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欧巴小说网 > 天行战记 > 第六章 离开瀚大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欧巴小说网] https://www.58160.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他走了吗?”

    瀚大校长办公室,是一个椭圆形的房间。三百六十度的落地窗,干净明亮。临窗而立,可以尽览整个校园。

    当一位教务主任走进房间的时候,校长周仁博从沙发上站起身来,问道。

    在摆着袅袅香茶的茶几对面,一个中年男子正漫不经心地坐着。此人正是孙季柯的父亲,信德集团总裁,瀚大校董之一的孙启德。

    “走了!”教务主任回答道,“我亲自盯着,看他拿行李出了宿舍才过来,现在应该刚刚到校门。我们这里能看到。”

    “哦?”周仁博闻言,把征询的目光投向孙启德,“怎么样,老孙,要不要看看。”

    孙启德淡淡地一笑,摆摆手到:“一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罢了,有什么好看的。来,老周,我们接着喝茶。你藏的这几两关山雪芽,我可是眼红好久了。”

    周仁博一笑,坐了下来。

    “这次跟你添麻烦了,”孙启德端起茶,“我就以茶代酒,借花献佛了。”

    周仁博摆摆手:“十几年的老朋友,说这些干什么。况且,我可不光卖你的人情,重要的是,你生了个好儿子啊。今年瀚大能不能进入校际联赛第二轮,可就看他了。”

    孙启德哈哈大笑。

    孙季柯的天赋出色,一直是他最得意的事情。周仁博和他相交多年,这番话正好挠在痒处。

    周仁博和孙启德碰碰杯,“说句直白话,我这个校长今年的成绩如何,都得看小柯帮我争口气了。只要天行进了前四,那瀚大明年的资源可就不是现在能比的了。”

    这是一个天行的时代。

    所有的种族,都在天行世界里奋战,争夺资源和话语权。

    因此,天行的地位怎么拔高也都无可置疑。

    一所大学也同样如此。

    无论是校长的成绩评定,还是大学本身的名气,乃至教育部下发的资源,天行成绩都占一个很大的比重。

    因此,周仁博这话算是直言不讳。

    说完了,周仁博喝口茶,放下杯子,语气变的有些意味深长:“不过,我能做的,也就只有这些了。至于他离开学校去哪里,我就管不着了。”

    孙启德摆摆手,淡淡道:“这个老周你就不用担心了。该打的电话我都打了。不是我孙启德有多了不起。但在我孙家和一个不知所谓的小子之间做选择,应该不需要考虑。”

    说着,他嘴角勾起一丝余怒未消的冷笑:“如果我是他的话,今天晚上就买张飞船票离开天南星。不然,别说上学,就连工作他也找不到没教养的混帐东西!”

    夏北出了校门,向悬浮快线站走去。

    没走几步,就只听见一声飞行车的刹车声,一辆薄荷绿的跑车停在他身前。悬浮系统解除,车门打开,一个身材火辣的漂亮女孩走了下来。

    “薛倾?”夏北摸摸鼻子,有些意外。

    薛倾来得很急,素面朝天,头发也只简单的挽了一下,可即便如此,也是明艳动人。

    校门进进出出的男生们都不时扭头看她。

    而她却只看着夏北。

    “你准备去哪里?”薛倾的目光落在夏北的行礼包上,问道。

    娃娃一般白皙的她,咬着嘴唇,眼眶微红的样子,又倔强,又楚楚动人。

    “先回家,再作打算。”夏北笑道。

    “还继续读书吗?”薛倾问道。

    “嗯。”夏北点点头道,“换个学校罢了。”

    “那好,”薛倾一伸手,“给我你的手机。”

    夏北摁了一下手指上的一个戒指,戒指在轻微的声响中伸展开来,化作一片极薄的光脑型手机。

    这却是老式机型了。

    薛倾接过,在自己的手机上轻轻一贴,便把号码传输了过去,说道:“这是我的联系方式”

    她把手机还给夏北,注视着他道:“我知道孙家会做什么,所以,无论你遇到什么困难,都要打电话给我。毕竟这件事因为我”

    “号码我记下了,”夏北晃晃手机,打断她道,“但这件事不管你的事。”

