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巴小说网 > 游戏竞技 > 在地下城行走的人果然不正常 > 第1939章 菲蕾德·亚历山大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
    为什么要用木质棺椁?

    精金秘银,甚至玉石黄金,哪一样不比木质棺椁要华美奢靡?

    还是说,这种木头的价格更胜前者?

    小心翼翼走近棺椁,谨慎的登上秘银高台,伫立棺椁前,静静地望着触手可碰的棺椁,却又迟迟不肯伸手触碰。

    我的内心在疑惑,在纠结。

    大太刀的声音,自我脑海中响起:“还愣着做什么?打开棺盖吧。”

    我迟疑道:“就这样冒然打开棺椁,会不会触发机关陷阱?我总觉得,这个木质棺椁有问题。”

    “这个棺椁内部确实有魔法波动”大太刀道。

    “你看吧,幸亏我谨慎......”

    “但这种魔法波动并非机关陷阱”大太刀缓缓道:“如果我的感知没错的话,它更倾向于一种记忆体魔法波动。”

    “记忆体魔法波动......是像菲蕾德奥菲利亚女皇那样的吗?”

    “不是”大太刀否定道:“是类似菲蕾德鲁伯特那样的魔法波动,也就是一种带有自主思考能力的记忆体魔法。”

    “菲蕾德鲁伯特,那家伙可是很不友好啊!”我心有余悸道:“不知道这家伙会不会也和他一样,残暴不仁,杀戮无度......对了,你能分辨出这种记忆体魔法波动里是否存在恶念吗?”

    “开玩笑呢?”大太刀一副嘲讽白痴的语气,道:“我是一把刀,而不是一个神,别强刀所难好不好?”

    面对要么开棺,要么离开两种选择,我战战兢兢的选择了前者。

    开启棺椁盖子的刹那,一道金色光晕升腾而起,并以极快的速度凝聚成为一个相当英俊的男子。

    星眸剑眉,高鼻薄唇,棱角分明,相貌堂堂,一双尖耳朝后靠拢,以很自然的方式贴近拢的一丝不苟的白发。

    是的,他也是满头白发,和我一样的颜色。

    被金光笼罩全身的这个人,无论从哪个角度去看,都感受不到一丝戾气,相反的,我甚至隐隐觉得,他反馈给我的,是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神圣感。

    这个人......或许称呼他为记忆体比较好,他环顾四周,最终将目光定格在我的脸上,就这样静静地与我对视数秒,突然,荡开一抹令天地为之变色的绝美微笑。

    一阵失神后,我猛然惊醒过来,狠狠抽了自己一记耳光,暗骂自己好蠢,怎么能在这种节骨眼儿上溜号?

    但是,面对如此绝美笑颜,我又如何能始终保持住平常心?

    就在我暗暗自责的时候,一个悦耳的声音突然传入我耳中:“你好,我叫菲蕾德亚历山大,小家伙,你叫什么名字?”

    “啊?啊......我,我叫安小毅。”

    “原来是安小毅啊,幸会,幸会”他下意识伸出手,却陡然发现自己的手也只是一团发光的虚影,于是歉笑道:“很抱歉,我不能和你握手,如你所见,现在的我,只是一个记忆体魔法,除了能和你沟通交谈,其他的什么也做不了。”

    “能沟通交谈已经很好了”我道:“毕竟你可是好几千年前的前辈啊!”

    “已经过去好几千年了吗?”他的话里充满了感慨,却没有丁点惊讶:“真想看看,这千年之后的世界是个什么样子。”

    “你只是记忆体魔法,就算看到了又能如何?”我毫不掩饰的打击他道:“你也丝毫改变不了这个世界的格局,你甚至都无法触碰到一粒尘,一棵草。”

    菲蕾德亚历山大并没有因为我的无礼而动怒,他只是静静的望着我,过了一会儿,他开口道:“可以请你告诉我,现在的世界,是怎样的格局吗?”

    我撇撇嘴,不屑道:“你还真是不死心啊。”

    稍稍犹豫了下,我继续道:“好吧,就当做是我擅自侵入墓室的赔罪吧,现在的和风大陆一共分为由卡特家族统领的艾瑞城,由西蒙斯家族统领的约克汉城,由弗格斯家族统领的达赛城,还有由地精和矮人统领的维奇堡,以及由精灵族和妖精族统领的月光城这五大势力,其中实力最强的是维奇堡,而您所属的菲蕾德家族,截至目前,只余下两位皇室成员,其中一位是菲蕾德翠卡,也就是现任妖精女皇,另一位是她的孙女,叫做菲蕾德蕾米......是我的未婚妻。”

    菲蕾德亚历山大听罢,神采中并没有丝毫喜怒,他只是微微叹了口气,道:“天下之道,盛极则衰,衰极而亡,上古遗留下来的最后一个种族,也免不了被岁月掩埋的命运。”

    我正考虑着该用什么话来安慰他,却见亚历山大微微一笑,道:“不过幸好你能在这个时候将我唤醒,让我知道自己的族人还尚在,小家伙,谢谢你。”

    感受着来自他最真挚的微笑,我突然恍惚了,这个人,真的如浮雕中描述的那样残暴不堪吗?

    所谓面由心生,如果浮雕上描述的都是真的,他不该如此温柔,而且,就算伪装,那种残暴凶狠的戾气也是无法被掩盖的,可是眼前这个人......为什么他能流露出如此真挚诚恳的笑容呢?

    “你是不是有什么疑惑?”亚历山大纯净的双眸望着我,温和道:“如果你有什么不解,可以和我说,如果这个疑问在我所掌握的知识范围里,我可以给你解答,不需要任何报酬。”

    “......我想知道你这个人”我开门见山道。

    “哦?”亚历山大有点懵然。

    我解释道:“你给我的印象和外面浮雕中描绘的不同,你不像是一个嗜杀暴虐的暴君,你给我的第一印象,更像是贤明仁爱的仁君。”

    沉默数秒,亚历山大问道:“这很重要吗?”

    “是的”我道:“这对我来说,很重要。”

    他点点头,手指拖着下巴,静静地思考了会儿,缓缓道:“其实,你想的没有错,浮雕上描绘的也没有错,而且,那些浮雕,是我让工匠按照真实的历史雕刻的,我不希望千百年后,我的后人们,只记得我的光辉,而忘却了我的征伐,我更希望每一个读懂我人生的看客,都明白一件事情,战争,是残忍而血腥的,一个国家的建立,都会有无数浮尸白骨成为它的基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