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欧巴小说网 > 圣武星辰 > 0572、星河驿站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欧巴小说网] https://www.58160.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不好……”

    血月魔君猛然意识到了什么,面色大变。

    血海脱离,只有一个可能。

    被血海圣子召唤而去。

    作为道宝,血海圣子拥有对其的绝对主导权,其次才是他。

    而现在,这四分之一血海不受控制地离去,肯定是去与其他四分之三血海汇合了。

    往好处想,说明在与李牧的战斗之中,只靠四分之三血海的血海圣子,竟然奈何不了李牧,如果再往坏处想一想的话,另一个可能就是血海圣子不低李牧,遇到了大麻烦。

    血月魔君不假思索,直接化作一道血光,朝着天穹高处飞射而去。

    不得不逃啊。

    就算他不关心血海圣子的安危,失去了四分之一血海,他已经不是丁毅的对手了,留下来就和找死没有什么区别啊。

    憋屈。

    心痛。

    血月魔君的心在滴血。

    站在‘肥剑’上的丁毅,并没有在第一时间追击。

    他看了看下方的众人,又看向叶无恨,道:“教主已经离开,短时间里,不会再回来了,他让我告诉你,蜀山就拜托你了。”

    叶无恨闻言,仿佛是早就猜到了一样,脸上的表情,没有太大的变化,淡淡地道:“我知道了。”

    是啊,早就知道了。

    只是没想到,这一刻来的这么快而已。

    分别,不管在任何时刻,都是有点儿残忍的字眼啊。

    “保重。”

    丁毅突然变得有些严肃,让人不适应。

    他对叶无恨点点头,然后对着下方白帝城中的众人挥挥手,脚下的‘肥剑’一闪,化作了两米长短大小,载着他,冲天而起,朝着天穹更高处飞去。

    叶无恨抬头看了看,久久未曾收回目光。

    再见,是何时?

    为伊消得人憔悴,衣带渐宽终不悔。

    ……

    ……

    英仙星区。

    作为紫薇星域之中并不怎么有名的星区之一,这片星区的宇宙潮汐正处于平稳状态,并无再上升的趋势,但在至少数个纪元之间,也不会再有衰减的趋势。

    一片血光在漆黑的宇宙真空之中,飞快地逃遁着。

    血海圣子和血月魔君的脸上,一样的铁青难看。

    他们大咧咧地去苦星世界追杀李牧的时候,满以为等待着他们的,是随手就可以得到的李牧人头,以及因此而来的悬赏赏金,但是没有想到,最终被追的像是狗一样逃窜的,不是李牧,而是他们。

    这下子,脸可就都丢光了。

    还好他们去苦星世界的时候,为了独吞赏金,所以没有多少人知道,否则,这主仆二人就真的成为了英仙星区的笑柄了。

    血海圣子回头看去,数千里之外,依旧可见一缕剑光,在幽黑顾忌的宇宙之中依旧穷追不舍。

    那是李牧。

    “这小子疯了?”

    血海圣子难以理解。

    李牧竟然一路追杀出了苦星世界,追入到了星河之中。

    他真的是又急又气。

    “距离最近的星辰驿站,还有多远?”血海圣子咬牙切齿地问道。

    “一个时辰的距离。”血月魔君拿出一张星图,在上面仔细观察,道:“是金阳宗的地盘,转运费比一般的宗门转运点高三成。”

    “好,就去那里,然后再转道,我们回血海,我看他李牧,敢不敢追来,只要进入我们的地盘,嘿嘿。”血海圣子的冷笑声之中杀机腾腾。

    数千里之后。

    李牧和丁毅两个人,紧追不舍。

    “真的就这么一直追下去?”丁毅道:“小心狗急跳墙啊。”

    李牧道:“就是要让他跳,闹得动静越大越好。”

    他盘膝坐在丁毅的‘肥剑’上,温养真气。

    之前一战,他力挫血海圣子,将【二十四节气】刀意又领悟出不少,此时正在反复打磨琢磨,力求刀意刀道无瑕疵。

    这门刀意神通,乃是他所创的功法之中,威力最大,也最为满意,更是最为有希望臻致神话传说级别的功法,因此李牧格外用心,步步为营,下了狠功夫。

    离开苦星世界,离开蜀山,是他早就制定好的计划。

    经历了大婚之事,他不知道如何向蜀山众人道别,尤其是不知道如何与叶无恨挥别,所以让丁毅代为传话。

    至于丁毅跟随而来,则是事先商量好的。

    李牧要用自己的肉身,来吸引英仙星区各大宗门的目光,将所有关注点,都聚焦在自己的身上,为苦星世界的蜀山分担火力。只要天外修士们不一窝蜂地前往蜀山,那凭借着青莲剑阵和白帝城,蜀山派自保是没有多大问题的。

    他现在要做的,就是利用追杀血海圣子之事,告诉整个英仙星区,老子来了。

    所以,动静要闹大。

    消息才能传出去。

    丁毅像是一个船夫一样,站在‘肥剑’的剑柄上,眺望前方,。

    “那两个龟孙改变方向了……英仙星区各大入等星球之间,可是依靠星空驿站的传送阵来连接的,就算是那些兵境、将境的强者,也不会傻乎乎地耗费自己的真气,肉身横渡星空,而且,耗费真气是小,一旦遇上星空风暴,将境都有可能陨落的,所以,我敢肯定这两个龟孙,应该是去找最近的星空驿站去了。”

