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欧巴小说网 > 圣武星辰 > 0920、谁正谁邪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欧巴小说网] https://www.58160.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幽蓝色锋锐的刀刃,当真在雪白的肌肤上割出一道血线,且飞快地朝着更深处割去。

    叮!

    弯刀突然从蓝盈盈的手中震飞出去。

    “怎么?拖累了我的徒弟,就想要一死了之吗?”李牧看着这位魔教圣女,神色淡然地道。

    “你……李大侠,你想要怎么样?”蓝盈盈努力控制着自己。

    事已至此,只要是能够为心上人脱掉罪责,她愿意付出一切。

    李牧没有回答,而是看向沈甲,道:“起来,动不动就下跪磕头,男儿膝下有黄金,我平日里的教导,你都记在哪里去了?让我一掌打死你,你有没有想过你姐姐?”

    “师父,我……”沈甲不明所以地看着李牧。

    他姐姐沈小月,在五年之前,嫁给了一位平凡的商人,夫妻感情和睦,过着普通而又幸福的生活,与江湖恩怨无关,膝下已经有了一对儿女,如果姐姐知道他的死讯,会伤心到什么程度?

    “还不起来?”李牧道。

    沈甲连忙站起来。

    “你做错了吗?”李牧问他。

    “弟子错了……”沈甲下意识地道。

    李牧斥道:“你错在哪里了?”

    “弟子错在……在……”沈甲本能地想要说,不该勾结魔教妖人,但一转眼,看到蓝盈盈脖子里那道割裂了肌肤的血线,却一个字都说不出来,因为他很清楚地知道,盈盈并不是江湖传言之中那种杀戮无度、阴狠毒辣、面首无数的妖女,恰恰相反,她是一个外表冰冷、内心柔软的好姑娘,要比那些所谓的名门正派的武林中人,强了百倍。

    李牧道:“说不出来了?”

    沈甲低下了头。

    李牧道:“你是不是突然觉得,自己其实并没有做错什么?”

    沈甲依旧低着头。

    李牧道:“既然没有做错什么,为什么一见到我,就急着磕头下跪?”

    沈甲依然地抬头,看着李牧。

    一边的蓝盈盈,这时眼中也露出了奇异的神光。

    李牧心里叹一口气,然后面色前所未有的严肃,对沈甲说道:“爱上一个人,从来不分对错,人有好坏,爱情没有,如果你因为别人的说辞,在见到我的时候,明明知道她不是流言中的那样,却连为她辩解都做不到, 那你就配不上这一份爱,更配不上这么好的姑娘。”

    沈甲惊讶地睁大了眼睛。

    蓝盈盈的脸上,也露出了难以置信的神色。

    他们两个人,都听出了李牧的言外之意。

    “师父,我……”沈甲的眼泪,当场就流淌了下来。

    李牧拍了拍他的肩膀,道:“我曾和你说过,只要你认为是对的,那就要坚持,走自己的路,让别人说去吧,这个世界上,真理往往掌握在少数人的手中……好了,都多大的人了,还像是个小孩子一样,我也看出来了,这姑娘对你是真心的,为了你,连命都不要了,好好珍惜吧,不要动不动就死不死的。”

    李牧说这些的时候,脑海里想起的是前世的一些红颜,花想容,王诗雨,还有碧言,还有黄衣仙女等等,一切仿佛就在昨日,但却又不知道还能不能回到昨日了。

    “多谢师父。”沈甲狂喜。

    蓝盈盈这个时候,也反应了过来,确定这位传说之中的男人,这个在东方教情报系统评价为绝对不可招惹级别的存在,竟然非但没有反对自己和心上人在一起,反而是……支持的?

    不会是在做梦吧?

    “李公子,你这是什么意思?”天绝师太怒视着李牧。

    各大门派的掌门、强者们,也没有想到,原本看似已经准备严惩沈甲二人的【天道修罗】李致远,竟然突然话锋一转,如此明目张胆地包庇自己的徒弟。

    李牧看过去,微微一笑,道:“字面上的意思。”

    龙鹰教教尊愤怒地道:“自古正邪不两立,当年,李公子你也是嫉恶如仇的侠少,一路北上铲除黑道宗门,更是掀翻了四海神教这样的魔道宗门,怎么,今日,为了庇护你的徒弟,就正邪不分了吗?”

    其他两千多武林高手,也都是义愤填膺。

    李牧淡淡一笑,道:“自古正邪不两立,这句话倒是没有错,但什么是正,什么是邪,你们说了算吗?嗯?”

