    王健苦笑。

    徐恩和的火,一半是对王霄生,憎其阴毒;另一半是对钱益多,怒其不争。

    而如今以这边的布置来看,老板对钱益多的火恐怕是发不起来了。非但发不起来,反倒还会多些误会的愧疚。

    到时候,钱益多要拱老板的火,可就容易多了。

    等老板调转枪口,倒霉的自然是王霄生了。彼时彼地……哪怕此刻坐在钱益多的办公室里,王健也完全可以想象,在一根无形的指挥棒挑动下,这场会议的最终走向。

    办公室里,鸦雀无声。

    王健扭头看了何煦一眼,见他都只听得一脸似懂非懂的样子,不禁心下闪过一个念头。

    夏北这小子,小小年纪,外表看起来人畜无害,却不声不响就能把人心都想到这么深的地步。可见其阴险。

    自己得抽空更何煦说说,这种人,以后千万不能做朋友!

    要做兄弟才行!

    。

    。

    。

    。还有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