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巴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武炼巅峰 > 章节目录 第两千四百一十六章 早已暗定终生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
    紫雨虽然想跟长孙莹解释清楚,但也知道现在也不是啰嗦的时候,只能打定注意以后再跟她说明了,她感激地道:“谢谢七师叔。”

    话落之时,直接窜到了杨开身边,一把拉住了他的手,急急道:“我们赶紧走。”

    “走不掉了!”杨开忽然苦笑一声,有些无奈地望着长孙莹。

    长孙莹显然也察觉到了什么,黛眉微微皱起,俏脸阴沉。

    她先前在此地拦截住杨开和紫雨二人也只是本能的反应而已,毕竟她是冰心谷的长老,察觉到有人在谷内鬼鬼祟祟的,总不能当没看到。

    可这一番拦截和刚才的交手显然已经惊动了不少人,导致杨开和紫雨失去了最好的逃脱时机。

    她不禁有些心中愧疚,若是早知如此,她说什么也不会现身拦截的。

    刷刷刷刷……

    一连串轻响传来,紧接着,杨开等人四周忽然出现了一大批帝尊境强者,粗略一数最起码也有七八个之多,还有一些帝尊境正在往这边赶来,用不了几息应该就能来到此地。

    这些帝尊境,并没有三层境的存在,两层境的也只有两人而已,剩下的全都是一层境。

    一时间,杨开四周燕瘦环肥,袅袅娉娉,让人看的眼花缭乱。

    这可当真是美女如云,佳丽三千,各种不同的香味从四面八方若有若无的袭来,让人不由地生出一种掉进温柔乡的感觉。

    杨开却没有半分欣喜,反而表情凝重。

    被这么多帝尊境包围,他也是头一次遇到,即便是精通了空间之力,他也没把握能够从这里安然逃脱。

    “紫雨你好大的胆子。竟敢私通男子逃离禁地,还盗取禁地之宝!”就在杨开心思百转,思量该如何从这里逃走的时候,其中一个帝尊两层境强者忽然爆喝一声。

    这女子做美妇打扮,身穿浅蓝长裙,神情却冰冷至极。莫名的有一丝戾气萦绕在身上,让人感觉极为不舒服,而且也不知道她修炼了什么秘术,她站在那里,整个人竟是剑意通天,仿佛一柄出窍的利剑般锋芒毕露,散发着及其危险的气息。

    紫雨神情一慌,连忙冲这美妇摆手道:“不是的大长老,你误会了。”

    “误会?”这美妇冷哼一声。“本宫难道眼瞎了不成,禁地之中只有你一人,可此刻那宝物却是不在了,你敢说不是你拿走了?”

    紫雨扭头看了一眼杨开,也不好说那宝物是杨开拿去的,只能沉默以对。

    “很好,你这是承认了是吧?”美妇冷笑一声,扭头望着另外一个帝尊两层境女子。道:“紫雨她破坏门规,禁闭期间不知悔过。还盗取禁地之宝,请师姐定罪!”

    那个帝尊两层境的女子闻言,微微叹息了一声,目光有些复杂地望着紫雨,美眸之中充满了愧疚和自责的神色,还有浓浓的心疼之意。良久才开口道:“雨儿,那冰珠是你祖师留下来的东西,你拿走它做什么?”

    她显然也认为那冰珠是被紫雨盗走了,毕竟之前还在禁地里的,可是现在却不见了。

    紫雨张了张嘴道:“师傅。我没拿。”

    她只辩解自己没有盗取那宝物,却没有要将杨开供出来的意思,显然是不想把杨开给连累了。

    “那它如何不见了?”紫雨的师傅柔声问道,与刚才那个气势逼人的帝尊两层境相比,她无疑更加温柔体贴,说起话来也是细声细语的。

    杨开忽然低声问道:“雨师妹,这两位如何称呼?”

    紫雨闻言,下意识地回道:“一个是我师傅安若云,一个是我冰心谷大长老孙芸秀,也是我二师叔,我师傅她在诸位师姐妹中排行第一。”

    杨开听了心下了然,知道那气质温柔如水的女子便是紫雨的师傅,也就是冰心谷的代谷主安若云了,而另外一个剑意通天气势逼人的女子就是孙芸秀,两人与之前杨开碰到的长孙莹都是师姐妹的关系。

    冰云倒是收了一群好弟子啊,这一个个都成长到了帝尊境的程度,也不知道是这一方水土养人还是她教导有方。

    不过现在显然不是想这些的时候,杨开一抱拳道:“小子杨开,见过诸位前辈。”

    “你算哪根葱,竟敢夜闯冰心谷,还掳掠我冰心谷弟子!”孙芸秀神情一冷,口中厉喝道。

    杨开眉头微皱,道:“孙长老怕是误会了,我并没有掳掠雨师妹,而是受人之托带她离开这里。”这孙芸秀一上来就这般语气不善,让他心中也没什么好感,而且看她的态度,似乎并不是太喜欢紫雨的样子,想来也是在问情宗威压之下屈服的人之一。

    “小子还敢顶嘴!”孙芸秀脸色一戾。

    就在这时,刷刷两道身影忽然从天而降,落在一旁,紧接着,其中一人望着紫雨惊呼道:“雨妹你在做什么!”

