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巴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武炼巅峰 > 章节目录 第两千三百三十五章 一意孤行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
    见四周无人回应,叶恨淡淡道:“骆津如此行径,为人不耻,诸位朋友难道要与这种人同流合污?”

    他心头恼怒之下,连跟骆津客气的意思都没了,直呼其名。

    闻言,那长的虎背熊腰的男子冷哼一声,道:“骆城主之事也就罢了,本座倒是想问问那姓杨的小子,我天极殿柯天副殿主与他到底有何仇怨,竟被他击杀在城主府!”

    听他说话的语气,赫然便是天极殿殿主阮鸿博了。

    阮鸿博与叶恨一样,都是道源三层境的修为,如今自家的副殿主被杨开给杀了,他自然不可能善罢甘休的,所以尽管有些不齿骆津的为人,却依然跟了过来,就是要讨个公道。

    阮鸿博话音落下,立刻便一人接口道:“不错,那贼子还杀了我儿穆正,我穆关与他不共戴天!”

    叶恨扭头望去,一下子看到说话之人是白云楼的楼主穆关。

    当日在城主府发生的事,叶恨也找叶菁晗仔细问过,知道那穆正确实是杨开所杀,杨开还用他的血肉在墙上写了一个大大的死字,威慑四方宾客。

    可这事说起来也是穆正自己找死,没有本事偏偏要当出头鸟,被杨开杀鸡儆猴了又能怪得了谁?但白云楼显然不会就此善罢甘休的。

    “那小子打伤我问心阁弟子,本阁主来此,是要他给个合理的解释。”问心阁的阁主也站了出来。

    “我夺魂剑宗亦是如此,叶宗主,将人交出来吧,免得大家面子上不好看。”

    随着一个个道源三层境强者站出来,千叶宗那些高层的脸色逐渐变了,叶恨却是神情淡然。一转头,朝端坐在那轿子上的水蓝色头发男子道:“邱宫主也是这个意思?”

    在场诸人,他并不是太忌惮,他最忌惮便是这个水蓝色头发的男子,此人乃天照宫宫主邱泽,一身实力已到道源境顶峰。传言这十几年他一直在闭关参悟帝尊境的奥秘,以期突破桎梏,晋升帝位。

    这十几年来一直没有听到他外出活动的消息,却不想今日这人竟跑到千叶宗门口来了。

    对这个人叶恨不敢掉以轻心,因为他有很大的机会晋升帝位,一旦等他晋升到帝尊境,这方圆百万里的地界将无人是他对手。

    邱泽闻言,微微一笑,道:“犬子邱雨学艺不精。在那姓杨的小子手下吃了大亏,本座来此,是想请他去我天照宫做客几日,顺便教教邱雨如何修炼,都是年轻人,应该能找一些共同话题,还请叶宗主不要拒绝。”

    他话说的好听,但谁都知道这只是一个借口罢了。

    邱雨当日在城主府确实被杨开给打成重伤。但只是如此的话,怎会劳动邱泽亲自出面?天照宫与千叶宗积怨已久。一个是新崛起的宗门,有望统领这一片地域,一个是式微的老牌势力,前者想要立威的话,自然是从后者身上下手比较好。

    只要能除掉千叶宗,天照宫的威望将无人能及。到时候他邱泽便是这一片天地的霸主。

    “交人!”

    “叶宗主,我等与千叶宗无冤无仇,不愿为难你们,但那姓杨的混账却是不能轻饶,还请叶宗主不要包庇!”

    几大宗门的掌舵人七嘴八舌地嚷嚷起来。纷纷给千叶宗试压。

    叶恨眉头紧皱,而跟他过来的千叶宗的高层们更是脸色大变,心中惶惶不安。

    虽说有护宗大阵挡在这里,面前这些人应该拿他们没什么办法,但是千叶宗的弟子总是要外出的,不可能一辈子躲在大阵中,若是在这里得罪了这么多势力,千叶宗日后如何安身?

    一念至此,那几位千叶宗高层都纷纷朝叶恨投来目光。

    他们不知道那杨开与叶恨到底是什么关系,为何在惹下这么大的乱子之后要躲到千叶宗来,为宗门招惹祸端。而叶恨为什么明知这些事情还要接纳他!

