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巴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武炼巅峰 > 第一卷 崛起凌霄阁 第三千一百五十一章 不敢见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
    地魔道:月夫人是有什么事么?

    他见雪月神色肃然中带着一丝激动,举目朝殿外望去,立刻意识到了一些什么。?  ?文  ?

    但顺着她的目光望去,却是空无一物,九峰如今受夏凝裳星主之力庇护,大荒星域的人也不可能强攻进来。

    雪月强忍着内心的激动,一步步朝殿外行去,众人见了,彼此面面相觑一眼,也随着她走到了大殿外面,霎时间,殿外群雄汇聚。

    梦无涯瞧了瞧地魔,两人都缓缓曳,不知就里。

    忽然间,九峰大阵一阵嗡鸣战栗。

    梦无涯变色道:有敌来袭。余人也都如临大敌。

    雪月一抬手:不必紧张。

    一言出,众人安稳下来,抬头望去,只见那大阵轰隆滤转,朝两旁分开,却并非是被敌人攻破,而是主动打开的缘故。

    这大阵的操控之法掌控在雪月手上,除了她之外,便只有夏凝裳能够控制了,如今雪月没有动作,大阵却自动开启,显然是夏凝裳动的手脚。

    还不等他们想明白夏凝裳为何要这么做,一道身影忽然从那迷雾之中徐徐行出,看似没有什么动作,却在几步之间来到了众人面前,度之快竟让谁也没能反应过来。

    一双双目光朝他瞩目,所有人瞬间都像是被施了定身咒一样,傻在原地,唯有雪月静静地凝视杨开,眼中闪烁着爱恨交织的复杂神彩,一双眸子渐渐泛红。

    杨开冲她一笑,雪月的泪水再也忍不住,顺着脸颊滑落,纵然这男人一去几十年没有音讯,却依然在最危机的时刻出现在自己眼前,瞬息间便让她有了依靠,不再如之前那般彷徨不安,戈的心情安定许多。

    少主!地魔激动的嘴唇都在哆嗦。

    属下等拜见圣主!安灵儿,钱宁等人亦回过神来,齐齐上前一步,半跪在地。

    参见主人!古魔一族丽蓉与寒菲亦是连忙行礼。

    杨开胡娇儿姐妹伸手掩嘴唇,失声低呼。

    每个人望着他的眼神都充满了不敢置信的神色,怎么也没想到他居然会出现在这里,这简直就像是做梦一样。

    紫无极愕然地道:古老弟,此人莫不成便是

    幽暗星之主!古剑心肃然答道,眉头微微皱了一下,怀中的长剑抱紧了一些。

    刚才那一瞬间,怀中古朴长焦传递出一种恐惧之念,让他在望向杨开的时候竟连战意都提不起来,身为一个剑修,这是基本上不可能生的事,剑修心性决坚定,在遇到强大的对手的时候,一般来说第一个念头便是与之一战,磨炼自己的剑道修为,可是在看到杨开的时候,自己的本命长焦在给自己示警,似乎在告诉自己无论如何自己都不可能是他的对手。

    他的修为,到底高到了什么程度?竟让灵剑都生出恐惧。

    紫无极闻言一怔,心想原来是他9然是他!

    当年杨开倒是在紫星的主星上放肆过一阵,还杀了几个紫星的强者,后来紫星方面更是证实了紫龙父子都死在杨开手上,彼此仇恨可谓是不共戴天。

    不过紫无极却还是第一次见到杨开,自然是不认得的,而且当年之事已是老黄历,如今紫无极都需要在夏凝裳的庇护下苟且偷生,哪还能对杨开表现出什么敌意?

    杨开来到雪月面前,伸手替她拭去眼泪,柔声道:莫哭,我回来了。

    眼泪水果然止住,雪月撇过头,不让他碰自己,自己伸手擦了擦眼角。

    杨开愕然,不过在众人面前亦不好多做纠缠,一挥手道:都不必多礼了。

    众人齐齐被抬起,毫无反抗之力。

    凝裳呢。杨开望着雪月问道,夏凝裳引他而来,如今自己却没露面,这就有很大的问题了,再加上他此前所见,心中立刻生出不好的感觉。

    雪月低垂着眼,没有回答。

    杨开抬头朝梦无涯望去。

    梦无涯叹息一声,缓缓曳。

    杨开的脸色瞬间垮了下来,种种期待一下子崩碎开来,一颗心直往下沉去,仿佛要沉入无尽深渊。

    随我来吧。雪月招呼了他一声,朝内殿行去。虽对他有诸多埋怨,但归根结底,这事又怎能怪到他身上?她只是自责自己将追兵引至此处,给通玄大6和夏凝裳带来了祸患。她不是胡搅蛮缠的女子,对杨开的冷淡并非因为埋怨,更多的是自觉没有脸面去见他。

    夏凝裳若真的出了什么意外,她便是罪魁祸!

