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巴小说网 > 玄幻奇幻 > 天行战记 > 第七章 身体问题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
    下了地铁,又转了一次快线之后,夏北回到了家。

    这是位于天安市东郊11区的一个两室小公寓。是夏北自己买的。如今每个月还要还二十多星元的贷款。

    上楼开了门,夏北走进房间的时候,忽然感到一阵饥饿。

    饥饿感来得很迅猛,很强烈。以至于顷刻之间,他就脸色苍白,浑身冷汗。

    夏北飞快地从包里拿出了一管营养剂挤进嘴里。直到一整支营养剂都成了瘪瘪的空壳,他才倒在沙发上,松了一口气。

    这已经不是第一次了。

    三天前,那场由星神升级所引发的异象,直到现在依然是人们热议的话题。

    当时,银河共和国数百亿人都感觉自己就像做了一场梦般,失去了那一段时间的意识。

    可后来大家却发现,并非所有人都一样。

    也有例外。

    说法现实从星际联盟那边传来。

    据说,其他种族在异变发生的时候,是有极少数人保持着清醒的。

    其后人们也从银河共和国内部,发掘出了一两百个。

    这让人们充满了好奇。

    连日来的新闻,都在挖掘这些人究竟与其他人有什么不同,并由此掀起了一场热烈的讨论。

    而夏北就是其中的一个。

    不过没人知道的是,他当时不但保持着清醒,还被一个神秘的光团给击中了。

    自打从昏迷中醒来,夏北就发现自己的身体出现了问题。

    饿得快!

