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巴小说网 > 玄幻奇幻 > 天行战记 > 第四十三章 夏北是个白瓜(祝大家新年快乐)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
    原来,这百临城虽然隐于深山,表面看起来只是一个籍籍无名的破烂小城。但事实上,她在天源星族的历史上非常有名。

    其名气源自一场发生在小城东面山区的战争。

    史称百临之战。

    这场战争的发生时期,是天源星族的上古时期。那时候的他们才刚刚发现了源力,文明还处于很低级的水平,领土也仅限于其母星天源星。

    当时,有两个王国因为世仇和疆土争夺,矛盾终于到了不可调和的地步。最终在这个地区爆发了一场大战。

    这场战斗总共有六场战役,前后历时三年,有上百万人参战。

    以当时的天源星族文明程度,如此大规模的战役已经堪称前无古人了。

    这一战直杀得天地无光,血流成河,不但两国普通士兵和平民伤亡惨重,陨落的强者更是不计其数,其中包括一个王国的大国师和另一个王国的大元帅。

    据说,这两人是在最后一场战役中参战的。

    作为两个王国各自的最强武者,他们是一生的生死大敌。在这一战中,他们斗了整整三十天,最终同归于尽。

    而随着这两位最强武者的陨落,战争也就无力在持续下去了。两个王国都元气大伤,被周边其他国家趁虚而入,在随后的数十年间相继灭亡。

    这就是百临城的历史。

    而天行世界,是根据天源星族的历史创造的,那么,这个百临城自然不会和历史毫无关联。

    事实上,通过记忆碎片,夏北恰好发现,季大师所寻找的青峰峡与百临城这段历史中一个延续了千年的谜团有关。

    这个谜团,就是大国师和大元帅的遗体下落。

    作为当时的顶级强者,这两个人中的任何一个陨落,都是惊天动地的大事。更遑论两人同归于尽了。

    而到了他们的境界,哪怕身死,也一定会留下自己的传承的。

    可偏偏,一场大战之后,两人竟然完全消失了。无论是当年交战的双方还是后人,都没能找到他们的遗体,更别提他们留下的传承了。

    这个谜团,一直困扰着人们。

    在天源星族真实的历史上,直到千年之后,才有人在百临城东面一个名叫青峰峡的地方,偶然发现了一个时空乱流缝隙所形成的秘境,并且在秘境中,找到了两位古代强者的遗体和他们留下的传承。

    虽然千年之后的天源星族,在天道之路上已经远超当年。千年前的顶级强者已经不算什么了。

    但两位强者的传承发现,还是轰动一时。

    而当夏北从记忆碎片中,找到传承的具体内容之后,心头不禁猛然一跳,只觉得口干舌燥,向往不已。

    “可是,”夏北将所有资料都捋了一遍,心想,“要找到那个时空乱流缝隙,不但非常巧合,而且还需要一个东西才行。难道,季大师得到了这个东西?”

    想到这里,夏北不禁一声叹息。

    季大师既然打听青峰峡,那就代表他很可能得到了那东西。

    而在这样的情况下,这基本就意味着那个传承和自己没有什么关系了。

    自己别所插一手,就连问都不能问。

    这是天道大陆的规矩。尤其是这种寻找传承秘境一类的不宣之秘,很忌讳他人插手打听。若是有人出手争抢,那更是不死不休。

    郁闷了一会儿,夏北旋即把这件事给丢开了。

    很快,葛伯已经安装好了一个新的练功桩,这个练功桩是金檀木打造,外面还包裹了数十层冰蚕丝织成的布,不但比铁鳞桐木更坚固,而且更有韧性,足够他从现在练到锻体四层了。

    夏北摒除杂念,一心一意地练了起来。

    这一练,就是好几个小时。直到精疲力竭,他才打开了控制面板,选择回到现实世界。

    而这一次,随着意识的上升,他看见翻转过来的时空魔钟在眼前迅速缩小,化作一颗银沙,然后飞入无尽虚空之中。

    而在虚空的尽头是一个仿佛巨大沙漏般的时间之阵。代表自己的时空魔钟,就汇入这个由无数时空魔钟组成的大阵中,融入进去,消失不见。

    夏北知道,这个巨型时间之阵就是天行自行衍变的历史。

    而这是这次季大师前来,显然是自己命运线的一个重要节点。如今,自己的经历已经写入天行历史了。它将在未来的时间之阵中,引发连锁的命运变化反应。

    很快,夏北回到了传送舱。一踏入舱内,他就迅速拿出了早已经准备好的营养剂挤进嘴里。

    果然不出他所料,那恐怖的饥饿感几乎是接踵而至,浑身如同虚脱一般无力。幸而他动作快,不然的话,恐怕又得多品尝几秒这种难受的滋味。

    两管营养剂下肚,夏北在传送舱里呆了好几分钟,直到感觉自己恢复之后,这才推门出来。

    而这个时候,训练室里已经是一片静谧。

    队员们早已经结束训练离开了。

    不过,夏北发现,除了自己的传送舱之外,竟然还有一个传送舱处于开启运行的状态。

    而这个传送舱的使用者,正是裴仙的。

    “果然很刻苦啊。”夏北摇摇头,收拾东西离开了。

    出门的时候,他看见另外一个助理教练秦文波,正站在走廊尽头靠窗的吸烟区吸烟,见到他,还愣了一下。

    “这时候才走?”秦文波问道。

    “是啊,”夏北问道,“秦助教还没下班?”

