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欧巴小说网 > 天行战记 > 第十四章 老钱的困境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欧巴小说网] https://www.58160.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钱教练有一个很直白的名字钱益多。

    钱益多今年五十五岁,作为长风大学天行战队的教练,他上任不过才五个多月。

    来长大之前,钱益多是个小职业俱乐部的助理教练,曾经在主教练空缺的时候顶过两天。因此在履历上,也就多了一个职业俱乐部主教练的名头。

    可钱益多自己知道自己的本事。

    年轻时做职业选手,他的实力就很一般。退役之后,能在俱乐部谋一个助理教练的职位,那都是靠着他见风使舵的眼力,跟对了人,才混了口饭吃。

    事实上,就战术和训练水平来说,他根本就不入流。

    在职业俱乐部中,钱益多与其说是教练,倒不如说是一个老好人管家兼保姆。大家都喜欢他,但也没人拿他当回事儿。

    原本以为自己这辈子就这么混到退休。可没想到,在连续降级之后,俱乐部居然垮了。

    当时,在短短不到半个月里,俱乐部的经理,选手,教练,连带各部门职员辞职的辞职,转会的转会,树倒猢狲散。

    就只有他老钱一个人坚贞不渝地留了下来。

    一方面,老钱的眼力还有。知道俱乐部倒闭是因为成绩太烂,大老板不想再玩下去罢了。并不是他的资金和生意出了问题。

    而另一方面,他老钱也没地方去啊。

    就他这点本事,就算想去别的俱乐部哪怕混个最末位的助理教练职位,专门打杂,恐怕也没有人愿意要。

    老钱这一宝赌对了。

    一个月后,身为长大校董会主席的大老板把他招到办公室,丢给他一份合同:“去长风大学当个主教练。带一帮业余的学生打打校际比赛,你应该没问题吧?”

    “当然没问题!”老钱的回答别提多坚决了。

    开什么玩笑,自己在职业队里摸爬滚打了这么多年,哪怕只是站在旁边看也看熟了。

    执教一帮业余的毛头小子,那还不是手拿把掐?

    可如今,老钱恨不得给自己这张嘴来两下。何止是有问题啊,问题简直大了!

    和职业俱乐部比起来,大学这种聚集了数万血气方刚毛头小子的地方,简直就是一个火山口。

    这帮混小子才不管你是不是职业俱乐部来的“德高望重”的老前辈,只要成绩不好,什么难听的他们都骂得出口!

    偏偏就任以来,老钱带队的几场训练赛和友谊赛,都是输多赢少,甚至就连赢的那几场,也是靠队员的个人能力撑起来的。

    钱益多有些苦恼。

    这不是老钱不用心啊,实在是没想到,现在的大学生业余比赛居然也这么激烈。

    不管是打法战术的研究创新,还是比赛的水平和激烈程度,一点也不比原来他老钱待的那个三流俱乐部差!

    老钱在职业队里看来的那些东西,在这短短五个月里,几乎都掏干净了!

    前几天,就连在长大董事会里算得上一言九鼎的大老板,也打了电话过来。

    “钱益多,你到底行不行?一个大学队你都带不了?”

    老钱的汗当时就下来了。

    再三拍胸脯打包票,才让这位他抱了一辈子粗腿的大老板消了点气。但最后话也没客气。

    “你是跟了我三十多年的老人了。学校要换教练,我把你推出来,就是给你争取个机会。你的水平我知道。可打职业不行,业余的你也不行?”

    “话我可说在前面,你别给我丢人。要再这么输下去,你就自己卷铺盖回家吧!”

    此刻坐在办公室里,看着电子战术板和循环播放的比赛录像,钱益多的脑子一片空白。

    他知道自己的时间不多了,现在自己之所以还坐在这里,一是因为大老板保着。二是因为长大师生都还对自己抱着希望,幻想着多给自己一点时间,看能不能把队伍调教出来。

    而队里,对自己的三板斧也还有些敬畏,加上队员都是学生,相对比较单纯,自己还能忽悠一会儿。

    可继续这么下去

    正烦躁,忽然传来了一阵敲门声。

    “进来。”老钱收拾心情,假装很专注地看着录像,不时在战术板上画个蛋。

    “教练,有个人,我想您必须得见见。”何煦走了进来,有些兴奋地说道。

    老钱没什么架子,对手下的几个助理教练尤其和蔼,平常队里的许多工作,他都靠这些人呢。

    而何煦,又是老钱最喜欢最信任的一个。

    何煦做事认真心细,训练和战术方面也有一定的水平。平常训练比赛,他都会记录下队员犯的错误和各种数据,提交给老钱。

    这对本来水平就有限的老钱来说,不光是省事,更是帮了大忙啊。

    如果没有何煦,老钱自己都不知道自己能不能坚持到现在。

    职业队的老前辈,可不是那么好当的。

    因此,听何煦一说,老钱第一反应是站起身来,紧张地道:“谁来了?校长?还是董事会的人?”

