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欧巴小说网 > 天行战记 > 第五十四章 中午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欧巴小说网] https://www.58160.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这一天的中午,长风大学的气氛变得有些浮躁。

    校天行俱乐部出事的消息最先是从俱乐部里传出来的,然后校上就出现俱乐部内讧帖子。

    随着时间的推移,校的帖子越来越多,里面详详细细地爆出了不少俱乐部内幕问题,例如将帅不合,例如训练水平底下,例如战术体系频繁更换,例如副本攻略不力矛头都直指主教练钱益多。

    看了帖子,一些上午没课的学生顿时就鼓噪起来,纷纷前往天行训练馆打探消息。

    而当上午最后一节课结束之后,消息已经传得满城风雨。无论是大楼走廊上,宿舍里,操场上还是食堂里,全都是窃窃私语的学生。

    整个校园,都笼罩在一片诡异的氛围中,宛若暴风雨即将到来前的一瞬。

    所有人都知道,俱乐部会议上,王霄生已经和钱益多撕破脸皮开炮了,而这场斗争,也会上升到校管理层乃至校董事会的层面上。

    中午的时候,长大校长徐恩和接到了很多个电话。

    这些电话有询问情况的,有汇报情况的,中心都是一个校天行俱乐部这场忽然爆发的风暴。

    徐恩和很清楚,一个炸弹已经掉进了水里。

    什么烂鱼臭虾死王八都炸来了,俨然已是一场磨刀赫赫的盛宴,一场重新划分利益和势力的狂欢。

    徐恩和是从外面匆匆赶回学校的。

    一到办公室,校长助理王健就已经敲门走了进来:“老板,这是上午俱乐部的会议记录和我们了解的情况说明”

    徐恩和飞快地翻阅着。

    片刻之后,他一脸铁青地放下电子文档,在椅子上坐了下来。

    “王霄生!”

    这个名字几乎是从徐恩和的牙缝里蹦出来的。

    他愤愤地一拍桌子:“当初我就该把他这个总经理给拿下来!不然也轮不到他在这个节骨眼兴风作浪!”

    “老板,那下午”王健问道,“我听说,齐铭盛准备亲自过来。”

    徐恩和有些疲惫地闭上眼睛。

    “那个混蛋,就等着跟周老上眼药呢,”过了好一会儿,徐恩和才叹气道,“有这样的机会,他不来倒奇怪了。”

    说着,他摇了摇头:“钱益多也不知道怎么搞的,捅这么大纰漏。新招的队员是白瓜,麾下的首席星斗士还在会议上公开质疑他这一回周老的面子可被他给丢尽了。”

    王健也叹了一口气,说道:“我一收到消息,立刻就跟他联系。可不知道怎么回事,他的电话一直关机。”

    “估计找地方躲了吧”徐恩和苦笑道,“被王霄生一巴掌拍到这种地步,他还有什么办法?”

    “他倒是躲了,”王健鄙夷道,“可他这一躲,更放任风浪越掀越大。现在学生们都在议论呢,说他这个职业队来的主教练就是个水货。”

    徐恩和摆摆手,一脸无奈。

    “这件事要不要通知周老?”王健小心翼翼地问道。

    “自然有人会说的,”徐恩和道,“这种事情,咱们就别搀和了。现在的问题是,想想办法善后。”

    他站起身来,来回踱了几步,问道:“王健,你觉得这个局面,管理层这边还有转圜的余地没有?”

    王健仔细思考了良久,摇摇头道:“很难。”

    “是啊,”徐恩和其实也知道钱益多这副牌烂得抓不起来,当下叹气道,“一个白瓜的问题,一个裴仙的问题,这两个问题他解决不了,我们怎么帮他?”

    王健道:“更糟糕的是,现在校论坛里都在传,说王霄生已经说动了黄岐晓。如果没有这种比较还好说,现在有了比较恐怕许多人都盼着钱教练赶紧走人腾位置。”

    徐恩和一脸牙疼。良久,他叹了口气,摇摇头道:“看来,钱益多是保不住了。”

    王健默然点头。

    徐恩和站在窗边,看着校园,忽然觉得心里有些发堵。

    自己该怎么那个脾气暴躁,还好耍无赖,赌品奇差,却为了长大,数十年如一日都在付出的老人交代呢?

    而自己这个校长,此时此刻又是何等的窝囊。

    自己就只能呆在这件办公室里,等着对方踩上门来,然后捏着鼻子,按照他们的意思处理钱益多吗?

