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欧巴小说网 > 大周王侯 > 第九五二章 最后的晚餐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欧巴小说网] https://www.58160.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谢:oshaoong兄弟的赏,谢:朋朋张101、哎丶呀、阳光的雷少等兄弟的票。

    方师母反而冷静了下来,轻声道:“夫君,要不这样,我留在京城,让秋儿离开。这样你也应该能放心了。你我有什么好怕的?只要秋儿无恙,什么都不用担心。你看如何?”

    方敦孺看着方师母坚定的眼神,缓缓点头道:“冰云,你既决意如此,那这也是最好的折中之计。”

    方师母点头微笑,转向一旁的方浣秋道:“秋儿,明日你便离开京城去杭州,让你爹爹写封信给薛先生,薛先生会安顿你的。你走了,爹娘也就放心了。”

    方浣秋摇头道:“爹娘不走,我不能走,我也陪着你们。有难一起当。”

    方师母喝道:“听话,你若不听话,娘今晚便去投汴河去。你想逼死娘么?”

    方浣秋惊愕无语,方敦孺苦笑不已,心道:自己这个夫人还是泼辣的很,这一招可称是杀手锏了。夫人什么都好,就是没读过书,要是读过书,就更好了。

    “娘,你也不用这样,女儿答应你们便是。明日我自己离开京城便是。你们不用送我,免得被人发现。我自己走。我会照顾好自己的,你们放心便是。秋儿等着爹爹战胜那些坏蛋的消息。爹爹一定会渡过这场难关的。”方浣秋猛然抬头,像是下了什么决定一般的说道。

    ……

    连日来,林觉带着忏悔宣讲团奔走于京东西路各地州府,一方面进行战后的安抚之事,另一方面对教匪余毒进行肃清。朝廷这次的跟进速度很快,各地补缺的官员陆续到达,地方衙门官府系统重建立之后,一切也就迅速的走上正轨。教众忏悔宣讲团的成效很不错,有了海东青亲自现身说法,那些还心存幻想的教众们才彻底明白了之前的一切都是一场梦境。

    海东青出乎意料的配合林觉,给林觉一种很不真实的感觉。按说这等桀骜的匪徒,怎也要出些幺蛾子才是。自己要他怎么做他便怎么做,完全没有任何推诿。只是不断的提醒林觉要遵守承诺,不要将他押解回京城受凌迟之苦。

    林觉也没有精力去多考虑海东青在想什么,也许他真的是只求落个全尸,不想死的太难看。这个要求在林觉看来也并不过分。林觉当然会履行诺言,就算海东青罪大恶极,自己也并不想欺骗他。毕竟此人也算得上是个人物,人之将死,又何必欺骗他。因此,只吩咐手下人对海东青严加看管,多加照顾。海东青吃的香睡得着,林觉奔波操劳,他倒是胖了不少。

    虽然公务进行的很顺利,但是林觉却越来越担心一个问题。随着进入九月下旬,冬天已经即将临近。战乱之后京东西路一片荒芜,房舍破坏,粮食欠收。而寒冬临近,赈济百姓的事情便迫在眉睫了。否则这个严冬,京东西路的百姓怕是熬不过去。而这些,便不是林觉个人的能力所能完成的了,这需要朝廷早早的准备物资赈济。而这恰恰是最棘手的部分,朝廷缺的正是这些。

    九月二十九。林觉抵达应天府的第四日。在视察了应天府整个情形之后,林觉召集了应天府官员们商讨下一步的行动。应天府中物资的匮乏情形极为严重,百姓们已经快要断粮了。林觉上奏请求朝廷即刻派粮的奏折又久久没有消息,所以情况很紧急。官员们都很着急,粮食最多撑半个月,所以必须要在半个月之内得到救济。否则应天府城中尚有的数十万百姓便无法生存下去了。

    会议上林觉做出了决定,先命人去距应天府较近的淮南东路的永城县和亳州一带借粮救急。淮南东路此次没有遭受青教荼毒,又是重要的产粮地区,那里应该是有粮食的。林觉以安抚使和枢密院东房主事的名义去借粮,他们应该不会不给面子。枢密院东房所辖的范围是包括淮南东路的,虽然只司兵马之事,但地方上的官员应该也不至于轻易得罪。再说林觉可是盖了大印打了欠条,言明朝廷救济粮一到便会归还的,这个面子他们应该会给。

    另外,林觉也决定亲自回京城一趟。救济物资久久不至,等着是不成的,他需要回京去亲自催催。既然给了自己这个安抚使的钦差之职,却不给自己物资粮食那可不成。时间可不等人,倘若京东西路再乱起来,那可是自己的责任了。

    既要回京了,有件事便必须要解决了,那便是海东青的处置之事。宣讲团一路走来,二十多天已经走遍的京东西路,已经基本完成了使命。来应天府之后进行了两天七场的宣讲大会,已经赋闲了两日了。自己一旦回京,朝廷必要询问海东青怎么没有押解回京的事,自己恐无法回复。所以,该了结的事也到了了结的时候了。

