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欧巴小说网 > 网游之剑刃舞者 > 第二千七百四十五章,唤醒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欧巴小说网] https://www.58160.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白雅其实非常害怕,灵体状态的公爵夫人,记忆和本体无法同步,她非常害怕母亲醒了之后,会把她给忘了,而现在……

    “乖乖!”公爵夫人温柔地拍着白雅,就像是白雅一眼便看穿了她的心思,白雅的恐惧,也瞒不过她这个母亲,“傻丫头,母亲就算忘了自己,也不可能忘记你啊!”

    恩!恩!白雅呜咽着连连点头,可怜兮兮的模样,看得让人心疼。

    虽然很舍不得破坏眼前这充满温情的场面,但是,头顶上不时传来的巨响,以及不时就洒落下来的沙土,无不在提醒林铮,外面,那可是在拼命呢!这里多温情上一秒,说不定托宾那身老骨头,便让忒尔给拆了!再说,其他人都还在平旁边观战呢,也不知道这池鱼被殃及了没有。

    当下这就说道:“夫人,咱们该上去见见你老公了!”

    闻言,公爵夫人这才回过神来,歉意地望向林铮道:“不好意思一平先生,都忘了向您表示谢意了!”

    林铮笑着摇了摇头,“谢意就免了,只是举手之劳而已,如果夫人非要感谢的话,那就帮在下上去,让你老公安静下来吧!”

    “这是自然的!”公爵夫人神色激动地点头道,但马上却又露出了担忧之色,“只是我不知道,忒尔见到我之后,是否真的能够恢复理智。”

    “肯定可以的!”白雅坚定地抓着母亲的手道,“只要母亲呼唤父亲的名字,他肯定会清醒过来的,他最在乎的就是您了!”

    “还有你!”公爵夫人笑着握紧白雅的手道,白雅的话,让她的信心一下强烈了不少,是的啊!不是能不能,而是一定要将他唤醒,没有他,这个家,是不完整的!

    地面上,忒尔和托宾的战斗已经越来越激烈,地面都在他们的搏杀中被削去了一层,托宾施加在庄园上的结界,也已经出现了道道裂纹,崩溃不过是分秒间的事情而已。

    就在林铮带着白雅母女俩一同走出宅子大门之时,一大一小两道身影再次与空中猛烈地碰撞到了一起,霎时间,强大的冲击便四周扩散开来,早已满目苍夷的结界,在这冲击下终于支撑不住,彻底崩溃!

    抵御着迎面而来的强风,公爵夫人缓缓地向前迈出几步,辛苦地举目望去,便见空中的托宾一拳轰在黑龙头上,双方的气势不分上下,僵持不解。这时,忒尔忽然便提起了手中的龙枪,眼看着忒尔的龙枪就要向托宾刺去,公爵夫人顿时便是一声大呼:“忒尔!!”

    已经刺到了托宾面前的枪尖,猛然停了下来,看着近在咫尺的枪尖,托宾眼窝中的灵魂之火不由欢愉地跳动了起来,随即便收回了自己的拳头,缓缓地落向地面。

    看着忒尔愣愣地向自己望了过来,公爵夫人眼中的眼泪便不受控制地涌落下来,脸上便浮现起了充满眷恋的笑容,纵使化为亡灵也要守护她的男人,她挚爱的丈夫,终于,再一次见到他了!

    随着公爵夫人迈出脚步,笼罩在天地间的血色领域,瞬间崩溃,绯红的魔力散去,忒尔那庞大的身躯在转眼间恢复成了原本的姿态,狰狞的骨龙化为漆黑的魔力涌入体内,只剩忒尔缓缓地从空中落下。见状,公爵夫人在惊喜中加快了脚步,但眼看就能扑进丈夫的怀抱中时,一股漆黑的魔力却忽然迎面吹来,让她趔趄着向后退去。

    错愕中,便见忒尔抱着头嘶吼了起来。他还是没办法恢复自己的理智,就算潜意识里面依然记得自己挚爱的妻子,可是的理智却不受自己的控制,他不知道自己会在什么时候不小心就伤害了自己的妻子,所以,他只能选择和妻子保持距离,只在她的远处,静静地守护着她,一百多年来,每一天他都是这样度过的。

