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巴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武炼巅峰 > 第一卷 崛起凌霄阁 第三千三百四十七章 被偷了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
    ,。

    虽然事情有些难以启齿,但伏谆毕竟不是婆婆妈妈之人,所以稍稍犹豫了一下便道:“我想跟你说说麟儿的事。”

    听到这个名字,祝炎眉头一皱,叹道:“这么多年了,你还没放下么。”

    伏谆直勾勾地望着他:“你放下了?”

    祝炎道:“放不下又如何?事情都已经那样子了,凡事要往前看,不能总盯着脚下的坑坑洼洼。”

    伏谆摇头道:“我只是不甘心,你我皆是十阶血脉,为何麟儿继承的本源会不足?到底是谁的问题?”

    祝炎苦笑道:“十阶又如何?龙族血脉延续本就艰难,历代以来这样的例子还少吗?”沉吟了一下道:“这件事不用多说了,过去就让它过去吧。”

    伏谆依然摇头。

    祝炎哭笑不得:“那你想怎样?”

    伏谆低着头道:“我一直觉得,麟儿没有死,总有重见天日的一天。”

    “他已经在龙墓了。”祝炎伸手搭在伏谆的肩膀上,苦心婆心道:“以后不要再想此事了。”

    伏谆的头低的更厉害,声音也低:“麟儿不在龙墓。”

    祝炎一怔,表情怪异地望着她:“什么意思?”

    “麟儿不在龙墓。”伏谆又重申了一遍,这才一抬头,直视祝炎的双眸,“他在龙岛上。”

    祝炎眼珠子不禁瞪圆,讶然道:“你是说,当年你没将麟儿放进龙墓中?”历代以来,龙卵坏死不是头一次出现,每一次遇到这种事,那坏死的龙卵都会被安置进龙墓内。祝炎怎么也没想到伏谆居然会破坏这个规则,不可能啊,龙岛上任何人都会破坏族规,可绝对不会是伏谆。

    “是!”伏谆点点头。

    祝炎脸色一沉,低喝道:“糊涂!此事若叫其他族人知晓,你颜面何存?”用族规去约束其他族人,自己却加以破坏,这是绝对无法容忍的事。

    伏谆一声不吭,显然也知道这事自己干的不对,但那是一个母亲对自己子嗣的留念,纵然错了又如何?

    “你把他放在哪了?”祝炎又好气又好笑,这事自己居然一直也不知情,怪不得当年她不让自己跟去龙墓,原来早就打算虚晃一枪了,可笑自己一直都被她给蒙在鼓里。

    伏谆警惕地望着他道:“你想干什么?”

    祝炎张了张嘴:“你觉得我能干什么?”

    “不准你将麟儿放进龙墓!”伏谆咬牙道。

    祝炎气道:“事到如今,你还要执迷不悟么?麟儿……已经没有希望了,你为何还要将他放在别处,龙墓才是我龙族永眠之地。”

    伏谆嘴角勾起一抹冷笑:“就知道不应该与你说这事。”言罢转身便走。

    祝炎一把抓她的胳膊。

    “放开!”伏谆回头,冷冽的目光凝视着他。

    祝炎心中一个激灵,意识到这女人动了真火,自己若是强行阻止的话,搞不好要惹她发怒,只能放开手道:“你先冷静一下。”

    “我很冷静!”

    祝炎嘴角抽了抽,沉吟一下道:“你既然隐瞒了我这么多年,今日为何突然又来告诉我了?”这正是祝炎感到奇怪的地方,这女人与自己对彼此都知根知底,应该知道与自己说了这事之后会是什么结果,可偏偏主动跑过来坦白此事,显然有些不太合理。

    伏谆抿了抿薄唇,犹豫了一下还是道:“不知道。”

    “不知道?”祝炎瞠目结舌。

    伏谆长吸一口气道:“不知道为什么,这些日子我一直心绪不宁,总感觉有什么事要发生。”

    “事关麟儿?”祝炎皱眉道。

    “不错!”伏谆轻轻颔首,“所以我想让你跟我一起去看看麟儿。”

    “可以!”祝炎爽快答应。

    伏谆却道:“不过看你刚才的态度,我又改变主意了。”

    祝炎苦笑道:“你放心,麟儿的事情你自己做主,若你不愿,老夫也不会强求你将他放进龙墓中。”也只能这么说了,若不表这个态,这女人肯定不会带自己去看麟儿的,如今之计,还是先确定麟儿在哪要紧,以后的事情以后再说。

    “当真?”伏谆眼中迸发出惊喜的光芒,那种冷冽消融开来,罕见的露出一抹柔色。

    “当真!”祝炎正色颔首。

    伏谆微微一笑,勾手道:“那跟我来吧。”说话间,已经率先飞了出去。

    祝炎却没有立刻跟上,而是呆了一会儿。

    主要是已经太多年太多年没见伏谆的笑容了,那一瞬间的微笑,几乎让整个天地都为之黯然,遥想当年,伏谆虽然不爱笑,但偶尔还是有些笑容的,但自从麟儿的事情发生之后,笑容这东西便彻底从这女人脸上消失了,面对任何人,在任何时候,她都是一副万年冰山亘古不化的神情,整个龙岛上的龙族都畏惧她。

    何苦来由?祝炎心中一叹,掠空跟上。

    无名的小岛上,龙族两大长老齐齐驾临。

    祝炎吃惊不小:“你将麟儿就安置在这里?”

