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欧巴小说网 > 我要做门阀 > 第一千零二十八节 光禄勋之争(2)

第一千零二十八节 光禄勋之争(2)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欧巴小说网] https://www.58160.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只要有可能,没有人不想去光禄勋位子上镀金!

    而且,这次可能是未来十年内最好的机会了!

    下次再想遇到这么好的机会,恐怕都不知道是何年何月了?

    没办法,韩说迁执金吾后,朝野内外,都不存在一个可以立刻升迁为光禄勋的大臣。

    当然若是奉车都尉霍光愿意出任,还是没有问题的。

    但问题恰恰在于,霍奉车本人,压根不愿意出任任何九卿职位整个长安都知道,霍奉车素来不愿意出头。

    至少,在当今天子在位之时,他只会是奉车都尉霍光。

    而不会有其他头衔。

    这一点,懂的都懂,不懂的也假装懂了。

    对视片刻后,续相如与辛武灵两人都笑了起来,然后好的和亲兄弟一般,彼此勾肩搭背,并排坐下来,开始了协商。

    司马玄则识趣的走到一侧,降下屏风,远离两人。

    只听到一阵窸窸窣窣的议论声后,续相如与辛武灵就都笑了起来。

    司马玄回过头去,看到这两人脸上的笑容,问道:“二位明公可是有什么喜事?”

    辛武灵道:“承蒙续将军抬爱,看得起犬子,愿以淑女妻之,在下真的是感激涕零!”

    “那便恭喜两位明公喽!”司马玄笑了起来。

    汉室正坛,联姻是一剂万能药,可包治百病!

    一般,嫁女儿的一方,是得利的一方,换而言之,辛武灵主动做出了让步,将争取守光禄勋的机会让给了续相如。

    而作为补偿或者说感恩,续相如将他的女儿嫁给辛武灵的儿子。

    当然了,司马玄清楚,除此之外,续相如一定还让渡了其他利益,答应了辛武灵其他条件。

    但,这与司马玄无关,他也不想管。

    辛武灵与续相如却是向司马玄道了一声谢,又热情洋溢的请求司马玄来当媒人,来为这桩好事做个见证。

    司马玄自然是欣然应允。

    “两位明公……”将联姻的事情放到一边,司马玄忽然道:“有个事情,在下想要提醒一下……”

    辛武灵与续相如看向司马玄,拱手道:“司马公请说!”

    “吾所言者,乃是朝中那几位可能会觊觎光禄勋之职的人……”

    “此番光禄勋出缺,连你我都收到风声了,估计朝中上下,有资格知道的,也都知道了……”

    “各家想必也都开始动作了……”

    “而在各系之中,可以与吾等竞争者,以吾之见……故卫尉杨奕、京辅都尉如候李善、五官中郎将千乘君王龠等人……”

    “杨奕是贰师将军的心腹之一,曾任为玉门校尉、武威太守,以武威太守迁卫尉,封阳夏君,比两千石,其为人精干,长于政务,前年因公孙贺父子之故才被弹劾去职,赋闲在家,但其一直在找机会复出!”

    “此人若是想竞争守光禄勋,压力会很大!”

    续相如与辛武灵闻言,脸色都开始凝重起来。

    贰师将军李广利,终究是一位独领汉军风骚十几年的大boss!

    这十几年来,他培养和累积的人才与实力底蕴,比起刚刚崛起,初出茅庐的鹰扬系要强上太多太多。

    不说别的,单单就是这正治人才与底蕴,鹰扬系就拍马都赶不上对方!

    那杨奕就是贰师系中出了名的治理型人才,他最出名的莫过于六年前治武威,通过积极鼓励农耕,招徕流民,甚至派出使者和家臣,回到内郡,招徕无地百姓前往武威,他还利用关系,进入燕赵地区,想方设法的将监狱里的囚犯,忽悠去武威。

    短短两年内,武威郡的户口和耕地面积,就出现了爆炸性的增长。

    人口甚至突破了十万!

    成为河西四郡之中的人口大郡,也是因此功劳,杨奕被召回长安担任卫尉。

    即使是辛武灵长期在飞狐口,也耳闻过这位杨武威的名声。

    “如候李善,就不需要在下介绍了吧……”司马玄道:“家上身边少数的战将,任职京辅都尉多年,朝野皆以为是君子,皇后陛下与太孙殿下,也素来敬重非常,逢年过节,父母生辰、妻儿庆生,皆有赏赐!”

    续相如与辛武灵都是猛地咽下了一口口水。

    如候李善,确实是现在太子系的核心!

    自从太子太傅石德被天子责罚,太子南下雒阳以后,太子系就重新洗牌了。

    武将方面,如候李善成为毋庸置疑的领袖。

    幸好如今太子还不是天子,否则,那李善恐怕铁板钉钉的会坐到执金吾的宝座上。

    也是因此,他们才能有机会竞争。

    “而五官中郎将王龠……”司马玄笑起来:“这位虽然素来不显山不露水,但,以吾所知,其与光禄勋韩说、太仆上官桀、太常商丘成等素来交好,而且在五官中郎将诸署之中,风评向来不错!”

