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欧巴小说网 > 混沌幽莲空间 > 第2034章 牛X轰轰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欧巴小说网] https://www.58160.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这头穆真人,大长老他们忙得那叫一个欢腾,既然要周全好一切,又得注意保密工作,既要将人收缩以待那不可预见的天地异变,又要想办法腾出适当的人手留在这里扫荡收信可利用资源,此外还得安排好了人手守在这儿,毕竟如果阎君从那空间里出来了,他们还得侍奉好了不是!

    一条条,一件件看着简单,但是对于这种这认真想来这几个条款却又是相互对立的,想要办得恰到好处,不这安排起来可着实得费点功夫。

    咳,至少这会不管是“鬼市”的人,还是穆真人的那些弟子们对此可是深有体会,泥妹滴,上头这是抽的哪门子疯啊,这都快将人给指使得飞起来了有木有?!而且下的这命令一个接一个的让人满头雾水不说,还不让人问,有那好奇心重的稍一打听,差点没被上前给从头发丝骂到脚后根。

    有过几个前车之鉴后,这后头的人这好奇心就是再重,也不敢张这嘴了。拜托,还敢张这嘴,一个大白眼翻给你,你想被人拿手指戳到鼻梁塌陷,被口水喷到有如暴雨淋头,别客气,你自个去!咱没那找虐的爱好。

    这嘴上是不敢去打听去问了,可是这心下却忍不住不停地犯嘀咕,这到底是要发生什么惊天动地的事了?怎么这上头跟抽了疯似地使劲折腾,而且瞅着这架势,居然好像比之前为崇元宗秘境开启做准备时阵仗还大。真是奇了怪了……

    有句话说得好,这天下没有不透风的墙,大长老这边,穆真人这边突然间这么大的动作,很快就引起了有心人的注意。事有反常必定有妖。很快,这探消息的探子就蹭了过来,看看能不能探到些什么。

    对于这些人,这大家伙的反应是——亲,你们这是打听啥哟,打听。你们问我们,我们问谁去,我们这里同样是一头雾水呢。

    问题这样的话说出去谁信?至少这过来打听消息的人是不会信的!一头想尽办法探消息,另一头,确实根本就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情况,这么两相一对碰,好了,一方以为对方这是在跟他们装傻呢,更加拼了命地挖消息,而另一方,开始是没注意到,后来则感觉这情况不对啊,赶紧扯了个由头脱身,将情况上报。

    大长老与穆真人这经验多丰富啊,一见这情况立马就调整了策略,各种各样似是而非的消息被放出来。既然已经被那些鼻子尖的家伙“闻”出点什么来了,那他们就必须得往里边洒料了,否则如果一直捂盖子的话,那些家伙只会觉得这里边的事大有可挖。

    虽说大长老与穆真人非常肯定他们挖不出什么来,可总有些小老鼠在你身边钻来钻去那也那也烦人不是,尤其是现在这种时候,更没那闲心跟这些家伙“玩”,倒不如直接将水这搅混,正如那啥广告说的:假消息这么多,总有一款适合你(小海?澹河姓庵止愀媛穑浚?U饷炊嘞?⒎懦鋈ィ?蟪だ嫌肽抡嫒送??嘈牛?苡幸豢罨崛媚切?凹獗亲印泵?et到他们认为的正确答案。

    **************************************************************************************************

    且不说穆真人与大长老他们在外边如何斗智斗勇的,这里边,阎君正一肚子疑问等着简儿来答呢。

    有了之前的经验,再加上这进来的人除了咱家简儿姑娘外,这身手都不弱,所以这次进来,简儿他们的速度明显就快了很多。而称着这当口,简儿正好将事情跟阎君简单做了个交代。

    “居,居然有这样的事……”阎君一脸的不可思议,说真的,要不是他对简儿称得上了解,确定简儿绝对不可能拿这种事跟他开玩笑,说不得阎君都要觉得今儿个是四月一号,而简儿正跟他调皮,学那些洋毛子跟他恶作剧呢。

