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欧巴小说网 > 我是这样的作者 > 第七十九章 总觉得……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欧巴小说网] https://www.58160.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来了!来了!来了!

    看到飞奔而来的那些人,李怀不仅没有感到惊讶或者担忧,反而精神一振!

    “鲜衣怒马、神采飞扬!这几个少年郎,必是权贵人家的子弟吧!”李怀怀着激动的心情,询问着黄旗。

    “正是如此,”黄旗反而脸上泛起愁容,“这几位可都不好惹,为首那位乃是太子殿下!”

    “好机会,太子都出来了!”李怀眼中一亮,这等身份还用多说么?可谓整个王朝最大的二代。

    他朝着为首那位看过去,就见这人面容看似平凡,其实气度非同凡响,身着华服,满身贵气。

    黄旗又低语道:“旁边那位名为霍景,乃是大将军之侄,很得陛下看重!”

    霍景?

    李怀点点头,这个名字他知道,无论是前身李怀的记忆,还是作为作者的设定,他都很清楚这位是个不简单的人,未来如果书不太监的话,甚至会反杀出去,封狼居胥是的,这位的原型就是那位冠军侯,连身份背景都不一般。

    似乎是见李怀没有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黄旗还非常贴心的提醒了一句:“前阵子,霍景当街打死了吏部尚书之子,都被陛下赦免了,不过里面也有些缘由就是了。”

    “果是简在帝心之人啊!”李怀再次点头,看向几人的目光更加热切起来。

    按照自己书里的那些套路,这些个二代分子,这时候找过来,那还能有旁的事?还不是知道自己出了风头,所以心有不甘,要过来挑衅一番,然后被接连打脸么?

    顿时,李怀觉得自己有了一点干劲,因为从早上开始,他就有些提不起劲。

    至于打脸二代们会有什么后患?

    他暂时不会考虑,毕竟看着样子,就算想要躲闪,也是避不开的。

    想着想着,李怀便又问道:“那其他几人呢?看着来历也是不凡,其中几人看着颇为面善。”

    “都是勋贵子弟,”黄旗轻轻摇头,“时间不够了,便无法一一为侯爷介绍了。”

    李怀一愣,随后不由轻轻摇头。

    好嘛,还以为是个二代集合,没想到居然是太子和霍景等人,其他人,只能是个“等”。

    但转念一想,他又释然。

    “某种角度来说,我也是个二代,而且已经有了实权!”

    带着这样的想法,李怀已经做好了准备,等着迎接年轻后辈们的挑战。

    对面,在太子殿下的带领下,宫中侍卫根本无法有效阻拦,最多是阻碍一二。

    而黄旗所率领的这些人,已然停步,眼看着众多少年郎到了跟前,黄旗不由提醒道:“侯爷,还望侯爷切莫动怒,由咱出面应对,毕竟官家还等着您,太子殿下他们也不敢真个阻拦,最多说上几句。”

    李怀顺势就问道:“听着这话,这几位对我是有不满?”

    “这……”黄旗略微尴尬的道,“因为之前侯爷曾对太子无礼,又曾与霍景有些误会,或许这两位过来,有着些许责问之意。”

    李怀一愣,随后才明白过来,敢情是前身曾经得罪过两位。

    “李怀啊李怀,你可真是不怕死,谁都敢得罪!这两位是轻易能得罪的吗?你以为你是我啊,你又没有外挂!”

    随后搜索些许记忆碎片,这才找到一点端倪,而且也知道,为何其他几人看着面善了,因为大部分都被李怀得罪过。

    “原版李怀真是个人才,什么人都能找到方法得罪,我都有点佩服他了!以后有空,我得好好检查一下记忆碎片,万一碰到个仇人,自己还没认出来,结果被人给捅了,那可就冤枉了!”

    一念至此,他不由正色起来。

    正好,这时,太子等人终于抵达,黄旗就要上前分说,结果太子直接指着李怀道:“你就是李怀,孤还记得你,五六年前,你曾辱骂过孤!”

    “……”

    黄旗一时语噻,旁人也一阵无语的模样。

    李怀则正了正衣冠,打算先听听太子的控诉,考虑一下回溯之后,怎么来一波反诘打脸。

    结果,太子接下来忽然画风一变:“没想到你当初居然不是胡吹大气,还真有本事!”

    “???”

    黄旗面露疑惑,旁人也是一阵惊疑不定。

    李怀则是神色微变,意识到事情并不简单,立刻开始深挖自己的记忆,表面则不动声色。

    “当时孤贬低说,说你犹如门楣,若是为将,将累死三军,结果你却说,你若为将,必兴兵马,若能执掌一藩,更可建功立业!没有人比你更懂藩镇!如今看来,果然如此啊!过去,是孤小看了你!”