    该死的王霄生。

    徐恩和重重地一巴掌拍在窗台上,心里咬牙切齿:“你千万别让我找到机会!”

    训练室里,队员们聚集在休息区,或坐或站,气氛显得有些压抑。

    大家一边拿手机刷着校论坛,一边窃窃私语,每一个人的脸色都不怎么好看。

    一场风波正在外面席卷着。

    而作为风暴眼的俱乐部,此刻的宁静,却是让人心下忐忑。

    大家都在等着夏北。

    上午会议过后,跟夏北通了电话的牛小同就转告大家说,夏北希望亲自向大家解释。希望所有人都能在场。

    包括裴仙。

    赵燕航点头同意了,裴仙也同意了。所以,大家午饭过后就在这里等着。不知道这个引发这一切的“罪魁祸首”,会怎么解释自己是白瓜这件事。

    裴仙依然和往常一样,捧着书静静地看着。

    他旁边坐着牛小同,一副没心没肺地模样,端着一盘点心吃得不亦乐乎。

    “小仙仙,”牛小同嘴里包着食物,口齿不清地碰了碰裴仙,问道,“夏北这事儿,是你跟秦文波说的?”

    裴仙一脸地无可奈何。尽管他无数次警告牛小同不许这样叫自己,可这家伙还是屡教不改明知故犯。

    瞪了牛小同一眼,裴仙点了点头。

    “你怎么不跟我们说?要不跟何哥说也行啊,”牛小同一脸鄙夷,“没想到你居然跟秦文波那种人搅合在一起叛徒。”

    “滚!”裴仙言简意赅。

    “吃不吃?”牛小同把点心递到裴仙面前,问道。

    “不吃。”裴仙翻了个白眼。

    “很好吃的,你尝尝这个,”牛小同指着盘子里的一种小点心,一边说一边塞了一个在嘴里,做示范一般道,“蓝莓酱加海盐的。快,拿一个”

    在牛小同喋喋不休的唠叨声中,裴仙没奈何地拿了一个丢进嘴里,然后摆摆手示意我吃了,你可以闭嘴了。

    可牛小同哪管这一套,胳膊拐撞了他一下,又低声道:“你想过没,你这样搞,何哥会不会很被动?他可是你未来的大舅哥。”

    一听到这个,裴仙顿时如同炸了毛的猫一般。

    他飞速扫了四周一眼,确定没人听到牛小同的话,这才咬牙切齿地瞪着他道:“钱益多跟他有什么关系。他又不是钱益多带来的。”

    “小仙仙你太幼稚了,”牛小同的眼神如同看白痴一般,摇头叹息,“咱们俱乐部三个助理教练,刘君就不说了,资历最浅,主要就做一些比赛外联的工作,算是个跑腿的。而另外两个”

    他竖起两根手指:“一个何哥,一个秦文波!何哥的人品和能力怎么样就不用说了,大伙儿都服气。可秦文波那家伙就是个趋炎附势的应声虫,正经事做不了几件,整天跟何哥别苗头,争权夺利。”

    牛小同塞了一个点心进嘴里,咀嚼着继续道:“咱们虽然才进校不到一年,但也比老钱早来三个月。那时候,你看何哥是个什么样儿,现在又是个什么样儿?”

    裴仙皱起眉头。

    牛小同拍拍他的膝盖,重重地道:“说的不好听,老钱对你未来大舅哥是知遇之恩!现在队里基本就是他俩在主持,如果老钱被赶走了,何哥会有好下场?嘿嘿,秦文波就等着这一天呢”

    裴仙的眼神有些定住了。

    他平日里沉溺天行世界,性格单纯直接,哪里想过这么多东西。

    “唉,”牛小同摇摇头,惋惜道,“不知道这事儿过后,何夕会怎么想。她不会以为是你在针对他哥哥吧?”

    说着,他瞪大了眼睛,一脸惊恐地看着裴仙,“说不定,她会觉得你这是在报复她绑你来长大”

    “我哪有这个意思,”裴仙一听,脸都涨红了,辩解道,“我就是觉得钱教练拿我们的战队当儿戏乱搞,居然招收一个白瓜进来,这才忍不住跟秦文波说了”

    “可你还宣布罢训,还进会议室里质问钱教练,”牛小同吃着点心,斜睨着裴仙,“挺英雄啊夏北当初可是何哥带上楼的。你觉得何夕会认为你针对谁?”

    裴仙一时呆住了,说不出话来。

    而就在这时候,训练室的自动门在哔的一声轻响后打开了。

    。

    。

    。

    。明天回家,今天两章一起更。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