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巴小说网 > 玄幻奇幻 > 天行战记 > 第五十一章 是孙家吧?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
    薛倾猛地推门下了车,一双大眼睛难以置信地看着张铭:“夏北进了长大战队?”

    张铭苦笑着,点了点头。

    这件事,夏北只跟他们几兄弟说过,并没有告诉薛倾。

    “他是天行高手?”薛倾眼睛发亮,追问道:“我记得你以前不是说过他从来都不上天行的吗?”

    “是啊。”张铭点头道。

    “那他怎么进了长大天行俱乐部?”薛倾惊讶地问道。

    “如果我告诉你,我担任场上指挥的每一场比赛,背后都是三哥帮我做的战术设计,”张铭靠在飞行车上,看着薛倾的眼睛,问道,“你会不会相信。”

    “啊?”薛倾长大了嘴,神情呆萌,“真的吗?”

    张铭点了点头。

    然后,他把夏北以前如何帮助自己,现在如何被孙家赶尽杀绝,最后走天行战队的路子进了长大的经过讲了一遍。

    薛倾越听就越是震惊。

    薛倾认识张铭已经三年多了。自从大一加入瀚大校队开始,她和张铭就在一起训练,一起比赛。

    因为张铭性格老实随和,又从不趋炎附势,因此,当战队里的大部分人都围绕在孙季柯身边形成了一个让人讨厌的圈子的时候,反倒是这个圈子之外的张铭,成了她无话不说的好朋友。

    而正是透过张铭,薛倾才认识了夏北。

    因此,要说战队里谁最了解张铭,薛倾觉得非自己莫属。

    这几年来,她是亲眼看着张铭如何从一个预备队员一步步打上主力的,更是在和张铭的并肩战斗中,亲身感受了他超凡的战术运用和临阵指挥。

    这次薛倾宣布退队,学校高层都纷纷来劝她。

    当这些人在旁边苦口婆心摆事实讲道理的时候,薛倾却只觉得好笑,心想这帮家伙根本就没弄明白,其实相较于自己,张铭才是瀚大战队的关键。

    就像一艘帆船,缺了自己至多也就是少一张帆,而缺了张铭,那就是连舵都没有。

    没人能取代张铭在瀚大战队中的作用。

    然而,薛倾没想到的是,自己记忆里那一场场由张铭精彩的临阵指挥所取得的胜利,背后竟然还有夏北的影子。

    而且,这个从来没上过天行的家伙,居然还进了长大战队。

    那可是大学战队啊。

    而且还是老牌强队。几万师生里面,也就能选出十几个人来。竞争之激烈,用千军万马挤独木桥也不为过。

    可夏北这家伙就这么进去了。

    震惊过后,薛倾想起孙季柯的话,说道:“那孙季柯刚才说夏北要被赶走了,这是怎么回事?”

    “这几天我都没跟三哥联系,我也不清楚。”张铭摇头,拿出了电话,“我给他打个电话问问。”

    夏北看着车窗外飞快后退的建筑,回忆着关于王霄生的资料。

    以前和牛小同聊天谈起俱乐部的事情的时候,牛小同就说起过王霄生。

    按照牛小同的说法,王霄生执掌长大已经超过十年了,曾经一度将长大俱乐部打造成了专属于他的独立王国。

    不过,两年前,此人遭遇了一场危机。

    有人举报他贪污受贿,不但在各种对外合作中收取巨额利益,而且自己还在外面有公司,专门做一些利益输送的勾当。

    这些年来,他从长大俱乐部捞的钱,估计有数十万之巨!

