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欧巴小说网 > 天行战记 > 第二十四章 强烈的念头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欧巴小说网] https://www.58160.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二少爷,你多少还是下去应付一下吧,季大师的脸色看起来如果他一丢手走了,那老爷那边”

    葛伯愁眉苦脸地劝说道。

    然而他的话还没说完,已然捋清了来龙去脉的夏北却是惊喜道:“哦,季大师来了?”

    他迫不及待就向楼梯走去:“那我们赶紧去,别让人家等急了。”

    有一位名师教导习武修行,对风辰来说是生不如死,可对夏北来说,却是天上掉下来的大好事。

    身为新手村的新人,这样的觉悟怎么可能没有?

    现实里的那些RPG游戏,夏北可是高手。

    夏北一马当先走在葛伯前面,下塔楼的时候,脚步轻快,神情更是隐约带着几丝兴奋。

    每一年,都有无数新人涌入天行世界。

    可大部分人在命运塔里选中的命运球,都不过是普通身份。

    因此,大部分玩家在初期,都会幸幸苦苦打几个月的工,直到存够了一笔钱,才能找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武馆拜师学艺。

    那种普通游戏里拿把刀就冲出新手村打怪升级的路数,在天行世界里可不适用。

    因此,夏北很清楚自己现在是多么幸运。

    一出场,亲妈就请来了一位名师。

    那还等什么?!

    而夏北的反应,让葛伯一下就慌了神。

    平常听到季大师来了,这浑少爷通常都是百般推脱,死都不挪窝。可今天却二话不说,反倒是走在了自己的前面。

    难道想到少爷的混账脾性,一个念头闪过,葛伯瞬间冒出了一身冷汗。

    “二少爷,二少爷”葛伯快步跟上:“您不想学我去跟夫人说,您可千万别跟季大师起冲突,千万别得罪他”

    “您要知道,长河门今年招收弟子,季大师可是咱们州的考官之一”

    “族中子弟做梦都想跟他攀上交情呢,你若是得罪了他,老爷生气动怒不说,单族里就得捅了马蜂窝”

    葛伯唠唠叨叨,夏北却脚下轻快,一边走一边摆手,声音清朗:“知道了,知道了。”

    两人说话间,已经到了城堡前院的练功场。

    此刻练功场边的凉亭石桌上,已然摆满了茶水糕点,几名仆人正往来奔忙地侍候着。

    亭子里坐着一位锦袍老者,另有一个中年汉子和一个少女,站在他的身后。

    少女东张西望,神情好奇,而老者和中年汉子都脸色微沉,目光冷冽,似乎坐在这里都是耐着性子一般。

    当夏北快步走进练功场的时候,那锦袍老者眉头一挑,显出一丝意外来。

    “今天倒是太阳打西边出来了,”锦袍老者语带讥讽地道,“二少爷百忙之中,居然肯拨冗一见,老夫真是受宠若惊啊。”

    夏北一听,怒气上涌

    “不对不对,不能这样!”夏北心里安抚着“自己”,赶紧把这种莫名其妙冒出来的危险情绪给压下去。

    要知道,天道大陆强者为尊。有三种势力是超越世俗,高高在上的存在。

    那就是宗门、世家和帮会。

    而在这三种势力之中,又以宗门为尊。

    毕竟,宗门是以功法传承为基础建立起来的。其海纳百川,挑选的都是天下最优秀的弟子,一代代积累下来,底蕴深不可测。

    尤其上游的一些超级宗门,更是言出法随号令天下,就连皇权也要低头。

    正所谓百年帮会,千年世家,万年宗门。和宗门相比,世家和帮会虽然也能雄霸一时,但因为自身的天然缺陷,在传承底蕴方面却有差距。

    而这位季大师,正是长河门中的高手,实力深不可测,地位尊崇。

    就算是风商雪和雨夫人在他面前,也要极尽礼遇。

    这次为了能请动他,母亲雨夫人用了九牛二虎之力,不光动用了风家的资源,还动用了娘家雨家的资源,欠下了好大的人情。

    可这些天来,自己却是天天躲着,放人家鸽子。

    也算是老头为人重信守诺,觉得既然接下了担子就要有个交代,这才屡次上门。换一个不负责任的,恐怕早就拂袖而去了。

    这种情况下,人家仅仅是这么讥讽一句,已经算轻的了。

    只不过,“自己”一向嚣张跋扈惯了,因此才这么大反应。

    “果真是个混账啊。”

    夏北的脑海里,冒出了“自己”躲在塔楼上,看着离去的季大师,得意洋洋哈哈大笑的画面,忍不住暗自骂了一句。

    随即,他上前一步,恭恭敬敬地一辑到地:“让大师久等了。之前小子不懂事,怠慢大师,罪该万死。您千万别放在心上。”

    “咦?”

    看到夏北的模样,不光季大师愣住了,那中年汉子和跟在夏北身后的葛伯,也都愣住了。

    大家表情各不一样,可心里都是相同的想法。

    “这家伙要出什么幺蛾子?!”

