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巴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武炼巅峰 > 章节目录 第两千四百二十二章 蔚为奇观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
    “既然问情宗不会轻易放弃,那换句话说,岂不是冰心谷言而无信了?”

    “听闻问情宗副宗主和少宗主都在冰心谷内,此刻为何不见人影?”

    “山雨欲来风满楼啊,这北域……恐怕要变天了。”

    “周兄这话说笑了吧,冰心谷虽然实力不俗,但如何能与问情宗抗衡?整个北域都知道,冰心谷这顶尖宗门的名头已经名不副实。问情宗真要问责下来,冰心谷必定无法抵挡!”

    “我听说大喜当日,问情宗宗主封玄大人会亲自来冰心谷的,算算时间也就是明日了!他若是知道冰心谷这边拒绝了亲事……”

    七八位帝尊境七嘴八舌,都有些弄不明白情况,众人也只知道一点,冰心谷这次麻烦大了。也不知道这群女人哪来的胆子,竟敢在这个节骨眼上悔婚,这不是当着整个北域打问情宗的脸么?封玄如何会善罢甘休?

    “扈远兄,我们要不要去劝一劝安谷主她们?我记得你的夫人是出自冰心谷的,这冰心谷真要出事了,你化一宗也不能置身事外啊。”

    扈远闻言,面色微变,沉吟了一阵,急忙朝安若云等人离开的方向驰去,看那样子是想去劝解一二了。

    其他帝尊境面面相觑一番,也都急忙跟了上去。

    他们虽然只是来贺喜的,但事情发展到这个地步,他们也很想知道冰心谷到底出了什么变故,竟有胆子跟问情宗悔婚。

    少顷,一群人来到了冰轮城某个客栈前方,只见那客栈前,安若云等人静静地站在那里,十几个帝尊境神情肃穆。一言不发,只是望着某个方向,表情虔诚而又激动。

    方圆百丈范围内,了无人烟,所有不相干的人都退得远远的,朝这边瞩目观望。

    扈远飞身而来。急急上前,正欲开口说话,却见安若云身子一矮,忽然跪了下去。

    紧随着她的动作,众多冰心谷帝尊境齐齐跪倒在地。

    扈远眼珠子都快凸出来了,一下子怔在原地,傻傻地望着,不知道安若云等人这是搞什么名堂。

    其他接二连三赶到这里的强者们也都是目瞪口呆,内心深处震撼的无以复加。

    “扈……扈兄。这是怎么……回事?”有人凑到扈远身边,低声问道。

    扈远也是脑袋发蒙,闻言摇头不断:“不知道,我来这里的时候,她们就这样了。”

    “那客栈内到底住了何妨神圣,竟能让安谷主和孙长老她们行如此大礼?”

    冰心谷这群人中,安若云和孙芸秀都是帝尊两层境的修为,除去一个道源三层境的弟子之外。其他人也都是帝尊一层境,这样一股力量。堪称恐怖。

    可她们偏偏跪在这大街之上,在那客栈门前,光天化日,众目睽睽之下没有丝毫心里负担,反而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

    安若云是冰心谷代谷主,孙芸秀是冰心谷大长老。两人一言一行都代表了冰心谷的脸面,此刻她们却是不管不顾地跪在这里,一言不发,说明这客栈内有能让她们如此臣服之人。

    扈远脸色一变,似是想到了什么。低呼道:“难道说……”

    他话没说完,可脸色却是激动的无以复加。

    “扈兄你什么意思啊?”有人不明所以,急急问道。

    其中一人若有所思道:“这普天之下,即便是十大帝尊亲临此地,也不足以让安谷主她们行这般大礼,能让她们心甘情愿做出这种事的,只有一人!”

    “冰心谷祖师,冰云前辈?”一声惊呼传来。

    “难不成说,冰云前辈住在这客栈内?”

    “不是说冰云前辈早已陨落了么?这都三千年没有她的消息了。”

    “没有消息可不代表陨落了,说不定冰云前辈一直隐居在哪里,又说不定一直被困在何处,冰云前辈当年失踪的时候就是帝尊三层境,如她这般修为的人,怎么可能轻易死去?”

    冰云身为冰心谷创派祖师,即便已经失踪了三千年,这偌大的名头也依然如雷贯耳,陡然猜到冰云就住在那客栈内之后,众人不禁表情各异。这群人中,有亲近冰心谷的,有亲近问情宗,此刻自然心情不同。

    “在这种节骨眼上,冰云前辈忽然现身,而明日封玄宗主也会来此,这两大强者若是碰面了……”有人说着说着,浑身打了个冷颤,有些不敢再说下去了。

    若是正常情况下,冰云与封玄碰面倒也没什么,两人都是北域顶尖宗门的掌舵人,早已不知道打过多少次交道,可偏偏刚才安若云才说过,两宗定好的婚事已经作罢。封玄一旦过来了,肯定要为自己儿子讨个公道的。