    司马玄说完,看向辛武灵与续相如,道:“此三人,还只是可以预见到的可能对手……”

    “若是有什么外戚近臣,天家宗室也想过一把光禄勋的瘾,那么情况还会更加复杂!”

    若是一般人,光听司马玄介绍的情况,此刻恐怕已经开始打退堂鼓了。

    贰师心腹、太子近臣,加上一个坐拥地利人和优势的五官中郎将以及一帮随时可能冲出来捡漏的外戚勋臣,虎视眈眈的宗室诸侯。

    胆子小一点,便已在想着怎么滑跪了。

    即使是续相如等人,要是换在去年这个时候,早就已经吓破胆了,根本没有心思去觊觎什么光禄勋的职位了。

    但……

    现在,他们已经经历过了一场高烈度的远征洗礼,手里握着足可傲视天下的战功!

    所以……

    “杨奕、李善、王龠?”续相如冷哼一声,狰狞的笑了起来:“他们或许算个人物!”

    “然而……他们又有多少军功?”

    “吾随鹰扬出使,先镇雁门,后出漠南,战于鶄泽,围降姑衍于盐泽,渡弓卢水而取难侯山,进祷余山,下姑衍山,于匈奴王庭阅兵,然后封于狼居胥山,前后与匈奴战数十次,斩首数千,斩将夺旗,擒王获丑,得其牲畜财帛人民无数!”

    “谁,敢与吾比军功!”续相如直起腰杆,满脸都是战意。

    在汉室,有军功真的是很了不起!

    军功就是底气,军功就是实绩!

    而续相如,说句不客气的话,除了远在河西的贰师将军以外,比拼军功斩首缴获,还真不虚其他任何人!

    更何况,他身后还站着鹰杨将军!

    和将主一比,那些所谓的竞争对手,简直就是小受。

    恐怕连在将主面前坐的位子,都没有资格获得。

    只要丞相、太子不下场,所谓的竞争对手,直接碾碎就可以了!

    ……………………………………

    丞相府。

    阳夏君的马车缓缓的驶出来。

    杨奕坐在马车里,心情不是太好。

    “丞相这是要将我放在火上烤啊……”他叹息着:“这可真是无妄之灾!”

    鹰杨将军,如今正是如日中天的时候。

    其部将,更是和打了鸡血一样兴奋的关口。

    在这个时候,别说是他了,便是贰师将军在长安,也要避其锋芒。

    没办法,这种打鸡血的新兴势力,是最恐怖的。

    更不提,他们还有着实打实的军功、斩首、缴获做底气。

    傻子都知道,这个时候,一头撞上这样的新兴集团,哪怕脑袋是铁打的,也要被撞碎!

    杨奕经历过贰师将军集团崛起之初的那段岁月,他明白这种新兴力量爆发之初的能量会有多大!

    想当年,贰师系只是靠着一个大宛战争的胜利,就活生生的将三个九卿,好几个列侯以及数十上百名两千石赶回家种田。

    并在之后十余年内,始终威压天下各派,稳坐帝国武将头把交椅。

    隔着数千上万里,就遥控指挥朝野局势,让九卿们都为贰师将军的军国大策而爆肝爆肾。

    现在,鹰扬系可比当年的贰师系强大太多了。

    万里远征,帅师伐国,夺其龙城,封其圣山,一路如入无人之境,最后更逼着匈奴人签下城下之盟,几乎是跪下来献上黄金,送回被扣押、劫掠的臣民,最后得意洋洋的满载战利品而归。

    带回来的牛羊马匹,多的连太仆在关中的那几个牧场都快放不下了。

    运回来的黄金珠宝,堆满了少府的国库,清点计算工作,到现在都没有完成!

    俘虏回来的匈奴牧民,数以万计,密密麻麻,连上林苑都快塞满。

    而他们缴获的匈奴大纛与旗鼓、王冠,更是多到可以铺满驰道,让车骑践踏的地步!

    这种实打实的战绩,不止会让任何敢觊觎他们的对手,还未交手,便先怯三分。

    更会直接影响天子、朝野内外的舆论的感观。

    与这样的对手单挑,杨奕总觉得内心有些发毛,脖子发冷。

    就像置身于荒野之中,被一头史前怪兽盯上了一样。

    好在……

    “丞相还是有些谋略的……”他叹息着:“但愿丞相的策略可以奏效!”

    虽然前方荆棘满地,但是,光禄勋之职……他也很想要啊!

    想到这里,杨奕就探出头来,对车夫道:“去如候府邸!”

    敌人的敌人,便是朋友。

    现在,最大的敌人是鹰杨将军系可能推出来的竞争者。

    所以,哪怕如候也是大敌,杨奕觉得,也是可以坐下来商量的。

    就像战国时期,列国合纵连横一样。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