    何煦愣了一下,飞快地摇头道:“不是,是一个刚被瀚大开除的研究生,名叫夏北。”

    一听这个,老钱心头一松的同时,皱了皱眉头。

    一个被开除的研究生有什么好见的?

    “怎么回事,说来听听。”老钱坐了回去,端起茶杯慢慢吸溜着。

    何煦开始汇报。

    老钱喝着茶,渐渐的,他的眼神忽然就定住了。茶杯往桌子上一放,问道:“哦?瀚大的那些战术,都有他参与设计?”

    老钱已经很克制了,可他还是觉得,自己的声音里,透着压抑不住的兴奋。

    就跟被点了机灵穴一般,脑子里瞬间就已经闪过无数个念头。

    长大的死敌是谁?

    瀚大啊!

    作为一只在职业联赛里打过滚的老鸟,老钱太清楚战胜瀚大对长大的意义了。

    那是长大数万师生最强烈的执念,是他们憋得最深的那一口气。

    谁敢输给长大,那就等着屁股下的火山爆发吧!数万师生能戳着你的鼻子骂上一个月,从白天到深夜,从头到脚,从鼻子到肚脐眼,全都骂个遍还不带重样的。

    自己之前的两任教练都是因为输给瀚大而下课的,其中一个,到现在还被骂。

    可要是赢了呢?

    老钱比谁都清楚风险和收益成正比的关系。

    输了被骂得有多惨,踩得有多低,赢了就会被赞得有多好,捧得有多高!

    可以说,只要赢了瀚大,自己和整个战队,都是长大的英雄。

    到时候,哪怕自己把其他的比赛都输了也没关系!长大师生会自觉地用最大的宽容来对待自己,会主动找各种各样的理由来为自己开脱,会给自己更多的时间。

    当然,对于老钱这样的老油条来说,输掉其他比赛这种事情,是绝对不可能发生的。

    不是他对自己有信心。而是他已经想好了,只要赢了瀚大,自己就立刻装病请辞。

    同样是下台,可这台下得体面!

    一想到自己不但让大老板在别的校董面前保住了面子,甚至还挣了脸面,老钱就无比荣幸。

    到时候大老板拍着自己肩膀夸两句,那骨头都要轻几两的!

    因此,当听说这个夏北原本是瀚大的学生,还参与了瀚大战术的制定,老钱立刻就来了兴趣。

    “是的,教练。”何煦点头道:“从我的判断来说,夏北对天行的研究达到了一个很高的程度。不过,这还要钱教练您亲自考核。”

    说着,何煦把两本笔记放在了钱益多的面前。

    老钱翻开笔记,只看了一会儿,眼睛就眯了起来。

    他没有去看电子笔记。如果按照事后倒推的话,同样的战术分析布置,他可以做出无数套来。他翻开的是那本纸质笔记本,直接翻到了瀚大那一页。

    “裴仙,圣殿职业牵星法师,推测功法组合:迷梦,月牙弱点,移动速度较慢,大范围魔法落星雨释放速度有半秒凝滞,因此,常以低级魔法星火术为起手”

    看到这里,钱益多的脸色一下就变了。

    通常来说,做为对手,自然是会想方设法地收集对方主力的信息,瀚大如此,长大也是如此。就在老钱的办公桌抽屉里,就有一本专门记载各大学主力成员情况的本子。

    然而,很多东西,不是光靠比赛时的分析就能得到的,尤其是功法组合这一类的人物基本属性,更是就连收买对方内部成员也不见得能得到。

    可这本笔记上对裴仙的推测,却钱益多忽然觉得有些坐立不安,这些东西,原本是除了裴仙之外,只有身为主教练的自己才知道的。

    这太可怕了。

    钱益多飞快地翻着笔记,想找到关于瀚大战队的记录,可惜,笔记里没有。

    他啪地一声合上笔记,对何煦道,“你带他来。”

    何煦点头出去了。

    几分钟之后,夏北跟着何煦走进了主教练办公室。然后,他就看到了那个胖胖的教练。

    一个自己很熟悉,却第一次见面的人。

    。

    。

    。

    。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