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欧巴小说网 > 天行战记 > 第十六章 入学长大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欧巴小说网] https://www.58160.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钱益多执教长大已经半年了。

    而在这一段时间里,夏北和张铭曾经不止一次地分析过长大的打法战术。

    在夏北看来,这位钱教练,其实并不是一个合格的主教练。

    通过研究他上任以来的长大比赛,就能够发现。如果说他上任初期,长大的战术体系还显得有些混乱的话,那么现在就更混乱了。

    尤其是刚才看的这场训练赛,更支持了夏北的判断。

    似乎长大的队员,都还处于一种战术摸索的阶段,在具体打法上并没有形成一套完整的东西。

    毫不客气地说,如果长大以现在的状态参加校际大赛,别说争夺天南星赛区的前四,就连能不能保住前十都要打个问号。

    这也正是夏北把第一站选在长大的原因。

    除了长大是瀚大打得死对头之外,更因为这位主教练的存在。

    夏北能看出长大的病,自然知道,身为主教练的钱益多日子不好过。

    所谓病急乱投医,相较于其他大学战队的主教练,这位钱教练显然更容易上钩一些。

    此刻能坐在这里,就已然证明了这一点。

    但夏北会跟钱益多开诚布公吗?

    夏北才没那么傻。

    别看这位钱教练一副“你大可直言不讳,朕赦你无罪”的坦诚模样,可夏北知道,一旦自己那样说,人家能射你一脸。

    你以为你是谁?

    拿这两个本子,就可以在人家面前指点江山?

    不管你的道理再充足,说得再天花乱坠,就凭你这态度,你就别想进长大的门。

    没有任何一个主教练会喜欢一个不懂事的队员。

    “长大目前的状态很不错,”夏北斟酌了一下,说道,“根据之前的比赛来看,战队的战术体系经过了几次轮换,现在已经渐入佳境了。我想,如果最终磨合成型的话,威力一定很强。”

    他说着,笑了笑道:“正好,因为我的关系,张铭和薛倾已经退出瀚大战队了。对付剩下的那些人,我相信,以钱教练您的水平,就算用老一点的战术体系也没问题。”

    办公室里一阵寂静。

    钱益多静静地看着夏北,如果不是还端着主教练的架子,他都要跳起来给这小子鼓掌了。

    混了这么多年,钱益多也算是老油子了。

    什么情况,对什么人,说什么话,那是时间历练出来的本事。

    也因此,从他的角度看年轻人,就是俯视。一般的年轻人见面几句话,他就能掂量出肚子里有几两油,是个什么品性。

    钱益多见的年轻人多了,有笨的,有机灵的,有会说话的,也有不会说话的。

    可见过会说话的,没见过这么会说话的。

    这小子明明把长大的问题都说了个透,可偏偏,听起来就那么舒坦,那么悦耳。

    先说那句“战术经过几次轮换”吧。

    钱益多自己知道自己的事。

    自从上任以来,他为战队设计了五六个战术体系,可直到现在,连一个都没有真正完成。

    而这一点,夏北显然是看得很清楚。

    可到了他的嘴里,却是“渐入佳境”“如果最终磨合成型”问题点出来了,话却听着让人舒服。

    而更重要的是,他很清楚自己要什么。

    瀚大!

    夏北话里的意思很清楚。

    首先,因为他的关系,瀚大已经自废武功。其次,哪怕长大的新的战术体系还没有成型,他也可以用老的战术体系,对付剩下的那些人。

    自己想赢,他就能帮自己赢!

    话说得明白,还谦逊贴心,这可不是随随便便一个青愣小子就能做到的。

    这种小子谁教出来的?

    他这才多大?

    也就不过二十二三岁吧?

    孙家犯了什么癔症,得罪谁不好,得罪这样一个年轻人,不知道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莫欺少年穷吗?

    少年也分很多种。

    有一些,欺了就欺了,敢不服就再特么欺负你一回。

    但眼前这个年轻人至少老钱是不愿意去欺负的。

    夏北看起来是如此安闲淡然,无论是气质还是言谈,都让人觉着舒服。但透过表面,钱益多更能看到的是他的沉稳,冷静和执着。

    这种人,只要确定了一个目标,就会一直往前走,再没有半点回顾。

    钱益多相信,就算自己这条路走不通,他也会找到另外一条路。哪怕千回百折,他也能闯出来。

    几乎是转瞬之间,老钱就已经有了决定。

    如果说,之前答应见夏北只是一时心血来潮的话,那么现在,他觉得,这小子或许真的是自己破解如今困境的福星。

    “好吧,”钱益多起身,走到虚拟战术推演台前,“让我看看你的本事。”

