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巴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武炼巅峰 > 第一卷 崛起凌霄阁 第三千两百七十三章 逝者已矣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
    无华殿,山门处,杨开漫步而来,径直走到一个小土坡前,低头凝视着那冰冷的尸体,眸中闪过一丝哀伤。此时此刻,这尸体外包裹着一层寒冰,所以纵然隔了好几天,尸体也没有损坏的迹象,更没有被野兽啃咬。

    致命的伤势在胸口处,是刀剑之类的利器穿透,只有这一处,看的出来,她死之前没有遭遇什么痛楚,只是瞪大的双眸中却满是恐惧和无助。

    “宫主!”花青丝走上前来,轻轻地喊了一声。

    “你怎么会在这里?”杨开一边问着,一边蹲下身子,大手在那冰冷的尸体上拂过,坚冰立刻融化,再轻轻地替她阖上眼皮,捋了一下额头前散乱的秀发。

    “姬长老让我守在这里的。”花青丝回道,悄悄打量杨开的神色,心知姬瑶说的没错,宫主果然与这个死去的女子认识,也不知道是什么关系,但见杨开脸上的内疚和哀伤之意,似乎彼此关系也不是那么普通,却也没到男女之情的地步。

    杨开点点头,之前姬瑶随他破开无华殿护宗大阵一起冲进去时,他也注意到姬瑶施了秘术,冰封玉琢的尸体,只是那个时候大战在即,他根本没功夫多做停留,直到此刻一切解决妥当,才有时间前来查探。

    逝者已矣,音容笑貌却不断地在眼前翻滚,若不是死在这里,以玉琢在武会上的表现,未来晋升帝尊也是大有希望,但武道一路,披荆斩棘,稍有不慎便是魂飞魄散的下场。

    与她其实算不上有多大的交情,这一次南域死伤两三万人,连青阳神殿的弟子也死了三分之一还多,可让杨开感到惋惜和心痛的,却只有她一个。

    真是莫名其妙的感情,望着面前的人,杨开便能回想起当日自己拒绝见她之后,她忽然回身冲自己使劲挥手的一幕,谁也没想到,那一瞬的转身便是永诀。

    “宫主,那边几位是她的同门,想要将尸体入土为安。”花青丝等了好一阵,见杨开依然没有反应,这才开口提醒道。

    杨开抬头望去,只见那边十几个人有些畏惧地站在不远处,打头的一个是一个看起来只有三十多岁的少妇,身后一群人全都是女子,但每个人都神情萧索,更有几个年纪稍小一点的正在轻轻啜泣。

    “请过来吧。”杨开点点头。

    “是。”花青丝应了一声,朝那边行去,走到那边女子面前说了几句,片刻后便将那十几人带了过来。

    “罗刹门芩佩见过杨长老。”那少妇行了一礼,目光在玉琢的尸体上扫了一眼,眼圈顿时红了,总算顾忌杨开就在眼前,没有立刻哭出来。

    杨开目光扫过众人,发现这十几人就属那芩佩修为最高,也不过道源两层境而已,其他的也只有一个道源一层境,剩下的便是虚王境和返虚境了。

    “你们是玉琢的同门?”杨开问道。

    芩佩颔首道:“是的,我是玉琢的师姐。”

    “你们门主呢?”杨开瞧着她,虽然罗刹门在南域不算太强大的宗门,但杨开记得她们是有一个帝尊境门主的,而这次也正是她们门主带队前来参加武会。

    芩佩低着头,有些哽咽道:“门主也去了。”

    这话一说出来,后面那几个正在啜泣的女子一下子全都忍不住哭了出来,罗刹门是个女子宗门,但凡女子宗门总是引人瞩目的,难免会有一些好色之辈打她们的主意,以前有一个帝尊境门主坐镇,又与四周的宗门家族联姻,倒也还算安稳,如今门主惨死,来参加武会的道源境也死的只剩下两个了,可谓是伤了根本,以后罗刹门再想在南域立足就难了,只要消息传开,罗刹门众多女弟子的下场堪忧,思及往后,感伤当下,一群女子如何能忍住悲恸。

    杨开默然。

    芩佩从空间戒里取出一个布袋来,朝杨开递去。

    “这是……”杨开狐疑地望着她。

    芩佩抹了把眼泪,强颜欢笑道:“玉琢师妹前些日子叫我留意收集一些种子,应该是想送给你的吧,我收集的晚了一些,还没来得及交给她。”

    杨开抿了抿嘴唇,伸手将那布袋接过,却感觉这小小的布袋无比的沉重。

    芩佩又道:“玉琢师妹很仰慕杨长老,前段时间……”说着说着已经有些说不下去了,捂着嘴嘤嘤哭泣,后面十几个女子感伤之下,也都抱头痛哭起来。

    花青丝也被这场景搞的心里不是滋味,眼圈儿有些发红。

    好一阵,芩佩才平息下来,深吸一口气,微笑道:“玉琢师妹能在临终前认识杨长老,真是好福气。”

