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巴小说网 > 玄幻奇幻 > 天行战记 > 第十三章 两本笔记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
    夏北点了点头,对对方猜中自己的意图一点也不意外。

    “是的。”

    “为什么选长大?”何煦的眼睛微微眯了起来。

    这个问题,其实不需要夏北回答他也能猜到答案。

    孙季柯的父亲孙启德,在天南星的影响力不小。要玩死一个没有背景的学生,简直易如反掌。

    而以夏北得罪孙家的程度,孙启德不报复才怪了。

    “因为在我来这里之前,已经有很多学校拒绝我了。”夏北出乎何煦意料地坦然,“至于原因你应该猜到了吧。”

    何煦有些同情,点头道:“孙家。”

    “所以我要跟孙家开战的话,”夏北道,“长大虽然不是我唯一的选择,但是我现在最好的选择。”

    何煦的眼睛微微眯了起来。

    虽然从夏北选择长大,并且来到天行战队这一点,他就猜中了一些东西,但他还是没想到,夏北这家伙,居然真的是要跟孙家掰手腕!

    孙家这两个字意味着什么?

    那意味着老奸巨猾的孙启德,意味着庞然大物般的信德集团!而不是孙季柯这样的毛头小子!

    两者完全不是一个重量级的。

    可从夏北话里的语气听来,他显然拿定了主意。如果长大不要他的话,他会毫不犹豫地转身去别的大学。

    例如天行排行榜前十中的某一个。

    “你真的要跟孙家打擂台?”

    何煦紧紧盯着夏北问道。

    “为什么不呢?”夏北注视着他,平静地道。

    这样的话,如果在刚才那场训练比赛之前说出来,何煦一定会觉得这家伙是不知天高地厚。

    别说两者之间的差距,就单说长大,就不可能趟这趟浑水。

    长风大学和瀚大是对手不假,但这并不意味着长大就愿意得罪信德集团,平白为自己揽上一个麻烦。

    这样的人爱去哪儿去哪儿,长大会在乎?

    不过,现在何煦一点也不觉得夏北的话好笑。

    当然,这并不是一个战队助理教练能够决定的事情。他现在需要做的,就是搞清楚所有情况。然后把事情汇报上去。

    “看得出,你的天行造诣很高。”何煦定定神,开口赞道。

    夏北也不谦虚,笑道:“还行吧。”

    “玩了多久了,荣耀积分多少?”何煦问道。

    对方既然找到战队,那目的就不用说了。要看他有没有资格,这些问题是最基本的。

    提问的时候,何煦下意识地准备在电子笔记本上记录。

    “没玩过。”夏北回答得很干脆。

    何煦的笔差点没把笔记本给戳穿?

    “没玩过?”何煦眼睛瞪得溜圆,心想:“没玩过你跟我冒充什么高手?!还说得那么头头是道。”

    “的确没玩过,”夏北似乎也觉得有些不好意思,他挠挠头,说道,“不过,理论上倒有一点研究。以前瀚大跟你们的比赛战术,有几场是我帮忙设计的。”

    “哦?”何煦顿时产生了兴趣,“哪几场?”

    “我想想,”夏北想了一下,说道,“前年小组赛那两场,第一场你们在峡谷被袭击。第二场,你们的机械霸主开场被集火秒杀。”

    “十六进八那一场,瀚大用的双治疗拖垮你们的那场。”

    “去年三十二强战,瀚大法师瞬移进你们阵里开大的那一场,还有今年的友谊赛”

    夏北正掰着手指头数,却没看见何煦的眼睛越睁越大。

    “等等”何煦摆摆手,难以置信地道,“你说这几场,都是你设计的战术?”

    “嗯,”夏北理所当然地点了点头,“战术布置是主教练。不过我跟张铭是室友,平时没事儿就针对你们战队弄些细节上的应变方案。当然,临场决定怎么打是他说了算,和我没关系,我就是纸上谈兵。”

    还没关系?何煦都快疯了。刚才夏北说的这几场,全都是长风输给瀚河的比赛。而且是最刻骨铭心的几场。

    直到现在,说起这些比赛,长大师生都咬牙切齿。

    如果夏北是在大厅里说这些话,那两千多天行迷能把他撕碎了!

