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欧巴小说网 > 天行战记 > 第四十九章 散会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欧巴小说网] https://www.58160.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会议室。

    当裴仙走进来的时候,所有人都意识到不对劲了。

    “怎么回事?”身为领队郑成首先站了起来,看着秦文波道:“秦助教,你怎么让队员”

    他的话还没说完,就被王霄生给打断了,

    “是我让他来的。”

    郑成惊讶地扭头看着王霄生。

    作为领队,他很清楚这种近乎战场一般的会议中出现一个队员意味着什么。

    这种事情怎么可能是能让队员参与的?

    就像父母吵架,终究都会背着孩子一样。让队员介入到这种互相攻讦的风暴里,对战队的团结稳定没有任何的好处。

    王霄生看着郑成,说道:“郑领队,你先坐下,不妨听听裴仙的话再说。”

    说着,他扭头看向钱益多:“他是来找钱教练的。”

    “裴仙,你找我?”钱益多看着走向自己的裴仙,表面一副惊讶的模样,心头已然咯噔一声。

    虽然执教长大只有半年,但他对这小子太熟悉了。

    这小子是个刺头!

    对于一位主教练来说,刺头的意思,并不仅仅代表着喜欢闹事和桀骜不逊。

    因为那些种闹事的家伙,你可以用主教练的权威直接镇压了,就算开除也没什么了不起。他想表演就让他表演好了。

    蹦达得越高,摔得就越重。

    这种人收拾起来,老钱连脑子都不需要动一下。

    而真正麻烦的刺头,是那种天赋出众,有极大的影响力和号召力,并且极有主见的人。

    这种人通常都挑不出什么毛病。他们不但有天赋,有着大量的拥趸粉丝,而且对自己的目标也很明确,训练认真刻苦。

    但他们就是不信服你。

    平常他们不会制造什么麻烦,但一到关键时刻,他们振臂一呼,立刻就是一个大麻烦。

    裴仙就是这样的刺头,而且还是最偏执的那一个。

    有时候,钱益多都不愿意去训练室。

    因为每一次去,只要看见裴仙的那双眼睛,他就不自觉地感到心虚。

    尤其是在输掉了比赛的时候。

    裴仙那双眼睛,每每能让钱益多感受到一种强烈的质疑,乃至于隐忍着的鄙夷。

    而现在,钱益多又在裴仙的眼中,看到了同样的神情。

    而且这一次,裴仙的表现远不如他平常那么克制和冷静。当他推门而入的时候,钱益多分明感受到了一种要摊牌的决绝。

    “好,”转念间钱益多就做出了决定,“去我办公室说吧出了什么问题,是副本过不去么?”

    钱益多和颜悦色地说着,就往外走。

    不过,到了这种时候,王霄生哪里会让老钱给套路了?裴仙这出戏,可是他为钱益多准备的大餐!

    如果不是昨天得到消息,今天他还不会开这个会呢。

    王宵生开口道:“有什么问题,就在这里说吧。大家都听听。”

    与此同时,秦文波拦住了钱益多。

    钱益多的眼睛微微眯了起来,注视着秦文波,从这个助理教练轻蔑的笑容中,他知道,自己落进了一个陷阱。

    “好吧,”钱益多把目光转向裴仙,“什么事必须要在这里问?!”

    “我找你就是想问问,”裴仙直视着他的眼睛,没有丝毫的胆怯,开口道,“为什么你会让夏北这种连天行都没有进过的白瓜加入校队。”

    他的声音,冷淡而锋利:“是嫌我们输得还不够多吗?”

    众人都面带惊愕地看着眼前的英俊少年,然后,目光迅速集中在钱益多的身上,一片哗然。

    “夏北?那个新队员吗?!”

    “怎么回事,不是说这人是瀚大来的高手吗?”

    “是啊,听说还是钱益多亲自测试的。”

    “不可能是白瓜吧?”

    众人交头接耳,议论纷纷。

    关于钱益多新招收了一个被瀚大开除的学生的事情,大家都听说了。可谁也没想到,这个人竟然是个白瓜!

    白瓜是对那些从来没有进过天行的人的称呼,意思比菜鸟还低级。

    菜鸟至少是进了天行的,只是许多东西都不懂,实力不行罢了。而白瓜,则是指那些从未进过天行世界,甚至连天行是什么样都不知道的人。

    这样的人,无论有什么理由也不可能招进校队吧?

    领队郑成的神情变得凝重起来。

    原来这才是王霄生的杀手锏啊!

    在俱乐部管理层的会议上,队里最重要的主力队员公开质问主教练,这对钱益多来说,无异是一次对他的威信和能力的重大危机。

    郑成属于中立派系,不依附于王霄生,也不依附于钱益多。

    不过,身为领队,他很清楚现在爆发这样的斗争,对战队来说意味着什么。

    “裴仙,”郑成慎重地问道:“你没弄错吧?”

