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巴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三国之无赖兵王 > 第2325章 焦黑的山谷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
    山谷里热浪灼人,升腾的袅袅青烟预示着那里还不能下脚。

    如此高的温度,别说是人,就算是钢铁也被融化了。

    匈奴人的兵器,有很多在灼热的火焰中扭曲变形,还有一些已经熔成了不规则的形状。

    低头望着火焰已经熄灭了的山谷,姜维向右谷蠡王问了一句:“大王要不要下去看一看?说不准还有活人。”

    “烈火连兵器都能熔了,哪还会有活人?”右谷蠡王悲怆的说道:“我的族人,这次是彻底完了……”

    “匈奴人口不少,也不在乎这么几个人。”姜维很平静的说道:“其实右谷蠡王并不是没有机会重新壮大部众,只不过要看你愿意还是不愿意而已。”

    “我愿意怎样,不愿意又能怎样?”右谷蠡王说道:“我带来的族人已经死光,难道我愿意,他们还能活过来不成?”

    “他们当然不可能再活过来。”姜维说道:“不过右谷蠡王部族却可以有新的族人加入。”

    看着姜维,右谷蠡王疑惑的问道:“姜将军的意思是……”

    “你应该知道在和谁为敌。”姜维回道:“匈奴是在挑衅大魏,去卑这么多年在河套休养生息,总觉着匈奴已经足够强大,挑衅大魏应该也有不少胜算。可他却没想过,匈奴壮大的同时,大魏也一统了中原。一统天下的大魏,岂是当年一盘散沙的时候可比?当年陛下可以领着将士们踏平匈奴,如今大魏将士就能彻底的把匈奴从世上抹掉!”

    姜维说的这些,右谷蠡王并没有开口反驳。

    当年曹铄讨伐匈奴,他还没有做到右谷蠡王,仅仅只是曾经右谷蠡王的儿子。

    等到曹铄退兵以后,他接替了右谷蠡王的位置,后来去卑掌管匈奴,为了壮大匈奴的力量,再进一步削弱呼厨泉在匈奴的影响,对他和左谷蠡王也是十分倚重。

    后来,去卑又把两个儿子扶上了左右贤王的位置,以去卑为核心的匈奴高层集团算是正式建立了。

    追随去卑多年,右谷蠡王已经不记得世上还有个真正的大单于。

    或者可以这么说,他是知道真正的大单于并非去卑,只不过出于内心深处,他不想承认也不愿承认。

    毕竟那位大单于身在大魏,成为了大魏的俘虏,对于每一个匈奴人来说,他的存在都是羞辱……

    骄傲的匈奴人当然不希望有个在大魏做了多年俘虏的大单于统领他们,呼厨泉被去卑替代,早就成了不争的事实。

    只不过去卑过于心急,在羽翼丰满以后他记着除掉呼厨泉,从而让自己的地位稳固。

    可惜他却犯了个匈奴人从来都会犯的错误,过于自大。

    他自大的认为大魏皇帝会像当初的大汉皇帝一样纵容他,为了稳固边疆,默认甚至帮助他坐上大单于的位置。

    曹铄从来都很清楚,狼是要吃人的。

    即便看起来会像人示好的狼,一旦找到机会,也会从背后狠狠的从人身上撕下一块皮肉。

    扶持去卑,让他得偿所愿的成为匈奴大单于,不仅对呼厨泉来说不是一件好事,就算是曹铄,也不肯见到这样的场面发生。

    养虎为患不如与虎谋皮。

    匈奴人想要摆脱大魏的控制,早晚有一天他们会公然与大魏反目。

    曹铄正琢磨着找到怎样的借口向匈奴用兵,偏偏膨胀到极点的去卑选择在这个时候下令让刘猛率领二十一万匈奴大军进入云中。

    曹恒平定云中不久,匈奴人趁着他不在又把云中拿到手中,当然会挑起大魏与匈奴的战争。

    右谷蠡王看向焦黑一片根本辨别不清哪里是尸体,哪里是把木头烧成焦炭的山谷,没有立刻回应姜维。

    姜维又接着说道:“右谷蠡王难道就从来没有怀疑过去卑的能耐?他虽然是让匈奴这些年多了不少人口,也让匈奴牛羊成群马匹无数,看起来把匈奴治理的井井有条。可他却犯了一个极大的错误,他不该发兵云中向大魏挑衅。”

