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欧巴小说网 > 攻略那个渣攻[快穿] > 第110章 徒弟的炉鼎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欧巴小说网] https://www.58160.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怀里的男人面色苍白没有一丝血色,一头乌发寸寸化为白雪……鲜活的人一点点褪去了颜色,仿佛要就这般消失在这个世界里……

    墨沧的手在颤抖,如果不是还能感受到怀里人那胸腔里依然轻微的跳动,他会以为这个人已经死了。

    他的嘴唇动了动,发出压抑而痛苦的悲鸣:“师父……”

    对不起……

    你从来没有伤害过我,我却自以为是的被虚假的现实所蒙蔽,又被自私自利的占有欲所支配……最终作出无法挽回的错事。

    我本来应该信任你的,但是我没有。

    我知道错了,你醒一醒好不好?

    墨沧垂下头,伸手轻轻抚摸上谢何的眼睛,然后男人安静的模样仿佛睡了过去,丝毫没有醒转的迹象。

    他的手指轻轻的捋起一缕白发,紧紧的攥在手心。

    他将他的师父炼成了傀儡,还残忍的对他使用了搜魂术……

    这是他最亲的人,也是他最爱的人。

    可是他却一再背叛他,伤害他。

    墨沧眼中凝聚的痛苦仿佛要滴出来,他的手指微微动了动,银色蛊虫从谢何的嘴里爬了出来,漂亮的虫子震动翅膀落在墨沧的手中,亲昵的用头蹭了蹭他的手心,然而墨沧毫不犹豫的用力一握,虫子顿时化为齑粉消散,这是他用心神炼制的银丝蛊,此刻自毁蛊虫伤了心神,顿时又喷出一口血来!

    但是墨沧却连表情都没有变一下,他擦了擦嘴角,小心翼翼的将谢何抱了起来,一步步走了出去。

    ……………………………………

    谢何的洞府已经恢复了原样,之前被打斗损毁的地方墨沧全部仔细的修复了,他又重新打理了谢何的药草园,除了有事的时候,其他时间都待在谢何的身边。

    几天过去,谢何依旧沉睡着,墨沧单膝跪在谢何的床边,动作轻柔的扯了一下被子,小心翼翼的帮他盖好,连一点皱褶都抚平了。他怔怔的待在那里,似乎有些无所事事,过了会儿又出去端了一盆水进来,给谢何擦拭了一下脸颊,湿润一下他干裂苍白的唇……

    直到最后是真的找不到事情做了,墨沧眼中再次流露出悲哀的神色:“师父,你醒醒好不好……”

    “你醒了,想怎样惩罚我都可以……”

    但是床上的男人没有任何动静。

    已经十几天了,谢何丝毫没有醒过来的征兆,墨沧凝视他的白色长发,心脏似乎被一次次撕裂。

    这都是他的错,他把师父当做炉鼎吸取功力,又强行炼制将他炼为傀儡,最后还不顾他虚弱的身体使用了搜魂术,原本就不稳固的修为彻底崩塌,灵力溃散,如今就如同一个废人……失去了灵力,这幅残破的身躯根本无法维持,才会头发全白昏迷不醒……油尽灯枯。

    这一切,都无时无刻不提醒他自己的所作所为。

    墨沧俯身下来,低头看着谢何的面容,那冷峻的面容如同被冰雪覆盖。

    他的视线落在那淡色的唇上,怔忪了许久,似乎想要吻上去,但最终又不敢……墨沧闭了闭眼睛,敛去眼中的痛苦之色:“师父……”

    他翻身上床,侧卧在谢何的身边,轻轻的将他抱在怀里,仿佛在寒冷的冬天抱着唯一的热源。

    这是唯一能让他感受到自己还活着的人。

    哪怕这一生都只剩后悔痛苦,也不想放开。

    ……………………………………

    【444:宿主大大,最近系统商店又上了几款新游戏呢?您想玩试试吗?】

    【谢何:不了,差不多该醒过来了。微笑jpg】

    【444:(⊙v⊙)嗯】他看宿主大大每天玩的这么开心,还以为他不打算起来了呢。

    【谢何:我觉得我的乖徒儿应该已经反省的差不多了,毕竟我宽宏大量的给了他这么多独处的时间去思考自己的错误,有我这样耐心的长辈是他的福分啊:)】

    【444:……】说实话,他觉得宿主大大对墨沧严厉点估计他更开心_(:3ゝ∠)_

    墨沧晚上的时候再次来到谢何的房间,他穿着一身黑色的衣服,浑身血腥气。今天他又出去替谢何寻找可以续命的天地灵物,但是半路遇到一群妖兽的袭击,差点殒命在外面,好不容易才脱身开来。

    他也不敢耽搁,马不停蹄的往回赶。谢何如今的身体如同一个漏斗,根本无法积聚灵气,需要不停的进食灵物才能勉强维持,否则随时都可能死去。

    墨沧回到房间,连衣服都没来得及换,取出今日得到的一颗河心莲子,轻轻掰开谢何的嘴放了进去。

    莲子入口便化为一滩淡绿色的晶莹液体渗透了进去。

    这是一种极为难得的灵物,药性温和生气充足,就是凡人用了也能起死回生,但是用在谢何身上,也只能勉强维持一两日罢了。

    墨沧做完这些,才准备去换洗一下,这样脏兮兮的样子如何能待在师父的身边。

    然而还没来得及出门,忽然听到身后传来一道十分轻微的声音,那声音轻微的如同微风拂过,不仔细根本都听不到,但落在墨沧的耳中,却如同惊雷,脚步陡然顿住了!

