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巴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武炼巅峰 > 章节目录 第两千五百章 晋升帝尊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
    这一道自玄界珠中滋生出来的力量与那天地伟力极为相似,两者几乎可以说是同出一源。

    “又一道天地伟力?”乌邝骇然惊呼。

    “这小子如何能驱使天地伟力?他从哪里弄出来的?”段红尘也是惊奇不已。

    莫说杨开一个还没晋升的帝尊境,便是那些晋升多年修炼有成的帝尊三层境,也不可能驱使这种力量,只有大帝,只有大帝才能洞悉天地伟力,也只有大帝才有资格稍微御使一丝丝天地伟力。

    帝尊三层境已是武道极致,大帝们的修为也没有跳脱出这个范畴,只不过他们与普通的帝尊三层境的区别,便是在乎天地伟力的感悟。

    能感悟到天地伟力,便有资格成为大帝,力压普通的帝尊三层境。

    可是如今,杨开竟然御使出一道天地伟力来,尽管这一道力量比起那天地形成的力量显得有些相形见绌,仿佛父亲和儿子的差别,但这绝对是天地伟力无疑。

    两位大帝都深深地震惊了,比起看到那金圣龙本源之力和山河钟还要震惊的多。

    “那一枚珠子的原因?”

    乌邝目光灼灼地望着玄界珠,一副若有所思的模样,若非顾忌天地伟力,只怕他此刻便要释放神念去仔细查探了,也正是因为有所顾忌,所以他并不清楚玄界珠到底是什么类型的秘宝。

    乌邝能发现这个问题,段红尘自然也一样,他眉头紧皱地盯着玄界珠,与记忆中的诸多有名的秘宝交相印证,却发现没一个能对得上号的。

    这秘宝他似乎从未见过。

    这可是一件极为奇怪的事,段红尘活了不知道几万年。若说这星界之中有什么出名的秘宝他不知道的话,基本是不可能的事。

    可是如今,就有一样出现在他面前。

    不过不管这珠子到底是什么鬼东西,杨开能御使天地伟力绝对与它有关!

    难道这也是一件洪荒异宝?这个念头一出,段红尘吓了一跳,不过很快他就否认了这个猜测。因为洪荒异宝很好辨认,那来自蛮古洪荒的气息根本无法掩盖,山河钟便是这样。

    玄界珠内部自成一方小天地,既然是小天地,那自然也有天地伟力,杨开身为玄界珠的主人,与之心神相连,心意相通,自然可以抽离出玄界珠的天地伟力与那浩然劫难对抗。

    只不过。玄界珠只是一方小天地而已,自然不可能与真正的天地比较。

    两道天地伟力的强弱之分,一目可辨。

    轰隆隆……

    玄界珠的天地伟力沛然向前,朝上迎去,很快便与那真正的天地伟力碰撞在一块儿。

    杨开心情紧张地观望着,若是连这样都无法抵挡的话,那他就只剩下最后一个杀手锏了——解开自身的魔气封印,以上古大魔的魔化之身来对抗这一次的劫难。

    只不过这样做了之后。杨开不知道能不能重新将魔气封印起来,距离上一次解开封印已经过去好几年时间了。栽种在小玄界内的苍树上也积攒了不少封印之力,按道理来说应该是够用的,毕竟在药园中,苍树成长一年就等于外界百年。

    几百年的封印力量,难不成还封印不住那些魔气的暴动?

    可这样做也有一个弊端,那就是每一次解开封印。想要重新镇压魔气,都需要付出更多的封印之力,这个弊端杨开上次就发现了,所以不到万不得已的时候,这个杀手锏还是能不用就不用。

    谁知道是不是有哪一次苍树的封印之力不过。导致无法封印上古魔气,让自己坠化成魔,失去自身的意识,上古大魔的精纯魔气,杨开从来都不敢小瞧。

    天地震荡,寰宇崩碎。

    这诡异的空间似乎都要崩裂开来。

    乌邝和段红尘齐齐变色。

    两道天地伟力碰撞在一起,传递出超乎想象的冲击余波,似乎是两片天地撞到一块,沧海桑田只在一瞬间。

    肉眼可见地,小玄界中滋生出来的天地伟力逐渐消融,明显不是真正的天地力量的对手。

    不过在它消融的过程中,杨开分明感觉到自己压力大减,这个发现让杨开不禁面露喜色。

    待到玄界珠的天地伟力彻底消失之后,杨开神色一肃,双手不断地掐动印决,拼命地鼓荡自身源力,识海大开,神魂力量也如潮水一般朝外泄去。

    山河钟光芒大放,镇压天地的气息愈发猛烈。

    那残存的天地伟力似乎还要挣扎什么,却在杨开殊死一搏下,直接被山河钟镇压了下去。

    轰……地一声爆响,山河钟落在杨开面前不远处,表面的光芒也逐渐收敛,那残存的天地伟力被镇压封印在其中动弹不得。

    余波渐消,一切重回平静。

    虚弱的杨开在同一时间生出一种别样的感觉,他挥手间,将无数源晶抛洒出来,那些源晶爆为齑粉,化作精纯的灵气。

    杨开的身体陡然变成了一个无底洞一样,疯狂地吞噬四周的灵气。

    虚弱的气息节节攀升,很快达到了道源境的顶峰,不过依然没有停止,还在往上增加着。

    某一刻,杨开忽然听到体内传来咔嚓一声响动,紧接着浑身一轻,一种醍醐灌顶般的舒畅感从四肢百骸处传递而来,体内的源力也在这一刻发生了某种极为神奇的变化,连带着他消耗过度的识海,也一瞬间充盈起来。