    目光从山谷挪开,落在姜维脸上,右谷蠡王的表情十分凝重。

    姜维压低了声音,接着对右谷蠡王说了句:“你也应该能够看的出来,匈奴和大魏之间差距的可不仅仅只是几门大炮和几颗地雷。匈奴人确实是在马背上长大,可你们的人除了狩猎,就没有像样的操练。大魏将士自打从军的那天起,每天在做的事情,都是为战斗做准备。你认为上了战场,是一群猎户更可能获胜,还是一支为战争而存在的大军更容易获取胜利?多了我也不会说,战场上遭遇,一个大魏士兵,就能取了十个匈奴人的项上人头。”

    与魏军交战过,右谷蠡王当然不会怀疑姜维话说的有任何夸大的成分。

    他皱着眉头,向姜维问道:“姜将军说这么多,究竟是什么意思?”

    “我的意思再明白不过。”姜维撇了撇嘴,对右谷蠡王说道:“我是想要右谷蠡王看清形势,生存在由大魏节制的匈奴部族中,至少还能与族人安居乐业。要是执意与大魏为敌,早晚有一天,匈奴人会被从世上抹掉。当年秦始皇令蒙恬出兵讨伐匈奴,三十万秦军仅仅只是把匈奴打服,然后就撤军返回咸阳,给了匈奴休养生息的机会,所以才会有后来汉高祖的白登之围。”

    姜维说的这些,右谷蠡王当然也知道。

    只不过老人告诉他的,与姜维说的却是有着不小的出入。

    “秦始皇当年好像并没有打败匈奴人。”右谷蠡王说道:“是匈奴人把蒙恬打了回去……”

    “要是真的那样,你认为匈奴人会不做出大军进入中原的举动?”姜维打断了他:“匈奴人对脸面十分看重,我当然清楚,可右谷蠡王听说的那些,却完全是匈奴人自己往脸上贴金。打不过就是打不过,又何必凭空捏造个不同的说法。”

    右谷蠡王很想与姜维争辩,可如今他是姜维的阶下囚,要是激怒了这位将军,自己的性命还真是没办法保住。

    他沉默着,姜维却接着说了一句:“以往中原朝廷击破匈奴,都会撤军回朝。即便是汉明帝,也仅仅只是把匈奴分成了南北二部,并没有对你们斩尽杀绝。可是大魏皇帝不同,倘若匈奴人认为陛下会留手不肯向前。可就是大错特错了。”

    看着姜维,右谷蠡王从他的话里感觉到了威胁。

    让他郁闷不已的是,明知姜维是在威胁他们,偏偏他又不敢说出任何辩驳的话。

    “我说的那些,大王可以好好考虑一下。”姜维对右谷蠡王说道:“我能告诉大王的其实只有一句话,那就是大魏皇帝陛下要是决定灭掉匈奴,必定会像是对待羯人一样,把匈奴人斩尽杀绝。当年羯人如何强横,如今落个怎样的下场,大王应该也是看的清楚。”

    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姜维,右谷蠡王好像是要从他脸上看到答案一样。

    只可惜,他从姜维脸上看到的除了决绝还是决绝。

    他丝毫不怀疑,即便大魏皇帝没有灭掉匈奴的心思,眼前这位大魏将军,也是会把匈奴赶尽杀绝,绝对不会给匈奴人留下任何存活下去的机会。”

    “将军很危险。”右谷蠡王说道:“我也不瞒将军,倘若是我把将军俘获,一定不会给你活下去的机会……”

    “多谢右谷蠡王的坦诚。”姜维很平淡的微微一笑,对右谷蠡王说道:“只可惜,这次是我胜了而不是你们胜了。我也相信你说的,被俘的如果是我,我一定没有活下去的机会。可我还是想给大王一个活下去的可能,就是不知道大王怎么想。”

    “能够活下去,我当然希望可以不用死。”右谷蠡王说道:“有了今天的这场败仗,我也不可能再返回河套。刘猛还被围在云中,我这边的增援不可能再到。左谷蠡王那边应该也不会有什么好消息……”

    冲着他微微一笑,姜维说道:“右谷蠡王果然是个聪明人,我们在这里拦截你的同时,匈奴大单于呼厨泉和文鸯将军也在白渠一带拦截左谷蠡王。”