    他一副痛心疾首的神色,表情难道到了极点,望着紫雨满是失望,再转向杨开之时却是仇恨盈溢,一身杀机腾腾。

    来的两人都是男子,其中一个帝尊两层境,神情不怒自威,而说话之人则是道源三层境,英俊潇洒,英伟不凡。

    这两人的身份已经呼之欲出了,如今在冰心谷内做客的男子只有问情宗的副宗主姚卓和少宗主封溪。

    两人来此显然也是被这边的动静所惊扰,可是这一落下,封溪就发现紫雨竟然牵着杨开的手,而且是主动牵着的!

    这个发现让他霎时间面沉如水,有种头上被绿的感觉,顿觉被深深地侮辱了,一身气血翻滚,仿佛随时都会爆炸开来。他封溪看上的女子还从未这般对待过他,任何一个被人俘获身心的女人都如奴仆一般,他的话便是绝对的命令,没人敢反抗。

    可是到了紫雨这边,偏偏对自己不假辞色,仅仅这样也就罢了,此时此刻,这贱婢居然跟一个陌生的男子如此亲昵。这不是摆明了气自己么?这样的事若是传扬出去的话,自己日后如何在北域立足?只怕到时候见到任何一个人都要盯着他的头顶瞧个不停。

    见封溪目光落在自己手上,紫雨也瞬间意识到了不妥。

    先前她准备拉着杨开逃离此地,所以也没顾忌太多,可不等她有什么动作,诸位师叔已经赶来这里将她和杨开包围,导致他们进退不得,紧张之下,紫雨也忘记松开了杨开的手。

    现在反应过来之后,清晰地感觉到杨开手掌的宽大和温暖,不禁俏脸一红,本能地便要松开。

    不过也不知道她想到了什么,那玉手在快要松开的一瞬间,竟又紧紧地再次握住,而这一次比刚才更加用力,竟与杨开十指相扣起来。

    杨开愕然地瞧了她一眼,一种怪怪的感觉萦绕上心头。

    紫雨微红着脸,柔软的身子更是依偎在杨开的胳膊上,挑衅似的望着封溪,道:“少宗主还请自重,雨妹不是你可以叫的,另外,我想做什么是我的自由,你无权干涉!”

    封溪闻言,本就难看的脸一下子铁青无比,双目喷着火光瞪着杨开,咬牙道:“小子你找死,竟敢动我的女人!”

    杨开呵呵冷笑一声。他自然知道紫雨为何要跟自己这么亲昵,显然是故意做给封溪看的。对她这种做法,杨开其实并没有太大的反感,紫雨无法掌控自己的未来和命运,也只能这样反抗一二了,期望能够让封溪打消原本的念头,可没想到反而激发了封溪的怒火和杀机。

    “谁是你的女人,不要脸!”紫雨丝毫没有给封溪留脸面的意思,见他这般威胁杨开,立刻骂了一句。

    封溪气的脸都白了,他不好跟紫雨叫骂,只能将怒火发泄到杨开身上,恶狠狠地望着他道:“小子你就这点本事?只能让女人为你出头了?”

    杨开咧嘴一笑,道:“少宗主,强扭的瓜不甜,何必如此呢?我与雨师妹她早已情投意合,暗定终生,你倒是说说看,到底是谁在抢谁的女人,本少不与你一般见识也就罢了,你却贼喊捉贼了?这是何道理?”

    一言出,满场皆惊。

    一群冰心谷的帝尊境皆都微张着小嘴,目瞪口呆地望着杨开和紫雨,似乎不敢相信这是真的。

    紫雨也是微微失神,她没想到杨开居然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说出这样的话来,什么暗定终生之类的,这不是败坏自己的清白么?一瞬间,她的脸色就羞红起来,面如火烧,好似真与杨开干过什么人神共愤之事,羞于见人。

    瞧她脸色变幻,冰心谷的众多帝尊境个个表情古怪起来。

    那七师叔长孙莹更是用赞许的神色望着杨开,一副干的漂亮的表情。她与杨开也是头一次见面,谈不上什么好恶之感,但杨开这般豪言壮语还是让她觉得紫雨找对了人。

    若不是真心实意,怎会在这么多帝尊境面前如此放肆?

    那边,封溪的脸色阴沉的几乎能刮下一层寒霜来,整个人都感觉不好了,他怎么也没想到,自己看上的女人,甚至不惜动用宗门力量施加也要得到的禁脔,竟早已成了别人的玩物!

    这感觉就像是吃了一个死苍蝇般,让他恶心难受,望着紫雨的目光充满了厌恶之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