    这显然不是什么明智之举。

    “宗主……”一个道源两层境的老者轻轻地呼唤一声,虽然没有说什么,但那意思已经很明显了。

    杨开与千叶宗毫无关系,不妨就在这里示弱一下,将人交出去换来平安,也好过被人一直这么堵着门。

    叶恨瞅了这老者一眼,淡淡道:“我自有分寸。”

    那老者闻言,重重地一声叹息,没再劝说什么。他是千叶宗老一辈的人了,看着叶恨长大的,对叶恨的脾气也很是了解,知道他不会胡来,所以尽管心中担忧不已,却还是选择相信叶恨不会害了宗门。

    “宗主大人!”千叶宗副宗主石苍英忽然上前抱拳,沉声道:“石某觉得,诸位朋友所言在理,那姓杨的小子目无尊卑,胆敢在城主府肆意妄为,实在是太不像话了,而且连柯天大人这般德高望重之人也要击杀,分明是嗜血残杀之人,不管此人先前所行目的为何,来我千叶宗也必定是不安好心,石某请宗主将那小子交给诸位朋友发落,免得落人口舌,说我千叶宗与他狼狈为奸,坏了名声。”

    邱泽一笑,道:“还是石副殿主明事理,很好,很好!”

    石苍英一笑,道:“人在做,天在看,石某不过是顺天而行,邱宫主过奖了。”

    叶恨冷声道:“石兄,叶某先前说过,杨少乃我千叶宗贵客,任何人都不得打他的注意,若你还当我是个宗主,就切莫再说这话。”

    石苍英脸色微变,道:“宗主您难道要不顾祖宗几万年的基业了?”

    叶恨道:“正是因为顾及基业,杨少才不能交给任何人。”

    杨开去修复那秘境入口一事,除了他之外,就只有叶菁晗知晓,此事他没有跟任何人提及,所以石苍英也不知道叶恨为什么要力保杨开。

    见他神色如此坚决,一副再敢说便要跟自己翻脸的架势,石苍英也是心中一突,因为在他的记忆中,叶恨可不是如此咄咄逼人的存在,因为叶恨年事已高,修为停滞不前,这些年对自己一直都很客气的,按道理来说,自己无论说什么他都该仔细衡量一下才对,就算反对也不会如此疾言厉色,为何牵扯到那姓杨的小子叶恨就这么坚决了?

    石苍英本能地感觉事情有些不简单,但他也没时间去细细思索,脸色一沉,道:“宗主你如此一意孤行,非要置宗门于水深火热之中?你可曾想多宗内三千弟子的感受和未来?你的一个错误决定,便可让宗门万劫不复!石某身为千叶宗副宗主,有责任也有义务为宗门和弟子考虑。”

    叶恨冷声道:“你是为自己考虑还是为宗门考虑?”

    不等石苍英再说什么,叶恨便厉喝道:“我意已决,退下!”

    石苍英闻言一愣,下意识地抖了下身子,似乎这才想起对方才是千叶宗的宗主,而自己不过是个副宗主罢了。

    护山大阵外,一群强者冷眼旁观,心中冷笑不迭,传言说千叶宗内部不稳,叶恨和石苍英多有间隙,如今看来还真是这么回事啊。这两人身为千叶宗的顶梁柱,在这种时候竟然还起内讧,可见千叶宗内部腐朽到了什么程度。

    这样的一个宗门,只怕也支持不了多久了。

    想到此处,各人心中冷笑不迭,似乎瞧到了千叶宗覆灭的一幕。

    众目睽睽之下,石苍英被叶恨如此叱喝,自然是有些挂不住脸面,恼羞成怒道:“好,既然宗主不听劝阻,刚愎自用,不顾宗门安危,那就休怪石某不把你当宗主看了。”

    叶恨微惊,冷喝道:“你想做什么?”

    石苍英一笑,道:“姓杨的小子招惹了这么多家宗门,却要躲进千叶宗内为本宗带来祸端,石某为宗门弟子考虑,自然是要将人交出去了。宗主放心,此事与你无关,即便日后有人指责也是石某一力承担,不会坏了你的美名!”

    他一副大义凛然,即便己身名誉玷污也不惜为宗门考虑的姿态,顿时引起不少千叶宗高层的好感,觉得叶恨确实有些独断专行了。

    叶恨似乎一下子想到了什么,惊声道:“你敢派人去擒拿他们?”

    直到这时,叶恨才注意到,一直跟在石苍英身边的三个心腹长老不见了踪影。那三个长老都是道源两层境的修为,以这样的实力,杨开那几位朋友根本无法抵挡。

    杨开带来的那几人可都只有道源一层境啊,虽然他们居住的房间中也有禁制,但那几个长老对那禁制了若指掌,破除只是举手之劳而已。

    想到这里,叶恨大惊失色,恨不能一掌拍死石苍英。

    女儿千辛万苦将杨开请到千叶宗来修复秘境入口,可自家的副宗主却要对杨开的朋友动手,这事若是叫杨开知道的话,他如何解释?

    他早就打算好了,这一次就算一下得罪了这么多宗门,只要杨开能修复入口,让千叶宗的功法和秘术回归,也是值得的。

    大不了到时候千叶宗封山个几年,让宗内高手参悟那些功法秘术,只要能调动起广场上那三十多个道源级的傀儡,千叶宗就无需再惧怕任何宗门,也有了喘息之际,随着时间的流逝,还怕那些天级傀儡无法驱动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