    “手里还有点工作,恐怕要加班了”秦文波笑了笑,神情不太自然。

    见电梯到了,夏北冲他摆摆手,进了电梯。

    秦文波看着电梯的数字变化,丢掉了烟头,慢悠悠地走进了训练室。

    训练室里依旧静悄悄的。

    一排排传送舱中,就只有一个还灯光闪亮。

    秦文波给自己倒了杯咖啡,等待着。大约半个小时之后,随着叮的一声响,运行中的传送舱停止了嗡嗡的声响,片刻之后,裴仙走了出来。

    “裴仙。”秦文波站起身来招呼道。

    裴仙看了他一眼,神情冷漠,问道:“有事么?”

    对裴仙这种冷漠而直接的风格,秦文波倒是很熟悉,倒也不以为忤,只点点头道:“我特意留下来等你,想跟你聊聊。”

    “聊什么?”裴仙走到休息区,注视着秦文波。

    “能坐下来聊么?”秦文波道,“是关于钱教练”

    裴仙的眼睛微微眯了起来。

    迎着他的目光,秦文波有些不适应。虽然这少年比自己小了十几岁,可他的目光实在太锋利,也太清澈了。

    这让秦文波有一种被强光穿透的感觉。

    “我直说吧”秦文波道,“现在俱乐部上下,无论是战队还是管理层,对钱教练都很不满意。所以,我受上面所托,来听听你的意见。”

    上面?裴仙冷漠的嘴角浮现一丝讥讽。

    不过,他还是绕过沙发坐了下来:“你想问什么?”

    秦文波在他对面坐了下来,沉默了一下,问道:“说说你对钱教练的看法吧,有什么说什么。”

    “无能。”裴仙道。

    秦文波等了一会儿,却见裴仙说了这两个字之后,就再没有开口的意思。

    他神情古怪:“没了?”

    “还需要我说什么?”裴仙抬抬眼皮看着他,“现在战队的情况是什么样,难道你们不清楚么?”

    “我当然清楚,”秦文波苦笑道,“可你要知道,在学校管理层看来,钱教练还是很有本事的,他不但有职业队主教练的光环,而且制定的训练计划,战术配合方案,也挑不出错”

    见裴仙的目光充满嘲讽,秦文波举手道:“好好就算我们知道,但也要让上面明白才行啊。”

    “秦助教,”裴仙平静地道,“那不是我的问题。”

    秦文波看着他,沉默了一下,开口道:“再过一个月,就是校际大赛了。我直说如果我们不希望到时候,是这位钱教练带领我们打比赛的话,那么,我们已经没时间了。”

    “那又怎么样?”裴仙道。

    “让他走人!”秦文波干脆地道。

    裴仙眼皮一跳,抬起头来:“这是谁的意思?”

    “王经理。”秦文波坦然道,“王经理和钱教练之间的矛盾你也清楚。虽然看起来,这是他们两人之间的斗争,不过我想告诉你的是,王经理已经请动了黄岐晓黄教练。只要钱益多走人,黄教练立刻就能上任。”

    “黄岐晓?”裴仙的眼神一凝,这个人他是听说过的。

    “是的。”秦文波点头道,“为了说服黄教练,王经理费了很大的工夫。而现在的问题,就是我们要把钱益多赶走才行。”

    “所以你们就找上我?”裴仙问道。

    “是的,”秦文波迎着他的目光,微微一笑道,“因为如果没有足够的理由,我们没法赶走钱益多。而在这当中,队员对教练的看法绝对是重中之重,是管理层首先要考虑的因素。况且据我所知,如果说队里谁最看不起他,也最不怕得罪他的话,那就只有你了。”

    见裴仙默不作声,秦文波道:“我知道你的理想。说实话,你有天赋,而且又刻苦。你未来的高度是我们这类人连想都不敢想的。可正因为如此”

    他微微探过身,盯着裴仙的眼睛:“难道你就甘心把时间和精力,浪费在一个无能的主教练身上?甘心让这个人为你的战绩增添一笔又一笔的失败记录?如果赶走他,让黄岐晓教练来,今年的校际大赛我们多少还有些希望。可如果他继续坐在这个位置上”

    “你们需要我做什么?”裴仙打断了秦文波,问道。

    秦文波笑了起来,吐出两个字:“罢训!”

    裴仙看着他,面无表情。

    秦文波道:“王经理已经准备召开会议,向钱益多下手了。但如果只是一些不疼不痒的问题,以钱益多的后台,想把他拿下来并不容易。我们要么不做,要做,就要把事情闹大。闹到就连校长也摁不下来的地步”

    说着,秦文波笑了笑道:“你瞧,这些我都跟你说了,足以表示我的诚意吧?你可以放心,我并没有拿你当枪使的意思。事实上,像我这种上串下跳的人才是枪。”

    裴仙依旧是一阵沉默。

    秦文波眼珠子一转,明知故问道:“对了,阳城副本怎么样?我今天下午来的时候,看你气冲冲的冲出去,是因为副本过不了的事情么?”

    一听秦文波提起这个,裴仙的脸色终于是起了变化。

    他冷眼看着秦文波道:“如果你们想把事情闹大的话,那正好,我有个问题想问问。”

    “你说。”秦文波道。

    “夏北是个白瓜,”裴仙问道:“这事儿你知道吗?这种人,怎么进的校队?”

    “夏北?”秦文波一怔,旋即眼睛陡然睁大,“白瓜?!!”

    “你不知道?”裴仙皱着眉头。

    “这是真的?”秦文波霍然起身,急切道,“你怎么知道的,快跟我说说,究竟是怎么回事?”

    。

    。

    。

    。祝大家新春快乐,狗年行大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