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巴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武炼巅峰 > 第一卷 崛起凌霄阁 第三千一百二十六章 以身饲虎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
    ,。

    推杯换盏,觥筹交错,一坛坛美酒耗尽,一具具身体倒下,广场之上,鼾声如雷。

    一般情况下,武者饮酒自不会有醉意,功法随便运转几个周天便能将醉意化开,但此时正是庆祝之时,酒不醉人人自醉,谁又会干这等煞风景的事?

    睡醒了喝,喝醉了睡,数千武者奔走碰杯,似已将世间烦恼抛诸脑后,今日此刻,心情大畅,唯有一醉方休。

    大殿之中,杨开端坐首位,一人接一人前来敬酒。

    杨开来者不拒,酒到便饮,给足了来宾面子,让这庆功宴和洗尘宴的氛围愈发高涨。

    先是老一辈的武者,紧接着是青年一代。

    与老一辈武者不算太熟,但在场的许多青年一代杨开都与之打过交道。

    影月殿的魏古昌和董萱儿夫妇,琉璃宗的黛鸢和尹素蝶,乾天宗的沈诗逃和绿莹,都曾有过同生共死的经历,关系亲密。

    然几十载后,再见之时,彼此之间却多了一层隔阂,不复往年的随和。

    那层隔阂,叫做境界!

    修为和地位上的巨大差距,再也无法让他们将杨开与几十年前的那人联系到一起,无形之中多了一层拘束。

    大道之上有友人,结伴而行,蓦然回首时,却已看不见许多熟悉的身影。

    但这却是一份珍贵的记忆,能够埋藏在心底深处,偶尔缅怀回想,自豪一笑,瞧,那经天纬地的大人物,当年曾跟我一起在武道之路上奔跑,只可惜没能跟得上他的步伐,很快被他甩的远远的,但无论如何,这段经历不会忘怀,注定将成为彼此的记忆。

    “宗主,我敬你一杯,当年若非宗主,妾身只怕早已死了,能有今日,多亏宗主一路提携,妾身感激不尽。”

    望着面前的妇人,杨开微微一笑,举杯饮下,旋即开口道:“韵儿现在过的很好。”

    黄娟身子一抖,怔怔地瞧着杨开。

    “前些日子我才与她见过一面,她长大了,成大人了。”杨开声音不大,但他一直都是全场的焦点,这一开口,整个大殿顷刻间安静下来,有意无意地倾听。

    “长大了……”黄娟眼中浮现出一抹神往之色,似乎在想象当年那个不舍离自己而去的小丫头长大了会是什么样子,林韵儿非她亲生,乃是她一位好友的女儿,那好友夫妻横遭灾祸,死于非命,黄娟便将林韵儿收养在身边,视如己出,后来遇到杨开,被接引进凌霄宗中,再后来,林韵儿被阳炎带走。

    黄娟捂嘴:“平安就好。”眼泪水却是哗哗地流了下来,使劲擦拭,擦完一串又是一串。她一身孑然,最为记挂的便是林韵儿,只是眼下这种氛围,实在不合适与杨开打探。

    却不想杨开主动与她提起此事。

    “她如今的实力,不下于我!”杨开微微一笑:“她可是拜了一位大帝为师,放眼那一方世界,敢招惹她的人可没几个。”

    大帝!

    一群人都竖起了耳朵,不知这个称呼意味着什么。

    当年星域之中倒是有一位星空大帝,在场许多人甚至见过那星空大帝的面容,那是一位纵横寰宇无人能敌的奇女子。难不成……林韵儿所拜的师傅便是她?

    杨开提着酒坛,缓缓起身,环顾四周,朗声道:“诸位可能好奇,我如今是什么修为境界。”

    没法不好奇,杨开当年离开星域的时候就是虚王两层境了,这么多年在外闯荡,总不可能只有虚王三层境。在场的虚王境不少,可无论是谁都感受不到杨开的深浅,这并非只是星主的缘故,肯定还有另外一层原因,一个最根本的原因——杨开的修为高出他们太多,太多。

    只是没人敢询问他这个事,就连叶惜筠都没问过。

    这个时候难道要揭晓谜底了么?

    所有人都朝他望去,一瞬不移,屏住呼吸,大殿内竟传来一阵阵心脏跳动的声音。

    “虚王之上为道源境,道源之上为帝尊,我如今,是帝尊一层境!”

    道源境,帝尊境!又是两个崭新的名词冲击着众人的脑海,仿佛两柄大锤轰碎桎梏,开启一扇新的大门,打开一片新的天地。

    “这些年,我去的地方叫做星界!那是一个比星域更高等的位面,在那个地方,虚王境并不算什么,只有道源境才勉强有立足的资格,而帝尊境才能有纵横天下的本事。”杨开话锋一转,“当然,太嚣张还是要被杀的。”

    不少人笑了起来,紧张凝肃的气氛被冲淡不少,但杨开的三言两语却在每个人心中掀起了惊涛骇浪。尤其是那些虚王境们,本以为一路攀登而来,站在了顶峰,可以一览众山小,俯瞰芸芸众生。

    一抬头,却发现不远处还有更高的两座山峰,投下的阴影将自己遮蔽,让人生出一种无力感的同时,又振奋无比。

    攀上它们,登上顶峰,去领略那更广阔的天地,去观望那更美的风景。

    喉咙不禁有些发干。

    “帝尊并非最强,星界之中,有十位大帝,凌驾帝尊之上,翻手为云覆手为雨,能量之大,连我也无法想象。”

    呼吸声再度屏住。

    帝尊已是一个遥不可及的梦想,那凌驾在帝尊之上的十位大帝又该是何等英姿。

    无法想象,不敢想象。

    杨开转过头,望着黄娟道:“韵儿的师傅,是铁血大帝!”

