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巴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武炼巅峰 > 章节目录 第两千四百三十七章 黄泉宗于莺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
    法身大笑道:“我这体型,独自行动如何方便?”

    杨开哼道:“算你有点自知之明。”

    法身道:“这不是看你寂寞,陪你聊聊嘛。”

    杨开嘴角一抽:“这与我自言自语有何区别?”

    话虽如此,杨开还是很快地收拾好了心绪,本来稍有的丝丝怅然也荡然无存了。

    “有一件事我一直没有告诉你。”法身忽然语气一肃。

    “何事?”杨开问道。

    法身道:“我感觉自己的修炼,似乎到了一种瓶颈。”

    杨开道:“修炼之途,瓶颈桎梏是时常会遇到的,你又不是第一天修炼,这点常识……”

    话没说完,杨开忽然意识到了不对。

    法身也接着说道:“但是噬天战法这种逆天的功法,按道理来说是没有瓶颈之说的,这套功法你研究过,你应该懂。”

    杨开点了点头,当年他得乌蒙山传授噬天战法后确实好好研究过,当时他就觉得这功法未免太过逆天,天下之物但凡有灵气者,无物不噬,而且修炼起来还不会有什么瓶颈,所以他才没敢去修炼。

    可是如今,法身竟然遇到了瓶颈,这无疑是极为不正常的事。

    “我有一种感觉,这个瓶颈不是依靠修炼和机缘可以突破的,那乌蒙山当年传授给你的功法难道不是完整的?”

    杨开闻言,心中也不免疑神疑鬼起来。

    如果说乌蒙山当年传授给他的噬天战法不是完整的,那法身所遭遇的情况就可以有个合理的解释了。

    只是杨开一直想不通,乌蒙山为何要传授这功法给他,如果说是为了报答杨开的救命之恩,那这代价未免也太大了点。这功法可是号称星界第一的功法,噬天大帝正是依靠了这功法才登临星界至强者的宝座,便是帝尊境强者对这功法都是觊觎非常。

    现在回想起来,当年的事可算是疑点重重啊。

    “等这次碎星海之后,我们去一趟碧羽宗,找乌蒙山问个清楚。”杨开沉吟了一会儿。有了决定。

    以前他惧怕乌蒙山,一来是对方来历不小,他可是正宗的噬天大帝的后人,手上总归有些底牌,二来也是因为杨开实力不如人家。

    但是现在情况已经今非昔比了,同等级的武者之中,杨开还不需要惧怕谁,就算这些年下来,乌蒙山真的突破到了帝尊境。杨开也与之交手的信心。

    ……

    星空之中,杨开穿梭游弋着,与花青丝等人分开已经将近一个月时间了,这段时间他的收获马马虎虎。

    依靠六芒星印,杨开每隔几日就能感应到一些本源之力的波动,所遇到的本源之力都被他和法身一起炼化殆尽。

    法身也是有星辰本源的,它的身体之所以如此巨大,就是因为融合了一座悬空大陆。那悬空大陆内早已诞生出了本源之力,自然被它一并给融合了。

    本源收获的不多。倒是遇到十几个寻衅滋事之人。因为星印的特殊作用,导致在这碎星海中的武者往往悠一见面便大打出手。

    对这些人杨开自然没有手下留情,全部击杀。

    不过六芒星印并没有升级的征兆,只是颜色稍微明亮了一些。

    这一日,杨开再次感应到一丝源力的波动,与手背上的六芒星印遥相呼应。他立刻改变了方向,朝源力波动所在的位置驰去。

    还没到地方,杨开又感应到两个稍微有些不同的力量波动。

    这种波动他很熟悉,明显是星印之间的感应,换句话说。那本源之力所在的地方,应该有两个人已经先到了。

    杨开略一迟疑,也没改变方向,加速朝前驰去,很快,他来到了一块巨大陨石之上。

    这陨石少说也有几千丈方圆,横亘在星空之中,纹丝不动,表面平坦光华。

    这块陨石显然是哪个修炼之星被打碎之后的一部分,如这样的东西,在碎星海内比比皆是,数都数不过来。

    让杨开感到惊奇的是,他之前感应到的本源之力正是从这块陨石上散发出来的,也就是说,这块陨石内有残破的星辰本源,而且竟然还不算太稀薄。

    这倒是奇怪了,他先前遇到的残破本源,都是从一些破碎的修炼之星上找到的,这种有本源的陨石还是头一次碰到。

    此时此刻,这陨石上已经有两个人了,一男一女,皆有道源两层境的修为。这一男一女似乎是为了争夺这里的本源之力正在互相拼杀,也不知道打了多久,杨开来这里的时候,两人都气喘吁吁,气息不稳,无疑都已是强弩之末了。