    两天过去了。

    这一年的夏季,天气闷热得仿佛时间也凝固了一般。

    人们按部就班地生活着。

    对于大部分人来说,生活的重心终究是自己和身边的一切,例如繁重的学习和即将到来的考试,例如生气闹别扭的女友,例如一场久别重逢的聚会。

    而那些与自己距离比较远的人和事,哪怕轰动一时,终究也会沉寂下去。然后被遗忘,被忽略。

    因此,在过去一周之后,夏北这个名字,就已经从瀚大人的脑海里渐渐淡化了。

    除了应付学业和生活中的各种烦恼之外,他们的注意力也被这个时代的无数新闻飞快地消耗着。

    只是偶然在提起孙季柯,提起已经退出了两个主力的天行战队的时候,大家才会想起这个干净帅气,神情恬淡的青年。

    谁也不知道他如今去了哪里,也不知道他在干什么,似乎这个人,会就这么消失,从此杳无音讯,成为证明权势和财富力量的一个小小注脚。

    而没人知道的是,就在这一天的上午九点,夏北在长风大学教务处办完了最后一道手续,拿到了入学件,学生证和宿舍的钥匙。

    “办完了?”

    看着夏北走出办公室,等候在走廊上的何煦迎了上来。

    “办完了。”夏北晃晃手里的学生证,笑道。

    三天前,夏北走进了长大天行战队主教练的办公室,接受了一次单独的考核。

    没有人知道考核的内容是什么,就连何煦也不知道。

    他知道的只是,考核时间异常地长。而当三个小时之后,钱教练笑容满面地把夏北送出来,旋即就开始为夏北进长大的事情奔走。

    “恭喜了。”何煦跟夏北握了握手,笑道:“为了你这事儿,钱教练可是把学校上下都打了个通关啊。”

    夏北点了点头,目光微微凝聚。

    他已经听说了,在自己这件事上,长大高层的反对声还是挺大的。如果自己是和申请其他学院一样,一来就直接递交申请书的话,恐怕下场也是被拒绝。

    毕竟,长大和瀚大的恩怨,还惠及不到一个无足轻重的学生身上。

    而为了自己,钱教练几乎是一路撞墙撞过去的。

    他先是找到了教务处,然后找到了几位副校长和生物战甲专业最权威的专家教授。在无果之后,他找到了校长,最后干脆找了校董事会主席。

    软磨,硬泡何煦说他把整个学校高层打了个通关,真是一点也没夸张。

    此刻手里拿着长大的学生证,夏北很清楚其中的分量。

    而对钱教练,他也只是感激。

    不管钱教练的目的是什么,夏北只知道,他是自己在最困难的时候,第一个毫不犹豫伸出手来的人。

    夏北记仇,但更记情分。

    “走吧,”何煦拍拍夏北,说道,“先去办公室,钱教练还等着你呢,一会儿带你去跟大家见面。”

    “好。”夏北一笑,跟着何煦向天行训练馆走去。

    “怎么样怎么样?”

    长大天行训练馆的休息室的门被牛小同推开,一看见他,袁野等人都围了上来,七嘴八舌地问道。

    “定了!”牛小同道,“所有手续都已经办完了,从今天起,夏北就是咱们长大的人了。”

    “嚯,”袁野道,“还真收了啊?”

    “那他会来咱们战队吗?”一个队员问道。

    “当然。”牛小同撇了那队员一眼,一脸这还用问的表情,“如果不是钱教练想招他入队,怎么会这么帮他?”

    众人都是一阵点头。

    一个队员道:“这下,咱们和瀚大可是结了死仇了。还有信德集团。这家伙真有那么神,能让钱教练都为他下这么大力气?”

    “是啊,”另一个队员道,“以前可真没听说过瀚大玩天行的有这么一号人物。我打听过,别说校队,就连系队也没有。如果是个高手,没道理不出名啊。”

    说着,这队员扭头看向赵燕航:“赵哥,你怎么看?”

    赵燕航坐在桌子前,正在光脑上翻看天行比赛的视频,头也不回地道:“操那么多心干什么?老钱考核过他,愿意招,就证明老钱认可他的价值。”

    那队员一撇嘴:“可我觉得,老钱自己的水平也就那样!”

    这话一出口,整个休息室都陷入了一种古怪的沉默之中。

    虽然从来没人公开说过,更没人往外传,可在战队内部,大家私底下对钱益多的执教水平,是有些怀疑的。

    只不过,在长大这两年换来换去的这些教练里,老钱的确是性格最和气,最受大家喜欢的一个,因此,许多话大伙儿都憋在心里,从不往外说。

    “裴仙,”赵燕航从光脑屏幕前抬起头,先瞪了那队员一眼,然后看向裴仙,问道,“你怎么看?”

    裴仙坐在沙发上看书。

    听到问话,他摇了摇头,没有吭声。

    “好了,”赵燕航知道他的性子,也不追问,对众人道,“我们也别猜了,反正他要进了战队,肯定是要见面的。是骡子是马,总归遛遛就知道了。”

    说着,他扭头往玻璃墙外的走廊另一端看了一眼:“不过,我总觉得钱教练这一宝,押得有些大了。

    。

    。

    。

    。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