    夏北的身材虽然偏瘦,但其实很结实很健康,有着悠长的耐力和良好的爆发力。

    这得益于他童年时一段不堪回首的过去。

    因此,夏北的饭量并不小。

    和慕尚林他们一起出去吃饭,夏老三永远都是四兄弟里吃到最后的那一个。

    可如今,夏北觉得自己原本就不算小的食量比以前更暴涨了十倍。正常吃过一餐之后,要不了一个小时就饿了。

    而且,这种饥饿感还不是普通的饥饿感。

    一饿起来,简直浑身上下每一个细胞都在难受,都在发出饥渴的信号,就跟疯了一般。

    那种滋味太可怕了。

    夏北不知道那些沉溺于致幻剂的人是怎样的感受,但他相信,如果有人试试自己品尝的这种滋味的话,别的什么瘾他都能戒掉。

    那根本就不是人过的。

    一到这种时候,夏北就觉得自己简直变成了狼一般,还是饿得眼睛发绿的那种。就连理智都要丧失了。

    更糟糕的是,普通的食物并不管用。

    无论吃多少也无法解除这种恐怖的饥饿感。

    直到夏北买了一管特供给高强度运动员或特种兵等需要大量补充体能的职业使用的营养剂之后,症状才缓解。

    可是,即便是最低级的营养剂,一支都需要两星元。

    夏北一天需要至少两支,这就意味着,他每天要花费四个星元。一个月下来,就是一百二十星元。

    而夏北每个月兼职的收入,也不过才四五十星元而已。

    这简直是要他的命。仅仅这三天,六支营养剂,就已经花费了他超过平常一个月的伙食费了。

    夏北揉了揉脑袋,有些犯愁。

    窗外又传来了机车的轰鸣声,天气炎热,知了也叫个不停,让人心烦意乱。

    夏北来回踱着步,思考着自己的处境。

    在想出整孙季柯的那个主意的时候,他就已经预料到了这样的结果,或许没这么严重,但也差不了太多。

    毕竟,相较于被揍一顿,这种扒了半边裤子捆起来丢在人群中摆姿势的羞辱,对孙季柯这种人来说更为致命。

    那比杀了他还难受。

    这自然是死仇了,不过夏北不在乎。

    想来,孙季柯毫无理由地带人来打自己时,也没在乎过什么。既然如此,那就别怪别人下手黑了。

    当你招惹别人的时候,是不至于还要指定别人的报复方式的。

    你敢惹,就要敢承受。

    当然,孙家的报复也接踵而至,或许除了开除之外,还更有后手。

    但夏北很平静。

    没人知道,这一切他经历了太多了。

    他曾经生活在天堂,然后跌落到了地狱,在霓虹闪烁却冰冷刺骨的街头流浪,在最阴暗的角落目睹罪恶,也在积水四溅血光冲天的巷子里玩命。

    那时的他,才不过七八岁而已。

    正是刚刚可以拿起一把锋利的小刀,然后恰恰有用刀割破人的颈动脉的年龄。

    夏北一直很珍惜自己现在的生活。

    这生活是这么的平静,这么地惬意,每天上学放学,打篮球看书吃饭睡觉,像一只躺在水面上晒着太阳敲着贝壳的海獭般,无聊得快活。

    然而,这并不意味着他已经失去了那隐藏在骨子里的野性。

    他把自己包裹在一个人畜无害的外壳下,不是为了忍气吞声委曲求全。

    他就像一颗钉子,不管砸过来的是孙季柯也好,还是他父亲孙启德也罢,他都只有一种反应。

    那就是对抗。

    就算被砸碎了,也要在对方身上戳个血洞!

    不过,现在夏北考虑的还不是报复这件事,身体忽如起来的变化,才是他目前亟需解决的困境。

    以前的经历告诉他,无论想做什么,都得先活下去。

    夏北盘算着。

    在瀚大,自己兼着两份工作。除了管理图书馆之外,自己还在专业导师的实验室里打下手。并且经常去导师担任顾问的公司帮忙。

    被开除之后,这些收入自然就没有了。

    找工作赚钱是目前最紧迫的事情。

    不过,自己现在还有些积蓄,维持两三个月应该不是太大的问题。

    而无论做什么工作,都必须在稳定学业的基础上。自己接下来还不知道会到哪里去读书呢,因此工作只能排在学业之后。

    现在就写申请信,不能拖沓,要尽快确定愿意接受自己的学校!

    夏北飞快地起身打开光脑,登录邮箱。

    早在得知自己被开除的时候,他就已经筛选出了三十多家同在天南星,而且学校凭的名气以及相关专业含金量比较高的大学。

    他准备给这些大学全都发申请信。

    按照银河共和国现行的教育制度,学生的学分都是教育部系统统一记录的。

    而这就意味着,只要不是犯罪,哪怕被这个学校开除了,也可以选择别的学校继续就读,并且原学校的所修基础课目的学分依然有效。

    不过,这必须要有一个愿意接纳的导师才行,而且对方要愿意承认之前的专业研究方向的阶段性成绩。

    不然的话,就只能重考了。

    而这也就意味着,夏北之前两年的努力都白费了。

    夏北开始写申请信。

    信中,他如实地介绍了自己的情况,并且附上了自己从大学到研究生的所有学科成绩单,以及所获得的各种奖项。

    夏北的成绩原本就不错,而且在就读研究生期间,他还独立完成了一项关于灵能生物战甲能量转换器的研究和改进。

    这项改进,获得了当年天南星青年创新大赛的二等奖。

    灵能生物战甲是人类加入星盟之后,从星盟得到的无数先进技术中的一项。

    和笨重的老式钢铁机械机甲不一样,灵能生物战甲,是可以直接融合到生物身体中的。

    不但可以为人类带来更快的速度,更强的力量和更好的防护,而且这些还能够作用到驯服过的动物身上。

    例如战马,犬等等。

    这项技术的到来,直接改变了银河共和国的整个体系。

    无论是科技,军事还是经济,都是翻天覆地的变化。

    因此,在这个时代,生物战甲的研究是每一个大学都必然投入大量人力物力的科目,其中取得的哪怕只是一点点成绩,都会引人瞩目。

    无数相关企业,会抱着钱排着队要求合作。

    夏北的这个奖项含金量极高。别说做敲门砖,就是最后的论就写这方面,也是稳稳过关的。

    将申请信弄完,夏北复制了三十多份,分别发送给天南星的各所大学。

    现在所需要的就是等待了。

    夏北放松下来,把自己甩在沙发上,打开电视。

    灵能光幕上,正播放着一场关于十几天之前,银河共和国天行战队在星河挑战赛中惨败的调查结论通报记者会。

    夏北的注意力顿时被吸引住了。

    这是最近一段时间国内舆论的焦点,不管是报刊杂质,还是街头巷尾,所有人都在严密地关注着。夏北也不例外。

    “我们的运气实在太糟糕了,非战之罪。”

