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欧巴小说网 > 武炼巅峰 > 第三千一百零二章 怕是有些误会

第三千一百零二章 怕是有些误会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欧巴小说网] https://www.58160.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

    “不过想来那些宗门势力应该不会太强,真正强大的宗门又怎会做这种事。”从那些人只有道源一层境的修为就可以看的出来,真正强大的宗门,武者无不趋之若鹜,又怎么这般自降身段。

    何云香若有所思地颔首:“大人说的是。”

    “就这里了。”杨开伸手拍了拍何云香的肩膀。

    何云香止住星梭。

    四面环山,山坳内风景秀美,鸟语花香。

    “你倒是给自己选了一个好墓地,眼光不错!”阎罗的声音从背后传来,第一个字的时候还在远方,说到最后一个字的时候已经到了近前。

    小舟收起,沧海殿四人凌空而立。

    “墓地是好墓地,不过不是给我自己选的。”杨开咧了咧嘴。

    他又怎不知拒绝了那些宗门的邀请,独自离开之后会引来沧海殿的追踪?沧海殿和阎家的人不追也就罢了,或许还有一条生路,能进入这祖域,怎么说也是阎家出了力气,就此恩怨了结倒也不错。既然追过来了,那就不好意思了。

    真正的强者从来不会去刻意对付弱者,只会在不经意间毁掉弱者的一切,整日恃强凌弱的家伙不是强大,而是脑子有病。

    阎罗岂听不出他话外之意,冷哼一声:“大言不惭,如今我阎家老祖在此,你真以为自己还可以为所欲为?”

    隐忍多日,卑躬屈膝,如今总算大仇即将得报,阎罗心中畅快至极,咬牙道:“老祖,还请为我阎家讨回公道,为死去的二长老主持公道!”

    阎人豪微微颔首,迈前一步,道源一层境的气势立刻攀至顶峰,直朝杨开压去。

    端木奇漫不经心地说了一句:“男的随便你怎么处置,女的给我留下。”

    沈翠玲顿时噘了噘嘴,一脸的不乐意。端木奇笑道:“给你多找个姐妹,替你分忧解难,有何不愿?”

    沈翠玲也知拗不过他,男人向来花心,她只要能够攀附对方便好,幽幽地道:“那我可要当姐姐才行。”

    “依你依你都依你。”端木奇笑道。

    沈翠玲这才展颜一笑,不经意间瞥向何云香的眼神却是有些排斥和反感,今日之后,便有另一个女人要跟自己争宠了,想想都不开心。

    “老祖小心,此人似乎修炼了空间神通。”

    “空间神通。”阎人豪神色一凛,旋即傲然道:“那又如何。”

    在绝对的实力面前,空间神通又能怎样,没有废话,爆喝一声“受死”,身形如电,眨眼就扑到杨开面前,也没动用什么秘宝秘术,一只手成鹰爪抓了过来,目标直取杨开的天灵盖,指尖之上源力跌宕,嗤嗤作响,五指似都化作锋锐的利器。

    一上来便要致杨开于死地,以报当日阎家所受羞辱。

    何云香惊呼,道源境武者悠一出手便彰显其不凡之处,她甚至都没看清对方的动作,易身处之,这一招自己恐怕避不开,顿时花容失色,驭使星梭便要带杨开避开。

    她躲开了,杨开却屹立原地没动。

    铛……

    金铁交戈的声音传来,清脆悦耳。

    阎人豪脸上的狠戾瞬间僵硬,化作惊愕,不敢置信地瞪着前方。

    自己这一招正中目标,没有丝毫偏差,但想象中头颅崩裂,脑浆飞溅的场景却是没有出现,手上传来的触感似不像是抓在一个人的头上,反倒像是抓在什么极为坚固的金属上,只在对方脑门上留下点点白痕。

    这是什么脑袋?怎么能这么硬!

    不敢怠慢,掌心中源力一吐,狂暴之力轰然而出。

    杨开被打的脑袋往后猛地一仰,然后又似不倒翁一样弹了回来,一双眸子满是戏谑地直视近在咫尺的阎人豪。

    阎人豪一颗心猛地往下沉去,猝不及防间,竟被杨开抓住了自己的手。

    顿时一股奇大无比的力量从手腕上传来,咔嚓嚓一阵脆响,手腕中的骨头居然碎成了齑粉。

    不是对手!绝对不可能是对手!

    这人真是从无极星域过来的?星域之中怎么可能有这样的怪物,阎人豪肝胆俱裂,张口吐出一道光芒,化作一柄小剑,却没朝杨开攻击,而是在自己手腕上一绕。

    臂腕分离,鲜血涌出,他却趁机摆脱了杨开的束缚。壮士断腕,何等决心,他却知道自己若不这么做,只怕离死就不远了。

    他能一路修炼至今,所依靠的绝不止天赋和运气,还有自身敏锐的直觉。

    眼看杨开凌空踏步而来,不依不饶,速度比他还要快上三分,顿时大惊失色,一边后退一边疾呼道:“朋友住手,我觉得今日之事怕是有些误会,定是我阎家后人有眼无珠,得罪了阁下在先,阎某还要多谢朋友略惩小戒,教他们的做人的道理,还没请教朋友高姓大名。”

    一番话说的又急又快,条理清晰,不快的话怕是没机会说了。

    “去死吧。”

    给过你们机会,既然不懂珍惜,那就到阴曹地府悔恨去吧。

    一拳轰出,朴实无华,甚至连半点灵气波动也无。

    首当其冲的阎人豪却是面无人色,大喊道:“端木师兄救我!”

