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欧巴小说网 > 天行战记 > 第十二章 你是夏北?!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欧巴小说网] https://www.58160.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十秒钟过去了。

    果然,智者落地,还剩下了十分之一的血量,旋即就释放了一个攻击密阵火之奥秘。

    红色的阵法漩涡,将蓝队的武者和刺客爆开,同时,一个个火球如同流星雨般砸了下来,覆盖整片区域。

    而与此同时,回援的裴仙,已经进入了攻击范围。抬手就是一个范围巨大的群杀法术星之舞曲,丢了过来。

    一时间,就只见这片空间被狂暴的法术所笼罩。

    两个重叠法术,再加上还没消散的光之奥秘法阵的加成,攻击力惊人。

    尽管蓝队武者和死神试图强攻,但在这样的法术轰炸下,根本就攻不进去。仅仅一瞬间,他们的血量就狂掉了五分之一。

    而趁此机会,奥秘智者已经脱离了险境,跟靠拢过来的队伍汇合。

    汇合之后,局势顿时就出现了逆转。

    因为武者和死神绕后,蓝队等同于被切成了两段。

    替补的实力原本就不如主力,没杀掉奥秘智者,自己还被破坏了阵型,顿时陷入了困境。

    这时候,屏幕前的夏北已经自动开启了解说模式。

    “蓝队武者应该赶紧跟自己队伍汇合,只留死神盯着残血的智者进行骚扰。”

    “红队机械霸主这个点站得不错,不过还应该往前一点,他如果顶上去,蓝队正面就崩了。可惜了。”

    “红队横渡武者往左切啊,对方法师要闪!唉,浪费机会了不是?”

    “蓝队的星兽人不错,这个狗放得是时候,救了法师一命。不过,他应该及时转移盯住奥秘智者的。看,智者的风阵开出来了。暗影刺客要发威了。”

    “青帝被盯上了,千万别往后退,退就死。要往前走,让人掩护唉,他死定了。”

    “狂暴死神站位太死,输出太贪心了,机械霸主的炮火覆盖要来了。看吧,看吧”

    夏北站在这里的目的很明确,就是要引起这些长大队员的注意,因此,他拿出了全部的呃本事。

    一双眼睛紧紧地盯着屏幕,脑子飞快地转动,嘴里说个不停。

    他的解说一开始让大家都有些不适应。

    要知道,平常在这观摩大厅里,都是他们这些高手给其他人讲解。什么时候听过别人指导自己?

    不过,仔细听听,大家却越琢磨越有味道。

    要知道,一般的天行解说,哪怕是顶尖高手转行的,都只会针对已经完成的回合进行点评。

    选手哪里做的好,哪里又犯错了,这招怎么精妙,那招又怎么失误。虽然这样的解说也需要极其丰富的专业知识和经验,但多少有些事后诸葛的意思。

    可眼前这家伙,几乎句句都说在前面。

    更关键的是,随后战局的发展,无不印证了他所说的正确性。

    在他的解说下,一场原本让人眼花缭乱的战斗,就如同被解剖了一般,脉络清晰地呈现在大家眼前。没半点不清楚的地方。

    很快,比赛结束了。

    红队虽然在交战初期有些狼狈,但最终依然取得了胜利。

    大厅里变得热闹起来。天行迷们热烈地议论着,大赞红队的反击如何犀利,战术如何精妙,配合如何默契。

    可战队专区里却是鸦雀无声。

    何煦有些发懵。

    他拿着电子笔记本,原本是要记录训练中出现的问题。可自从夏北开口之后,他连一个字都没写。

    回过神来,何煦看夏北的目光立刻不一样了。

    “没想到,兄弟是个行家啊,”何煦伸出手,热情道,“认识一下,我是何煦,校队的助理教练。你叫什么,哪个系的?以前怎么没见过?”

