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欧巴小说网 > 天行战记 > 第九章 决定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欧巴小说网] https://www.58160.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干一个。”鲲叔和夏北碰了碰杯。

    一口下去,烈酒如同一条火线,从喉咙一直延伸下去。夏北咧了咧嘴,却是意犹未尽,把酒杯递给鲲叔,等着第二杯。

    这种近乎原始的老白干,別的地方可喝不到。

    “你们四个里面,也就你能陪我喝喝这酒。”鲲叔笑着给夏北满上,问道:“你准备怎么办?”

    夏北道:“没想好。”

    “这可不像你的性格,”鲲叔摇摇头道,“认识你这么长时间,我还没见过你有什么事情是没想好的。”

    夏北笑了笑:“这次是个意外。”

    “莫名其妙被人打是意外,”鲲叔道,“但既然事情已经发展到这一步了,就不是什么意外了。”

    把酒递给夏北,鲲叔道:“我可不相信,孙家这么对付你,你会就这么忍了。”

    鲲叔太了解这小子的性格了。

    夏北就像一根钉子,他就立在那里,不声不响。

    你不惹他,他绝不会招惹你。可你若是想踩他,那结果就显而易见。

    这小子才不会管对手是谁!

    无论你是孙季柯,还是孙季柯的爹。

    两人又碰了一杯,正喝着,门被推开了。鲲叔扭头看去,说道:“他们来了。你们聊,我去给你们炒菜。”

    张铭三人进了餐馆,鲲叔打了招呼,坐了下来。

    “怎么样,老三,学校的事情搞定没?”一坐下,许白河就迫不及待地问。

    “没有。”夏北把情况说了。

    “太过分了!”许白河拍着桌子道。

    “孙启德这个王八蛋,他儿子仗势欺人,他更变本加厉。一家人没一个好东西。”慕尚林骂道。

    “果然是蛇鼠一窝。”张铭愤声道:“最可恨的是学校居然也跟他们狼狈为奸。”

    听到这,夏北对张铭道:“对了,老四,听说你请病假退出战队了?”

    张铭点了点头,眼见夏北还想说什么,直接就打断了,说道:“三哥你别劝我。就算回去,你觉得我跟孙季柯那种人在一起能打好比赛?”

    “是啊,老三,”慕尚林苦笑道,“我和老二都劝过了,老四的性子你也知道,现在让他回去,毫无意义。”

    “可是,你的职业选拔怎么办?”夏北皱眉道。

    张铭今年大四,因为在瀚大校队的出色表现,已经引起了一些职业队的注意。

    而校际大赛,就是职业俱乐部观察并选拔新秀的时候。

    每到这个时候,各大俱乐部的星探,职业经纪人,乃至俱乐部老板都会出现在他们感兴趣的比赛场上,观察他们名单中确定的目标,进而作出取舍。

    也因此,对任何一个希望成为职业星斗士的人来说,这个舞台都非常重要,为了引起俱乐部的注意,选手们都使出了浑身解数,竭力表现。

    可张铭,偏偏在这个时候退出了。

    这损失可就太大了。

    要知道,银河共和国数十个移民星球,每年涌现的新秀不知道有多少。而俱乐部就只有那么多,竞争非常激烈。不参加比赛没机会展现实力,人家凭什么选你?

    张铭满不在乎地道:“那有什么关系,不是还有自由人么?大不了我自己找上门去,一家家试训。”

    说着,他摆手道:“好了,別说我的事儿了,现在连薛倾都退出了。瀚大还能有好成绩?在那样的队伍里,恐怕到时候,本来对我感兴趣的俱乐部都没兴趣了。”

    夏北一时不知道说什么才好。

    只有他才知道,张铭有多么想成为一名职业星斗士,也只有他才知道,这个比自己小了两岁的兄弟,为此付出了什么。

    张铭的天赋只能算中上而已。而他之所以能坐稳瀚大主力的位置,靠的不仅仅是自己帮他设计的战术。更多的,是凭着对天行的热爱以及勤奋刻苦。

    在瀚大,张铭的训练时间是最长的。有时候就连替补和第三线的预备队员都回家了,他还在训练。

    做任务,下副本,研究打法和地图。

    不知道多少次,他想起一种战术,或者得到一件装备,就飞快地跑来找自己,那兴奋的样子,让即便不玩天行的自己,也不禁受到感染。

    天行,就是张铭的人生!

    而如今,他却为了自己主动退出校队。别看他说得轻松,什么一家家上门去试训就行了,可谁都知道,这种自己找上门试训的自由人,和选拔出来的新秀,待遇截然不同。

    至少三年内,张铭的起跑点都会比别人低。

    这时候,鲲叔已经把菜做好端了上来,四兄弟抛开烦心事,一边吃一边聊。

    聊学校发生的趣事,聊孙季柯最近的窘迫,不时哈哈大笑。

    这一天,张铭醉得特别快。

    吃过饭,转到旁边的小酒吧,还没等鲲叔他们的乐队上场,张铭就已经醉得不省人事了。

    慕尚林和许白河一左一右,把张铭扶着回去了。夏北目送他们上车离去,在街边坐了下来,点上一支烟。

    夜色如水。

    对面大厦的屏幕上,天行比赛已经结束了。

    当天穹光幕开启,获胜的队员卸去光甲,高举拳头走出来的时候,现场的观众一片沸腾,欢呼声震耳欲聋。

    镜头里,一个女孩子甚至脱去了体恤,只着内衣,扭着腰肢摇着衣服和一帮天迷狂呼呐喊地庆贺。脸上涂着的俱乐部徽记在灯光下熠熠生辉。

    鲲叔提着酒瓶,挨着夏北坐了下来。

    两人都沉默地看着对面大楼屏幕上的比赛,没有说话。

    就这么坐了好长时间,直到比赛的画面切转到了演播室,主持人和几位嘉宾热烈讨论,夏北才忽然回过头来,问道:“鲲叔,你相信命运吗?”

    “命运是个混蛋。”鲲叔猛地灌了一口酒,“但你摆脱不了她。”

    鲲叔以前是天行职业选手,他的故事很长,而夏北恰好是知道那个故事的人。因此他知道,鲲叔有足够的理由说这句话。

    沉默中,夏北拿过鲲叔手里的酒瓶,灌了一大口。

    是啊。

    他心想。

    命运是个混蛋,但没有人能摆脱她。

    哪怕你已经把自己的人生小心翼翼地蜷缩成一团。

    哪怕你二十多年来,无论多痴迷天行,都只能远离她。只能靠看比赛,看书,帮人研究战术来过过瘾,从来不敢注册登录。

    可是,命运还是会用最奇诡,最滑稽,最莫名其妙的方式,把你丢回原来的轨道。

    孙家已经把路封死了。

    夏北当然没想过坐以待毙,更没想过就这么忍了算了。

    这一点,就连鲲叔都知道。

    不过夏北并没有想过采用什么方式。尤其那些和天行沾边的。

    可是,现在不是自己一个人的事情了。

    看着夏北干净的侧脸和那双在夜色中闪闪发亮的眼睛,鲲叔问道:“你决定了?”

    “决定了!”夏北笑了起来,一如既往的温和,不过嘴角比平常更开一些,像一只笑眯眯的小恶魔。

    “准备怎么做?”鲲叔问道。

    “朝脸怼!”

    该来的,就让他来吧!

    而该还的,不管你要不要,都要还给你!

    。

    。

    。起点年会,都在路上奔波,耽搁了。

    。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