    整个世界似乎与之前大不一样了。

    杨开感觉自己就像是获得了新生,浑身上下,每一块血肉都在跳动,都蕴藏着极为骇人的力量。

    帝意弥漫开来,清晰可辨,浓如实质。

    帝尊境!

    自十三岁开始修炼,至今日抵达帝尊,已经过去几十年了。历经无数生死劫难,虽距离真正的巅峰还任重道远,但杨开今日真正拥有了去问鼎巅峰的资格。

    心情激荡之下,他一声长啸,直冲九霄之上。

    “竟然……成功了!”乌邝震惊道。

    “算你有先见之明,否则你现在就得自刎在老夫面前了。”段红尘忍不住撇了撇嘴。面上一片懊恼之色,之前他虽然提出一个赌注,可惜乌邝为人谨慎竟然没有答应,若是答应下来的话那就有好戏瞧了。

    “这怎么可能成功!”乌邝脸色难看至极。

    身为噬天大帝,古往今来星界第一人,他觉得根本不可能有人能够超越自己,无论是在哪个方面!

    可是今日,却有一人做到了。

    尽管只是晋升帝尊境时的动静。

    自己晋升帝尊时虽然也为难重重,却远不及今日所见的恐怖。

    这小子在晋升帝尊遭遇了这等磨难。可以想象他日后的前途会有多么光明,段红尘之前说他日后成就会超越自己,本以为只是一句戏言,可如今看来,却真有可能成真啊。

    身怀那么多异宝,本身实力资质也极为出色,这样的人,日后成就能差到哪去?

    乌邝不禁有些失神。人生头一次生出一种不如人的感觉。

    忽然间,他脸色大变。扭头望着段红尘喝道:“老东西你敢下黑手,真是不要脸!”

    也不知道段红尘偷偷摸摸对他做了什么,乌邝瞬间暴跳如雷。

    段红尘哈哈大笑道:“看样子你是真的很在意那小子啊,竟连老夫动的手脚都没发现,不过现在发现,已经迟了。”

    说话间。段红尘一催帝元,一直笼罩着他的神木白夷本源忽然变得殷红如血。

    那神木白夷的本源之力是木系本源,本是葱翠欲滴的颜色,可是现在却不知怎地变成了血红的颜色,透着一股极为怪异的气息。

    “竟敢吞我辛苦收集的气血之力!”乌邝大喝一声。有些不可置信地望着段红尘道:“你这般凶猛催动白夷本源,必会毁了它,到时候你如何与铁血交代?”

    段红尘肃然道:“铁血知道老夫不会再回去,这神木本源他也随老夫处置了。没了这诸多气血之力,我看你如何重塑肉身,凭你这沉睡了几万年的骸骨,你休想翻出什么浪花!”

    “放肆!一个个都想本座死,本座偏要活给你们看!”乌邝歇斯底里地怒吼起来。

    段红尘冷笑道:“你已无力回天,乖乖受死吧,黄泉路上老夫会陪着你,保证你不会寂寞就是!”

    话落之时,段红尘身形一动,直接朝乌邝冲了过去,身在半空之中,体内帝元凶猛暴动起来,传出极为不安的气息。

    “自爆?”乌邝眼珠子剧烈跳动起来,生平中头一次感到了惊恐是什么意思,便是当年他被诸帝围攻,也不曾这般恐慌过,可一见段红尘一副决然而然地朝自己扑来,他还是不免心惊胆战。

    虽说段红尘如今只有帝尊一层境的修为,但他毕竟有大帝的底蕴,这样自爆开来,自己绝对无法承受,到时候就真的要与他共赴黄泉了。

    “竟敢把本座逼到这种程度!段红尘,你也别想好过!”乌邝厉喝间,手上也忽然掐动起印决,那充斥在他与段红尘之间的太古罡风忽然变得暴动不安,传递出极为危险的气息。

    段红尘脸色一沉,明白乌邝这是被逼得走投无路,要将太古罡风爆开了。

    太古罡风是风系本源,若是爆开的话,威力之大也是难以想象。

    可惜了啊,这样的余波,也不知道那个叫杨开的小子能不能幸存下来,但如今箭在弦上不得不发,段红尘也只能期望杨开吉人自有天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