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欧巴小说网 > 天行战记 > 第六十章 高层会议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欧巴小说网] https://www.58160.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会议室里,鸦雀无声。

    自从徐恩和冷着脸走进来,一声不吭地在座位上一坐,然后再看见相继走进会议室的齐铭盛和王霄生,所有人都知道,这场风暴终究还是拉开了帷幕。

    原本三三两两散落四周的众人,都纷纷落座。

    只听见椅子拉开的声音,衣服摩擦的声音,以及间或一两声咳嗽。除此之外,整间会议室再没有半点别的声音。

    安静得有些吓人。

    “临时召开这个会议,是有几个关于教育部评定的问题需要大家讨论,”片刻之后,徐恩和扫视四周,开口道:“不过,现在我们先讨论一下校天行俱乐部的事情。”

    说着,他扭动转椅,面对王霄生,下巴微抬,冷冷道:“王经理,说吧!”

    被徐恩和用这种居高临下的目光注视着,王霄生感觉自己就像是一只被猎人盯住的野猪,浑身的汗毛都立了起来。

    徐恩和执掌长大多年,在长大威望极高。

    别看这间办公室里有不少人都和自己一样是齐派的人,而且齐铭盛更亲自坐镇,可真要直接面对徐恩和,王霄生还是觉得心里发虚。

    不过,知道自己躲不过,王霄生只能咳嗽一声,开口道:“今天上午,俱乐部开了个会,本意是想讨论一下战队目前的问题”

    接下来的几分钟,王霄生用干巴巴的声音,将上午会议上发生的一切都讲了一遍。

    他在讲话中,矛头自然对准了钱益多。

    “半年时间,钱教练更换了六套战术体系,可直到距离校际大赛只有一个月的现在,战队连一个战术体系都没磨合成型”

    “会议中途,战队的首席星斗士裴仙同学闯了进来。他直接找到钱教练,愤怒地质问他,为什么招收一个白瓜进校队”

    “那个夏北进队的事情,我是知道的,可没想到”

    王霄生说的这些,在场众人,包括徐恩和在内,都早就知道了。而且了解得甚至比他说的还详细。

    可这毕竟是摆上台面,表面的过场还是要走一下的。

    等到王霄生说完,会议室里寂然无声。

    周派的人都看着脸色阴沉的徐恩和,心里暗骂钱益多成事不足败事有余。

    等了一会儿,见徐恩和不说话,齐铭盛出手了。

    他环顾四周,目光最后落在徐恩和脸上,一脸不加掩饰的讥讽:“怎么样,徐大校长。这么样一个狗屁教练,你觉得真能领着长大打好比赛?”

    他手掌一下一下地拍着面前的桌子:“就连他的队员都在造他的反,他还当个什么主教练?我随便找条狗来都干得比他好!”

    “齐董,注意言辞。”徐恩和的声音如同从牙缝中挤出来。

    两人的对话,让众人心头都是一跳。

    谁也不知道之前在校长办公室发生了什么,但显然,齐铭盛和徐恩和之间,连面子上的和气也没维持了。

    齐铭盛冷笑一声,说道:“徐校长,给句话吧。现在全校师生可都等着管理层给个交代呢。我刚才来之前,老蒋等几位董事也很关心啊。不能因为这个人是某人的门下走狗就偏袒吧?”

    徐恩和沉默不语。

    齐铭盛也不着急,端起茶杯悠然地喝着茶。

    在长大,最让齐铭盛头疼的就是徐恩和。

    徐恩和今年六十六岁,执掌长大已经超过十年了。无论是从个人能力,从声望还是人品来说,很多人对他的评价都是无可挑剔。

    正是在他的带领下,长大十年来飞速发展,如今已经跻身天南星千所大学排名前十的顶级名校行列。

    因此徐恩和在长大师生当中有着极高的威信。

    平常,但凡齐铭盛想和周勇夫斗,到徐恩和这里多多少是要吃些哑巴亏的。

    徐恩和为人沉稳机敏,不显山不露水,却是胸有丘壑。

    好些如意算盘打到他面前,他也不得罪你,却是不动神色就四两拨千斤给挡了,以至于每每让齐铭盛恨得咬牙。

    齐铭盛跟长大半毛钱关系都没有,来这里,就是为了跟周勇夫这个仇家添堵。可老有这么一个人横在中间,怎么都不痛快。

    而这一次,在听到王霄生的汇报之后,齐铭盛知道机会来了。

    天南星说小不小,说大也不大。尤其是在首府天安市,政界商界学界的名门望族就这么几个圈子,半夜里一点风吹草动,第二天天不亮,所有人都知道了。

    今天赶钱益多卷铺盖滚蛋,普通人看来是大学撤换个不称职的主教练,但在明眼人眼中,就是甩在周勇夫那老家伙脸上一记响亮的耳光。

    长大可是他周勇夫的后花园。

    现在怎么样?

