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巴小说网 > 玄幻奇幻 > 天行战记 > 第三十章 裴仙的秘密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
    这张照片显然是偷拍的,捕捉的是一个看起来二十五六岁的漂亮女人骤然回头的一瞬间。

    夏北把照片捡起来,放在书本中,准备塞进柜里。

    而这个时候,他才发现,这柜子上的名牌上,贴的竟然是裴仙的名字。

    夏北放好了东西,回头过来,却是一愣。

    只见小胖子牛小同,正端着一杯奶茶,站在训练室门口目瞪口呆地看着自己。张大的嘴巴上还粘着吸管,摇摇晃晃。

    “嗨,”夏北打了个招呼,“牛小同,你也出来了?”

    牛小同似乎这时候才回过神来。他指着裴仙的柜门:“这你刚才”

    夏北扭头看了下,解释道,“刚才关门的时候重了点是裴仙的柜子吧,估计他没关好门。我跟他说一下。”

    说着,夏北就准备往训练室里走。

    然而这时候,牛小同却回头看了看训练室禁闭的大门,几步走上来,拉着夏北就走。

    夏北一头雾水,“你拉我去哪儿?”

    “嘘,别说话。”牛小同不由分说地拉着他就进了悬浮电梯,在电梯关门之前,他还探头往训练室那边看了一眼,一副生怕被人发现的模样。

    片刻之后,两人就已经出了训练馆。

    “夏哥,那张照片你看到了吧?”一出门,牛小同就问道。

    “照片?”听牛小同提起这个,夏北估摸着有什么麻烦,摸了摸鼻子苦笑道,“我可以说没看到吗?”

    牛小同其实是亲眼见到夏北把照片捡起来的,此刻得到了肯定的答案,不由得叹了一口气道:“这就是我拉你走的原因。”

    “哦,”夏北问道,“为什么?”

    他有些想不明白,一张照片而已,有什么大不了的?

    “其实照片没什么,主要是”牛小同苦恼地挠挠头,终于道,“唉,我还是跟你明说吧。反正你已经看到照片了,过几天再看到人,也瞒不住你。”

    说着,他问道:“你认识照片上的女生吗?”

    夏北摇了摇头。

    “那你会不会觉得很面熟?”牛小同追问道。

    被他这么一说,夏北倒的确觉得照片上的女孩有种在哪里见过的熟悉感。

    而不等夏北回答,牛小同就揭晓了答案:“她叫何夕,是何助教的妹妹。”

    “何助教?”夏北一惊,“何煦?”

    牛小同点了点头。

    “我说有点面熟呢。”夏北恍然大悟。

    照片上的女孩,看起来有点高冷,但相貌却确实和何煦有几分相似。

    说两人是兄妹没人会怀疑。

    只不过,让夏北感到疑惑的是,这何夕的照片,为什么又在裴仙那里,而且让牛小同一副讳莫如深地模样。

    难道

    “难道裴仙喜欢何夕?!”夏北脑中念头一闪,惊讶地问道。

    “猜中了。更糟糕的是,何夕还把他当小朋友”牛小同大点其头,“一个悲伤的故事”

    听了牛小同的讲述,夏北才知道,原来何夕也是长大的学生。只不过毕业之后留校,却是在招生办公室工作。

    而当初,裴仙就是她和办公室主任一起去招来或者说绑来的。

    对裴仙来说,何夕应该是仇人才对。但不知道为什么,裴仙对这个比自己大了七八岁的罪魁祸首却一见钟情。

    这也是为什么他最终还是来了长大的原因之一。

    不过,或许是比何夕小了七八岁,又或许是性格使然,总之,裴仙对此一直秘而不宣,默默压在心底。

    而何夕更只把裴仙当个小弟弟。

    每次来训练馆,何夕都会摸摸裴仙的头,或逗逗他,跟对一个小孩子没什么区别。

    每到这时候,夏北都一副羞涩尴尬的模样。

    而牛小同之所以知道,也是因为偶然间看见了这张照片。

    牛小同至今还记得,当秘密被发现的时候,裴仙那血色上涌涨得通红的脸和狠狠瞪着自己的眼睛。

    差点就翻脸了啊。

    因此,当夏北看见照片的时候,他第一时间阻止了他。

    “呵,还真没想到”夏北摸着鼻子一脸诧异。

    他可是亲眼见过训练馆里的天行迷的疯狂的。

    在看不到裴仙本人,仅仅是直播屏幕上他控制的牵星法师一个引火术的情况下,训练馆里就引发了一阵山呼海啸般的喝彩。

    而其中,女生的尖叫更是刺耳。

    夏北毫不怀疑,如果裴仙走到她们面前,冲她们笑一下的话,恐怕一个个当场就得晕过去!