    “走啊!!”忒尔歇斯底里地冲夫人怒吼了起来,只是脑海中那翻腾的记忆,却让他痛苦难耐,吼完之后,整个人便跪到了地上,不断地将头往地上撞着。

    看到这一幕,公爵夫人顿时泪流如注,不管不顾地再次朝忒尔走了过去,痛苦中的忒尔一次次地将她吹退,她却依然一次次地继续向前,几次跌倒,已经让她遍体鳞伤,看得白雅泪珠子直往下掉。心疼的白雅就要冲上去,却被林铮拦了下来,冲白雅摇了摇头后,林铮便朝那两口望了过去,接下来才是关键的时候,忒尔能在一百多年来一直守护着自己的妻子,说明妻子便是他心中最大的执念,或许这份执念,能够帮助公爵夫人,唤醒他的理智,虽然在林铮所理解中,这样的可能性并不高,毕竟,忒尔被法兰城这边的死气和怨力,侵蚀得太过严重了。

    在一次次吹退公爵夫人之后,那笼罩在忒尔身上的魔力,已经稀薄了不少,而吹退公爵夫人的魔力,也变得越来越羸弱,终于到了公爵夫人能直接抵挡的程度。迈着艰难的脚步,公爵夫人来到了忒尔面前,缓缓地跪了下去,将一头撞在地上的忒尔给扶了起来。看着被黑色魔力所笼罩的忒尔,公爵夫人眼中充满了心疼与爱恋,颤颤巍巍地伸出手便落在忒尔脸上,“辛苦你了,老公!”

    话音刚落,那笼罩在忒尔身上的黑色魔力瞬间便化解开来,漆黑的头盔随之烟消云散,露出忒尔那布满了泪痕的面孔。他那黄金一般璀璨的头发,已经被侵染成一片漆黑,被愤怒与仇恨所染红的双眼,逐渐泛起了眷恋的光彩。见状,公爵夫人再也忍不住,呜咽一声,便一头扑到了忒尔怀中,放声地大哭了起来。

    看到忒尔温柔地抱紧了公爵夫人,白雅脸上终于露出了感动的笑容,只是眼泪却不受控制地掉了下来,一落到地上,便化成了晶莹的宝石。托宾站在一旁,眼窝中的灵魂之火满是欣慰之色,公爵府,终于能迎来安宁了。

    “小林子!”杨琪的呼唤声猛然响起,林铮抬头望去,便看到众人一块跑了过来,正打算恢复伪装,结果却看到,理查三个,正被阿钟扛在身上。

    “他们这是怎么了?”

    “之前被战斗波及到,不小心给撞晕了!”

    阿钟才解释完,狄李思便好奇地问道:“神棍!这到底是什么情况呢?”

    什么情况么?林铮看了下充满了柔情蜜意的忒尔两口子,斟酌着该怎么解释一下,这时托宾上前便道:“各位贵客还请到府中稍息片刻吧!具体情况,坐下来再好好聊一聊。”

    “那就进去吧!”玄冥笑着点头道,说完便看了忒尔他们一眼,“这里还是留给他们比较好。”

    闻言,众人这就下意识地看了看忒尔那边,是的呢!这种时候,外人还是不要在这里当电灯泡比较好,人一辈子才有几次这么令人感动的时刻啊!

    当下,除了白雅外,其他人便随着托宾一块进入了公爵府中。和林铮的反应一样,到了府中的众人,同样露出了惊诧之色,虽然大厅的色调被环境所染黑,但是看上去依然干净整洁,高雅大方呢!

    “好漂亮的大厅呢!”小萌两眼亮晶晶地说道,这种基调的大厅,正好对上了这丫头的口味。

    “多谢小姐夸奖!”托宾很是客气地说道,“那么各位,还请随便坐,比较遗憾的是,府中已经没有像样的茶水了,不过陈年的老酒倒是还有不少,各位要来一杯么?”

    林铮听着便是一笑,“这里的酒,只怕能把人给喝死吧?”浓郁的死气和怨力,被这些侵染了一百多年的玩意儿,与其说是陈年老酒,不如说是陈年的毒咒,凡人只要喝上一口,不死都得脱层皮。

    但托宾听完却道:“一般人的确不能喝,不过各位的话,应该没什么问题的,不是在下自夸,这批老酒可是难得的佳酿,法兰城这样的环境下沉淀起来的风味,可不是轻易能够尝到的。”

    话音刚落,希露便惊喜地举起手叫道:“我要喝!”