    我齐铭盛就这么大摇大摆的进来,拔了你的花,踩了你的草,还能抽得你鼻青脸肿。

    这样的机会,齐铭盛怎么可能放过?

    而相较于王霄生,他看得更远。

    如今这件事妙就妙在,今年提出打进校际天行大赛第二轮,并不惜投入巨资打造战队,聘请钱益多的,正是徐恩和。

    这等于他自己把自己架上了火炉!

    一旦闹大了,钱益多滚蛋不说,徐恩和也脱不了干系。

    他就算最终还能坐在这个位置上,这一场闹下来,只怕也狼狈不堪。到日后,这就是拉他下台的筹码!

    而等到徐恩和都下了台,长大这个摊子,就算是拿给自己玩烂了。这鸟董事的职位到时候一丢,大摇大摆走了,看他周勇夫还怎么抬得起头来!

    想到得意处,齐铭盛干脆拿出一支雪茄,悠悠然点上,皮笑肉不笑地道:“徐校长,你看这事儿,我们是不是先通知周主席一声?”

    徐恩和扫了齐铭盛一眼,转头对坐在身后的秘书低声道:“问问王健,找到钱益多没有。”

    秘书飞快地出了会议室,拨打王健的电话。

    高尔夫球场。

    几辆高尔夫球车顺着蜿蜒起伏的车道前行。

    清风习习,美景如画。车上的人谈笑风生,很快,球车在一块球场的开球区停了下来。

    最前面一辆车上,走下一位身材矮瘦的老人,一下车,他就迫不及待地和同车的一个中年人向草坪走去。

    后面的球车陆续停好。

    车上的人落地,都看着那老人的身影相视一笑。

    “周老对高尔夫可真是痴迷啊。打了一辈子,到现在也是一打球,精神头比年轻人都要好。”

    “是啊,一个星期不打上两场,他浑身都难受。”

    说笑着,一人道:“走吧。”

    众人点头,都纷纷跟上。

    而就在这时候,电话声响起,众人当中一个身材最胖的男子停了下来,接通了手机。

    “什么事?”

    见他接电话,大家都下意识地停下了脚步等他。

    也不知道电话里说了什么,原本轻松的胖子脸色忽然变得有些阴郁,难以置信地道:“什么你说的是真的?”

    众人都面面相觑。

    要知道,能站在这里的人,不说泰山崩于眼前而不变色,至少一般的消息很难让他们表现出什么情绪来。

    什么电话,能让胖子脸色都变了?

    片刻之后,胖子收了电话,抬头看向众人,不等大家询问就开口道:“长大的那个钱益多出事了。”

    “钱益多?他怎么了。”

    “出什么事了?”

    众人一惊,纷纷问道。

    而等到胖子说完,所有人都是一阵沉默,脸色难看。

    一个大学战队的教练对他们来说,只是一个小人物而已,就算是职业俱乐部的主教练,他们也不会在乎。

    可是,这个钱益多却不一样。

    大家都知道,他是周老的人。

    众人并不太清楚这个人和周老究竟是什么关系,毕竟层级不同,没有交集。

    但大家都听说,这人是跟了周老很多年的。而当初,也是周老亲自把他丢进长大当主教练的。

    这可就牵扯到情分和面子了!

    说得不好听,别说一个人,就算是一条狗,那也是周老的狗!

    “这家伙怎么搞的!”一人抱怨道。

    “这人是周老以前玩俱乐部的时候的手下,”一个知情的中年人道,“本事的确不怎么样。”

    “那周老怎么把他弄进长大?”那人问道。

    中年人苦笑道:“周老的性格你们又不是不知道,只要他高兴,别的都懒得考虑。估计看那家伙跟他很多年,顺手就帮一把。”

    说着,他转头问胖子:“童胖子,消息哪来的?”

    胖子道:“长大学工部的徐科长通知我的。现在齐铭盛正在会议上逼宫呢。”

    “齐铭盛这条老狗,”一人骂道,“他和周老是死对头,有这机会还不赶紧冲上来咬一口?!”

    众人都是一阵愤慨。

    “那现在怎么办?”胖子环顾左右,问道:“要不要告诉周老?”

    “先等等吧,看徐恩和怎么应付再说,”中年人摆手道:“况且就算要说,也得等球打完再说。你又不是不知道,周老打高尔夫的时候最讨厌被人打扰,更何况是这种狗屁倒灶的破事”

    “那好,”胖子转身上车,“我再去打听打听,周老那边你们就先瞒着。我一会儿回来。”

    众人点点头,目送他离开,这才向开球区走去。

    。

    。

    。

    。还有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