    “等,等会,让我理理,让我再理理……”阎君朝简儿做了一个暂停的资势。虽然刚才简儿说的有些笼统,可是这该说清的,基本上已经交代清楚了。只不过,这信息量似乎有点太大,以至于神经粗如阎君都忍不住升起一种接受无能的感觉。

    其实何止是阎君,其他身具纯阴之力,跟着一起进来的其他地府兵将们同样是满脸不可置信之色。额滴个小乖乖,真滴木有想到了,自家阎君大人认下的这个义妹居然还有这么牛X轰轰的身份……

    其实在地府中,扣除已经快要进化成宠妹狂魔的阎君,常与简儿打交道的秦使者,及一些个帮着简儿在地府与人间两头传话的跑腿小鬼们外,地府其他人,或者说鬼对于简儿的认知程度认真说起来,真的并不算太高。

    当然了,他们对简儿获得如今这身份同样也未持反对意见(否则他们就不可能会跟着守来了),别的不说,单就简儿对地府的几次大恩,他们就是将这小姑娘捧得再高那也是该当的。

    话虽如此,同样不可否认的是,对着简儿,或者更准确地来说,这对上最终定会走上轮回路的人,归依他们地府的人类,地府中人(鬼)总是会下意识地带上一股子优越感。

    可是这会,对上面前这小姑娘,他们忍不住升起一种自惭形秽的感觉。

    一位上古尊者的嫡传弟子。上古尊者呢,传说中,那拥有尊者称号的强者们,哪一个不是拥有上天入地之能的狠角色,挥手之间,灭掉一界之生灵那都是不是什么了不起的事。自家阎君……,算哒,不拿这位来比(阎群:我什么了我?合着我居然连拿来做例子的资格都木得了是吧?),自家这位阎君大人虽然认真起来还不错,可问题是,这样的时间太少,不靠谱的时候太多,拿他来做例子实在太不标准。

    嗯,就拿前阎君来举例儿吧,虽然前任阎君被誉为地府历任阎君中最强大的存在,放到一位上古尊者手中,那也是能一根指头儿就能碾死的货。

    额,似乎夸张了占,好吧,一根指头碾死是难了点,两根指头碾伤那还是能轻办得到的。

    这头穆真人,大长老他们忙得那叫一个欢腾,既然要周全好一切,又得注意保密工作,既要将人收缩以待那不可预见的天地异变,又要想办法腾出适当的人手留在这里扫荡收信可利用资源,此外还得安排好了人手守在这儿,毕竟如果阎君从那空间里出来了,他们还得侍奉好了不是!

    一条条,一件件看着简单,但是对于这种这认真想来这几个条款却又是相互对立的,想要办得恰到好处,不这安排起来可着实得费点功夫。

    咳,至少这会不管是“鬼市”的人,还是穆真人的那些弟子们对此可是深有体会,泥妹滴,上头这是抽的哪门子疯啊,这都快将人给指使得飞起来了有木有?!而且下的这命令一个接一个的让人满头雾水不说,还不让人问,有那好奇心重的稍一打听,差点没被上前给从头发丝骂到脚后根。

    有过几个前车之鉴后,这后头的人这好奇心就是再重,也不敢张这嘴了。拜托,还敢张这嘴,一个大白眼翻给你,你想被人拿手指戳到鼻梁塌陷,被口水喷到有如暴雨淋头,别客气,你自个去!咱没那找虐的爱好。

    这嘴上是不敢去打听去问了,可是这心下却忍不住不停地犯嘀咕,这到底是要发生什么惊天动地的事了?怎么这上头跟抽了疯似地使劲折腾,而且瞅着这架势,居然好像比之前为崇元宗秘境开启做准备时阵仗还大。真是奇了怪了……

    有句话说得好,这天下没有不透风的墙,大长老这边,穆真人这边突然间这么大的动作,很快就引起了有心人的注意。事有反常必定有妖。很快,这探消息的探子就蹭了过来,看看能不能探到些什么。