    杨开迈步跟上,伸手抓住了她的柔夷。

    兄冰凉,似没有温度,轻轻挣扎了一下没能挣脱,也就由着他了,却是不敢去瞧他一眼。

    两人的身影消失,大殿外依然还是一片静谧,那长久以来的压抑和不安并没有因为杨开的到来而缓解多少,只因众人都明白,就算杨开如今修为通天,能够将大荒星域的武者赶走,但夏凝裳所受的创伤却是无法轻易恢复的。

    又有一道小的身影徐徐行来。

    梦无涯轻咦了一声,朝她望去,下一刻露出惊愕的神色,他现那个小的身影居然是个七八岁的挟孩,生的粉雕玉琢,可爱至极,却给人一种极为古怪的感觉,仔细想了想,立刻明白为什么这么古怪了。

    没有表情b挟孩脸上没有半点喜怒哀乐的神色变化,宛若一口古井,显得极为奇怪。

    挟孩前方有一只五彩的蝴蝶飞舞,她从山脚下拾阶而来,一步一步,不紧不慢,似在追那五彩的蝴蝶,又似在走一段不想错过的路程。

    她大概不愿意见你。内殿厢房外,雪月止步,低着头说道』愿见,并非不想见,只是不敢让他见到自己形容憔悴的模样。身为女人,雪月能够体会她的心情,女人嘛,总想将自己最好的一面展现在喜欢的男子面前。

    杨开握紧她的手:辛苦你们了。

    泪水再一次不受控制地涌出,似乎这几十年的思念牵绊,所受的种种委屈,在这一句话之下便能烟消云散,雪月摇了曳道:凝裳才是最辛苦的,你与她说说话吧,但不要硬闯进去。

    嗯。杨开颔,转身面对房门,抬起一手,轻轻地敲了敲,呼喊道:有人在家么?

    屋内没有回应,但杨开却能清楚地感应到夏凝裳的气息在其中,只不过那气息极为虚弱,仿佛一根丝线,随时都可能断开一样,这个现让他心中一阵疼痛,同时杀念如潮,夏凝裳会这样,无疑与大荒星域武者在通玄大6上所动的手脚脱不开关系。

    全部都要死;个都别想逃走!

    在家的话请开下门好么。杨开收敛杀机,声音依旧轻柔。

    还是没有回应。

    杨开继续道:凝裳,我回来啦,你见我一面可好?师弟我可是很想念你们的,这些年在外,常记起你们,如今总算回来,你就忍心将我拒之门外?

    絮絮叨叨说了一通。

    雪月抓最开的胳膊冲他缓缓曳,别看夏凝裳平时温婉至极,对杨开也是言听计从,但如果关系到她在杨开眼中的形象的时候,她也有自己的坚持。

    杨开叹气,耸耸肩道:那好吧,凝裳你多休息休息,师弟我现在去将那些杂鱼杀光,先替你报了这个仇再来看你。

    转过身,冲雪月打了个眼色。

    雪月会意,与他一并转身朝外行去。

    才走出没几步,忽闻背后厢房中传来哇地一声响动。

    雪月与杨开对视一眼,齐齐变色。

    轰禄下,房门被撞开,杨开闪身冲进厢房内,一把将床上的夏凝裳搀扶起来,入手不觉当年的手感,现在的笑姐瘦了何止一圈,虽然没到皮包骨的程度,但恐怕也只有七十斤左右的重量的。

    她这样的身高,九十斤乃至上百斤的体重才算正常,薄豹肉下的骨头膈着杨开的手,刺痛了杨开的心。

    杨开却没心情去理会这些,只因夏凝裳此刻居然是口喷鲜血,床上被褥一片殷红之色,身上本笼罩着一股淡淡的黑色,此刻那黑气却宛若活物一样翻腾不已,不但如此,更有一些位置的颜色变得极深,仿佛谁在她身上撒下了墨水。

    这情况,正与杨开之前在高空中俯瞰通玄大6的情况一般模样。

    只不过此前那些墨点是蹿整个大6之中,而现在这些墨点却是在笑姐的身上。

    数了一下,数量不多不少,正好有七个!

    大荒星域,黄泉宗,你们找死啊!

    虽不知道为何会突然生这样的变故,但显然是大荒星域那边有了一些动作,自己前脚才破了那大阵的阵眼,紧接着笑姐便遭此毒手,其中绝对有什么牵连。

    墨点在徐徐扩大,虽然度不快,但牵一而动全身,这些墨点每扩大一份,便会吞噬夏凝裳一点生机,让她身上笼罩的黑气也变得浓郁,若是待到这墨点扩大到全身的话,只怕夏凝裳凶多吉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