    左边一个男子,身穿的衣服让杨开有些眼熟,约莫三十左右,一脸凶狠的神情。

    右边那个女子,身段婀娜,脸型尖细瘦薄,给人一种尖酸刻薄的感觉,而且她整个人的气息给人感觉极为不舒服,显得很阴冷。

    这种阴冷与冰心谷弟子修炼的冰系功法带来的寒冷不一样,那是让人有一种本能的排斥的阴寒,仿若不属于这一界似的。

    两人拼的正凶,杨开忽然现身,顿时让他们吓了一跳,纷纷朝后跃去,都警惕地盯着杨开。

    神念往杨开身上扫过,察觉他是一位道源三层境的武者之后,这一男一女的表情都忽然凝重起来。他们都只有两层境,打起来算是棋逢对手,不相上下,可如果对上杨开的话,以他们现在的状态肯定是没胜算的。

    杨开淡淡地扫了两人一眼,目光在他们手背上转过,发现这两人拥有的都是五角星印,也不知道是杀了人升级来的,还是本来就有的。

    不过以杨开对星印的理解,自然生成的五角星印并不多,最多的都是三角和棱形星印,这两人能有五角星印,肯定在碎星海里杀过不少人。

    都不是什么好东西!杨开心中冷哼一声。

    见杨开一言不发地站在那里,两人都有些压力如山,那女子似是有些无法承受这样的沉默,忽然强挤出一丝微笑,冲杨开友好地点了点头。

    不过不等她开口说些什么,另外一个男子便一抱拳打断了她,道:“这位朋友请了,在下东域问情宗弟子关启,不知朋友如何称呼?”

    “问情宗?”杨开眉头一扬,露出恍然之色。

    他本来还在想对方的穿着怎么看着有些眼熟,原来是问情宗的弟子啊。

    想起问情宗,他就想起了封溪和封玄,这一老一少都是及不要脸的家伙,老的喜欢以大欺小,小的喜欢恃强凌弱,刚进碎星海的时候,杨开更在封溪手上吃了大亏,那一枚帝绝丹险些没要掉他半条小命,对问情宗自然是没什么好感。

    见杨开反应,那关启眉头一扬,道:“朋友也是东域的人?”

    杨开冷哼一声道:“我是不是东域的人,关你屁事!”

    他这句话说的毫不客气,让关启脸上有些挂不住,他虽然只有道源两层境的修为,比杨开要低一些,但他可是问情宗的精英弟子,能进碎星海就已经说明了他的资质不同寻常,若是在外面,等闲的道源三层境他还真不需要放在眼中。只需要报出名号,要跪舔他的道源三层境不知凡几。

    可是如今他才刚大战过一场,实力不到巅峰的一半,杨开看起来又不是很好说话的样子,他哪敢去触什么霉头,只能忍气吞声,憋了一肚子火。

    而另一边,那个女子见杨开丝毫没给关启面子,紧张的心情一下子放松开来。

    她还真怕杨开与关启认识,或者说与这个东域问情宗有什么渊源,若是如此的话,那她就只能第一时间逃跑。

    现在这情况无疑是她喜闻乐见的,所以她一下就笑开了,发出银铃般的笑声,口上道:“问情宗算什么东西,也敢在碎星海报出来,真是马不知道脸长。”

    先是被杨开给噎了一下,如今又被这女子一番冷嘲热讽,关启的脸色顿时难看无比。

    那女子却是没再理会他,而是冲杨开敛衽一礼,媚眼如丝,水汪汪地望着杨开,柔声道:“师妹东域黄泉宗弟子于莺,见过这位师兄!”

    杨开眼帘一缩,低喝道:“黄泉宗!”

    于莺愣了一下,不知道杨开为何有这么大的反应,小心翼翼地问道:“这位师兄看样子听说我们黄泉宗?”

    杨开轻轻地吸了口气,努力平复心绪的激动,微笑颔首道:“听过,自然听过,黄泉宗的大名简直如雷贯耳,我早有耳闻,怎会没听过?”

    那边关启听到杨开这么说,鼻子都快气歪了。

    先前他自报家门,说自己是问情宗的弟子,却换来杨开一句“关你屁事”,等到这女人报出黄泉宗的名号之后,他竟然说什么如雷贯耳,这前后对比的差距也太大了吧。

    放眼整个星界来说,黄泉宗与问情宗其实都算是顶尖的宗门,在各自的大域之中领袖群论,地位应该是等同的。

    可杨开这前后截然不同的反应,让关启觉得自己被深深地侮辱了,一时间怒火中烧,恨不得冲上前杀掉这对不要脸的狗男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