    杨开攥着布袋的手微微一紧,只感觉胸口堵得厉害。

    芩佩又道:“杨长老若是不介意的话,我想将师妹的尸体带回宗门安葬。”

    杨开轻轻点头,无言以对。

    芩佩这才蹲下身子,温柔地摸了摸玉琢的脑袋,然后将她的尸体收进了空间戒中。

    “多谢杨长老!”芩佩福了一礼,便要带着十几个同门离去。

    “等一下。”杨开伸手喊住了她。

    芩佩回头道:“杨长老还有什么吩咐吗?”

    “你们以后有什么打算?”杨开望着她问道。

    芩佩眼中闪过一丝茫然,摇了摇头。这几****也思考过这个问题,门主已死,罗刹门上千弟子该何去何从?如今门内修为最高的,也只有一个留守宗门的道源三层境长老了,这样的力量根本不足以守主罗刹门的基业,罗刹门一直以来联姻的宗门和家族倒是有一些,但没了帝尊境的威慑,那些联姻的对象只怕比任何人更想吞掉罗刹门,又怎会庇护。

    罗刹门未来的下场已经可以预见,除非能拉到强而有力的外援,但不知根知底的话,就算拉来了外援也可能引狼入室,种种顾忌让罗刹门前途一片黯淡。

    “你们想重振宗门还是改投别家?”杨开问道,“若是后者的话,我可以帮你们引荐一二,南域北域都可以,南域选择有限,北域的宗门随便你们挑,想进哪个都可以。”

    芩佩闻言眼前一亮:“杨长老愿助我罗刹门?”

    杨开道:“我与玉琢……算是朋友,她虽然去了,但她的宗门有难,我也不能坐视不管。”

    得到肯定的答案,芩佩喜不自禁,那十几个罗刹门弟子也是一脸不可思议地望着杨开。在她们看来,帝尊境向来都是高高在上的,不到帝尊,根本没资格与之平等对话,这也是为什么她们一直站在远出,不敢上前的缘故。

    因为守着玉琢尸体的花青丝就是个帝尊境。

    门主生前虽然也算和蔼可亲,但帝尊境的威严摆在那里,也没人敢在她面前放肆什么。

    帝尊一层境便是如此,更不要说两层境三层境了,而这位杨长老更是青阳神殿的长老,分量比起一般的帝尊境更足更重。是以刚才芩佩与杨开说话的时候都有些小心翼翼,可谁知道对方居然这般平易近人,竟然说他与玉琢是朋友。

    朋友这两个字,分量可是太重了,哪个帝尊境愿意与道源境做朋友?就算有也极少,若是玉琢听到这话,恐怕不知道会有多高兴。

    一想起玉琢,芩佩的神色又满是哀伤,坚定道:“我等想重振宗门!”

    罗刹门是她们成长的地方,是她们这一群女子的家,若能重振,谁愿抛弃了寄人篱下?

    她身后一群女子也都猛点头。

    “这样啊……”杨开沉吟一阵,开口道:“你们罗刹门有聘请过客卿长老么?”

    芩佩摇了摇头,罗刹门就一个帝尊境,真要聘请客卿长老的话,肯定也是要选择帝尊境的,但一般的帝尊境都有各自的宗门,谁会去罗刹门当客卿长老啊,而聘请道源境则是根本没这个必要。

    “聘请我吧,以后我便是罗刹门的客卿长老了。”杨开挤出一丝微笑来。

    芩佩立刻呆了。刚才听杨开话中的意思,她也知道杨开是有意要帮助她们重振宗门,却没想到居然会用这种方式。在她想来,杨开顶多也就是对外昭告一下自己庇护的意思,好让一些心怀不轨之徒投鼠忌器,根本没想到杨开居然愿意纡尊降贵,去罗刹门当客卿长老。

    这可是客卿长老,纵然挂了客卿两个字,那也等于打上了罗刹门的印记,以后罗刹门真的有难,杨开还能不施以援手?

    见芩佩不答话,杨开摸了摸鼻子道:“是不是你们罗刹门只允许有女子存在?若是这样的话,我可以给你推荐个别人,她的修为不比我差。”他所指的自然是姬瑶,相信这点小忙姬瑶还是愿意帮的。

    “不是不是!”芩佩连忙摆手,开什么玩笑,纵然罗刹门真的有这个规矩,此刻也没了。杨开何等人物,这一次无华殿一役最大的功臣,随随便便就能驱使两百多帝尊境和三十多位妖王加三个圣灵,莫说他本身是个帝尊境,就算不是,这天下也没人再敢轻视他,有他担任罗刹门的客卿长老,谁还敢造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