    怪不得安若云等人敢在这个时候悔婚,原来是冰云已经回归。

    只是不知道为什么,安若云她们都跪在那客栈前了,却是不见冰云出现的踪影。众人也不敢随意释放神念查探,也都是心急如焚地站在原地等候。

    一时间,这小小的客栈门前,汇聚了将近二十位帝尊境强者,蔚为奇观。

    杨开站在那客栈门前,也是一脸无奈之色。

    他也没想到冰心谷这群帝尊境来到这里,竟是忽然来了这么一出,结果被无数人当猴子一样围观。

    梵馨等人闻讯从客栈里走了出来,瞧了一眼安若云等人,这才凑到杨开跟前,狐疑道:“杨师兄,她们是什么人,怎么都跪在这里?”

    杨开嘴角一抽,道:“这些都是你们的师姐。”

    “师姐?”梵馨怔了一下,紧接着小手捂住了红唇,娇呼道:“她们是冰心谷的……”

    杨开点了点头。

    梵馨这才急急地带着几个师妹走上前去,敛衽一礼道:“梵馨见过诸位师姐!”

    “你是……”安若云诧异地望着她。

    “师妹梵馨,是师尊在寂虚秘境内收下的弟子,她们也都一样。”梵馨说话间,指了指自己身后的几个女子。

    那几个女子修为比她还不如。一见到这么多帝尊境都跪在自己面前,个个局促的说不出话来。毕竟对她们来说,帝尊境简直就相当于传说一样,可是现在,她们竟然要与这些帝尊境以姐妹相称了,巨大的惊喜冲击的她们晕头转向。满脑袋茫然,不知该如何是好。

    “你们是师尊收下的弟子?”安若云眼前一亮。

    梵馨微微一笑,催动自身玄功,整个人的气质一下子变得冰寒无比。

    孙芸秀颔首道:“确实是冰心谷正统的功法!”

    听她这么一说,众女望着梵馨等人的目光都变得柔和起来。

    “好好好。”安若云温婉笑着,“师傅总算又收弟子了,这些年也多亏了你们在师尊身边照顾,我们这些做师姐的谢谢你们。”

    梵馨摇头道:“是师尊收留了我们,我们没能帮到师尊什么忙。倒是诸位师姐,你们为什么要跪在这里,赶紧起来啊。”

    长孙莹微微一笑,道:“我们做错了事,这是应有的惩罚,师妹不用在意。”

    安若云道:“师妹你刚才说寂虚秘境,难道说师尊她这些年来一直待在那寂虚秘境里么?”

    听她的语气,应该是不知道寂虚秘境存在的。这也难怪,但凡被困在里面的人。从来都没人逃出过,对整个星界来说,寂虚秘境太过陌生了。

    “是的,我们都是被困在寂虚秘境里的,前些日子才好不容易脱困。”梵馨颔首道。

    “师傅受伤,也与那寂虚秘境有关?”安若云紧张地问道。

    梵馨道:“寂虚秘境内有个家伙叫赤日。修为与师尊相当,师尊当时要走,可那赤日不允许,所以两人便大战了起来……”

    一群冰心谷的帝尊境,跪在这客栈门前倾听者梵馨的讲述。听到惊险之时更是如临其境,神情紧张,杨开一见便知她们定有说不完的话,安若云等人肯定想知道这些年来冰云过的怎样,如今身体又如何。

    所以他径直地返回了自己的房间,开始清点起封溪和姚卓两人的戒指来。

    这一次他不得已动用了一枚帝绝丹,但却得到了两枚空间戒,倒也不算吃亏,而且这两人的戒指里好东西无数,一番清算下来,杨开发现自己不但没吃亏,反而还赚的盆满钵满。

    唯独让他感到遗憾的是,少了那枚帝绝丹,日后就少了一道杀手锏了。

    姚卓和封溪两人的空间戒东西太多,杨开足足清点了一个白天的时间才清点完毕,光是源晶都得了一亿之多,这其中不乏中品和上品源晶的层次,真正换算成下品源晶的话,最起码也有三四十亿之数,这还没算那些天才地宝的价值。

    问情宗的富有让他大开眼界。

    杨开本就算是富裕,如今得了这么一大笔财富,个人财力堪称恐怖,回想起当初刚来星界之时,与刘迁云两人为源晶奔走发愁,那样的日子恍如隔世啊。

    心情大好之下,杨开将一些珍稀的矿物全都丢进了小玄界,让法身吞噬炼化。

    自从上次法身施展噬天战法炼化了一个帝尊境之后,它的气息隐隐达到了一个巅峰的程度,似乎只差临门一脚就能突破到帝尊境了。

    不但法身如今,花青丝也是如此,就连流炎,在小玄界内修炼起来也是修为一日千里,进步神速。

    修为唯一欠缺一点的张若惜,如今也是道源一层境的程度了,以她那种特殊的体质,只要有足够的天地灵气,她的修为迟早会迎头赶上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