    “我亲眼看见夏北开启手环的基因采集注册,”裴仙看了他一眼,冷冷地反问道,“这不是白瓜是什么?”

    郑成转头看向钱益多,心下一沉。

    其实,招收队员是主教练的权力。通常来说,无论是业余俱乐部还是职业俱乐部,只要主教练坚持,上面又同意了,那招什么人都没问题。

    然而大学却不行。

    大学数万年轻人,个个都是天行的狂热爱好者。这其中,不乏一些实力不错的人。他们做梦都希望有朝一日入选校队,并一直为此努力着。

    因此他们绝对不会接受一个白瓜被选进校队这种不公平的事情发生。

    况且,郑成很清楚,夏北是白瓜这件事,只不过是诱因。真正对钱益多致命的,是裴仙的态度。

    是这次质疑本身!

    因为这意味着,这位主教练根本就没有得到队员的信服连你的首席星斗士都公开反对你,你这位主教练威信何在,权威何存?

    会议室里一片嗡嗡声。

    “连天行都没进过,那彻头彻尾就是个新人啊。这种人怎么可能进校队?”

    “是啊。咱们学校公会里,天行实力不错的一抓一大把。这些人都没进校队,一个白瓜居然进来了嘿,把校队当什么地方了?”

    众人七嘴八舌,看向钱益多的目光也多有鄙夷。

    要说这其中没内幕,傻子都不信。

    “钱益多这关不好过了。”有人低声说道。

    在这样的声音中,钱益多只觉得脑瓜子一片空白。

    在此之前,无论是他还是何煦都没有把夏北是白瓜这件事当回事。

    一来,他们看重的并非夏北的天行实力。而招收夏北进校队,也不是为了让他来打主力的。

    在他们看来,一个预备队员的身份,不过只是一个身份而已。

    反正坐在场下,是不是校队成员或者是不是白瓜都没有什么区别。

    二来,在钱益多的意识里,这就只是一次交换。夏北帮助战队,而自己则以招收夏北进入校队为借口,帮他进入长大继续学业。

    而之所以没告诉别人夏北是白瓜,不过是为了减少麻烦和阻力,避免节外生枝而已。

    可钱益多做梦也没想到,裴仙对这件事的反应这么强烈。更没有想到的是,王霄生居然悄无声息地抓住了这个机会,挑动了裴仙。

    而现在,自己想解释也没用了。裴仙已经公开闯进会议中质问自己了,众目睽睽之下,自己的威信已然丧失殆尽。

    这时候的任何解释,都是虚弱无力的。

    况且,自己也没法解释。难道自己要告诉大家,自己之所以招夏北进来,是因为他在战术方面的能力,能帮自己击败瀚大?

    这样的解释,到了王霄生的嘴里,就只能成为自己这个主教练不称职的又一铁证。

    “一个白瓜会天行战术?开什么玩笑?”

    “况且,制定战术这种事情,不是你主教练的职责吗?你招他进来干什么?代替你干你主教练的活儿?”

    “果然你是黔驴技穷,病急乱投医啊。”

    钱益多用脚趾头都能想到王霄生会怎么抓自己的漏洞。

    “怎么办?”钱益多脑子飞转,可一时半会儿哪里想得到什么办法。

    眼见钱益多哑口无言,王宵生当然不会放过落井下石痛打落水狗的机会。

    “钱教练,现在你还有什么可说的的?”

    王宵生走回了自己的主席位,一脸严肃地对众人道,“我今天为什么开这个会?啊?原因很简单!毫不客气地说,我们战队现在已经烂到骨子里了,烂到就连我们的队员都已经忍无可忍了!”

    “钱教练刚才说他来的时间短。短吗?半年的时间,我看不短了。人一辈子有多少个半年,我们大学战队的队员,又有多少个半年?”

    “我们要只争朝夕啊,同事们。要勇担责任,努力奋进,而不是尸位素餐!”

    “而现在看来,我们的问题不光出现在训练比赛上,连纪律作风都有很大的问题,这才是最糟糕的!”

    说着,王宵生环顾四周。

    每一个被他盯住的人都目光躲闪。

    大家知道,这一仗王霄生赢了,在这样的情况下,没有任何人敢跟他唱反调。

    将众人的表情收在眼中,王霄生嘴角勾起一丝不露痕迹的得意笑容,旋即就一板脸,怒声道:“我不管这件事的背后有什么黑幕,我今天都可以表态,绝不姑息!”

    “我提议启动调查程序和内部整顿!是我王宵生的责任,我担!”他猛地一拍桌子,震得桌面上杯子纸笔一阵乱跳,“但如果不是我的责任,那么,该谁承担就是谁承担!”

    众人都被吓了一跳。

    王宵生说到这里,手指着钱益多,说道:“钱教练,关于这个夏北的问题,我会上报并提请调查,希望你能给大家一个合理的解释。”

    说着,他冷哼一声,拂袖而去:“简直是胡搞瞎搞,乌烟瘴气!散会!”

    。

    。

    。

    。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