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巴小说网 > 玄幻奇幻 > 天行战记 > 第四十八章 专职助理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
    此刻,俱乐部五楼会议室外的走廊上,十几名队员正如同雕塑一般,相顾愕然。

    “我从今天起开始罢训。”

    这是十几分钟之前,裴仙对大家说的话。

    当时,大家都才刚刚来俱乐部,还在喝着咖啡聊天,然后就看见裴仙走了进来,说出了这番话。

    此刻裴仙已经走进了会议室。

    而他冷漠的声音就在他们的脑海里不断的回荡着,跟会议室里隐约传来的喧嚣声,交织成一场风暴的前奏。

    “你们说,这事儿怎么会闹成这样?”

    “是啊,裴仙平常也没感觉有什么不对劲啊,怎么今天突然就爆发了?”

    “他说夏北是白瓜,这件事是真的?”

    “不会吧?”

    “白瓜怎么可能进校队?这也太乱来了吧”

    队员们围在走廊上,议论纷纷。队长赵燕航以及其他几名主力队员,都是面面相觑,忧心忡忡。

    “牛小同”赵燕航把牛小同叫了过来,问道,“夏北真的是白瓜?”

    牛小同一脸错愣地摇了摇头:“我不知道啊。”

    “我觉得,裴仙不会拿这种事情乱说,”袁野皱着眉头道,“难怪他昨天讨论副本攻略的时候,那么针对夏北。”

    “可是”赵燕航不解地道,“就算钱教练不靠谱,何哥也不靠谱?”

    “是啊,”旁边有一个预备队员插话进来道,“当初夏北来的时候,可是何哥把他带上楼的。不然钱教练怎么可能见到他?”

    “我倒是觉得裴仙没有弄错,夏北说不定还真的是白瓜,”解步秋道,“你们没发现吗,夏北来了这几天,一直都没进公会。”

    一旁的牛小同耳朵动了一动,神情紧张。

    其实这一点,他刚才就已经想到了。而且相较于解步秋,他知道的更多。

    夏北在天行里和他见面是以本来面目出现的。

    而当时他问到夏北为什么不加入公会的时候,夏北的解释,现在看来也有些可疑。

    尤其是那一句“我之所以能进校队,就是因为我知道很多副本攻略。倒不是因为我的化身实力多厉害。”如今想起来,似乎正是印证。

    但牛小同一直紧紧地把嘴闭着,半句也不参与。

    众人七嘴八舌一阵议论之后,赵燕航开口对牛小同道:“小同,你现在去给夏北打个电话。”

    “啊?”牛小同慌乱道,“电话?”

    “嗯,”赵燕航道,“这件事看来是要闹大了。说不定到时候,会让夏北退队。”

    他环顾四周:“不管有理没理,我个人来说对夏北没什么意见。况且,他能进校队,不可能是他故意隐瞒白瓜的身份就能进来的。他既然能进来,那就一定有他值得看重的地方。这一点,我相信何哥。”

    众人都是一阵点头。

    对于主教练钱益多,大家现在或许有些质疑。可何煦为人如何,大家却是非常了解。

    赵燕航道:“所以,我觉得无论最终的结果如何,至少我们都应该通知夏北一声,万一前脚咱们刚欢迎了人家入队,后脚就把人家给开除,那就太恶心人了。”

    解步秋也点头道:“是应该通知他一下。毕竟这事儿跟他有关。不告诉他一声,有点说不过去。”

    牛小同闻声,立刻拿出了电话:“我先给他打。”

    “好了,夏北”办公室里,许沐微笑着将盖好章的合同递给夏北,“欢迎加入勇气矩阵俱乐部。从现在起,你就是我们中的一员了。”

    “谢谢许姐。”夏北接过合同的一刻,自然就进入了下属的恭敬状态,问道:“我什么时候上班?”

    许沐道:“现在俱乐部还是筹备阶段,正式的招聘工作还没有结束。你是我们特例招收的,合同先签了,上班倒没那么急。唔,过几天你和其他受聘人员一起吧,毕竟还要集中培训的”

    说着,她在办公椅上坐下来,身体在转椅上微微转动时,目光透过办公室玻璃和外面张望的章丽、文歆禾碰了一下。

    许沐瞪了她们一眼。

    当两个女孩吐着舌头,纷纷假装忙碌时,许沐的目光已经随着转椅收了回来,笑着对夏北道:“对了,关于这方面,我们对你的安排可能是担任孟蟠的专职助理,你有什么意见没有?”