    “咚!”林铮没好气地磕了下这个傻婆娘,你还真是什么都敢往嘴里面塞啊!回头才对托宾道:“那我们就不客气了。”

    “那么,请各位稍等片刻!”说完,托宾优雅地行了个礼之后,便退下去了。

    等到托宾离开了,琉璃便忍不住问道:“这个骷髅管家是什么来头呢?拳脚功夫好厉害啊!”

    “来头可不小哦!”林铮坐到沙发上道,“查理曼的十二个圣骑士之一,大主教托宾,听说过吧?”

    “查理曼的圣骑士?”众人听得一阵惊奇,“那不是和罗兰一样的高手么?这样的高手,怎么会在这里当管家的?还变成了一副骷髅架子的!”

    “喏!”林铮朝墙上一指,“画里面的人物就是蔷薇公爵忒尔,这下明白了吧?”

    见过查理曼的众人,纷纷露出了诧异之色,但玄冥阿钟几个却依然满眼困惑,见状,小萌便解释道:“这个忒尔长得和查理曼一模一样的,所以一定是查理曼的双胞胎兄弟!”

    “不是兄弟!”林铮好笑地说道,“是父子!”

    “诶?!”众人听得便是一阵惊呼,“不是说查理曼没有子嗣的么?”

    “所以说忒尔和查理曼的关系并不好嘛!”林铮盯着画像道,“十二岁起,忒尔便戴上了头盔,在人前从来没有取下来过,除了他的夫人,托宾还是第二个知道他真面目的人……”当下,林铮便将忒尔的人生经历,简单地和大家讲述了一番,听得众人一阵唏嘘,这对有缘无分的父子,实在是令人惋惜,一再的错过之后,便只剩下满怀的遗憾。

    忽然,林铮将装着蛊虫的瓶子拿了出来,其他人看不明白,只有玄冥第一时间露出了诧异之色,“追魂蛊?!”

    “恩!”林铮点了点头,“从公爵夫人身上取出来的。”

    “玄冥姐,这个追魂蛊是什么东西呢?”

    杨琪话毕,玄冥便解释道:“一种比较毒辣的蛊虫,施蛊时以鲜血为引,蛊虫苏醒之后,便会追寻鲜血主人三代之内的血裔,继而侵入血裔体内,吞噬宿主血肉释放毒素,一旦毒发,宿主的身体机能会快速受损衰竭,等宿主身亡,残余的毒素便会转而侵蚀宿主的魂魄,一直到宿主魂飞魄散方休。”

    “这不是要人断子绝孙么?!”众人听得便是一阵惊呼,“玄冥姐,巫术里面怎么这么多毒辣的东西啊?!”

    玄冥听着便是一阵苦笑,“这类的巫术,大都是在巫妖之争的时候被创造出来的,都打起仗了,谁还管毒不毒辣的,只要能有效地杀伤敌人,自然是越毒越好!”

    “其实道术里面也不缺少这类的道术哦!”阿钟接话道,“要不是有互相对抗的法子,妖族当年早让巫族击败了,哪里会有后来两败俱伤的结果。”

    “这类手段不管什么体系都有,没什么好深究的!”林铮满不在乎地说道,“不过媳妇儿,咱们能利用这东西找到佐玛不?”

    “不行!”玄冥遗憾地摇起头道,“虽然佐玛和蛊虫之间存在联系,但这种联系并不是持续的,只会在蛊虫死亡的瞬间才会形成,并且,死亡的瞬间,蛊虫还会将周围情报反馈给佐玛,幸亏你保留了这些蛊虫,否则的话,你的身份都要暴露了,到时候再想要找到佐玛,可就更难了。”

    虽然是预料之中的结果,不过听完后林铮还是有点儿遗憾,随即便收起瓶子道:“忒尔和查理曼的关系本来就不是很融洽,蛊毒的事情,我们知道就好了,免得让他们父子生出更多的隔阂。”

    众人了然地点了点头,这种事儿用不着林铮说明,大家也会注意的。“对了!”杨琪忽然想到什么,双眼一亮地说道:“既然忒尔和托宾都在这里,那他们手上会不会有什么查理曼的遗物呢?”