    在这个一百多星元的工资,就能养一家几口人的时代,堪称是巨贪了。

    当时事情闹得不小。在第一封举报信出现之后,接二连三又出现了不少举报信。举报者也不止一人,而是有数十人之多。

    这些人甚至连俱乐部的账目,以及王霄生在外面的公司,以及一些可疑的往来都一一调查清楚了。

    原本所有人都认为王霄生是在劫难逃。

    可谁也没想到,居然有人把他给保了下来。

    这个人名叫齐铭盛,是长大的校董之一。

    说起这个齐铭盛,倒是有一番故事。

    此人年轻的时候是跑星际航线的货运飞船驾驶员,后来不知道经历了什么,在外星域闯荡了五六年,回来就发了大财,一手创建了驰朔集团。

    齐铭盛眼光独到,行事果决老辣。

    三十年来,驰朔集团从一个三流运输企业起步,在他的带领下,如今已经成长为一个横跨运输,地产,商贸,制造和生物医药产业的巨无霸。

    而在这一过程中,齐铭盛用了不少见不得人的手段。许多当年的竞争对手,不是被他挤破产,就是被他吞并。

    因此,齐铭盛也得了个胖头鳄的绰号。

    原本齐铭盛并没有在长大读过书,其产业也和长大没多大合作关系。按理来说,他根本不应该进长大董事会。

    可偏偏,他就进来了。

    而他来的原因很操蛋他和长大董事会主席周老是生意上的对头。

    两人的仇,也不知道是从什么时候结下的。

    反正以齐铭盛的个性,跟人结仇是家常便饭,惹上谁大家都不觉为奇。不过据说这一次,他是在周老那儿吃了亏的。

    齐铭盛最是睚眦必报的一个人,通常都是仇不过夜。

    不过,并不是什么亏都有机会找回来的。

    而齐铭盛眼见商场上报复遥遥无期,于是一动脑筋,做了一件很恶心人的事情他收购了一间拥有长大股份的公司,又私底下串连了一部分人,几经操作之后,得到了长大董事会的一个席位。

    周老是长大毕业的,早在发迹之初,就每年资助母校。

    尤其是最近这些年来,经济萧条,长大的许多研究项目,都是有周老的支持才坚持到现在。

    因此,所有人都知道,长大对周老来说,就像自家老宅的后花园一样,爱护有加,容不得他人践踏破坏。

    而齐铭盛就是为了破坏来的。

    从进董事会的那一天起,齐铭盛就不遗余力地和周老做对。凡是周老赞成的,他就反对,凡是对方反对的,他就赞成。

    此人最善拉帮结派,蛊惑人心。

    几年下来,长大无论是董事会,还是管理层,乃至于下面附属的公司企业,都开始分了山头。

    一部分是周派,另一部分是齐派。

    王霄生就是一个典型的例子。如果不是齐铭盛保下他,他现在早就进监狱了。

    而据说,齐铭盛保下王霄生,除了在学校了为自己多拉一个狗腿子之外,在王霄生侵占的长大俱乐部的利益中,他也是切了好大一块蛋糕走。

    王霄生成了齐铭盛的马前卒,分了大部分利益出去,还得感激涕零。

    而主教练钱益多的后台,却正是董事会主席周老。

    因此,两人之间是天然的对立阵营。

    之前王霄生和钱益多看起来,还算是相安无事,而这一次,抓住自己是白瓜这件事,挑动裴仙,陡然发难。

    看似突然,实则并不奇怪。

    而当王霄生在上午的会议上向钱益多开炮之后,这件事就已经不局限于俱乐部的层面了。真正的斗争,是在学校高层!

    那么,这一次,齐铭盛会做什么呢?如果他发现,他的狗非但没帮他咬到人,反而让他丢了脸面有时候,有主人的狗,比野狗更好对付。

    因为它的脖子上有绳子!

    想到这里,夏北的眼睛微微眯了起来。

    下了公交车,夏北进了长大校门,快步向天行训练馆走去。

    在距离训练馆不远的地方,他接到了张铭的电话。他一边走,一边接通。

    “老四?”

    “三哥,”电话一通,张铭张口就问道:“你那边是不是出什么事了?”

    “怎么?”夏北走进训练馆,反问道:“你听说什么了?”

    “刚才我和薛倾遇到孙季柯了,”张铭把孙季柯的话复述了一遍,问道:“现在究竟是怎么个情况,孙家又在背后下黑手了?”

    听到这里,夏北已经完全可以确定,这件事的背后果然有孙家的影子。

    “还真是阴魂不散啊!”夏北心想着,语气却是平淡,“长大这边的确是出了点事情,有人想赶走钱教练,他们拿我是白瓜这件事做文章”

    电话另一头,张铭的脸色越听越沉。

    将这边发生的事情跟张铭简单说了说,夏北最后道:“好了,事情大概就是这样,不过你不用担心,这件事我有办法解决。你等着看好了。”

    说完,夏北挂了电话,摁下了电梯呼钮。

    电梯门打开,夏北走了进去,刚摁下楼层键,这时,一个人也走了进来。

    而巧的是,这人不是别人,正是王霄生。

    王霄生看见夏北,也是一愣。旋即上下扫了他一眼,面无表情地转过去,摁了五楼的键。

    电梯门关闭,狭窄的空间里气氛有些凝固。

    寂静中,夏北靠在电梯璧上,忽然开口道:“是孙家吧?”

    王霄生背对夏北的身体明显僵直了一下,叮的一声,电梯门打开了,他头也不回地一步跨出电梯门。

    此刻正值中午时分,五楼上,正有几名俱乐部职员在等候电梯。见到王霄生走出来,众人都纷纷招呼道:“王经理。”

    而这时候,王霄生忽然停了下来。

    他就站在电梯门中间,转过头来,已然是一脸怒不可遏。

    “你算什么东西?啊?”他手指着夏北的鼻子,怒斥道:“你算什么东西?!”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