    “专职助理?”夏北有些惊讶,“我?”

    许沐颌首道:“对,有什么问题么?你应该明白专职助理是做什么的吧?”

    夏北点了点头。

    以他对天行的了解,怎么可能不知道专职助理?

    这个职业是俱乐部专门配备给职业星斗士的专属助手,主要工作范围是在天行世界中,,协助星斗士处理诸如承接和发放任务,收集情报资料,挑选并审核合作者,收购武器装备等天行事务。

    简单来说,这就是天行世界版的秘书兼生活助理。

    他们必须保证星斗士在天行世界中,不为琐事烦恼,及时解决他们遇见的一切问题。使得他们可以全神贯注地投入到训练和比赛之中。

    当然,专职助理一个人的力量是有限的。

    他们的力量源泉,来自于背后的整个俱乐部后勤部门的专业支援。来源于俱乐部旗下的公会。

    在一些情况下,专职助理可以动用的资源非常庞大。

    他们可以调动大量资金,收购星斗士亟需的装备,他们也可以调动大量人手,对攻击己方星斗士的人和公会发起战争。毫不夸张地说,他们就代表俱乐部的意志,是俱乐部配给星斗士的左膀右臂。

    这双手臂,不光能够处理事务,必要时还是一双拳头。

    而专业助理虽然服务于星斗士,但两者之间并非从属关系。就像狙击手和他的观察员一样,是搭档的关系。

    不过,因为工作的特殊性,因此对专业助理的选择除了他自身的能力之外,更取决于星斗士的意愿。

    毕竟,两者朝夕相处。没有一个星斗士愿意跟在自己身边的人是一个自己讨厌的家伙。更没有一个星斗士会放心把重要的事务交给这种人。星斗士更愿意选择自己熟悉的朋友乃至亲人,来担任这个职位。

    正因为如此,夏北怎么也想不明白,这样的好事回落在自己的头上。

    专职助理和普通后勤职员可不一样。虽然也归于后勤部门管理,但无论是职权,地位还是待遇,都要高出不少。

    而自己今天才第一次认识孟蟠,见面到现在总共不过说了几句话而已。况且,据夏北所知,专业助理在不少情况下,都是要和星斗士并肩作战的。因此,对于天行实力方面的要求并不低。

    现今职业俱乐部里的专职助理,大部分都是年龄大了上升无望的天行高手,乃至从职业赛场上退下来的前职业选手。他们中的许多人无论是实力还是声望名气,都不比星斗士本人低。

    尤其是负责一些天赋超凡的希望之星的专职助理,更是俱乐部花巨资聘请来的。除了做辅助性的工作之外,还担任着保护者,引导者,乃至训练传授的师者的职责。

    可自己一个粉嫩小新人

    想到这里,夏北有些困惑地问道:“可是许姐,我和孟蟠并不熟悉啊,而且我的天行化身境界才只是源力初生”

    许沐笑道:“你倒是老实。”

    夏北脸上,非常适时地浮现了一丝拘谨而羞涩的笑容。这种功夫,他六岁就已经很娴熟了。

    “我还没见过被选中做专职助理,还往外推的。”许沐越看夏北,就越是欣赏,笑着道:“这些你不用担心。既然选你,那孟蟠那里自然是没问题的。我听说你刚才和他已经见过面了?”

    “嗯,”夏北点点头,“不过只在过道上说了几句话。”

    “那就算熟悉了,”许沐笑道,“我们这个分部刚刚组建,孟蟠他们这些队员也是刚刚签约下来的。恐怕这里大部分的人他都还不认识呢。所以,能说上几句话,对他来说就算熟人了。”

    说着,许沐端起茶杯,捧在手里,微笑着继续道:“另外,关于天行实力方面我们毕竟只是勇气矩阵的天南星分部,孟蟠他们主要参与的也只是C级比赛。所以,对专职助理的化身等级没什么要求。”

