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欧巴小说网 > 法师网 > 第891章:力量与操控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欧巴小说网] https://www.58160.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没有人觉得唐士道有资格站在第一排。

    现今虚空威名最高的一人,大乾罗,他只站在第二排。所以说,第一排不是光有力量就能够站上去的。甚至说,大家也不觉得人皇拥有足够的力量站在第一排。无论人皇名望如何,归根结底,他仅仅只是一个刚刚懂得活化法术的人。

    在场,好一些人在万年亿年之前已经学会,甚至反覆重修过无数次。

    说到力量。

    一些强者连奥术之神都敢挑战,他们不可能害怕新近冒起的大咒人皇。一般情况下,拥有活化法术之后,强者们都开始无所忌惮了。所以,他们对唐士道这一站位非常大意见。但是,反过来说,没有规定谁一定站什么位置,没有,随意站的。

    只要你自信,或者你足够狂妄,你也可以站到第一排。

    人皇拥有活化法术。

    他也不怕死,他大胆站在第一排也没毛病。一艄长者说站稳点,不要摔了就是一种提醒。想站这里的人很多,但站得稳的人很少。这里是战场,没人跟你客气,一会发生什么都是自己承担。

    “看来大家都没有意见。”原祖龟打望,最终无人开口反对。

    一艄长者等人不会反对有人主持。

    对他们来说,这场竞赛越有秩序越好,越乱越麻烦。

    战争派一方也不想反对。他们不虚一艄长者等人,但是原祖龟……它活得太久了,目前已知最早一个生命。这样的存在,老实说,到处逛荡又没有被人打死,这已经是一种本事了。要知道,虚空是很危险的,能够到处逛荡就是一种能耐。

    此时此刻,它们还多了一个非常刺眼的目标:站在第一排的人皇。

    计划中。

    这号新人是大家需要下手的对象。但是,相比他,一狰长者这种肯定是更重要的目标。相比一个人皇,一狰长者这种人才是真正的擎柱。如果能够重创一狰长者,等于砸了探索派的大门。重创人皇……呵呵,只是往屋顶扔了一块石头,砸了一片瓦。

    源之彼岸不讲技术,也不讲影响力,这里就是野蛮角力的战场。

    原火百炼等等一众同学再次退后。

    下意识地。

    再一次远离赛台,尽量不接近这个战场中心。他们无法理解,为什么人皇同学站在最边缘还能站得住。即使远离这么多,他们仍然有一种止不住的颤抖。那种惊栗,连神念感应都不敢全部打开,生怕感应到什么不可想象的东西。

    这时候。

    原祖龟再一次说话了:“学宫之战是竞赛……嗯,相信大家都知道,这是扯蛋。事情上,源之彼岸只是一个战场,学宫也是为了培养一群杀戮狂魔罢了。这一次有些特殊,还有一位小朋友站得这么近。好吧,我们直接一点,打吧!一对一,或者二对二,又或者一对二和一对多,你们喜欢怎么来就怎么来。”

    “那我们要你干嘛?”战争派有人开口了,没太给原祖龟面子。

    “我主持其事,当然是为了一些更特别的东西。”

    “例如?”

    “例如一般的厮杀太没趣了,我们来赌一把。当然,赌注不能小,源铁法器这种垃圾就不要拿出来献丑了。我来提供两个建议:活化法术,或者远古法器。如果你们有不同意见可以提出来,我是主持嘛,我帮你们协商。”原祖龟微笑说道。

    “原祖龟,你是故意让我们双方互拼吗?”战争派人群有人吼响。

    “这说话真不经大脑。没有我,你们就不互拼了吗?”

    “没赌注,不会这么严重。”

    “我可以理解为,你们没有胆量这样做吗?其实没关系的,我说了你们有意义可以协商。例如,把赌注改成一枚奥金如何?”原祖龟笑了。很意外的,它并没有害怕战争派的不友好语气。

    它很平静。

    仿佛,世上发生什么事都与它无关。

    这时候一狰长者开口了:“原祖龟先生,我不反对你的建议。但是,可以给我一个理由吗?为什么你一定要参与?今天这件事,你可以是观众对吧?”

    一狰长者很直接。

    没意见。

    也没客气。

    到了这个层次,任何人都不会向谁低头。即使站在二排三排,或者中间排的人物,他们也不觉得自己差很多。有时候,他们仅仅只是不想站太前,或者不想跟那些军功太高的人争夺站位。就像凡人世界的老将军和新士兵,士兵不会觉得老将军特殊强壮,但也不会觉得自己应该跟老将军站同一列。

    除了力量,还有技艺,还有功绩。

    弈叟闲皇人人尊重,就因为他的功劳无人可比。

    现在。

    原祖龟插手其事,也不是人人都服气的。

    可是,这一刻,原祖龟回应了:“不不不,你们误会了。坦白一点说吧,你们太觉得自己是一回事了,我可从来没说你们有多重要。我纯粹只是觉得今天会很有趣,所以才想把它变得更有趣一点,你们不爽吗?”