    战队的其他人也围了上来。

    连替补都没能进入的,自然都是战队的三线成员。

    以他们的身份,平常在这大厅里还能小骄傲一下,可真遇见一位能把比赛解剖成这样的行家,大家就没半点矜持了。

    夏北跟何煦握了握手,道:“夏北我不是你们学校的。”

    “我说怎么没见过你呢。”听说不是长大的人,何煦有些失望,他还准备以后和这人多接触一下呢。

    放开手,何煦问道:“那你”

    夏北道:“我在瀚大读研究生,二年级。”

    瀚大?!

    一听到这个词,所有人脸色都变了。一些比赛结束之后过来凑热闹的长大学生,更是眉毛都立起来了。

    夏北接着道:“不过被开除了。”

    原本引发的骚动顿时就冷却了。大家面面相觑,这家伙说话怎么还带大喘气的?

    何煦哭笑不得。

    刚才听到夏北说他是瀚大人的时候,他是最紧张的。

    毕竟人家是站在自己身边看完了整场比赛,还做了细致的点评。这跟自己生病还让即将决斗的仇人来把脉也没区别了。

    可没想到,这家伙居然是被开除的。他犯了什么事儿?看起来不像那种

    开除对了,开除!

    忽然,一道灵光在他脑海里一闪。

    “夏北!你是那个夏北?!”何煦眼镜都差点掉下来,指着夏北的手竟隐隐发抖。

    随着何煦的叫声,四周也有人反应了过来。

    “夏北!他就是夏北!”

    “那个跟孙季柯打架的家伙!”

    “孙季柯就栽在这家伙的手里啊!”

    人群一片哗然。

    这一下,不光是附近的人,就连大厅其他地方的人都被惊动了。

    当大伙儿听说瀚大的那个夏北在这里的时候,全都涌了过来,看珍稀动物一般兴奋。

    “原来他长这样啊,看起来还挺帅气嘛。”

    “废话,歪瓜裂枣能跟孙季柯抢女人?不过啧啧,这家伙真是色胆包天啊。”

    “那件事真是这家伙干的?”

    “都被开除了,那还有假?”

    孙季柯的照片早就传开了,而关于当时发生的一切,也早就被长大人打听了出来,闹得沸沸扬扬。

    身为对手,长大人的心态自然是幸灾乐祸。

    要知道,孙季柯不仅是长大战队最大的威胁,而且这个人很傲慢,比赛中有常常习惯挑衅和戏弄对方,以至于长大上下,都对其分外厌恶。

    当听说孙季柯被人整得灰头土脸颜面全无,长大师生都是拍手称快。

    如果不是校际联赛有规则约束,大伙儿恨不得把那些照片放大几十倍,挂在比赛场上。

    看你孙季柯还好意思来打比赛不。

    而对于事件的另外一个主角夏北,大家普遍都报以同情和钦佩的态度。

    这家伙是个猛人啊。被十几个人围着打,干翻了四五个不说,还给孙季柯来了这么一下损的。让人不佩服都不行,更何况在这件事里,他还是无辜的。

    而让大家没想到的是,夏北居然来了长大。而且看起来竟然是这么干净清爽的青年。

    那模样,跟打架这种事情丝毫也联系不上。

    无数人的围观下,夏北无奈地摸了摸鼻子,冲何煦问道:“我在你们长大这么出名?”

    这便是承认了。

    “真的是你!”何煦哈哈大笑,旋即回过神来,神情立刻变得严肃起来:“你来长大,是”

    问到一半,他干脆地一拉夏北,“走,我们到楼上去说。这里不太方便。”

    何煦知道,夏北不会无缘无故出现在这里。被瀚大开除之后,他到长大来,自然不会只是为了来看训练那么简单。

    夏北的目的呼之欲出。

    不过,何煦还需要真正确认。而有些话在大厅里自然不太方便说。

    很快,何煦和夏北就在一群长大学生不过瘾的吵闹声和好奇的目光注视中,进了悬浮电梯。

    在会客室坐下。

    何煦开门见山:“夏北,你是想来长大读书吧?!”

    。

    。

    。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