    夏北想了想,这倒是。

    像孟蟠他们这样的队员,在勇气矩阵俱乐部中属于第三梯队的培养期。对于专职助理的要求并不高。只要能够帮助处理一些日常事务就行了。

    如果等到孟蟠脱颖而出,去了总部,那情况就不一样了。到时候,为他配备的专职助理,就是经验丰富的高手了。

    而至于需要和星斗士并肩作战的情况,平时也很少发生。都是极其偶然的情况下,才会遇见。而通常在对星斗士的保护方面,俱乐部都是有专职的持盾者的。

    专职助理是秘书,这些家伙才是保镖。

    想到这里,夏北已然有些心动。

    首先,做孟蟠的专职助理,显然会比在后勤当文员更自由,而且层级和薪水也要高一点。

    其次夏北觉得,专职助理这个职位,对于积累了多年天行知识,如今又拥有了脑海中的神秘记忆碎片的自己来说,会是一个很有趣的挑战。

    以前夏北帮张铭研究战术,制定计划和攻略的时候,其实干的就是类似的活儿。

    而孟蟠是已经踏入职业圈两年的职业选手。他不是无名之辈,也不是大学里还在为了星探多看自己一眼而努力的预备役青年军。

    他已经站在了起跑线上!

    职业星斗士是一条光芒万丈,却又无比残酷的道路。

    纵观银河人族三百年天行历史,不知道多少天资卓越满怀憧憬的新秀撞得头破血流,最终得到的却是黯然离队,去业余联赛,甚至改行的结果。

    然而,一旦让他闯出来,那就是青云直上。

    远了不说,至少在这个俱乐部,至少在自己还没有足够力量的时候,这就是一根白花花的粗壮大腿啊。

    既然如此,夏北也就不再矫情,对许沐道:“承蒙许姐您给我这个机会,我愿意试一试。”

    “那好,就这么说定了。”许沐点头道,“你先回去吧。过几天,会有人通知你来参加培训。”

    “好得。”夏北点点头,告辞离开。

    走出办公室的时候,正在忙碌的章丽和文歆禾,还抽空抬身向他告别,两个女孩笑脸盈盈,小手在耳边摇的飞快。

    而就在夏北出了俱乐部,坐上返回长大的悬浮公交的时候,牛小同的电话打了过来。

    接通电话的时候,夏北的心情还很不错。

    可随着电话里牛小同的声音,他脸上的笑容消失了,看向窗外的眼神,有些发愣。

    俱乐部会议王霄生裴仙钱益多白瓜随着牛小同的讲述,这一切在脑海里飞旋着,形成了一场风暴。

    而这场风暴的核心,竟然是自己?!

    夏北一时之间,都不知道说什么才好。

    他从一开始就没有准备隐瞒自己从未上过天行这件事情。无论是面对何煦还是钱益多,他都是坦然相告。

    而他最终之所以能进长大,靠的丰富的天行知识以及对瀚大战队的了解。

    有了他的帮助,长大击败瀚大至少多出五层把握。

    这正是钱益多最需要的。

    不过,夏北没想到的是,长大管理层竟然还埋藏着这样的一个隐患。更没有想到的是,自己的白瓜身份,成了王霄生和钱益多这场恶斗的导火索。

    尤其糟糕的是,裴仙居然也在这场风暴中扮演了一个关键的角色。

    夏北的脑海中不禁浮现了那个神色冷淡的少年的身影,眉头紧紧地皱了起来。现在,他终于明白裴仙为什么会对自己充满敌意了。

    其实,俱乐部管理层的争斗,并不算什么稀奇事。

    无论是业余俱乐部还是职业俱乐部,主教练和总经理因为争权夺利而大打出手的事情都是屡见不鲜。

    不过,这种权力的斗争通常都不会牵扯到战队层面。这是一个俱乐部保持稳定的重要红线,轻易没人胆敢去触碰。

    而这一次,裴仙却在向赵燕航等人宣布罢训之后,走进了会议室。

    夏北知道他想干什么。

    裴仙会公开质疑钱益多,质问他为什么把自己这样一个白瓜招进战队,质疑这其中是否有某种黑幕。

    而这跟王霄生召开会议炮轰钱益多,显然不是一个巧合。

    王霄生和裴仙之间,是有共识的!