    在风家,风辰这个混世魔王的名头,早就人尽皆知。毫不夸张地说,这家伙混账起来简直毫无底线。

    他会认错道歉?!

    众人脸色古怪。尤其是季大师和他身后的中年汉子刚才分明看到这小子有横眉怒眼之色一闪而过,心下对他的道歉更觉虚伪。

    季大师伸手捏着长须,良久,淡然开口道:“难得二少爷”

    夏北赶紧一脸堆笑:“当不得,大师叫我风辰就行了。”

    “那好,”季大师半眯着眼睛,说道,“既然难得风辰你想明白了,那我们今天就把话也说明白一点,这天道争游,你究竟是争还是不争?”

    夏北一脸恭敬地道:“争!学生愿听老师指点。”

    “别,”季大师摆摆手道,“我只是受你母亲所托,来指点你一段时间罢了。这老师,我可不敢当,也当不起。”

    言语之中怨气颇重。

    显然还被前几天连吃闭门羹而恼怒。

    夏北尴尬一笑,也不知道说什么才好。抬起头来,却见季大师身后那少女,正饶有兴致地盯着自己。

    少女脸上神情有三分好奇,倒有七分看热闹的幸灾乐祸。

    看见她,夏北眼中闪过一丝惊奇。

    只觉得这少女樱口瑶鼻,一头长发乌黑飘逸,白皙的皮肤晶莹剔透,眼神格外灵动,十分俏美。

    被夏北目光一撞,少女神情倒是坦然大方,微笑不语。

    可偏偏这个时候,夏北脑海迅速被一个强烈无比的念头占据,思维的片刻失控间,目光已然不自觉地就顺着少女的脸往下,落在了她的胸口。

    “不错不错!没想到她身材窈窕,该大的地方却是不小,而且形状优美”

    轰!

    就如同一道无声的惊雷在少女和夏北之间炸开。

    两个人都呆了。

    夏北的目光落点明确,肆无忌惮,脸上表情更是邪魅,一副品评的模样,就算是瞎子都能看出来他在干什么。

    而身为直接受害者的少女,又怎么可能不知道。

    一时间,只见她脸上的血色上涌,瞬间就红了,玉牙紧咬,狠狠地瞪着夏北。

    而夏北只觉得自己头都要炸了。

    原本融合化身之时,他就通过过往的记忆知道,自己这个化身荒唐好色。可他做梦也没想到,这家伙居然好色到了这种地步。

    自己只稍稍一个失神啊,这就中了招!

    这一幕不过石火电光间。

    季大师倒对此却一无所觉,此刻正向夏北问道:“好了,既然你愿意,那我就把话说在前面。这修武争游,追寻天道,可不是躺着坐着就能等来的。吃苦受累,甚至流血受伤,你有准备了么?”

    夏北一个机灵,趁机飞快地把视线从少女那里移开,一头大汗,连声道:“有,有有准备!”

    “唔?”季大师觉得夏北的神情有些古怪。

    他顺着夏北目光收回来的方向,下意识地转过头去,看了少女一眼。

    少女显然不欲季大师发现什么,在他转头过来的时候,已然偏开头去。但她那脸上的绯红,眼中的羞恼鄙薄之意,却是一时半会儿改变不了的。

    季大师人老成精,脸色骤然就是一变。

    “好哇,我说这小子今天这么反常呢是了,今天有小耶在。他一定是听说有漂亮女孩,才这么急匆匆赶过来。都说这小子好色成性,没想到果真如此,就当着我的面,他居然也”

    想到这里,季大师对夏北一股厌恶之意,油然而生。

    他也懒得再跟这小子说什么,当下道:“既然有准备,那我就不多说了。古正!”

    季大师身后的中年人听他召唤,当下上前一步恭敬道:“师父。”

    “成舟阶段,无非是些笨拙的苦功夫,你来教导他吧,”说着,季大师略带深意地看了古正一眼,“为师受风家所托,不做则已,要做就不会有半分藏私,你明白怎么做吧?”

    古正瞟了夏北一眼,脸上闪过一丝了然,点头道:“徒弟知道。”

    “那好,你留在这里吧。我和小耶先走了。”季大师说着起身,“我三日后再来。”

    说完,也不再跟夏北多说一句话,领着少女径直离开。

    当两人从身旁经过的时候,夏北一脸讪讪,几次想要张口说句送别的话,最终都咽了下去,一声也不敢吭。

    这叫什么事儿啊。

    夏北心里简直哭笑不得。

    而就在这时候,他忽然发现自己的眼神,又不受控制地飘向经过少女的臀部。

    夏北及时警醒,眼光飞速移开。

    恰在此刻,少女的目光正好冷冷地斜视了他一眼。

    “好险!”

    夏北一身冷汗,同时感到一种好羞耻的感觉。

    。

    。

    。

    。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