    一群人僵硬地转头,无比羡慕地望着黄娟。

    先前听杨开说林韵儿拜了一个大帝为师,还没什么直观的感觉,毕竟谁也不知道大帝是什么。但在他一番解释之后,众人才明白,大帝分明就是站在最顶峰的那一小批人。

    那叫林韵儿的女子,何德何能,竟能拜一位大帝为师。

    而有了这样的通天的大靠山,在那星界之中又有谁敢招惹?如此机缘,谁人能比?那林韵儿可谓是一步登天,就算是在星界之中也能横着走了。

    将众人震惊之色收入眼底,杨开微微一笑:“星界并非遥不可及。”

    众人眼前一花,杨开忽然消失不见。

    沉寂了片刻之后,众人这才回神。

    杨开最后一句话什么意思?怎么听起来让人遐想连篇啊,难道自己也有机会踏足星界?

    是了,他几十年前就去过星界,如今既然能够返回,肯定能够再去一次,说不定还能带些人走。

    这个念头涌起,再没人能够淡定下来了,一转头,纷纷朝叶惜筠望去,一望之下,顿时大吃一惊,只见早有人想到了这一层,此刻竟将叶惜筠包围的里三层外三层,打探进入星界的方法。

    叶惜筠伸手扶额,只感觉耳朵旁边嗡嗡嗡不断,仿佛有无数只苍蝇在吵闹一般,忍无可忍,无需再忍:“本宫一概不知,尔等若再敢聒噪,休怪本宫翻脸不认人!”

    场面顿时为之一清。

    叶惜筠哼了一声,抓起一个酒坛子,仰头就灌。只看的一众虚王境目瞪口呆,相处这么多年,可从未见过叶惜筠喝酒,此刻竟也这般豪爽,直让人拍手叫好。

    ……

    凌霄宗,玉树峰上,杨开悠然现身,来到一处房屋前,抬手敲门。

    半晌,门开,杨四爷衣衫凌乱,蓬头盖面地出现在杨开眼前。

    “爹……”杨开脸上的笑容一下子僵硬,目光在杨四爷脸上和颈脖上的红印凝视了一阵,环顾四周,警惕无比地道:“爹你金屋藏娇了?娘可知晓?你怎如此糊涂,此事若是叫娘察觉,只怕你我都有杀身之祸!屋内女子是谁?”

    “是你老娘我!”一声娇喝传来。

    杨开脖子一缩。

    杨四爷瞪着他,嘴巴蠕动,却没有声音传出,但看那口型却是:“小子你死定了。”便要关上大门。

    杨开一头冷汗刷刷地流了下来,脚步一错,挡住了欲要关上的房门,一手把住老父的胳膊,诚恳地望着他:“救我!”

    杨四爷瞪眼。

    杨开道:“爹,你可不能见死不救,我是你唯一的儿子啊,你就忍心见我受苦受难?”

    自己这一回来,都没去看望爹娘,反而又失踪了一个月之久,难怪老娘如此动怒。只是杨开也没想到自己会在地心那边耽误这么长时间,他本以为随手处理一些入侵之敌,很快便会回来,岂料计划赶不上变化。

    杨四爷拍拍他的肩膀,语重心长道:“自求多福吧。”

    杨开顿觉无力,哪还有之前面对那些虚王境们的从容潇洒,一脸谄媚笑容,高声道:“娘,孩儿来给你请安,您吉祥。”

    屋内老娘声音传来:“谁的儿子?你是谁家的儿子,莫要打扰我们夫妇寻欢作乐,速速滚开。”

    杨开大惊失色:“娘,你不认我了么?我是你儿杨开啊。”

    董素竹轻轻冷笑:“我认识你么?”

    杨开还待说话,杨四爷却传音道:“先走吧,你娘正在气头上呢,等老夫且去安慰她一阵,让她消消火,女人嘛,满足了之后什么都好说。”

    杨开一听,也觉得言之有理,伸手从空间戒取出一个玉瓶悄悄塞进老爹手上。

    “这是……”杨四爷低头看瓶,抬头看他。

    “龙筋虎骨丹。”杨开挑眉,露出一副男人都懂的神色。

    杨四爷深吸一口气,将那玉瓶收进袖中。

    真是好儿子!也罢,今日老夫便来以身饲虎,平了你这虎魔之怒,转过身,关上房门,大步迈出。

    虽千万人吾往矣!(未完待续。)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