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巴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武炼巅峰 > 章节目录 第两千五百五十六章 幽魂大帝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
    那莫名的强者选择魂降在符老身上估计也有自己的考虑,一来琳儿是个女子,多少有些不便,二来符老的实力比琳儿要强很多,魂降在他身上也能发挥出更多的手段,而且即便事后符老身体有什么损伤也无所谓。

    强者魂降,对弱者的身体也是有极大的负荷的。

    在杨开的注视下,躺在地上的符老直挺挺地站了起来,一头花白的头发无风自动,一双眸子深幽如海,令人心生敬畏。

    眨眼间,符老的气质便大变,目光扫来,似能睥睨天下,不怒自威。

    符老目光一扫,在杨开身上停留一瞬,然后就转到了琳儿那边,神色寡淡,不知喜怒如何。

    琳儿此刻似乎也反应了过来,伸手摸了下自己颈脖处原本那吊坠所在的位置,又瞧了瞧符老,对上那熟悉的目光后,她忍不住缩了缩脖子,已经意识到发生什么事了。

    “爹……”她轻声呼唤,声如蚊蝇,并没有因为自己老爹魂降而感到高兴,反而一脸害怕的表情。

    “哼!”符老冷哼一声,淡淡道:“你不是应该在闭门思过么,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一句话问的琳儿哑口无言,目光畏畏缩缩,压根不敢与其对视。

    杨开心中一动,感情这位大小姐是偷偷跑出来的啊,怪不得自己老爹魂降过来都害怕成这样。怎么这些小丫头都喜欢这样干啊,莫小七也是经常从灵兽岛跑出来,眼前这位也是。

    都是被惯的,杨开心中冷哼。

    “又闯什么祸了!”符老开口问道。

    琳儿不答,目光左顾右盼,似是想寻找逃跑的道路。

    “问你话为何不说!”符老忽然低喝一声。

    琳儿娇躯一颤。条件反射般地脱口道:“女儿被人欺负了……”

    说话间,眼泪刷刷地往下掉落,一颗一颗顺着白皙的脸颊滑落,要多伤心就有多伤心,哪还有之前的嚣张跋扈,与早先的表现判若两人。

    杨开都惊呆了。心想这位大小姐演技当真不俗,看样子平常没少干这种事。

    那眼泪水说来就来,就跟不要钱一样哗啦啦地往下流着,哭的叫一个伤心欲绝,好像真被人怎么了一样,她还伸手一指杨开,道:“就是这人,他还想杀我,爹你要替我做主啊。”

    符老面无表情道:“还有人敢欺负你?是你自己仗势欺人。到处惹事,被人教训了吧?”

    他似乎对自己这个女儿极为了解,所以压根就没信她的话,三言两语就切中要害。

    琳儿的哭声戛然而止,张大嘴巴望着符老。

    “大人果然英明!”杨开连忙抱拳道,一脸笑意。

    符老扭过头,淡淡地望着杨开:“本座与自己女儿说话,什么时候轮到你插嘴了?”

    杨开不禁撇了撇嘴。心里别提多腻味了。

    符老道:“见到本座你似乎一点都不惊讶?”

    杨开哼道:“有什么好惊讶的,若非有你纵容保护。就凭你家女儿这脾气和惹祸的本事,焉能活到今日,早不知道死在哪了。”

    这家伙对自己一点都不客气,杨开也懒得给他好脸色,反正这次的事他也没错,杨开就不信他真能以大欺小把自己怎么样。

    封溪的老爹封玄可以不顾颜面。强行替自己儿子出头,但眼前这位绝对不可能,他多少也要顾忌下自己身份的。也正是因为这个,杨开才一点都不害怕。

    琳儿愕然地望了一眼杨开,万没想到这家伙胆子竟如此之大。面对自己父亲竟还能说出这样的话,这可不是什么人都能做到的。

    自己怎么招惹上这种人了,琳儿悔得肠子都青了。

    符老眼神一厉,凝声道:“小子,你在指责本座管教不严?”

    杨开哼了哼,没搭理他。这么明白的事情,问出来打自己的脸又是何必?

    符老见他一副淡然的模样,也是惊奇不已,开口道:“你不怕本座?”

    杨开撇了他一眼,道:“怕你做什么?”

    若是没去碎星海之前,杨开或许还会惧怕,但他如今也不是没见识的人,连红尘大帝和噬天大帝都见过了,早就经验丰富。

    “你可知本座是什么人?”符老又问。

    杨开漠然了一会儿,这才一抱拳,道:“小子杨开,见过幽魂大人!”

