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欧巴小说网 > 天狱边缘 > 第六百二十六章:流落于此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欧巴小说网] https://www.58160.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伊阿乌尔猎魔协会总会。

  接到大魔法师转世情报的卓明德等人,虽然不如罗克郡城分会谢志义他们那样几乎无条件相信曾是他们猎杀对象的魔术王,可在接到有关警告后还是以最高程度的认真去对待、准备。

  毁灭教即将对全世界发起总攻。

  就算在过去两年里毁灭教的计划总是输多赢少,却不排除猎魔协会这边只是取得了表面上的胜利。

  粗略分析、对比双方战损会发现,无论猎魔协会还是镇魔者,除了最开始被袭击的羽凌外到现在还无损失。

  即使对布鲁斯特感到遗憾,但后继有人的深渊魔眼依旧处在己方阵营。

  反观毁灭教则阵亡三骑灭世奴,还有数千于北境战线和神佑森林阵亡的乌利迪姆魔物。

  跳出简单的双方对比,富有智慧的长老们很快发现事情并没纸面上那么简单。

  圣皇教会的圣城克里蒂安覆灭、罗克郡城内发生的暴动看似镇压却影响到全世界、卡偌凯门境内自由业者数量锐减导致将大量无辜百姓暴露在魔物的威胁下。

  以及北境近乎三分之一的地区被乌利迪姆扫荡,令得帕兰凛合纵国付出极为惨重的代价勉强度过寒冬。

  更值得他们警觉的是,打着大魔法师转世旗号崛起、由普通人为主体的毁灭教在各地隐隐有压过圣皇教会的趋势,正在以一种极快速度扩张。

  全部结果并非指向消灭猎魔协会等对抗他们的有生力量,而是朝着引发世界级动荡的目的进发。

  若真是如此,如今这片大陆的局势便真得像毁灭教阵营所期望的那样,已然变得动荡不安。

  感觉现实表面上的平静转至崩溃只需要再来一根稻草,就能彻底将世界的火药桶引爆。

  至于西方世界由于相距太过遥远,不排除毁灭教兽宗在那边另有安排。

  相较魔宗宗主的狡诈,兽宗宗主九转毒龙不仅没镇守在它地盘上,反而跑到东方被惩罚者狠狠修理一顿。

  相信即使西方那边发生了混乱,还是达不到现在中东部大陆的程度。

  得到大魔法师转世给予的情报后,总会长给予高度重视,还连夜召开了一场长老会商讨应对方案。

  就目前情报网的回馈分析,世界各地尚处在各大帝国能大致控制的局势下。

  当然这是毁灭教还没发力的结果。

  而且有人还特别提出当年毁灭教占据六连诸峰有很长一段时间,不排除它们找出了世界各地六翼主要成员的情报。

  凭借毁灭教的势力对其施压,来达到控制诸如黑客、经济圈等能为局势雪上加霜的手段。

  这个提议得到很多人支持,如今情况再怎么高估毁灭教都不为过。

  真正商讨如何应对毁灭教可能在整片大陆各个角落同时爆发的力量,即便是守望世界三百年之久的猎魔协会也显得束手无策。

  如果曾协助猎魔协会的通讯水晶还在,完全能通过定位来实行斩首行动。

  如果像坐镇后方的魔宗宗主等角色躲在暗地里不出,对外面的进攻只是进行指挥,即使能成功镇压普通人为主的毁灭教也难以根治。

  就像三十多年前死者之王事件一样。

  极有可能会让失心等最具威胁的存在喘息机会,不久又卷土重来。

  议程进行到死局,其实还有件更令猎魔者们倍感压力的情报卓明德没有说出。

  有关灾煞的实力、数量预测,总会长打算到时找时间和惩罚者单独聊聊。

  根据大魔法师转世的说法,无论峻熙在罗克郡城击败的九转毒龙,还是携带恶魔的失心宗主、抑或刺杀无名差点成功的藏影冥刺,甚至被封印在冻砂荒原数百年之久的天魔,皆属于灾煞范畴。

  事实上除了上面提到的四位,大魔法师转世明确表示绝对还有其他灾煞存在。

  这么算下来己方抱有的顶尖战力数量优势在灾煞面前会大打折扣。

  甚至卓明德有种根本打不过的想法一闪而过。

  长老会一直开到凌晨才结束。

  讨论出的结果并不算丰富。

  只能笼统地概括要联系镇魔者和凡俗帝国的力量,加强对毁灭教的打击镇压,以及防止出现像帕兰凛合纵国那样被横空降世的野兽扫荡等计划。

  完全躲在暗处的毁灭教宛若伺机而动的毒蛇,它会选择时机对目标发动进攻。

  而且是极可能一击必杀的猛攻!

  就在卓明德等人拖着疲倦身躯与大脑入睡后不久,从伊阿乌尔外城门传来的讯息引起惩罚者等人在意。

  听说有位衣衫褴褛、依旧能分辨出其原本应该属于十分华丽长袍类型的老者,拿着一把似乎充满魔力的佩剑昏倒在大门前。

  驻守在外城门的士兵打算将他救起并询问对方身份,却被察觉到魔力的猎魔协会成员拦下。

  决定请示内城总会,考虑要不要将这名携带魔力充沛武器的老者带回。

  “我亲自去看看。”

