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欧巴小说网 > 英雄联盟之王者归来 > 第82章 裂痕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欧巴小说网] https://www.58160.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众人在接受完调查后,时间指针已经越过了两点钟,车子什么的褚宇飞已经派人运回了宅邸,此时他们正慢悠悠的行走在黄浦江边。笔趣Δ阁』.Ωbiquge.n

    在他们通过纪羽白联系到了滕瑜,并获得了光头男的电话号码后,褚宇飞拜托位电脑上的专家利用定位锁定了光头男的位置。

    没想到,竟然是在黄浦江内。

    肯定不会是光头自己跳海自杀了,而是将手机丢了进去。

    这样的话,线索相当于彻底断掉了。

    不过他们倒是不用担心光头男离开上海,因为他们自己搜查这个手提包后,现里面的隐藏口袋中存放着光头男等人的银行卡身份证和现金之类的东西,现在光头男已经被警方通缉,银行账户也被统统冻结,估计没有几天就会被缉拿归案,至于情报也不需要担心了,那个家伙现在大概连露面都不敢,怎么有时间去贩卖?

    现在他们已经不太在意这个事情了,当前急需解决的只有个问题了。

    滕瑜。

    虽然说滕瑜这么做是被威胁的,可是对方明明可以告诉他们来起解决,为什么要隐瞒呢?

    也许真的就像郑依然说的那样,换位下的话,他们也没有人愿意用自己妹妹的安全来做赌注,本本分分的完成对方的要求才是最稳妥的。

    可这并不能完完全全成为滕瑜无罪的理由,毕竟事情已经生了,要说大家心里没有点芥蒂,那是不可能的,但lspl还有个月就要开赛了,这个时候去哪里找个上单来,进步说,就算能找到个,哪里还有时间去磨合训练?

    比赛和恩怨,他们肯定是要把比赛放到第位的。

    “我说。”罗欣叹了口气,侧过脸看着波光粼粼的江河,“反正事情已经圆满解决了,这件事我们就当没生过吧。”

    沉默。

    没有人回应他,只有郑依然握着他的手微微用力了下。

    “你在讲冷笑话吗?”

    黑暗中,在声清脆的按动声中,丝火苗映亮了向凡的脸,随后烟雾飘渺。

    其他人震惊的看着向凡,虽然他们都知道慵懒的向凡性格是十分嫉恶如仇的,不过他们从来没想到向凡竟然还会抽烟。

    “事情已经生了,怎么样才能让我们觉得他没生过?退步讲,这家伙既然能够背叛次,那么就有第二次第三次第四次,难道我们要时时刻刻防备着自己的背后?”向凡用力的吸了口烟,垂着眼帘缓缓吐出。

    烟雾中,他仿佛看到了张女人的脸,嘴角路出丝讽刺的笑,冷冷的看着这张脸在风中吹散。

    “话是这么说...可是向凡哥,lspl还有个月就要开始了,我们没有时间换人了,难道要再等年?”叶天泽和向凡虽然不怎么交流,可是个月的磨合下来感情已经出乎意料的好了。

    听到叶天泽的话,向凡皱了皱眉,没有说话,只是闷闷的抽着烟。

    “那我们就先用这家伙打完lspl吧,等晋级后再换人?”苏景乐犹豫的说着,声音越变越小,最后自己补充了句:“好吧,当我没说。”

    这种做法相当于他们利用滕瑜,这样做和滕瑜的做法有什么区别?都是背叛!

    “夜已经深了,先把纪羽白喊回来休息吧,滕瑜的事情,大家都好好想想吧...”褚宇飞叹了口气,摆了摆手说道。

    说实话,刚开始他听到这件事情的时候,内心是愤怒的,恨不得赶紧找到滕瑜,把他和幕后的人给撕成碎片,可是在知道事情完整的经过后,他却没办法生气起来了,个为了家人牺牲自己的人,有什么理由去责怪他呢?

    就算最后他们战队的信息真的被流传出去了,褚宇飞觉得自己也不会怎么样滕瑜了,更何况现在损失已经控制在了最小的范围内。

    所以他希望大家都先冷静冷静,好好思考下。

    另边,滕瑜看着纪羽白挂断了电话,担忧的问道:“怎么样...”

    话到半他就有些说不出口了,明明别人都因为自己的过错努力的去抢夺本原本不应该出现的手册,可是他这个罪魁祸竟然只关心自己的事情?