    关于这些比赛,事后战队内部分析了不知道多少次,后来总结,瀚大的场上指挥张铭是战队的大脑。那几场比赛,他是关键。

    可没想到,在张铭的背后,居然还有夏北这么个人。

    但真的假的,自然不是夏北随便点几场比赛出来何煦就会相信。

    “先说说十六进八那场双治疗”何煦坐直了身子,神情严肃,一场场地追问着当时的细节。

    战术本就是夏北帮张铭设计的,自然难不住他。

    尤其是为了配合说明,夏北还拿出了两个笔记本。

    纸质笔记本上记录的,是各大学天行战队的情报。从战队整体风格,常用战术,优缺点,到具体队员的个人数据,习惯,特点应有尽有。

    而电子笔记本,则是战术设计和变化推演。

    何煦直接就在电子笔记本里面找到了自己问的这几场比赛的战术记录。

    原本何煦以为,这几场比赛已经分析得很透彻了。可听夏北一复盘,再看看笔记,他才发现远不是那么回事。

    笔记本上设计的战术,完完全全针对长大的薄弱环节。

    队员有哪些人,各自是什么职业,习惯如何,哪里容易出错人家早在比赛前,就做了针对性的布置。

    只不过,因为瀚大战队执行力的问题,他们做得并不算到位。不然的话,长大会输得更难看。

    将几场比赛讲解完,夏北安静下来,注视着何煦。

    这两本笔记,就是他今天来长大的底气。

    当初做这些笔记的时候,一方面是帮张铭,一方面是对天行的狂热兴趣。他做梦也没想过要把这两本笔记交给谁或用来达到什么目的。

    直到现在。

    夏北不知道这两本笔记能不能敲开长大的大门,如果不能的话,他就去别的大学,一家家敲过去,总有愿意接受的。

    他最不缺的就是耐心和恒心。

    而何煦则静静地看着桌上的两本笔记,无法用语言来形容自己的心情。

    行家一伸手,就知有没有。

    作为长大战队的助理教练,何煦看人的本事还是有的,不是那种随便几句话就能唬住的菜鸟。

    可现在,他承认自己被唬住了。

    良久,何煦站起身来,拿起了两个笔记本。

    他看着夏北,还有最后一个问题。

    “夏北,你对天行研究这么深,为什么自己不玩呢?”

    在这个时代,天行的意义根本不是普通游戏那么简单。如果要评选一个天下第一职业的话,那职业星斗士排第二,就没哪个职业敢排第一了。

    这可是星盟的天道规则啊。

    就算是明层次比银河人族高几个等级的种族,也必须服从这一规则。

    和职业星斗士比起来,一个生物战甲的设计师,无论是地位,荣誉还是财富,都差得很远。

    夏北犹豫了一下。

    这件事,关系到他的一个秘密。

    夏北对何煦道:“买不起手环,而且也没时间。平常都要做兼职。学业也很繁重。”

    何煦点了点头,流露出一丝歉意。

    要知道,即便是有银河共和国运行的国内天行凡界,一个最普通的手环型的登录器都需要大约八千星元。对一些家境不怎么好的人来说,这是一笔不小的数目。

    当然,哪怕没钱,也可以选择分期付款等方式。

    但有些人愿意,有些人不愿意,各人的价值观不同,夏北专注学业,不愿意沉溺天行,也没什么好深究的。这样的人并不少见。

    “我先去找钱教练,”何煦犹豫了一下,说道:“不过,如果你加入我们战队的话,会有使用战队天行系统的权限,进天行没问题吧?”

    “没问题。”夏北干脆地点了点头,目送何煦离开。

    会客室里,变得安静下来。

    “钱教练”夏北低声念着,起身走到窗前,注视着长大校园。

    这几天的经历,就如同一场梦一般。

    想想看,人生的命运就是如此奇妙,谁也不知道一个浪头打过来,就会把你抛到哪里。

    明媚的阳光穿过明亮的窗户,洒在夏北的身上。

    那刺眼的光线,让夏北的眼镜微微眯了起来。而身体的每一个细胞,却都在阳光中跳跃,兴奋。

    在发出好斗的信号。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