    说着说着,太子殿下居然拱手,冲着李怀行了一礼。

    “使不得!使不得!”李怀依旧深挖记忆,同时已经十分熟练的淡淡笑道,“那都是过去的狂妄之语,不过是碍于面子,留下的场面话,岂能当真!”

    “霍景平生没有佩服过什么人,但你算一个!”霍景忽然开口。

    这话,你本来会对郑兴业说的。

    李怀在心里默默念叨着,同时从记忆深处翻出了所需画面,不由一阵无语,当时自己……不对,是原本李怀,何等狼狈,只顾着留下一句场面话,就匆匆逃离。

    “没想到,你当初留下来的话,居然成真了!”霍景语气真诚,“我从来最佩服言出必行的真汉子,你李怀过去是个孬货,但现在看来,是个汉子!虽说看着拳脚不怎么样。”

    你确定这是夸我?

    李怀心里嘀咕着,但表面却还是笑着,他冲着几人道:“诸位,不如换个日子叙旧,今日官家召见,我还要去面圣。”既然不是送上门来让打脸的,李怀顿时又提不起劲来了。

    这两天听过太多称赞了,我已经有些疲惫了……

    他默默说着,觉得自己好像有些沧桑了。

    也许这就是成长吧。

    他这样想着。

    “……,什么都不想说了,1槽点吧。”

    “我等可不是来和你叙旧的!”太子殿下忽然话锋一转,“你那日说过,今后有了成就,便要我等等着,今日过来,便是要问问你,想要如何挑战我等!”

    旁边的霍景也跃跃欲试:“若是兵马刀枪,我亦不惧,即便只是马球蹴鞠,亦可为之,总之,这事不容拒绝!堂堂定襄侯,总不能言而无信吧。”

    现场忽然又安静起来。

    李怀眼皮子一跳,深刻感到了命运的无常。

    在他面前的,其实是一群熊孩子啊!

    有权有钱有闲,平日里就要走鸟斗兽,是实打实的纨绔子弟!

    相比之下,自己已经是个身有职位的公务员了,还担负了一个家族的重担。

    这么一想,李怀顿时觉得自己和对面这些人的境界不同,于是他摇了摇头,道:“这话容后再谈,当下我去面见官家,还要谈及四藩之论,探讨一下国朝的藩镇之策,对中原之镇、边疆之镇、钱财之镇、护卫之镇的权属划分一番。”

    李怀叹了口气:“如今看似安宁,实际上暗潮涌动,此中危机,实不足为尔等道也!”

    这话一出,太子殿下与霍景等都是一脸震惊,深刻的感觉到了自己和李怀之间的差距。

    “原来在我等思虑游戏之际,定襄侯已经思虑的这般甚远了!”霍景忽然站直身子,冲着李怀拱了一礼,“我已明白了,我等便以此来分出高下吧!也只有这等事,才是我等大好男儿该为之事!”

    话音落下,居然冲着太子殿下也行了一礼,然后便转身离去,背影潇洒。

    李怀则神色微变,微微眯起眼睛,看着那个远去的背影,陷入了沉思……

    “什么鬼?什么就分出高下,我只是要用不明觉厉的话语,驱散熊孩子而已!你误会了什么不成?”不知为何,李怀的心里忽然泛起了一阵不妙之念。

    黄旗这时点头道:“侯爷果然不凡,难怪咱来时,官家就说,侯爷您定然知晓他之心思!您之前那些话,咱会如实禀报给官家的!”

    李怀面色不变,只是心里却不由翻腾。

    不要随便回报啊,万一犯了忌讳怎么办?就算不犯忌讳,万一等会问题超纲了,那也不好啊!

    不过转念一想,若真因此探讨藩镇兵事,最起码是自己熟悉的范畴,而且当初也突击学习了好一阵子,总比问起他的要好。

    想到这里,他不由微微笑起,觉得也算是歪打正着,原本有些起伏的情绪,也因此舒缓下来。

    殊不知这笑容落到太子殿下等人眼中,立刻就觉得这人高深莫测起来,言语间都客气了不少。

    自然而然的,李怀与黄旗就此被放行,然后就一路平平安安的抵达了御书房。

    看着前面那颇有气势的建筑,李怀忽然生出了一抹感慨。

    “总觉得,在压倒了郑兴业之后,我就要迎来日常篇章了,正常来说也对啊,每逢大事之后,就要舒缓起来,我又不是主角,逆转了原本的悲惨命令,未来只要自己不作死,想来就能安稳度日了,从此走上生活流的快乐剧情,什么回溯、再穿越、主角光环之类的,大概都不需要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