    这一句话,整个场面为之一静。

    虚空从来不缺少狂人。

    例如站在第一排的大咒人皇。

    但是。

    好像原祖龟,两边都怼的……嗯,很少,极少,几乎没有。

    此时大家也明白了。

    原祖龟它是……真觉得今天有趣,所以故意闹一下。它没有说谎,它真心觉得战争也可以是一盘棋,可以让局面更加激烈一些。对它来说,有趣更重要,胜负它没兴趣。

    “我赌一件笑哭惊怒四神盔。”唐士道就像看电影,完全没觉得自己很危险。

    “噢,真有人下注啊。唐小哥,你想跟谁打?”原祖龟笑问。

    “暂时不了,我只想下注。好吧,我可以坦白一点,我只是纯粹不喜欢这件远古法器而已。今天是第一次参与学宫之战,多多少少下点注,活跃一下气氛。”唐士道真把抢来的笑哭惊怒四神盔拿了出来,送到原祖龟的面前。

    当然,本人无法接触力量工具,都是分离力量交流的。

    原祖龟微讶。

    老实说。

    没有人想到人皇会第一个回应。本来,在这种环境中,他这种新人需要小心翼翼,不让大家注意才对。现在原祖龟一提议,双方还没有决定,一个站得太前的场外人居然回应,还真拿了一件远古法器出来,这也太……

    “有趣,果然有趣。岁月太平静,生命太平凡,活得简直是一种受罪。”原祖龟说着怪话,收下了。

    此时,众人反应各有不同。

    下注了。

    没说押谁,也没说赌什么。但是,注码已经下了。

    诡异的学宫之战,诡异的各方豪强,诡异的战争局面,还有诡异的赌局……最外围的学生们都快尿了。他们不敢想象,今天会是什么样的战争。恐怕,这一次不止是擎柱的崩倒,可能还是虚空的动荡。

    “好了,有一个人已经下注,你们还需要犹豫多久?”

    原祖龟一句话。

    瞬间。

    赛台中闪现数十个力量影子。

    没有犹豫。

    没有退缩。

    源之彼岸的战斗是决死,不管有没有阴谋诡计,胜利者永远是胜利者。数十影子闪现,人们也看得清楚……这些豪强没有一个弱者,全部都是拥有大字的擎柱。他们都代表了不同的种族,也代表了探索派和战争派两个阵营。

    有点意外的,这些人大部分都是战争派。

    “有对赌的人吗?”原祖龟示意唐士道的筹码,询问现场。

    “我赌一件长明鬼灯,如何?”这时候一个戴着骸鬼面具的狼形源兽上前,对着唐士道说话。

    “无所谓,你赌什么?”唐士道轻轻点头。

    “我赌我自己赢。”

    “这样啊,麻烦了,我暂时还不想动手。”唐士道倒不是害怕,只是更喜欢看热闹。

    “我代替你上阵如何?”此时一个象头人走了上前。

    拱手,示意。

    站在狼形源兽的对立面。

    “可以,我无所谓。”唐士道点头。

    “我也没问题。”狼形源兽举步,然而,没有开始……当它回答,攻击已经开始了。没人理会原祖龟会不会叫开始,也没有在乎双方会不会打招呼。这里是源之彼岸,这里是战场,这里不需要指令。同样的,象头人也没有意外,同样已经准备好了。

    或者说。

    在场所有人都有准备。从降临开始,他们无时无刻都在准备当中。

    战斗一起。

    没有热身,也没有留情,双方一出手就是往死里打。不提一件远古法器的赌注,光是阵营不同就是生死之决。不得不说,狼形源兽速度太快了,远远超出所有人的想象。象面人的防御极厚,几乎不损一分。

    它们都是体术擅长。

    它们都是野性战法。

    让人意外。

    场外,学宫一众学生都有些奇怪……这还不够!

    虽然他们知道这两选手很强,远远不是他们能够对付的。但是,这还不够。在想象中,学宫之战应该更惨烈一些。不应该是森林野兽的比拼,应该是森林与湖泊,或者湖泊与山岳的战斗。

    短短瞬间,象头人被撕伤无数。

    它一直忍着一记重拳。

    只要一击。

    只需一拳。

    它就能够击碎一切。

    然而。

    战斗胜负没有想象的久:象头人抓到了一个机会,它捏住了鬼狼的爪。一击,只需一拳,象头人就能轰碎一切。

    但是。

    只差一点点,象头人只轰碎了骸鬼面具,不是鬼狼本尊。也只需这一时机,鬼狼彻底撕碎了象头人。

    “我赢了。”鬼狼再次聚合面具。

    战争,胜负如此简单,比任何人想象的都短暂。

    “嗯。”唐士道很平静。

    “我想跟你赌一场。你能赢,四神盔我就输给你,如何?”鬼狼问道。

    “你出场是为了试探我?”

    “对。”

    “好啊。”唐士道张手示意,也没有走到赛台上。甚至,也不见分离的力量动手。这时候,鬼狼身形连闪,保持位置无定。但是,很意外的,无形空间一条手臂伸出捉住了它……象头人的手臂。

    本来已经死亡的象头人正站在鬼狼身后,捉住它的狼爪。

    还是一击。

    只需要一拳,胜负即是生死。

    然而。

    仍然差一点点,鬼狼不止面具能替换一命,它的狼皮也可以。象头人残影的一拳再次落空了。脱去外皮的鬼狼闪移,准备还以致命一击……但是,情况再变。此时,众人都有一种错觉:无所谓,不需要打中,只要一拳打出就足够了。

    替身。

    闪移。

    避离。

    这些通通都无所谓……象头人残影一拳轰打,在它背后的鬼狼一刹那化为灰烟。

    一击。

    一拳即是败死,没有任何意外,也不存在任何逆转。

    象头人做不到的事……唐士道只看一眼就复制,并且成功做到了。甚至说,这不是复制,唐士道只是收集利用象头人遗留,让已经死去的它做完未办成的事情。

    “阴阳奇缘?”认得这种法术的人不超过五个,原祖龟刚好就是一个。

    “嗯。”

    “你果然洗劫了远古邪宫。很好,事情越来越有趣了。”原祖龟笑了,仿佛这样的节目才好看,才值得它亲自主持。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