    他竟是对星河之间的事情,非常了解的样子。

    李牧道:“无妨,那就跟下去。”

    丁毅催动脚下的‘肥剑’,如一艘银色的飞舟,破开黑色的真空,速度快到了极点,追了下去。

    大约一个时辰之后,一颗巨大的山峦状陨石,出现在了两人的视线之中。

    这陨石方圆数千里,外形似是一座漂浮着的鹅卵石,通体漆黑,仿佛是融入到了黑色真空一样,如果不是靠近到了百里之内,远距离根本注意不到。

    李牧开启天眼,仔细观察片刻,啧啧称奇。

    这颗巨大的陨石表层,都有大阵法师镌刻了奇异的星纹,极为隐蔽的阵法之力流转,让陨石静止在虚空原地,并未在宇宙之中漂浮流浪,显然除了驿站之外,它还有这辨别方向坐标的作用。

    武道文明在宇宙之中绽开了璀璨的花朵。

    只有走出原始不入等的小星球,真正进入宇宙星河,才会明白,这个世界何其之大,也会明白,真正的武道文明,已经在这片宇宙之中衍化催生出了什么样不可思议的文明成果。

    怪不得那么多的天才,那么多的巨擘,都想要晋入破碎境界,打开虚空,踏入星河之中,哪怕是以破碎境修为之身,进入星河之后被视之为‘虫’,连‘凡’人都算不上,一瞬间就要又从巅峰跌入低谷。

    但只有走入星河,才能接触到真正的武道啊。

    以前在那些原始星球上的武道,只能算是皮毛。

    在星河之中,武道文明的成果,已经渗入到了各大种族衣食住行的每一个角落,许多在原始不如等星球上,被视之为惊天秘术、奇迹的诸多东西,在星河之中,则会成为常态。

    比如眼前的这颗陨石,仿若山峰,被改造了,凝滞在真空之中,对于许多原始星球上的武者们来说,是不可想象的事情。

    “他们进入了这个陨石的引力圈,看来是要降落了,这陨石上,应该有一座星辰驿站。”丁毅道:“我们要继续追下去吗?”

    “追。”

    李牧心中,也一阵阵的心潮澎湃。

    星辰驿站吗?

    太好了。

    努力了这么久,拼搏了这么久,终于算是真正踏入星河了。

    在看到这个巨型陨石星辰驿站的一瞬间,就意味着,自己终于达到了某一个阶段的目标。

    肥剑破开真空,进入了巨星陨石的引力圈。

    略微降落,拉近距离,李牧就看到了,下方的一片岩石平原上,有一座黑色的小镇,悄然屹立,数百尊建筑物鳞次栉比,可以感知到,有一道道强大的武者气息流转,小镇子里是驻有修者的。

    两人在镇外降落。

    这陨石上,引力薄弱,且空气稀薄到近乎没有,一般人根本无法适应,破碎境之下的武者,在这样的环境之中,只怕是活不了多久,李牧和丁毅两个人,也是适应了一会儿,才可以在陨石表面上行走。

    李牧也是艺高人胆大,连象征性的掩饰都没有,就直接朝着小镇走去。

    不出意外,进入小镇的唯一入口大门处,是有修者驻守的。

    “咦?看这样子,是金阳宗的地盘?”

    李牧从看守小镇大门的修者所穿制式甲胄风格特点上,判断出来一些信息,当初在神墓之中,他斩杀的那位金阳宗的宗主,衣物甲胄与这十几名修士一模一样。

    看来这个星辰驿站,是金阳宗的地盘。

    李牧大摇大摆地走过去。

    “站住。”一名金阳宗弟子手持战戈,拦住李牧两人。

    嗯?

    这么快就被认出来了?

    李牧在想着要不要大开杀戒。

    这时,那金阳宗弟子,上下打量二人,然后冷笑着开口,道:“新来的?懂不懂规矩,这鎏金镇乃是我金阳宗的地盘,非金阳宗弟子,想要入城,就得交税,你们俩的税凭呢?”

    其他几个金阳宗弟子的目光,也都注视到了李牧两人的身上。

    然而令李牧意外的是,这几名金阳宗的弟子,似乎只对税金感兴趣,他们甚至并未认出来,眼前这个人,就是被整个英仙星区通缉、杀了他们宗主的仇人,或者说,他们根本都没有往这方面去想,一个在英仙星区之中,成为了众矢之的罪民,竟然敢大摇大摆地来到他们的眼皮子底下。

    李牧哑然失笑,随手丢出去一块银色的仙晶。

    这群金阳宗修士的队长,一直都坐在远处一个躺椅上假寐,此时,却是眼睛一亮,一招手,抢先接住仙晶,然后干脆利落地下令,立刻放行。

    银色仙晶啊,这可是一笔小财了。

    一般的入城税金,也不过是一枚铜色仙晶而已,这两个不知道哪里来的土包子,一看就是刚进入星河的雏儿,不过,出手还真的是大方。

    “去,通知长老,就说来了两个肥羊,观察一下,如果没有什么背景靠山的话,可以宰杀吃羊肉了,哈哈。”这名金阳宗修士队长贪婪地笑着道。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