    话音刚落,希露便道:“琪琪,不是什么遗物都可以用来召唤的!”

    “诶?那还有什么讲究不成?”

    “当然有了!”希露一本正经地说道,“能够用来召唤英灵的遗物,必须是具有代表性的东西,像是他身前所使用的武器装备之类的,如果是具有象征性的首饰之类,也可以,但像是查理曼留下来的财宝啊之类的东西,是没办法成为召唤他的媒介的!”

    “必须是象征性的东西啊?!”听完希露的话,林铮都有点儿皱眉,能够象征查理曼的东西,皇室手上应该还有,将查理曼坑死的佐玛和那个妃子,只怕也有不少!罗兰或许也有,至于其他人,只怕没什么可能了,毕竟查理曼死时,正值巅峰时期,他的宝物,基本上都是随身携带的,外人很难有接触到的可能。

    “一平先生在找东西?”

    托宾的声音忽然响起,循声望去,便看到他推着小车子走了过来,车上摆放着晶莹的酒杯,一只古朴的酒瓶相当惹眼,只从其外观便能看出其悠久的历史。

    等到托宾上前,林铮便笑道:“我们正在寻找查理曼的遗物。”

    “陛下的遗物?”托宾一阵诧异,停下来后,随手便拿出来一柄宝气逼人的双手剑,“我这里倒是有一把陛下赠送给我的圣剑阿尔梅斯,不知道是不是先生需要的?”

    圣剑阿尔梅斯?这不是传说中托宾所使用的传奇武器么?说到象征性,显然这把圣剑所象征的,只可能是托宾,想到这儿,林铮这就一阵摇头,“多谢托宾先生的好意,不过这已经是象征着您的传奇圣剑了,并不是我们所需要的。”

    “这实在是令人遗憾!”托宾感慨着收起圣剑,“说起来,陛下死后,他的宝物丢失了不少,剩下的一部分,都被当时的皇室保存了起来,一平先生如果想要寻找陛下的遗物,恐怕还得去找当今的法兰皇室才行!”

    果然绕了个圈,还是得去见法兰皇室么?不过算了,反正都是计划中的事情,按照原来的计划进行,那也不错!点了点头后,林铮这就话锋一转,对托宾笑道:“这就是托宾先生自满的陈酿么?”

    “是的先生!”说着,托宾便拿起了酒瓶,“这是一百多年前,法兰帝国最负盛名的美酒,名叫帝兰香,经过这些年的沉淀,最是醇香不过,还请各位贵客品尝一番!”

    说罢,托宾便打开了酒瓶,轻轻一晃之后,鲜血一般鲜红的酒浆,便滑入了酒杯中,随之一股夹带着兰花香气的浓郁酒香,便在大厅中散溢开来。小萌很喜欢这香味,忍不住便多闻了两口,然后,这就趴到小默肩膀上了,这笨妞的酒量还是一如既往的惊人呢,酒气稍微浓郁一点儿就能给醉倒了。

    “不用管她!”林铮瞥了下小萌笑道,“我这妹妹就是这样,酒量太浅,让她睡一会儿就好了。”说完,林铮便自顾端起了一杯酒,轻轻一闻,酒香一下便浓郁了几分,浅尝一口后,顿时便眉头一挑,托宾还真不是自夸,酒中虽然含有猛烈的毒咒,但恰恰是这特别的毒咒,与酒浆的菁华融汇沉淀之后,酝酿出了独特的醇香,让人明知它危险,却又忍不住想要细细品尝!

    不知不觉间,一杯酒便下了林铮的肚,毒咒虽然猛烈,不过在他的抗性面前,还是有些不够看,不过显然并不是所有人的抗性都足够高的,这不,狄李思喝完之后,“啵”地一下便变回了人鱼形态,整个人红得像是被煮过了一样,晕晕乎乎中还嚷嚷着“好酒!好酒!”

    好你个头!酒量不行,就别学人家一口闷!林铮伸手朝狄李思脑门一敲,这笨鱼便躺到了沙发上。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