    “左谷蠡王和我可不一样。”右谷蠡王说道:“他的族人不少,而且他更擅长用兵……”

    “那又怎么样?”姜维撇了撇嘴,一副事情尽在把握的表情,对右谷蠡王说道:“从他领着大军前往白渠的时候,成乐就注定不在他的手上。刘猛战死已成必然,两位大王作战不利,返回河套以后,去卑是绝对不会容下你们。回去是死,留下来帮着呼厨泉讨伐叛逆去卑,反倒能够活下去。不用我再说什么,右谷蠡王也知道该怎么选。”

    左右谷蠡王确实面临着姜维所说的困境。

    知道返回王庭见到去卑,绝对不会有活下去的可能,右谷蠡王缓缓闭上眼睛。

    过了许久,他对姜维说道:“将军说的确实没错,我也想明白了,只要将军肯让我活下去。我愿意率领部众投效大单于。”

    右谷蠡王终于松口说他愿意投效呼厨泉,姜维嘿嘿一笑,轻轻拍了拍他的胳膊,对他说道:“既然大王做了决定,还望以后能与我们勠力同心,把去卑给彻底灭掉,为匈奴人能够延续下去,多做一些事情。”

    “将军活命之恩,容我以后再报。”右谷蠡王躬身向姜维行了一礼。

    姜维虚抬了一下手,对他说道:“从今往后,你我就是同僚,虽然目的不同,却都是在为大魏皇帝做事,不必如此多礼。”

    右谷蠡王很不愿意承认他是在为大魏皇帝办事,可如今他是姜维的阶下囚,当然姜维说什么,他就得应什么。

    再次躬身一礼,右谷蠡王说道:“多谢将军不杀之恩。”

    右谷蠡王从原阳出兵,在即将赶到云中城之前被姜维等人伏击,除了少数人逃散之外,匈奴大军全军覆没。

    姜维与右谷蠡王在山上说话的时候,陆逊和张绍下了山。

    俩人带着一队将士,来到满是乱石的山谷,陆逊向将士们吩咐:“把石头都清理开。”

    将士们上前,由于大火才熄灭不久,石头还很烫,不过却也不像烈火燃烧时那样足以把任何人畜都给烤熟。

    手上缠裹着麻布,将士们先清理着相对较小的石块。

    石头热起来快,冷却下去也是很快。

    将士们搬开小石头的同时,大石头也在冷却着。

    等到多半小石头被清理开,将士们再搬开大石头的时候,已不是那么的烫手。

    当堵住谷口的石头被清理掉了少部分,山谷出现在陆逊和张绍的眼前。

    谷内一片焦黑,地上还冒着袅袅的青烟。

    站在谷口就能闻到浓烈的臭味。

    张绍掩着鼻子,对陆逊说道:“陆将军还是不要进去的好,我估计这会连马匹都不能在山谷里站着。”

    “地面烫的能把人给烤熟,怎么进去。”陆逊说道:“我们在这里看看也就好了。”

    “烧成这个样子,山谷可不容易清理。”张绍说道:“尸体估计都给烧成了灰烬,一碰也就粉了。”

    “那也得清理。”陆逊回道:“这条山谷在云中边缘,虽然尸体多半被烧成了灰烬,可也有那些没完全烧透的。等到那些尸体腐烂,难保不会引发瘟疫。”

    望着焦黑一片的山谷,陆逊接着说道:“这么多人被烧死在山谷里,对匈奴人来说,这一仗打的还真是惨烈。”

    张绍也叹了口气:“匈奴人这是何苦,与谁作对不好,偏偏要来作死,和大魏作对……”

    “等到云中战事结束,匈奴人对去卑应该也有不小的质疑。”陆逊说道:“到时候呼厨泉再振臂一呼,不信匈奴人不会倒戈讨伐去卑。从陛下要我们带着呼厨泉出关的那天起,这场战事的结果其实就已经注定了。”

    “陆将军说的没错,现在就看白渠那边应对左谷蠡王结果怎样了。”张绍回了一句。

    右谷蠡王进入云中郡全军覆没,左谷蠡王此时还在白渠南岸驻扎,等待着有利于匈奴人的战机到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