    而原本裴仙的对外印象,就是一个冷面杀手。

    平常无论是训练还是比赛,哪怕当着最狂热的“仙迷”,他也是一副不苟言笑的样子。

    似乎对于这个立志成为顶级职业选手的少年来说,除了天行世界之外,其他的一切他都不关心。

    或者说是不在意。

    那些尖叫,那些欢呼,甚至俱乐部每天收到的一大捆情书,都被他排除在了意识之外。他专注于自己的目标,内心强大而成熟。

    成熟么夏北似乎想到了什么,笑了起来。

    不过,他还是没想到裴仙居然还有这样的一面。

    喜欢一个比自己大了七八岁的姐姐却只偷偷地藏在心里,不敢吐露。被人发现甚至还恼羞成怒这果然是个羞涩傲娇的小屁孩啊。

    一边聊着裴仙,一边闲逛,夏北和牛小同一边聊天,一边往校外走去。

    “有些饿了”牛小同摸摸肚子,对夏北道,“夏哥,想吃东西吗,学校后面有家麻辣烫不错。”

    看着他一副嘴馋的模样,夏北笑了起来,点点头。

    他对牛小同的印象不错。

    小胖子活泼开朗,心思却不乏细腻,很为他人着想。今天若不是他,自己稀里糊涂之下触碰了裴仙的忌讳,难免惹人不高兴。

    “夏哥,”聊过了裴仙,牛小同走在夏北身边,一脸希翼地道,“跟我说说你跟孙季柯那件事呗”

    他显然憋了很久了,此刻浑身上下每一块肉都跳动着八卦。

    “听说那孙子叫了十几个人来堵你,结果被你打趴下五个”

    “对了,那个薛倾真的很漂亮吗?”

    “夏哥,孙季柯那照片你是怎么想出来的,简直神来之笔啊,哈哈哈哈”

    就这么一边走一边说,等到吃完一顿颇有传统风味的麻辣烫分别的时候,两人都颇有收获。

    牛小同是满足了八卦之心。

    而夏北短短两个小时,通过牛小同那机关枪一般的嘴巴,他觉得自己好像已经在长大战队生活了好几年。

    最后分别的时候,夏北一打听,牛小同无比自豪地道。

    “我啊?我读的是新闻与传播系!”

    他舅的,果然!

    和牛小同告别,夏北上了快线。

    列车以每小时八百公里的速度飞驰,夏北戴着耳机,静静地看着玻璃窗上自己和昏暗灯光下过上过下的乘客们的倒影,沉思着。

    钱的危机,就像一根绞索慢慢收紧。

    如今百业萧条,失业率高企。

    找工作不但难,而且找到了工资也不会太高。

    对很多人来说能把日子过下去,就已经要付出相当艰辛的努力了。更何况,是自己现在这种情况。

    要知道,别人就算找不到工作,一时半会儿也饿不死。

    可自己却是真的会饿死的。

    因为普通的食物对自己根本没用。只有经历过那种恐怖的饥饿感的人才会知道,那种感觉是多么地要命。而营养剂的价格,以及自己每天的消耗,一点也不比那些服食致幻剂的瘾君子低多少。

    甚至比他们还可怕。

    前几天自己还一天两管。而今天,就一跃成了一天六管!

    一个月三百六十星元,对普通人来说,那是何等的一笔巨款?

    一辆不错的中级飞行车,价格不过两三百星元。如果是那种小一点,紧凑一点的通勤小车,一百出头就能拿下。

    而换成生活的话,一个人就算奢侈一点,也可以用三年了。

    夏北已经不敢再想如果自己对营养剂的需求继续提高会怎么样了。更不敢想象,如果在自己发作的时候却没有营养剂,又会是怎样的情形。

    而要解决这个危机,他脑海里第一时间想到了一张慈祥的笑脸。

    但念头之一闪而过,就被他丢开了。

    夏北在心里盘算着。

    “现在我进了长大,继续学业的问题算是解决了。那么,接下来就应该尽快找工作了。一份不行两份,两份不行三份。”

    这个念头,他是早就有了的。

    如果说今天之前,他还没有什么目标的话,那么,刚才牛小同在聊天时透露的一个信息,就让他放在了心上。

    “夏哥,你听说了吗,勇气矩阵战队在招人。”

    “不是队员,他们招的是俱乐部职员,工资待遇挺不错的。最普通的职员,一个月也有一两百星元。毕竟是B级联赛的大俱乐部啊。”

    “我想去问问他们招不招陪练。你说,我要是当陪练干得好了,会不会被主教练慧眼识英雄”

    后面的巴拉巴拉,夏北没注意了。

    他现在所有的心神,都被那诱人的工资所吸引。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