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巴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武炼巅峰 > 第一卷 崛起凌霄阁 第三千一百八十九章 你叫够了没有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
    换句话说,星域之主也要受到星庭的管辖和约束,不可能在自己的星域中为所欲为,否则一个星域之主若是愿意的话,完全有能力将整个星域毁灭。

    而眼前这羽冠男子,从某种程度上来说,还是杨开这些星域之主的顶头上司。否则乌恒好歹也是个帝尊三层镜,面对此人时也不至于那般卑躬屈膝。

    杨开对这事一窍不通,算是半路出家,直接越过了星庭炼化恒罗星域,自然提不上敬畏。

    羽冠男子举剑于顶,身形竟在这一瞬间巍峨如山,倒不是他身形变大了,只是那气势的上扬,直通天际,激荡星辰。

    “小子,念你修行不易,速速将小世界奉上,本座或可绕你一命。”

    杨开决然低喝:“痴心妄想!”

    “小子找死!”羽冠男子眼中寒光一闪,长剑劈下,剑身上光华流转,威能莫测,天地之间瞬间只剩下这一剑的风采。

    并非多么强大的招式,只是信手一挥而已,却似能锁死杨开的所有退路,让他生出一种避无可避的念头。

    刷……

    光华闪过,长剑定格,杨开双掌合十,高举于顶,将长剑夹在头顶上。

    几根黑发断裂,被无形剑气震为齑粉。

    “嗯?”羽冠男子微微讶然,显然没想到杨开竟能接住自己一剑,他这一剑斩下,便是乌恒都得引颈就戳,这小子看起来还没有乌恒的气息强大,何德何能毫发无伤?

    却也不是太在意,手上用力,将长剑往下压去。

    杨开瞬间就感觉一座大山压在了自己头顶上,并且那重量还在不断地增强,一副不将他压扁就誓不罢休的架势。抬眼望去,只见那羽冠男子一脸讥诮地望着自己,似在欣赏一只蝼蚁的挣扎。

    怒从心头起,恶向胆边生,杨开左眼瞬间化作一只威严竖仁,从那竖仁之中,一柄长刀破空而来,朝羽冠男子当头斩下。

    “神魂帝宝!”羽冠男子眼前一亮,并没有受到灭世魔眼多少影响,瞬间东西了斩魂刀的本质。

    帝宝在他眼中并不稀奇,但神魂帝宝却就比较稀少了,当然,斩魂刀虽然不俗,却也没到让他起贪念的程度,他真正在意的只有小玄界,这才是对他修行大有裨益的东西。

    只是比较好奇眼前这青年手上怎么有这么多好东西,一个普通的帝尊境可没有如此底蕴。

    神念一动,在识海前稍稍布下一层防御。

    轰……

    来自心灵深处的震颤声响起,匆匆布下的防御竟是没能起到半点作用,一道精纯攻击幻化为长刀模样,在识海中斩出长长沟壑,似要将识海一分为二,霎时间,识海内波涛起伏,大浪翻涌。

    羽冠男子闷哼一声,刺痛的感觉从头颅里传来。

    简单的斩魂刀,或许无法对他造成什么伤害,修为到了他这个程度,已经很难为外物所伤了,但是斩魂刀辅以破天一击,威力岂是一加一等于二那么简单。

    自上一次动用斩魂刀已经过去很多年了,这些年下来,杨开一直在用神念温养斩魂刀,积蓄了极为恐怖的力量,此刻以天衍传授的破天一击秘术祭出,果然一击奏效。

    “小子……”羽冠男子脸色瞬间狰狞,恼羞成怒,从未想过自己居然会在他面前吃亏,本以为不过是随手揉捏的蚂蚁,谁知道一不小心被蚂蚁给咬了一口。

    轰……

    一只巨大的拳头忽然充斥眼帘,排山倒海般的力量迎面袭来,羽冠男子整个人顿时如流星一般飞射出去,眨眼不见了踪影。

    杨开收拳而立,不知何时身形已化作二十丈龙躯,头生龙角,背拖龙尾,裸露在外的肌肤上龙鳞披挂,威风凛凛不可一世。

    “你这老狗,小子小子的叫够了没有!”

    话音未落,一抹寒光乍现,羽冠男子人剑合一,从几万里开外瞬息奔赴面前,一剑朝杨开的龙头斩去。

    杨开龙爪探出,一把抓在长剑上。

    铿锵一声,金铁相交的声音传出,火花四溅时,龙鳞龟裂。

    杨开握紧长剑,丝毫不顾忌那锋锐的剑锋对自己造成的伤害,任由无匹剑气冲进自己身躯,肆意破坏,另一只龙爪单手掐诀,奇妙的法则立刻涌动起来。

    “这是……”羽冠男子眼帘一垂,这一瞬间他竟感觉到时间停滞了流逝,让自己的五感都产生了错觉。

    “时间法则!”