    傍晚时分,天气有些阴沉寒冷,天空中阴云低垂,还没天黑,私四下里已经光线黯淡了。

    林觉的住处,一个红泥小火锅烧的咕嘟咕嘟的响。冒着诱人的香气。锅子里炖着一条黑狗腿,已然炖的稀烂了。林觉坐在旁边皱眉出神的时候,门口传来了脚步声。

    “林大人,人带来了。”魏大奎在门口探头禀报道。

    林觉点头道:“带进来吧。”

    魏大奎应了一声,一声呵斥,几名士兵押着捆绑着手臂的海东青进来。海东青脸上带着满不在乎的笑意,口中道:“慢些着,莫要推搡我,老子又不是不会走路。哎,你们这些丘八,跟我们海匪一样的粗鲁,难怪人说兵匪不分家。”

    魏大奎骂道:“还他娘的耍嘴。”

    海东青哈哈笑着,转头看到站在那里朝自己微笑的林觉。

    “魏大奎,给大寨主松绑,只叫你请他来,可没叫你捆着他。”林觉喝道。

    “遵命!”魏大奎只得上前,抽出匕首割断了海东青身上的绳索。

    海东青活动活动臂膀,看着面前的狗肉火锅吸着鼻子笑道:“怎地?林大人请我吃狗肉?”

    林觉一笑,对魏大奎等人道:“你们出去吧,在外边守着。”

    “大人,这厮……”

    “退下。”林觉摆手道。

    魏大奎无奈,只得摆摆手带着人下去,却并没有走远,只站在廊下。让这匪首跟林大人单独呆着,魏大奎可不太放心。

    海东青嘿嘿的笑着,一屁股坐在桌案前,口中叹道:“哎,他们是怕我对你林大人不利呢。我一个断臂之人,能把你林大人怎么样?真是小人之心。”

    林觉呵呵一笑道:“大寨主是聪明人,不过大寨主余威尚在,他们不放心也是应该的。谁让大寨主曾经威名远扬,整个大周都惧怕你呢?说实话,倘若在下不是有手段傍身,却也是不敢和大寨主这么单独坐在这里说话的。”

    海东青瞥了一眼放在林觉手边桌案上的那柄火器,嘿嘿干笑了两声。确实,那东西最让人忌惮。倘若不是那火器发威,自己又何至于被林觉所擒获,情况或许正好相反,自己已经挟持林觉全身而退,此刻已经逍遥自在了。

    “怎么?林大人把我叫来有什么事么?下一站州府是哪里?咱们去便是。我继续现身说法,替你安抚那些教众。倒也不必特地请我来。”海东青沉声道。

    林觉微笑道:“大寨主,今日请你来是吃狗肉火锅的。这是我亲手烹制的狗肉火锅,是按照剑川一带风味烹制的。狗肉最服的便是葱姜麻辣,我放了不少,不知道合不合大寨主的口味。”

    海东青看着锅中翻滚的狗肉,鼻子里嗅到麻辣的香气早已馋的喉头滚动,闻听林觉所言,顿时喜上眉梢,点头笑道:“哈哈,那可太好了,天上龙肉,地上狗肉。狗肉之美味无与伦比。难得林大人如此盛情,那我可不客气啦。”

    林觉微笑道:“不必客气。吃吧。”

    海东青伸手探出,侧脸看着林觉道:“那我可要动手了。”

    林觉微笑点头。海东青甩着空袖子,用左手拈起一块硕大的满是酱色肉汁的狗肉,嘴巴里吸着冷气将其放在自己面前的碟子里。然后稍微吹了吹,一口咬下,歪着嘴巴往外呼热气,快速嚼了几下吞下肚去,然后满脸都是满足的笑意来。

    “好吃,好吃,这是我吃过的最好吃的狗肉了。林大人还有炖狗肉的手艺。凭着这手艺,就算不当官,开个狗肉酒楼,怕也是赚的盆满钵满了吧。”海东青大声赞道。

    “好吃便多吃点。”林觉笑道。

    海东青毫不客气,狼吞虎咽吃相难看之极,盘子里的一大块狗肉很快便全落了肚子。他伸手又往锅里探去,一转脸,看见林觉正坐在那里看着自己笑。于是皱眉道:“怎么,林大人怎么不吃?”

    林觉微笑道:“我不吃,这一锅狗肉都是专门为你炖的,对了,还有酒。吃狗肉怎能无酒?这是应天府有名的女儿红,找到这酒可是破费了我一番周折。来,我给大寨主斟一碗。”

    林觉提起脚旁一只酒坛,起身来满满的给海东青斟了一大碗。

    海东青坐着没动,他从林觉的话中嗅到了一丝不寻常的意味。林觉特意将他从牢房中请到这里,又特意的为他准备了他一人独享的狗肉火锅,这是什么意思?海东青原本还以为是林觉跟他商议下一站的自省宣讲之事,要自己再对自己狠一些,将青教说的猪狗不如一些。但显然,林觉并无此意。

    慢慢的,海东青脸上露出了笑意来,然后忽然疯狂大笑了起来。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呵呵呵,呵呵呵。”海东青笑的上气不接下气,笑的眼泪都出来了。

    林觉依旧微笑看着他,一言不发。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