    这一礼,非忌惮惧怕,而是对强者的尊敬。

    符老这下是真的惊了,无他,杨开竟一口叫破了自己的身份,可见他并非不知道自己的来历。

    正如杨开所说,魂降而来的乃星界十大帝尊之一,幽魂大帝,也是东域的霸主,幽魂宫便是他所创建的。

    那流通在整个星界的神魂之契,也是这位创造出来的东西。

    杨开能知道,不过是因为黄泉宗等人对琳儿的态度,黄泉宗好歹也是东域的顶尖宗门,若非琳儿身份比他们还尊贵,他们岂会对她那么客气?

    比黄泉宗的人身份还高贵的人还能是谁?

    前前后后一联系,知道这一点不足为奇。

    “你如何知道?”符老眉头一扬。

    杨开嘿嘿一笑,道:“猜的。”

    符老目光闪烁了一下,倒也没在这个问题上多做纠缠,沉吟片刻道:“你既早知琳儿的背景,又何以敢对她痛下杀手?莫非……你是想引本座现身?”

    这老家伙,脑袋不是一般的灵光……

    被他点破,杨开也没再藏掖,一抱拳道:“大人目光如炬,小子确有此意。”

    当然,他要是不现身的话,杨开就真的杀人灭口了。琳儿三番两次招惹他,更差点让他死在黄泉宗的人手上,这事杨开可不能当没发生过。

    符老好奇道:“你费尽心思引本座现身所欲何为?”

    杨开叹了口气,苦着脸道:“大人,小子这也是没办法啊,实在是被你家女儿给逼得。”

    “关我什么事了!”琳儿此刻倒也不慌了,父亲魂降在此,她性命肯定无忧,她要担心的是这次被抓回去也不知道要被关多久的禁闭。

    杨开撇了她一眼,没好气道:“若非你有这背景,你以为现在还有命说话?”

    琳儿哼了一声,撇开脑袋懒得与他分辨,不过回想起杨开刚才一剑劈来,丝毫不带犹豫的场景,还是不免有些心有余悸,心中也知道他说的没错,若非有父亲保护,她确实已经没命了。

    杨开愁眉苦脸,抱拳道:“幽魂大人,你家女儿三番两次为难于我,小子本不想与她一般计较,小丫头家嘛,调皮点也是情有可原的。可小子一而再再而三地放过他,她非但不领情,反而与黄泉宗的人串通一气,在此伏击截杀于我,当真是是可忍孰不可忍,小子一怒这下,将黄泉宗二十多人斩于此地……”

    符老抬眼朝那边望去,先前他就发现满地的尸体了,只是没想到这些人竟是黄泉宗的。

    小子有这么了得?他不过只是一个帝尊一层境吧,怎能杀得了这么多人?

    杨开继续道:“黄泉宗诸人死不足惜,可你家女儿小子实在不敢造次!”

    “你……你说谎!”琳儿愤愤地指着杨开,娇喝道:“你刚才分明是想杀我的。”

    杨开冷笑道:“不让你有性命之忧,如何引出大人!”

    符老眯眼看着杨开道:“引出本座之后你想干什么?”

    杨开怔了一下,道:“大人,你家女儿我不敢杀,可这口气我总要出一下吧?自然只能找你出来理论一下了,谁叫拳头没你们大呢。”

    符老轻轻冷笑。

    啥意思,该不会觉得自己被欺负是应该的吧?杨开心中火气直窜,开口道:“大人,我可是差点因为你女儿而丢了性命,你看看这伤口,很疼的。”

    符老目光下移,瞧了一眼杨开胸口处那长达一尺的伤痕,倒也有些动容。

    受了如此重的伤势,这小子竟还能面不改色,面对自己侃侃而谈,倒也是一朵奇葩,他就不怕自己随手把他拍成肉饼?

    “本座明白了。那你要如何与本座理论?”符老好整以暇地望着杨开,“本座如今就在这里,想说什么你尽管说吧,迟了可就没机会了。”

    杨开脸一沉,道:“大人该不会想着杀人灭口吧?以大人的身份做出这种事情,传扬出去你颜面何存?”

    符老道:“无论你动机如何,想杀本座女儿却是事实,本座杀你又有什么关系?”

    杨开气坏了,怒道:“大人这是要仗势欺人了,以大欺小了?”

    老家伙也太不要脸了,本以为他是十大帝尊,好歹也是要面子的人,哪晓得竟是这般不堪。

    那边琳儿却是高兴了,大叫道:“爹别跟他废话了,赶紧杀了他!”

    符老面含冷笑,望着杨开道:“怕了?”

    杨开咬牙道:“怕什么怕,本少可是与红尘大帝并肩作战过,又不是没见过大帝的本事,本少也是见过市面的人,有什么好怕的。”

    此言一出,符老顿时表情古怪起来,道:“你跟红尘老儿并肩作战过?”

    “不错。”杨开哼了一声,道:“大人若是本尊降临,小子自然要望风而逃,可大人如今不过一缕魂降,又能发挥多少本事?恕小子直言,小子临死之前大可以拉你女儿陪葬,就不知道大人是不是在乎自己女儿的性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