    “你什么意思?难道我们这么多武林同道说了不算?东方教乃是魔教,早有公论,如果这不算是邪?那什么是邪?”天绝师太大声地质问道。

    “东方教的事情,我也有所耳闻,不过是各大神宗,看到东方教坐大,联合起来泼脏水而已,第一次正邪大战,诸大神宗联手掀起,血流成河,这罪业,有三分之二,都要算到你们这些自诩正义的人身上,后来仇恨积累,双方采用的手段差不多,凭什么你们就是正,东方教就是邪?”李牧不屑地冷笑。

    不算是在前世,还是在这一世,李牧对于那些表面上光面堂皇私底下男盗女娼,张口闭口动辄正义,实际上淫邪黑暗的人和势力,有着最深的憎恶和反感。

    但他这段话说出来,简直就是惊世骇俗石破天惊。

    “哈哈哈,李公子,你知不知道,就凭你这几句话,将你打入魔教永不翻身,都是轻的。”龙鹰教教尊冷笑道。

    李牧风轻云淡地道:“呵呵,好大的帽子就扣过来,可惜了,你们这些人,惯用的这一套,在我眼中,可笑苍白,你刚才不是问我,正邪谁说了算?现在我就告诉你。”

    说道这里,他顿了顿,然后用手指了指自己,声音平稳,吐字清晰地道:“天上地下,是正是邪,我说了算,我说正,便是正,我说邪,就是邪。明白了吗?”

    好大的口气。

    这话一出,不只是二十多个门派的掌门人,就连陆川等天道宗弟子,还有蓝盈盈这个‘魔教妖女’,也都是倒吸了一口冷气,脑子被狠狠地震撼了一把。

    这种话,以前或许有人想过,但却从未有人敢这么说过,基本上,和‘顺我者昌,逆我者亡’一个调调,说出去,便是惹众怒的。

    “李公子,你不是这些年闭关修炼,把自己的脑袋连坏了?”龙鹰教教尊阴测测地道:“就算是五大神宗的掌教,都不敢说这么这种话,你凭什么?”

    李牧淡淡一笑,道:“就凭我拳头最大。”

    十年磨一刀,锋刃未曾试,如今示天下,谁有不平事?

    如今这天下,已经再无敌手。

    也不知道那个三叉戟魔神暗中修炼的如何了,除了这人,就算是五大神宗的宗主,在李牧的眼中,也如土鸡瓦狗一样,不值一提,至于眼前所谓的二十多个顶级宗门,根本就是纸烬飞灰而已,一口气就吹散了,难入李牧法眼。

    “李公子,难道你要与天下为敌吗?”天绝师太震怒道。

    “天下?”李牧看着这个中年道姑,道:“又来这一套,你们这些人啊,反反复复能说的话,总是那么几句,我都快背下来了,真是是一点儿创新都没有,配合你们的套路,我是不是应该问一句,你们能代表天下吗?可惜,我偏不这样问,不错,就算你们代表天下,那又如何?难道你们要与我为敌吗??”

    天绝师太没想到,李牧的回答竟然是这样,一时之间,脑海中竟没有了措辞。

    龙鹰教的教尊,神色愤怒地就要张口质问什么。

    李牧抢先道:“好心地提醒一下,接下来你要说的话,最好过一过脑子再说,曾经也有一些人对我说过狠话,现在他们坟头的草,大概已经有一米深了。”

    吾有旧敌拽似汝,而今坟头草丈五。

    龙鹰教教尊一下子,就僵在了原地,原本那些义愤填膺想要说的话,卡在嗓子眼上,不说不甘,说又不敢,尴尬无比。

    他身份尊贵,一言九鼎,在整个风云大陆都有名声,但偏偏面对的是【天道修罗】李致远,十年之前,二十一岁的李致远已经在四海神教一战中展露出来了十境修为,而之后又有【玄天神龙】聂人龙这样的十一境强者公开表示,李致远曾与他大成平手……也就是说,十一年之前的李致远,就已经是十一境,那是一年之后,深居简出的他,会强到什么程度?十二境?

    这种人物,他也不敢真的招惹。

    那些扯着嗓子还想要再说什么的江湖高手们,被李牧的眼光一扫,一个个都讪讪低头,不敢开口。

    “很好,看来十年光阴,还没有让你们忘记四海神教流的血,都滚吧,被人当成是枪使,来天道宗试探我,换做十年前……嘿嘿,只怕是你们这些头颅,还不够填我天道宗后山的天坑呢。”

    李牧的声音不大,但每一个字,都如重锤一样,敲击在武林高手们的心头,令他们心脏狂跳,尤其是其中一些人,更是神情慌乱,把头埋低,心中有鬼。

    “还不走?”李牧道:“难道要留下来喝我徒儿的喜酒?还是我亲自送你们上路?”

    ‘上路’这两个字一出来,顿时有人打了个激灵,一语不发,转身就走。

    第一个带头,就如同堤坝上泻.出的第一缕洪水,很快导致了整个堤坝的决口,最终两千多武林高手,在不到数十息的时间里,纷纷走光了。

    “李公子,你今日的话,我定会转告五大神宗。”龙鹰教教尊恨恨地道。

    李牧无所谓地道:“是吗?多谢了,最好转告全天下都知道。”

    很抱歉,小刀妞昨夜吐了一晚上,一躺下就吐,必须抱着睡,和刀嫂两个人抱了一晚上,白天情况略好,但还是在吐,不太乖爽,今天精力不好,这一更迟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