    对于这些人,这大家伙的反应是——亲,你们这是打听啥哟,打听。你们问我们,我们问谁去,我们这里同样是一头雾水呢。

    问题这样的话说出去谁信?至少这过来打听消息的人是不会信的!一头想尽办法探消息,另一头,确实根本就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情况,这么两相一对碰,好了,一方以为对方这是在跟他们装傻呢,更加拼了命地挖消息,而另一方,开始是没注意到,后来则感觉这情况不对啊,赶紧扯了个由头脱身,将情况上报。

    大长老与穆真人这经验多丰富啊,一见这情况立马就调整了策略,各种各样似是而非的消息被放出来。既然已经被那些鼻子尖的家伙“闻”出点什么来了,那他们就必须得往里边洒料了,否则如果一直捂盖子的话,那些家伙只会觉得这里边的事大有可挖。

    虽说大长老与穆真人非常肯定他们挖不出什么来,可总有些小老鼠在你身边钻来钻去那也那也烦人不是,尤其是现在这种时候,更没那闲心跟这些家伙“玩”,倒不如直接将水这搅混,正如那啥广告说的:假消息这么多,总有一款适合你(小海?澹河姓庵止愀媛穑浚?U饷炊嘞?⒎懦鋈ィ?蟪だ嫌肽抡嫒送??嘈牛?苡幸豢罨崛媚切?凹獗亲印泵?et到他们认为的正确答案。

    **************************************************************************************************

    且不说穆真人与大长老他们在外边如何斗智斗勇的,这里边,阎君正一肚子疑问等着简儿来答呢。

    有了之前的经验,再加上这进来的人除了咱家简儿姑娘外,这身手都不弱,所以这次进来,简儿他们的速度明显就快了很多。而称着这当口,简儿正好将事情跟阎君简单做了个交代。

    “居,居然有这样的事……”阎君一脸的不可思议,说真的,要不是他对简儿称得上了解,确定简儿绝对不可能拿这种事跟他开玩笑,说不得阎君都要觉得今儿个是四月一号,而简儿正跟他调皮,学那些洋毛子跟他恶作剧呢。

    “等,等会,让我理理,让我再理理……”阎君朝简儿做了一个暂停的资势。虽然刚才简儿说的有些笼统,可是这该说清的,基本上已经交代清楚了。只不过,这信息量似乎有点太大,以至于神经粗如阎君都忍不住升起一种接受无能的感觉。

    其实何止是阎君,其他身具纯阴之力,跟着一起进来的其他地府兵将们同样是满脸不可置信之色。额滴个小乖乖,真滴木有想到了,自家阎君大人认下的这个义妹居然还有这么牛X轰轰的身份……

    其实在地府中,扣除已经快要进化成宠妹狂魔的阎君,常与简儿打交道的秦使者,及一些个帮着简儿在地府与人间两头传话的跑腿小鬼们外,地府其他人,或者说鬼对于简儿的认知程度认真说起来,真的并不算太高。

    当然了,他们对简儿获得如今这身份同样也未持反对意见(否则他们就不可能会跟着守来了),别的不说,单就简儿对地府的几次大恩,他们就是将这小姑娘捧得再高那也是该当的。

    话虽如此,同样不可否认的是,对着简儿,或者更准确地来说,这对上最终定会走上轮回路的人,归依他们地府的人类,地府中人(鬼)总是会下意识地带上一股子优越感。

    可是这会,对上面前这小姑娘,他们忍不住升起一种自惭形秽的感觉。

    一位上古尊者的嫡传弟子。上古尊者呢,传说中,那拥有尊者称号的强者们,哪一个不是拥有上天入地之能的狠角色,挥手之间,灭掉一界之生灵那都是不是什么了不起的事。自家阎君……,算哒,不拿这位来比(阎群:我什么了我?合着我居然连拿来做例子的资格都木得了是吧?),自家这位阎君大人虽然认真起来还不错,可问题是,这样的时间太少,不靠谱的时候太多,拿他来做例子实在太不标准。

    嗯,就拿前阎君来举例儿吧,虽然前任阎君被誉为地府历任阎君中最强大的存在,放到一位上古尊者手中,那也是能一根指头儿就能碾死的货。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