    “我们是宇宙明的后来者,也是星际联盟的小字辈,更是天行的新手。输赢都是正常的。请给我们时间,给我们理解和宽容。我们正在努力”

    记者会已经结束了。但显然记者们对近乎胡说八道的调查结论并不满意。

    在汹涌的人群和无数话筒的围攻下,一个个西装革履的官员一边在警卫的保护下往外挤,一边狼狈地应付着。

    “放屁!什么非战之罪,那时你们无能!”人群中,有人高叫着。

    这个声音,立刻得到了众人的附和。

    “说得对!”

    “一场和友谊赛没区别的挑战赛,人家云戈星族和黑启星族还派遣的是二线队伍,结果你们竟然连输六场,小组赛被剃光头淘汰。简直就是耻辱!”

    “是啊,输了丢人不说,李哲竟然还陨落了。这件事,你们的调查结论是什么,为什么不给大家交代?”

    “还怎么交代?这摆明了有内幕有阴谋!”

    “无能战协解散,康齐下台!”

    更多的呐喊声响了起来。一时间,闪光灯,提问声,怒骂声连成一片,人们群情激愤,场面混乱到了极点。

    夏北摇了摇头,关掉电视。

    他当初是熬夜看完了这场比赛的直播的,因此,对比赛情况再了解不过了。

    这不光是一场惨败,简直就是一场噩梦。。

    天行世界分为凡界和神界两个部分。

    凡界有很多个。就如同一个无限重叠的平行空间,每个种族都有一个属于自己的凡界。

    而神界则只有一个。

    如果把凡界比喻为自家的后花园的话,那么,神界就是死亡角斗场。

    天行的残酷,在于它的规则。

    那就是不可重复。

    这个有着自我轨迹的世界,是在不断运转着的。

    每一个人进入这个世界,都会产生属于自己的命运轨迹,并且随着天行世界的发展而发展。

    可如同现实中一样,人生是不能重来的。

    当你在天行世界中死去的时候,那也就意味着你的这段天行人生结束了。

    一切清零。

    你为之努力奋斗的一切,你所拥有的力量,你所拥有的地位,财富,权力,乃至你的爱人,都永远消失。

    当你再进入天行世界的时候,你开始的,就是新的天行人生。

    所有的一切都要重头开始。

    你将拥有一个新的化身,就连记忆都是新的。

    你没有办法通过你以前的人生获益,甚至这个重生的化身,在天资和命运方面,都比你的第一个重生者要差上许多。

    而且是每重生一次,就降一等。

    这还是在凡界。

    若是在神界,规则就更是严苛。

    首先,凡界的重生者是不允许进入神界的。

    其次,只有达到了一定境界的职业星斗士,才能去往神界征战。

    而神界是没有重生的。

    每一个人都只有一条命,一旦陨落,就彻底丧失职业选手的资格。

    这一次李哲就被人给暗算了。

    在神界陨落,也就意味着这个今年才二十二岁的天才永远地离开了天行。终其一生,也再也不能重回职业生涯了。

    这样的打击,对于一个前途无量的职业选手来说,简直比真正的死亡还要痛苦。

    夏北在电视上看到过李哲的样子。

    和以前那个意气风发的未来之星比起来,现在的李哲简直就是一具行尸走肉。短短几天时间,他整个人的精气神都被摧毁了。

    而李哲个人的痛苦,更是银河共和国每一个公民的痛苦。

    盼了这么多年,好不容易出现一个足堪比肩天行强国明星选手的天才,却没想到竟然陨落了。

    这损失的不仅仅是一个选手,更是国运!

    尤为可恨的是,李哲的陨落,和战协的无能,国家队的混乱以及顶级俱乐部的明争暗斗有着直接的关系。

    如果不是这些人把本该团结一心的国家队弄成了山头林立的一盘散沙;如果不是各种利益纠葛导致国家队里龙蛇混杂,李哲又怎么会成为牺牲品?

    而如今,战协这些官员竟然还恬不知耻的说什么非战之罪运气不好。

    难怪民众会愤怒。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