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巴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大王饶命 > 《大王饶命》正文 1312、大礼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
    明月晔看着面前这堆人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又是秦广王又是阎罗王的,而且那个叫做阎罗王的小子分明跟他打过交道,而这小子身后站的人……可不就是张卫雨、东晔、刘宜钊这群内殿直、御龙班直吗?

    御龙班直成立起初是文在否在当教习,但文在否外放当天帝之后,教习的责任就落在了择梦身上,虽说明月晔跟御龙班直也没太多交集,但整天在神王宫抬头不见低头见的,几百年下来怎么也都认识了。

    张卫雨在旁边笑道:“大王,您别吓唬他了。”

    然而这话听在明月晔耳朵里面就不对劲了,连张卫雨也叫这少年大王了吗,自己之前经历了什么?如果说这少年就是阎罗王,那岂不是说自己在深渊之下的时候,阎罗王就提前来探视过自己了?

    什么鬼啊!

    吕树正色起来,事实上现在也没有多余的时间开玩笑了,东州那边大军彻底放弃了水路正在全力赶来,北州那片鬼蜮已经失去了所有情报,但最先到的……恐怕是西州。

    这个时候大战一触即发,吕树必须要让明月晔迅速振作起来,他想了想说道:“你还没有死,只要有我在,你就不会死。”

    明月晔听到这五个字的时候就愣住了,他心中慢慢火热起来:“你说什么?”

    李黑炭不耐烦了:“大王说你不会死,永世长存!”

    明月晔:“???”

    张卫雨:“……”

    吕树:“……这个成语是这么用的吗?”他看向明月晔:“如今御龙班直举世皆敌,西州、东州大军马上就要抵达,北州青空已经将整个北州变成了遍地炼狱血妖的鬼蜮,所以北州是我们最需要提防的,一州之数的炼狱血妖一定多到恐怖。”

    话音刚落,吕树的尸狗、伏矢、雀阴、非毒、吞贼同时出现在了他的身边,静静的悬浮着,这一刻就连葫芦也很老实。

    这个时候明月晔出神了:“你……”

    吕树看着呆滞的明月晔平静道:“不认识它们吗?”

    张卫雨还可能没见过尸狗伏矢,但曾经陪着老神王征战过的明月晔,不可能不认识。

    那漂浮在吕树身边的法器,就是神王的权柄!

    明月晔出神道:“怎么可能不认识,我在那个黑暗的深渊里等待了无尽的时间,那里只有黑暗,连声音都没有。为了不让自己发疯,我甚至学会了对自己说话。我在无尽的黑暗中等待着,只为了等待这一天。”

    别人的等待,可以从清晨等到日暮。

    别人的等待,可以从青丝等到白发。

    但是明月晔不同,他没有时间,没有昼夜,没有春夏与秋冬。

    他只能在无尽的黑暗中告诉自己那一天一定会再次到来,就像太阳总会升起,就像阳光总会普照大地,王也必将回归。

    过往的一切都不重要了,明月晔抬头看向吕树:“你就是我要等待的人吗?”

    吕树:“是的。”

    吕树话音刚落,明月晔便跪伏了下去,语气都激动到哽咽:“明月晔恭迎吾王回归!这王座之下皆走狗的一天,终于被臣等到了!”

    吕树笑道:“起来说话。”

    明月晔感受着身体内已经恢复如初的磅礴力量仿若新生,他直接问道:“我们现在要杀谁?”

    吕树看了吕小鱼一眼继续笑道:“现在已经不是杀谁的问题了,而是我们要……杀个天翻地覆。”

    吕神恶念说要给他一份大礼,不过就是难以计数的负面情绪值而已,这份礼物他接下了。

    ……

    阴雨连绵。

    西州大军乘船顺流之下,上千艘船只在河流上显得壮观辽阔,孙家有人在孙修文身旁问道:“你是不是疯了,之前你还说要抱住他的大腿,结果现在你就要反手去攻打他……”

    然而话音刚落,却见孙修文发丝中一枚青针从说话者的头颅中穿透而过,孙修文平静的声音响起:“孙家如今只需要一个声音,西州也只需要一个声音,我的意志,便是孙家和西州的意志。”

    旁边所有人噤若寒蝉,他们总感觉孙修文在主船沉没之后像是变了个人似的,但孙修文的决定是孙家以外所有人都喜闻乐见的,因为大部分人都知道如今那个内城里的少年在与世界为敌。

    东州、西州、北州,竟然没有一个州是支持他的,这种战争,对方怎么可能赢?

    孙修文冷声道:“水鬼到了没?”

    “回禀天帝,三千多只水鬼已经提前抵达王城之外二十里的地方,随时可以进攻,”旁人回复道。

    这三千多只水鬼就意味着有三千多个人在驱使三千多只水下凶兽,而且这些水鬼的作战能力可远要比正常修行者凶悍多了!

    孙修文始终闭目养神不说话,他在等待指令。

    正如吕树猜测的那般,主船那一战孙修文输给了吕神恶念,他从未应对过两宙境的强者所以当他被吕神恶念笼罩在对方的世界规则里时,孙修文就知道自己已经输了。

    孙修文没有跟对方拼个鱼死网破,因为他很清楚,那场战斗里鱼可能会死,但网却未必会破。

    如今身为西方天帝却成为了别人的奴隶,命运是如何的无常,他孙修文谋算了这么久竟然还落得如此下场。

    然而人为刀俎他为鱼肉,已经没有回头路了!

    西州大军便在王城之外百里的位置停滞不前,龙隐河、内城、西州大军,就像是陷入了绝地一般的死寂。

    这大概是所有人都最煎熬的时间,每个人都知道这吕宙要杀的血流成河了,但他们却无法掌控自己的命运,连什么时候开始都无法得知。

    没人知道孙修文在等什么,但也没人敢质疑,如今孙修文所在的主船上有着一股浓浓的血腥味,孙家的人都感觉孙修文如此的陌生。

    三日后,当东州大军抵达王城以东一百里的地方时,孙修文睁开眼睛:“进攻。”

    有人拿着一个竹笛对着水中吹奏起来,那枚竹笛亮起青色的光芒,声音如同有形的波纹般透射至水中,那波纹穿过了水中的水草、鱼类,最终一路传递到了水鬼的耳朵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