    话音才落,便被拳头轰个正着,一声不吭爆为一团血花,在半空之中绽放开来,十里之外都看的清清楚楚,妖冶至极。

    杨开伸出双手往后抹了一下刚才被阎人豪弄乱的头发,转头朝阎罗望去。

    阎罗张大了嘴巴,还没从自家老祖落败身亡的打击中回神。

    太快了,从老祖动手到爆为血花,前后才不过三息功夫而已,期待中杨开毙命一雪前耻的场景没出现,反倒是自家老祖身陨道消。

    他简直有些无法接受,心神震动之大,好似有人拿重锤猛烈敲击,心脏一阵收缩,有些喘不过气。

    察觉目光刺来,阎罗浑身一抖,只感觉浑身上下被一股死亡的气息包裹,下意识地闪身到了端木奇身后,寻找一丝安全感。

    “你竟敢杀我沧海殿的人!”端木奇也没心思与沈翠玲打情骂俏了,一眨眼的功夫阎人豪被杀,他甚至没看清到底发生了什么事,顿时怒道:“你该死啊!”

    事实正如杨开此前所料,沧海殿在祖域中虽然有些能量,但并不算最顶尖的宗门,道源境武者不多,死掉任何一个都是巨大的损失,本以为不过是一件手到擒来的小事,居然连累殿内高手陨落,这要是回去的话,肯定会遭受责罚。

    想要免去责罚也简单——杀了这个杀人凶手,将功补过便可。

    “这家伙脑袋有病?”杨开扭头望着何云香。

    何云香抿嘴一笑:“怕是病入膏肓,神仙难救。”

    亲眼见到一个虚王之上在杨开手上连一招都没走过,何云香心中之前的那点担忧瞬间烟消云散,她永远也无法测度这位大人到底有多么强大。

    “既如此,送你一程!”杨开身形一晃,忽然出现在端木奇面前,不算高大的身影却如能遮天蔽日一样,一下子遮蔽了端木奇眼前的光明。

    端木奇这才回神,本能地感觉不妙,哪还不知大祸临头。

    他倒也不慌,伸手在虚空中一握,一柄长剑悠然出现在手心上,赫然是一件道源级下品秘宝,长剑上荡起层层寒光,朵朵剑花化作一张剑网,瞬间将杨开笼罩。

    杨开手一抬,高高举起,手上同样出现一柄剑。

    不过这柄剑与一般的长剑不太一样,极为宽大,寻常人双手使用都可以,一看便分量十足,他却轻飘飘地拿在手上毫不受力。

    没有什么华丽的招式,百万剑就这么往下劈去。

    漫天剑网瞬间崩散,铛地一声脆响,端木奇如遭雷噬,一口鲜血喷了出来,手上的道源级秘宝长剑竟从中断为两截。

    百万剑余势不减,一剑劈落。

    端木奇如被施了定身咒,怔怔地站在原地,动也不动,双目失神地望着杨开,好半天才张口道:“你……”

    哗啦一声……

    身体从中裂开,左右对称至极,鲜血内脏漫天散落。

    短暂的沉默之后,啜泣声从旁传来,沈翠玲满面泪痕,脸色苍白,浑身颤抖地望着杨开,瞳孔放大到了极限,似乎站在她面前的不是一个人,而是一个凶神恶煞择人而噬的魔鬼。

    两个道源一层境,在这个青年手上两招都没有走过,仿佛蝼蚁一样被碾压至死。

    心中悔恨万分,早知如此,就不该跟端木奇一道过来。

    端木奇死时,一身鲜血溅射,她靠的近,直接被染成了血人,血水混着泪水顺着脸颊滑落,淌进最终,又腥又咸,令人作呕。

    杨开却不看她,只是笑吟吟地望着原本躲在端木奇身后的阎罗。

    阎罗此刻也是一身鲜血,眼中的惶恐和骇然几乎要溢了出来,内心深处在哀嚎不已。

    怎么会,怎么会这么强大?这世上有这么强的人么?杨开动手时,他甚至都没怎么感觉到灵气的波动,只是一拳一剑,自家老祖和那个端木奇就这么不明不白的死了。

    他落荒而逃,凭借着对生命的留恋,战胜了心中的恐惧。

    杨开微笑地凝视他的背影。

    何云香道:“大人……”

    她是不愿放过阎罗的,今日若非大人神通盖世,只怕已经被阎罗给坑了,既然局势逆转,又怎能心怀慈悲。(未完待续。)m.。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