    夏北不知道王霄生跟裴仙说了什么,是怎么挑动他的。但他知道,裴仙的质问,份量远比王霄生自己的炮轰要重得多。

    被自己的队员反对,这是钱教练最致命也最难解决的问题。

    而这也就意味着,矛盾已经从管理层扩散到了战队中。

    从这一刻起,队员和主教练之间,乃至队员和队员之间,都可能因为这件事的不同立场而出现一种撕裂的状态。

    在距离校际大赛只有不到一个月的情况下,闹出这样的事情,后果可想而知。

    夏北不相信王霄生不知道他在做什么。

    而他既然选择这样做,那就意味着这是他精心准备的致命一击,而且,他没想过妥协,下的是死手!

    不是你死就是我活,两者已经没有共存的可能了。

    夏北的脑子飞速转动着。

    刚才在听到这件事的第一个瞬间,他的脑海中想到的,就是自己幸运得到的那本金边御风诀。

    他原本就准备把这本御风诀交给长大,而现在看来,这本御风诀,将是自己目前手里最大大筹码。

    不过,夏北知道事情没那么简单。

    如果是自己和某个队员之间的冲突的话,那么,只要把这本金边御风诀拿出来,什么都不用担心。没人能动自己。甚至就算上层某个人想动钱教练,凭着这本金边功法,也能化险为夷。

    可是,王霄生加上裴仙两个人,就不是一本金边功法能够解决的了。

    这两人,一个是执掌俱乐部超过十年的总经理,树大根深,无论上层还是俱乐部内部,关系都是盘根错节。

    而另一个,则是长大的首席星斗士,有着无数拥趸的明星。

    只要听听训练馆里山呼海啸一般的欢呼声,就知道裴仙在长大人心目中的份量有多重。

    一本金边御风诀换这两个人?

    那太天真了!

    况且这根本就不是二选一的交易。

    就算长大上层心里一百个愿意,恐怕也没脸面把话说出口。尤其是在王霄生和裴仙都占着道理的情况下。

    单单是长大师生的口水,就能把他们淹死。

    这一刻,夏北脑海中又浮现了电梯里,王霄生看自己时的眼神。

    不知道为什么,在听到这个人拿自己做文章的时候,他第一时间就闻到了一股阴谋的味道。

    而且,这个味道还隐约带着孙家的气息。

    不然的话,这一切也太巧了。

    念头转动,夏北迅速抓住了重点裴仙!

    如果这是一场牌局的话,那么,把裴仙和王霄生切割开,就是自己必须打出的第一张牌。

    而通过牛小同的叙述,夏北发现,这次宣布罢训并且走进会议室质问钱教练的,只有裴仙一个人。其他的队员并没有参与。

    这也就意味着,并不是所有人都和裴仙是一样的想法。

    毕竟无论钱教练的水平怎么样,在战队中总有喜欢他的队员,总有觉得他的战术体系更适合自己发挥的队员。

    而且大部分人恐怕也不想在距离校际大赛不到一个月的时候看见战队出现混乱。

    这就是转机。

    尤其是大家能让牛小同在这时候给自己打电话,提前通知,更说明大家并没有因为自己是白瓜而立刻站在自己的对立面上。

    正想着,电话里传来牛小同的声音。

    “夏哥,”牛小同小心翼翼地道,“我问一句你真是白瓜吗?”

    夏北苦笑了一下,说道:“是的。”

    “那钱教练和何哥为什么会收你进校队”牛小同的声音有些失望。

    “我说过,我的能力不在天行化身的实力方面”夏北说到这里,忽然灵光一现,他想到办法了。

    夏北飞快地对牛小同道:“小同,我现在有件事要你帮忙。”

    “你说!”牛小同义气地道。

    “首先,我想请你跟大伙儿说说,我想跟大家见面当面说清楚。”夏北道:“我现在赶回来,你一定要把所有人都留下来,尤其是赵燕航和裴仙。”

    “没问题。”牛小同飞快地答应了。

    “第二件事,”夏北微微一笑,“你帮我悄悄告诉钱教练,我手里有一本金边御风诀,而我准备把这本功法,租借给长大公会”

    “什么?”电话另一边,牛小同震惊地声音陡然拔高。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