    伏谆手指着前方道:“不错,那里有一个天然的山洞,很隐蔽,若不是特意寻找的话是不会发现的,麟儿这些年一直待在那里面。”

    祝炎不禁有些佩服这女人的胆子,这里可不是什么无人路过的地方,附近甚至还有两个族人的灵岛,果然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啊,这些年来居然也没人发现里面的秘密,也实在是侥天之幸。

    跟在伏谆身后,两人轻车熟路地进了那山洞中,一路盘绕往下。

    祝炎能感受到,伏谆的心情似乎变得有些忐忑,因为话变多了,心中也能理解,自己何尝不是如此?虽然麟儿已经没有任何希望,但能再多看一眼,也是好的。

    期待紧张之中,两人一路来到了那最里面的溶洞内,柔和的夜明珠光芒照耀着整个溶洞,伏谆忽然怔怔地站在了原地,目光直勾勾地盯着某个地方,娇躯轻颤了起来。

    祝炎四下打量了一下这个溶洞,皱眉道:“麟儿呢?”

    溶洞内空无一物,哪有什么麟儿?

    扭头望去,忽然发现伏谆的神色不对,猛地意识到了什么,心中一突。

    便在这时,伏谆上前几步,来到之前安置龙卵的位置,目光茫然地搜寻一阵,然后抬头望着祝炎,眼圈一红,眼泪流了下来:“麟儿不见了!”

    祝炎沉声道:“你确定将麟儿放在这里了?”

    伏谆双眸无神地回道:“他一直在这里,我大半年之前还来看过他的,他一直在这里的。”猛地一惊,眼神变得冷厉无比,杀机萦绕,咬牙切齿道:“他被谁偷走了!”

    祝炎皱眉道:“若是如此的话,想必是哪个族人动的手脚,族人也就那么多,并不难查出来。”

    伏谆冷森森地道:“若叫我知道是谁干的好事,定绕不了他。”

    祝炎吓一跳,连忙道:“兴许只是无意,你先别说这种话,等查出来了叫他还回来就好了,这事也不好到处声张。”

    “不错不错。”伏谆一听,连忙点头,望着祝炎道:“你去查,快点去查,叫他赶紧将麟儿送回来。”

    看着她的样子,祝炎一时无言,如此柔弱无助的伏谆,自己也是头一次见到,他算是真正认识到麟儿在她心中的地位了。

    怪不得她说自己之前一直心绪不宁,原来是真的有事发生了,修为实力到了这种程度,许多事情总是在冥冥之中有所感应的,玄之又玄。

    “还愣着干什么,赶紧去查啊。”伏谆跺脚道催促。

    祝炎长叹,这事该怎么查呢。

    族人的数量确实不多,查起来也简单,真要是哪个族人来这里带走了麟儿,估计用不了一天自己就能查出真相,关键是要怎么查?

    总不能每个族人都去问一下,你是不是从什么地方带走了一颗龙卵吧?真要是这么问了,族人肯定会很奇怪,到时候伏谆私藏龙卵之事就瞒不住了。

    既要查明麟儿的去向,又要照顾伏谆的颜面,祝炎觉得这事真的很为难,心里其实也有些恼火,到底是哪个族人干的?毕竟,那龙卵也有他的血脉延续。

    与此同时,另外一座灵岛之上。

    杨开半龙之躯盘踞,用自己的身体将那龙卵护着,整个人沉浸在一种及其奇特的状态之中。

    四周一片黑暗,不见半点光芒,浑浑噩噩,沉沉浮浮,意识也模糊不清,所做的一切都是本能的反应。

    延伸四肢,却好想有什么东西囚禁了自己一样。

    一个念头不禁浮现了出来:自己这是在一颗蛋里?

    可是自己怎么会在一颗蛋里呢?努力地想了想,终于想起自己是在孵化一枚龙卵。

    但自己既然在孵化龙卵,为何又跑到卵里来了?

    正狐疑的时候,一道清晰的意识从旁传来,努力地贴了过来,杨开不耐,将这意识排斥开。却不想那意识却锲而不舍,又一次贴了过来,更传递出渴求的情绪,好似自己身上有什么他需要的东西一样。

    杨开有些烦躁,正要再排斥的时候,忽然心中一动,明白这意识到底是什么了。

    这是那龙卵内生命的气息啊,而自己现在的状态,并非是在一颗蛋里,而是意识沉浸在那龙卵中,与龙卵内的生命有了一丝共鸣。(未完待续。)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