    “岁月枯荣,如梭所梦!”杨开单掌朝他印去,神情间一片肃穆。

    “岁月如梭印!”羽冠男子头一次脸色微变,而且竟一口叫破这一神通的名称,显然是认得这一招岁月大帝的神通的,眼中闪过一丝犹豫,很快化作坚决之意,抽身后退。

    却是已经迟了,杨开掌印拍下,岁月枯荣之力将他彻底笼罩。

    杨开却是眉头一皱,抬眼望去,只见几十里开外,那羽冠男子身上光芒闪烁,抵挡着岁月之力的侵蚀,只是片刻功夫就消弭殆尽。

    隔着几十里的距离,羽冠男子头一次认真地审视打量杨开。

    半龙之躯,而且居然还修炼了岁月如梭印,这小子什么来头,虽然他所施展出来的岁月如梭印比起岁月大帝亲自施展的,不过是皮毛之威,但那毕竟涉及到了极为玄妙的时间法则,刚才若非当机立断抽身的快,只怕真的要受点小伤。

    那点伤势他并非不可承受,可一旦被岁月之力侵蚀,那可是要花费一些代价才能驱除的。千金之子不坐垂堂,他并不愿意付出那完全可以承受的代价。

    “小子,你叫什么?”羽冠男子凝视杨开,多了一份谨慎。

    如果只是岁月如梭印也就罢了,岁月大帝都不知道陨落多少年了,纵然他机缘巧合得到了岁月大帝的衣钵,也不过是个幸运儿而已,还不到让他忌惮的程度。

    可那二十丈身躯却给他一种非同小可的感觉,明明只是半龙之躯,却让人生出一种在面对一只真正的巨龙的感觉!

    而且从来没听说,有什么人能修炼半龙之躯修炼到这种程度。

    “你问我?”杨开冲他咧嘴一笑,左手用力攥紧那柄长剑,鲜血淋淋而下。刚才羽冠男子抽身后退的时候,虽然想带走这柄长剑,但以杨开的蛮力又如何让他得逞?便将此剑给留了下来。

    羽冠男子听他这么一说,顿时涌出一丝不好的感觉,忙道:“罢了,本座不想……”

    “你不配知道本少的名讳!”杨开哈哈大笑起来,一副终于报仇雪恨的嚣张模样。

    羽冠男子脸色一黑,岂不知他是故意将原话奉还的,面色顿时一沉,一手掐诀,低喝道:“剑来!”

    他的长剑虽然被杨开留下,但那是他的秘宝,与他心神相连,杨开根本无法真正夺走,他只需要一个念头,便能将长剑重新收回,所以刚才才毫无顾忌地抽身退去。

    一声令下,被杨开紧攥在手心中的长剑立刻铮鸣跳动起来,极力想要摆脱杨开的控制。

    疯狂剑气肆意游走,窜进杨开的胳膊中,破坏他的血肉和经脉。

    砰砰砰……

    杨开的手臂上炸开一个又一个血洞,从那血洞之中,剑气肆意,鲜血流淌。

    他却咬紧牙关,死攥着不撒手,脸色因为疼痛狰狞的宛若恶魔。

    羽冠男子瞧着这一幕,冷笑道:“蚍蜉撼树,不自量力。”

    “天上有牛在飞!”杨开抬头看他,浓浓黑眉下,一双眸子熠熠生辉。

    羽冠男子一惊,还以为杨开又施展了什么阴谋诡计,连忙抬头望了一眼,却是空无一物。

    杨开笑道:“都被你吹死了。”

    羽冠男子怔了一下,这才回过神,眼角一阵跳动,法决又是一变,低喝道:“剑来!”

    霎时间,杨开五指之间剑气肆意,剑光大放,他手上攥着的仿佛不是一柄剑,而是一颗即将爆炸的星辰,那一道道锋锐的剑气便是他的龙化之躯都无法抵挡,一片片血肉被切割下来,露出森森白骨。

    “老子偏不给你!”杨开怒吼一声,似龙吟般震耳欲馈,左右观望了一下,眼前一亮,闪身就来到了滚滚面前,狠狠一扔,直接将那长剑扔进了滚滚口中。

    滚滚咕噜一声吞下,然后闭紧了嘴巴,庞大的身子忽然开始剧烈的膨胀收缩。

    “你……”羽冠男子勃然大怒,怎么也没想到在这样的一场争锋中,自己的秘宝居然被夺,浓浓的羞耻涌上心头,恨不得现在就将杨开挫骨扬灰,以泄心头之恨。

    “痛快!”杨开左手垂落,手臂已是一塌糊涂,几乎连抬起的力气都没有了,手掌更是血肉尽消,只剩下森白的骨头,可那脸上却没有半点痛楚之色,有的只是疯狂的愉悦。

    以一只臂膀,换了对方一柄长剑,这买卖不算亏。

    “你,死,定,了!”羽冠男子不再去理会自己的长剑,被滚滚吞下,即便他有通天手段,也别想立刻取回,那等于是被放逐进了另外一个空间中,让他与长剑之间的联系变得微弱无比。《道友,看门事件,看丝袜诱惑,看美女巨.乳,看美女校花真请关注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