    “你这么说我就会好过吗?”薛倾瞪着他,睁大的眼睛很亮。

    “我会觉得自己又洒脱又高大”夏北笑了起来。

    这其实是他和薛倾第一次说这么多话。

    平常在学校,他们俩仅限于认识而已。少有的几次共同聚会,也是很多人在一起,并没有没有单独聊天。

    不过,此刻面对面,却如同老朋友一般自然。

    薛倾看着夏北,良久,嗫嚅道:“对不起”

    “都说了不管你的事了。”夏北一脸无奈,上前拉着薛倾的手,把她拉到车前。然后打开车门,把她摁到座位上。

    “回去吧。”夏北关上车门,拍拍车顶说道:“开车小心点,别胡思乱想他暗恋的是我,欲求不满因爱生恨”

    薛倾噗哧一笑,旋即咬着嘴唇嗔道:“都这样了,你还没心没肺”

    “不就是开除么,多大点事儿。”夏北笑道。

    薛倾已经变得有些模糊的视野中,这干干净净高高瘦瘦的青年,已经反手把包甩在肩上,准备离开。

    “等等!”薛倾叫着。

    夏北回过头来。

    薛倾含着泪,却是莞尔一笑。

    “你的侧脸真的很好看。”

    夏北笑着挥挥手,快步过了马路。

    阳光斜照着对面街角的咖啡屋,放著鲜花的窗户玻璃反射着光,让这个夏日显得格外火辣。

    薛倾静静地注视着。

    夏北的身影从咖啡屋前经过,然后消失。只剩下阳光照耀的街头,单调,空落落的。

    夏北沿着街道向地铁站走去。

    瀚河大学所在的区域是天安市东区,属于城中心的边缘。

    退回去一百多年,这里也算是繁华区域。不过现在就显得有些萧条了。

    街道上的行人不多,四周房屋也低矮破旧。路口仅有的一栋太空城,也早就因为资源短缺的原因变成了一座空城。

    往日里车水马龙行人如织的景象,已经没有了踪影。虽然银色的外壳看起来还气派,但里面早已经是黑灯瞎火,入口都被栅栏和围墙封了起来,四周都是碎石烂砖和随风游走的废纸。

    几分钟之后,夏北进了地铁站。

    地铁站也是又旧又破,墙壁上满是涂鸦。

    这是很多年前天南星刚开发那会儿修的,老式的悬浮地铁。

    早前列车的速度还快,后来就老化了,也没钱维护,单把速度降了下来,坐在里面各种噪音哐当哐当地响,跟古代铁轨车一样。

    上了车,夏北选了个位置坐下来。

    车厢里灯光昏暗。寥寥的几个乘客或打盹,或出神,都没精打采。一个衣着简朴到有些寒酸的女人还低声哭泣着,手里紧紧地抓着一份已经攥得皱巴巴的简历,显然是正处于失业当中。

    夏北叹了口气,这就是现今的世道。

    自从加入星际联盟之后,银河共和国的各行各业都受到了极大地冲击。

    原来偏居一隅时的所谓先进科技,朝阳产业,到加入星盟的那一刻,瞬间就变成了陈旧过时的昨日黄花。

    就像一个原始人。他引以为傲的财富,在现代人的眼中,其实不过是一座低矮的茅屋和一些破石头烂木头而已。就连他最在乎的一样宝贝,结果也不过是一把锈迹斑斑的铁斧头罢了。

    这就是低级明在宇宙明中的现实处境。

    哪怕星际联盟特别针对低级明制定了大量的保护措施,在各方面予以扶植,但也起不了多大的作用。

    毕竟基础太差了。

    高端的生产不了,低端的生产出来也没人要。各种产业就只能封锁在内部打转。稍微有点冲击,立刻就是一片狼藉。

    在宇宙分工中,如今的银河共和国就只是一个资源和劳力供应者的存在。一切都要看别人的脸色。加上别的落后明种族也在这口锅里抢食,经济已经是越来越不景气,债务更是打着滚地往上涨。

    而天行世界里的成绩又一直提不上去,比赛一场接一场地输,如今的结果就是这般。

    宛若一滩死水。

    。

    。

    。

    。

    。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