    师父终于醒了吗?!墨沧的眼中露出惊喜的神色,就要转身回去,然而突然迟疑了一瞬。

    这又会是他的臆想呢?他这段时间每每都在梦中见着师父醒来了,又时而恍惚好像听到师父唤他的声音……但其实都是假的,每当他抱着万分期望看过去的时候,都会发现男人安静如昔。

    这一次……又是他的幻想吗?

    墨沧脸上浮现痛苦挣扎的神色,一点点转过身,哪怕是幻想又如何?他不想放过任何一次机会,他早已习惯承受失望,他只害怕错过师父的苏醒……

    他一步步走回去,视线落在谢何的脸上,轻声唤道:“师父,你醒了吗?”

    但是谢何没有动,依然沉睡着。

    墨沧定定的看了好一会儿,眼中浮现自嘲的色彩,再次准备离开,但是就在此时,床上的人眼睫微微颤动了一下。

    墨沧瞳孔猛地收缩,不,这一次不是他的梦。

    刚才,是真的动了……

    墨沧猛的俯身下来,靠近谢何,他的双手抓在床沿边上,微微颤抖着,他的心脏用力的跳动着,咚咚的响,脸上的表情是僵硬的,眼神既期盼又害怕,声音沙哑,“师父……”

    谢何如雪的眼睫抖了抖,慢慢的睁开眼睛,漆黑的双眸如平静的湖泊,似乎过了好一会儿,才看到眼前的人。

    墨沧的心跳到了嗓子眼上,他想起自己对谢何做下的种种残忍的错事,想起谢何之前看他的痛恨眼神,忽然喉咙哽咽住说不出话来……

    就在他做好被厌恶指责的准备的时候,忽然看到谢何露出恐惧害怕的神色。

    谢何张开嘴,发出模糊不清的“啊啊”的声音,眼神陌生神色惊恐,似乎看到了什么很可怕的存在,拼命的往后躲了躲。

    墨沧的心陡然如堕冰窟。

    最糟糕的事情,还是发生了。

    他的眼底顿时露出痛苦至极的神色,这就是他之前为何那样嫉妒愤怒,都不愿意对谢何使用搜魂术的原因,因为搜魂术损害元神,被施加过搜魂术的人大多数非疯即傻……

    他明知会是这样的结果,却还是抱着可笑的妄想,妄想师父可以撑过来……结果他错了。

    他不该抱有任何可笑的妄想的,从他失去理智犯下不可饶恕的错误的那一刻开始,就再没有任何侥幸。

    这一刻,墨沧宁可面对的是谢何冰冷恨意的双眼,哪怕被指责被痛骂,也好过现在面对这个,恐惧害怕他的谢何。那个曾经如此高傲强大的男人,终于被他折磨成了这个连自己都不认识的样子。

    墨沧咽下喉咙中的苦涩,心底的痛苦湍流融进血液里,如有拨皮拆骨之痛。

    【叮,目标墨沧好感度2,当前好感度97】

    许久,墨沧轻轻的开口:“师父,是我……我不会伤害你的……”

    但是谢何似乎根本听不懂他的话,喉咙里依旧发出啊啊的恐惧叫声,恨不得将自己缩进墙壁里,一头白发铺散在床上,肩膀颤抖着。

    墨沧伸出手来,想要抱住那颤抖的肩膀,但是还没靠近,就听到谢何发出一声凄厉的尖叫,他的手顿时僵硬在半空中。

    他深深的看着谢何,终于慢慢收回手,指节用力到发白,慢慢说:“你别怕,我出去。”

    说完转身抬步走了出去。

    他每走一步,都觉得双脚如有被铁浇筑。

    【444:……】

    【谢何:怎么了宝贝?】

    【444:o(n_n)o~】没什么,就是有点辣眼睛,智障的宿主大大他还没见过呢。

    【谢何:宝贝,你在歧视智障吗?微笑jpg】

    【444:没有!Σ(°△°|||)︴】

    【谢何:关爱智障人人有责,而且做一个智障是多么幸福的事,我觉得宝贝你应该对此深有感触:)】

    【444:……】感觉自己好像被指桑骂槐了?这是他的错觉吗?他又不是智障!╭(╯^╰)╮

    ……………………………………

    墨沧整整一夜没有进来,他其实也没有离开,就站在门外听着里面的动静,唯恐谢何出了事救治不及,根本不敢走远。

    过了好长时间,就在墨沧以为谢何睡着了的时候,忽然听到里面传来噗通一声响。

    他连忙推门进去,就看到谢何扒在窗户边上试图逃走,结果力气不支连窗台都没爬上去就摔了下来。他看到墨沧进来陡然露出惊恐至极的神色,原本就苍白的面容一片惨白,黑色的双眸里盛满恐惧,一个转身就奔到墙角,抱着膝盖瑟瑟发抖。