  坚决反对林远跟去的峻熙,跨上猎魔协会训练到甚至都不会惧怕魔物的战马,朝外城疾驰而去。

  当他来到外城接应地点时,看见果然如猎魔者所言的陌生老者手里紧紧拿着一把看上去就很不详的黑剑。

  这似乎是······

  惩罚者示意其他人退下,武装上救世圣铠的他靠近,并将那把黑剑从老者手里夺下。

  仔细感受其内部滚滚魔力涌动并得到结论:“常暗君王。唯有作为镇魔器存在的武器才能拥有如此程度的魔力。”

  虽然单凭外表判断,普通的黑耀武器只要纯度够高也会产生令普通未接触过魔法的猎魔者,产生微弱魔力反应。

  作为惩罚者的峻熙,想从黑剑里远超黑耀甚至星钻的魔力情报里判断出这是件镇魔器,绝对不是什么难事。

  既然这是镇魔器常暗君王的话,那此人带着镇魔器倒在伊阿乌尔城前、且还穿着似乎是逃难出来的破烂却华丽的衣物,让峻熙很快联想到那个可能。

  “把他带回去,记住,不要被帝国士兵或其他人发现。”

  下达指令并选择亲自护送的惩罚者,利用猎魔协会专属渠道走进连同外城和总会的秘密道路,带着这位昏迷的老者前往内城。

  与此同时距离总会不到十数公里的里皇都内,同样得到十万火急的情报——

  前天晚上卫伊城内圣皇教会教庭遭到不明势力屠杀。

  不仅用火焰将整片教庭焚烧殆尽,连众多金纹护教、天裁者,甚至教皇都没能逃出。

  疑似尽数葬于火海内!

  这种情报对气氛日益紧张的朝廷来说,无疑是引爆火药桶的讯息。

  当天以贝格烈皇帝夏泽世为首的力量,对里皇都仍旧支持旧教皇的派系进行肃清。

  听闻短短半天时间,禁卫军的钢刃击杀了一百多位大大小小的朝廷官员及其麾下亲卫,其余听闻风声快速归降的拥教派成员归降者亦不在少数。

  总之血流成河的场面对夏皇来说,根本称不上值得悲哀。

  倒像是终于解决了心里的顽疾,心情久违的舒畅许多。

  带着这种舒畅心情回到里皇都内休整,很快被闻讯赶来的不速之客敲门道:

  “贝格烈的皇帝,余有事找你。给你五秒钟准备,余这就进来。”

  面对作用百万军队的帝国之皇,来者话语显得随意、强势,

  甚至不打算请求觐见,直接来到夏皇房门外像拜访普通人那样敲门。

  听到对方声音的夏泽世皱起眉头,还来不及说什么时,面前的大门就已然打开。

  “五秒时间到了,余来此想跟你确认些情报。”

  本打算龙颜大怒、唤来亲卫将对方斩杀的贝格烈皇帝,看到对方衣着打扮后瞬间冷静下来。

  黑色长袍、晶蓝色面具。

  悄无声息地靠近里皇都戒备森严的皇帝房间外,除了传说中掀起满世界风雨的大魔法师转世还能有谁?

  意识到不能轻易触怒对方的皇帝,努力保持身为帝者的威严,中气十足地发出带着警惕的声音:

  “大魔法师转世,朕和你之间有什么好谈的。还是说,那起圣皇教会灭门事件,就是你在背后主导或者直接出手?”

  现在针对卫伊城的事件在皇帝心中有几种猜想。

  而由互相仇视的大魔法师转世亲自出手灭杀,就是极有可能的情况之一。

  “恰恰相反,余是来找你了解那件事情况的。”

  身披黑袍的不速之客保持基本礼节、立在距离夏皇十步外的位置,让后者戒备的心情稍微放松。

  不过皇帝很明白即使再往后退十步,眼前极度危险的人物依旧有办法将自己轻易击杀。

  “很抱歉来打扰您,圣皇教会遗留在世界最后的顶尖势力被连根拔起,让您的事物量少了许多吧。”

  自话自说的来者保持着看似尊敬,实际上根本不给皇帝拒绝机会的语言。

  来访者朝位居上位的夏泽世提问:“有关卫伊城圣皇教会的事,有多少说多少。昨天余去忙其他事了,没能注意到仅仅离开一天不到,那边就发生了如此惨案。”

  虽说“惨案”这个词在皇帝听来有些不舒服,因为谁会因为一件“惨案”而感到心情愉悦?

  知道不能与对方正面冲突的皇帝斟酌着情报,略带小心翼翼回答:“卫伊城的情报是在今天早晨才经由我皇室安插在那边的暗卫送来。根据连续传来的可靠情报,大火过后的圣皇教会教庭内找到了数位金纹护教被干净利落击杀的遗体,以及倒在废墟内还能勉强分辨出身份的天裁者戴忘觉。至于圣皇教会的教皇,虽然并未在这场灾难遗迹内找到,可同样没人在教庭出口和几条暗道处看见对方逃出。初步推测是完全被火焰吞噬,化作某具辨认不出的枯骨了。”

  事实上连皇室安排在那边的暗卫都损失了三四位。

  那里突兀上演的屠杀,将当时还在教庭内所有人无差别全部抹除了。

  “后续影响呢?”

  唯有听见天裁者阵亡时稍微有着迟疑的大魔法师转世,问起卫伊城惨案后如今各地的反应。

  消息还没来得及传开,收到消息的地域其实皆遭受不小的冲击。

  特别是还有个夏皇从来没听说过的毁灭教势力,在贝格烈帝国境内开始如野草般疯长。

  额外打听了其他情报的大魔法师转世点头。

  旋即将腰间一柄熟悉的剑刃以天赋魔法隔空送到夏皇面前。

  “这是余从卫伊城带回的光明皇帝,也不知到底是错是对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