    纪羽白眯着眼睛看向低着头的滕瑜,嘁了声后说道:“ 你妹妹已经救出来了,听说是没什么大碍,已经在往这边的医院送了,手册虽然没有夺回来,但是可能也不会流传出去了,威胁你的那个人现在已经被通缉,估计也逃不了多长时间了。”

    滕瑜听着纪羽白完完整整叙述,眼睛睁得越来越大,最后不可思议的看着纪羽白。

    如果纪羽白什么都不回答他,直接走掉他也不会觉得奇怪,奇怪的反而是纪羽白竟然会耐心的给他讲完生的事情。

    看到滕瑜的表情,纪羽白不耐烦的说道:“别这样看着我,如果不是因为你做出这种事是为了保护妹妹,我早就把你这个家伙从窗户中扔下去了。”

    听着纪羽白的话,滕瑜慢慢露出丝笑容,然后忍不住的擦了下眼泪,哽咽的说道:“谢谢...”

    “你这家伙...”纪羽白看着滕瑜言不合又哭了,眼角抽了下,“没想到竟然是个爱哭鬼。”

    不过...真羡慕你这家伙啊,真的愿意为了家人奋不顾身,尽管知道前方等待自己的是什么,还能义无反顾的走过去...更你比起来,或许我才是个混蛋啊。

    纪羽白目光中闪过丝痛苦,拉开门慢慢走了出去。

    基地中,除了褚宇飞不知道开车去了哪里,他们都已经慢慢走了回来,路上没有个人讲话,只能听着头顶树叶出的沙沙声。

    “晚安。”向凡在进门后直接就插着口袋走向自己的房间,其他人也都心事重重的打了个招呼走回自己的房间,最后空旷的大厅中只剩下了罗欣和郑依然两个人。

    “不睡吗?”罗欣看了眼身侧的郑依然,问道。

    “还不是很困。”

    “别逞强了。”罗欣摸了摸郑依然的头,回来的路上郑依然已经忍不住打了好几个哈欠了,尽管对方用手掩住了嘴巴,可是这种事情除非挡住脸,否则怎么都能看出来的。

    “你不困吗?”郑依然看着罗欣。

    “我?”罗欣笑了起来,说道:“难道瑶瑶没告诉过你,我熬夜三天打单子的事情?”

    郑依然微微愣,掐了罗欣下:“这样可对身体不好。”

    罗欣摆了摆手,他的身体状况他最清楚,熬夜这种事情不过是对于正常生物钟的人来说有危害,而他的生物钟早就适应了各种变化,熬夜这种事情对正常作息的人来说是熬夜,对他来说就跟白天不用睡觉是个道理。

    “你不睡我也不睡。”郑依然哼了声,坐到了沙上。

    看到郑依然竟然开始耍赖,罗欣的心情莫名的轻松了分,无奈的拉起郑依然,说道:“拜托,难道你要和我起睡监督我?你又不知道我回到房间到底睡没睡。”

    郑依然听到起睡这三个字,小脸红,旋即坏笑着看向罗欣:“你要是愿意的话,今夜我就是你,的,哦~”

    听到郑依然这充满诱惑的话,罗欣喉结滚动了下,真的脑子乱了,他竟然敢主动调戏郑依然了,简直是作大死。

    两个人正在打情骂俏的时候,纪羽白正好推门而入,看到大厅中的罗欣和郑依然,吹了声口哨:“嘿,打扰下,就你们两个人回来了吗?如果是的话你们就当我没来过吧。”

    罗欣看到纪羽白竟然心情不错的样子,略微诧异了下,回答道:“其他人都去睡觉了,哪个...”

    纪羽白示意罗欣有话直说。

    “我还以为你会是这件事最不满的人呢,可是看起来心情不错啊。”

    “啊...”纪羽白走到罗欣和郑依然的对面,屁股坐到了沙上,看着天花板上华丽的吊灯,眯着眼说道:“是啊,刚开始我是很不满的。”

    “刚开始?”郑依然疑惑的问道。

    “就是开始听说滕瑜是叛徒的时候。”纪羽白目光迷离,不知道在想些什么:“可是当我听说了他这么做是为了自己妹妹的安全后,忽然就恨不起来了,为了家人而牺牲自己,这种人说实话,我是很佩服的。”

    听到纪羽白的话,罗欣和郑依然惊讶的对视了眼,纪羽白直以来给他们的感觉就是没心没肺,没想到这家伙竟然还懂得体谅?

    不过这样来,好像他们之中意见最大的,就变成了向凡啊...

    纪羽白听到罗欣说出的这句话,下子坐正过来,苦笑道:“那家伙意见大也是很正常的,毕竟他以前经历过那种事情。”

    “那种事情?”

    “既然那家伙都没有给你们讲,我就更没有资格讲了。”纪羽白站起身来,边走向自己的房间边在口袋中摸索着什么。

    “敢在室内抽烟就宰了你。”

    听到郑依然冷冷的声音,纪羽白的手臂僵,然后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吹着口哨回到了房间中。

    医院里,滕瑜默默的看着在自己另边床上安静熟睡的滕玲,低头说道:“对不起,各位。”

    丝殷红,透过白色的被单从滕瑜的手腕处慢慢染了出来。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