    墨沧很想上去抱住他,安抚他,告诉他不要害怕,但是他到底没能那样做,而是颓然的再次转身走了出去。

    第二天天色微微亮,墨沧该出门了,谢何每天都需要进食灵物来维持生机,这种吃法,就是大宗门都消耗不起,墨沧只能不断想尽办法出去寻找,所幸他修为高强,否则早已支持不住。

    他担心谢何乱跑伤了自己,用法术将屋子的门窗锁死,这才不放心的离开了。

    晚上回来的时候墨沧又是一身伤痕,只不过今天运气不好,什么都没找到。

    他换了一身衣服,洗去了浑身血腥气,这才来到谢何的屋子。

    即将要推开门的时候他微微停顿了片刻。

    墨沧眼中闪过悲哀无奈之色,还是伸手推开门,他一眼就看到蜷缩在地上的谢何,不知什么时候已经睡了过去。他动作轻柔的把谢何抱到了床上,抓起他的手准备给他盖上被子,这才发现谢何手上都是伤,应该是趁他不在的时候用手挠门弄出来的。

    墨沧心疼不已,一点点帮他擦拭干净,又拿出药膏涂抹上。

    他怔怔的坐在床边,看着皱眉陷入沉睡的谢何,忽然发出低哑的声音,“师父,我该怎么办……我该怎么办……”

    “你骂我打我好不好,我保证一定听话……再也不会惹你生气了。”

    ……………………………………

    墨沧一连几日都奔波在外,可是却没有什么收获,这附近方圆千里的艰难险恶之地他都去过了,有用的灵物也被他采摘干净了,但是不够……完全不够用……

    这天晚上他回来,发现谢何没有吵也没有闹,安安静静的睡着,只是脸上蒙了一层死灰色。

    墨沧颤抖着双手抱起他,轻轻唤了声:“师父?”

    谢何没有答应,依旧沉睡着,呼吸微弱。

    墨沧的心仿佛在滴血,这都是他的错,是他把师父的身体弄成这个样子,师父原本就在地底深渊受过重伤,好不容易才重新修炼有成,再次灵力全失造成的后果就是这具身体再也无法容纳任何灵气,如同一个破败的漏斗。

    那些灵物哪怕吃了,也吸收不了百分之一,所以才只能维持这么短的时间。

    墨沧痛苦的看着谢何,“师父,我太没用了,找不到灵物了……”

    其实他还有一个办法可以让谢何维持下去,那就是通过双修渡给他自己的灵力,谢何被他炼成炉鼎,身体是契合接受他的,这样渡给他灵力的效果比进食天地灵物还要好。

    但是墨沧不能那样做,他不能再次伤害谢何……

    可是这一刻,墨沧看着谢何没有生气的面容,想到这个人就要死去了……只感觉自己的心似乎被真火所祭炼灼烧,痛不欲生,他怎么能失去这个人?他不能啊……

    墨沧轻轻抱起谢何,眼神仓皇无措,像个孩子一样,许久,他的眼中闪过剧烈的挣扎之色,声音带着压抑的痛苦:“师父,你别怪我好不好,我真的不能失去你。我会继续去寻找灵物的……只是我需要时间……”

    因为害怕弄伤弄疼了谢何,墨沧的动作极为轻柔,额头渗出一层薄汗。

    但尽管如此,谢何还是疼的醒了过来,虽然不记得,但这一切如同噩梦般的记忆如同烙印在他的灵魂深处,不由的挣扎惨叫起来,竭尽所能的想要摆脱。

    墨沧小心的抱住谢何,根本不敢用力,声音低柔的安抚:“别怕,别动,我不会伤害你的。”

    但是谢何却充耳不闻,只凭借本能挣扎着。

    墨沧看着谢何仓皇的面容,听着他发出的恐惧的叫声,心痛如绞,又仿佛身处炼狱熔炉。但尽管这样痛苦,却还要坚持下去,一点点的将精纯的灵力重新渡了过去。

    直到谢何的脸上重新浮现了一丝生气,墨沧毫不犹豫的停止了动作,用被子将谢何包裹住,轻柔的抚摸了一下他的背脊,声音低缓:“没事了,没事了,已经结束了。不痛的。”

    他闭了闭眼睛,转过头去。

    他的眼眶有些酸涩,但他不想让谢何看到他此刻的面容,哪怕谢何根本不懂……如今自食恶果是他咎由自取,所以理应独自品尝。

    【谢何:宝贝,最近回收了多少经验值了?】

    【444:10000了\\(≧▽≦)/】

    【谢何:很好,继续这样下去:)】

    因为他的身体原本就无法存储灵力,所以墨沧找来的那部分给他续命的灵物,除了极少数一部分被吸收的,大多数都让系统回收了,虽然被消耗的灵物能量回收价格要低很多,但架不住量大,实在颇为丰收。

    经验值性生活两不误,谢何表示很满意。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