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巴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武炼巅峰 > 章节目录 第两千两百七十九章 滚蛋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
    “我也只是路过那里,不曾想碰到了这样的事,当时我的修为只有虚王三层境,神仙打架,我只能远远地看着,所以将一切都看在眼中。”杨开补充道。

    “什么?你当时是虚王三层境?”高山流水闻言愣了一会儿,才像是意识到什么,惊声喝道。

    若杨开所说不假,两年前他不过虚王三层境,可两年后的今日他已是道源两层境,几乎就是一年一个小境界,这等晋升成长的速度,简直太恐怖了。

    照这个速度成长下去,明年岂不是道源三层境,后年岂不是帝尊了?

    当然,道源境突破帝尊境不是那么简单的事,可给杨开十年二十年他总可以做到吧?更何况,高山流水还听闻这小子在四季之地中吞服过一粒太妙丹,晋升帝尊境的几率比一般人要高出很多很多。

    一想起自己两人苦苦追寻大半生,也摸不到帝位的门槛,这小子却在年纪轻轻就有晋升突破的希望,二老心中都不是滋味了,各种酸甜苦辣涌上心头,百感交集。

    “所以说……”杨开一摊手,“宁远城之死,与我无关。”

    宁远术皱着眉头,也不知道该不该相信他所言,沉默片刻后,才忽然惊醒道:“那我大哥的东西呢?听说你之前曾经使用过我飞圣宫的一栋楼船秘宝,那秘宝在何处?还有……我大哥在那拍卖大会上还拍得一只火系器灵,那器灵又在哪?”

    “少宫主说什么呢,我听不懂。”杨开斜睨着宁远术。

    “少装糊涂!”宁远术大怒,“我大哥死便死了,可他的东西还是我飞圣宫的,本少需要追回。”

    杨开挠着脸道:“别这样啊。飞圣宫家大业大的,一两栋楼船秘宝又算的了什么?”

    “既然不算什么,你还给我!”宁远术大叫。

    “哎……”杨开叹了口气,道:“好吧,就如实告诉你们,那楼船秘宝……已经毁了。”

    “毁……毁了?”宁远术把眼珠子瞪大。吃惊道:“不可能!那可是道源级楼船,足以防御帝尊境以下的武者一阵猛攻,不可能如此轻易损毁,那样的楼船,便是我飞圣宫也没有几艘。”

    杨开正色道:“正是毁在帝尊境强者手上。”

    楼船秘宝确实毁了,被带走莫小七的凤姨一击打成碎片,凤姨可是帝尊三层境级别的强者,毁个楼船又算得了什么?后来为了补偿杨开的损失,凤姨便交予杨开一件木舟秘宝。虽然不及楼船庞大恢弘,但胜在简洁轻便,使用起来还挺方便的。

    宁远术闻言,顿时嘴角一抽:“你到底招惹了什么人啊!”

    高山也惊道:“你与帝尊境强者过招?竟没死?”

    一时间,飞圣宫几人将杨开惊为天人。

    “也不算过招。”杨开脸色一红,“只是在被蹂躏而已,幸好那位前辈没有下杀手的意思……”说着,他又道:“再说了。宁远城死后,那楼船也就成了无主之物。谁捡到就是谁的,我捡的那自然就是我的了,你们还喋喋不休什么?”

    “好!”宁远术低喝一声,“就算楼船被毁了,可那火系器灵呢?据说那器灵可是已经生出了自己的灵智!”

    杨开嗤笑一声道:“少宫主都已经说了,那器灵已经生出灵智了。当然是跑啦!”

    “跑了?”

    “你之前又不是没见到过生出自身灵智的器灵的厉害。”杨开冷笑一声,他口中所指,自然是那魔道战兵的器灵。

    闻言宁远术脸色微变,明显想起之前器灵发飙的一幕,不由地有些神情骇然。

    “这么说来……什么都没了?”高山眉头一皱。

    “还能有什么?我不是给你们一个交代了么。”杨开轻笑一声。“至于你们飞圣宫另外一个强者傅斯通……嗯,这人实力强大,我就算说是我杀了他,你们恐怕也不会相信。”

    “瞧你也没这个本事!”宁远术冷笑一声,讥讽道:“傅长老之死,段城主已经说过了,乃是被魔气侵蚀的缘故。”

    “这就是了。”杨开一拍手,笑嘻嘻地道:“那咱们的误会就算是解开了,以后可不要有事没事地来纠缠我,说我害了你们飞圣宫的人什么的。少宫主,我瞧你也不错,日后大家好好相处,还是好朋友嘛。”

    一听他说好朋友三个字,宁远术不禁有些条件反射般地左右张望,唯恐那魔兵器灵再次杀至。

    “这话你说了不算!”高山缓缓摇头。

    “那你们说了算?”杨开脸色一冷。

    “我们说了也不算。”流水接道。

    “那谁说了算?”杨开表情阴沉。

    高山道:“你若真的问心无愧的话,不妨与我等回一趟圣宫,亲自向宫主他老人家解释,由宫主定夺!”

    “不错!”流水也颔首道,“需得回圣宫一趟。”

    闻言,杨开一声轻笑,绕有深意地望着高山,道:“两位护法,你们是不是误会什么了?”

    “什么?”

    “我愿意跟你们解释这些,非怕你们,惧你们,只是不想平白招惹麻烦,你们爱信不信,但若是再敢无缘无故地招惹我……嘿嘿嘿……”他说着话,脸上满是笑意,但那眼中却是一片冰寒。

    高山流水莫名地浑身一冷,忽然生出一股及其危险的感觉,不由瞳孔骤缩。

    转念一想,杨开这小子跟青阳神殿高雪婷高长老关系匪浅,人家高长老刚才还当着好多人的面让他晚上去房间找她,有这层关系在,他们也不敢再对杨开动手,否则激怒了高雪婷的话,他们性命堪忧。

    即便是宫主亲自莅临,怕也拿杨开没办法,除非神不知鬼不觉地将他掳走。

    想到此处,高山流水二老顿时觉得事情有些棘手了。

    高山道:“杨少,你要是不愿意跟我们回圣宫也行,不过你得给我们修书一封啊,我等好拿给宫主查阅,免得宫主怪罪下来,说我们玩忽职守,来了一趟枫林城啥事也没干成……”

    “关我屁事!”杨开冷哼。

    “别啊杨少,有话好好说嘛……”高山腆着脸央求。

    “滚……蛋!”杨开说话间,把帝宝百万剑往身前一横,狞声道:“我再说最后一次,你们若是依然纠缠不休,冥顽不灵,就休怪我手下不留情了!”

    话落之时,澎湃源力跌宕而起,精纯的神念也狂暴而出,朝高山流水二人罩去。

    高山流水神情大骇,只感觉在这一瞬间面前青年的身影忽然变得无比高大,遮蔽了他们眼前的所有光明,那外放的气势就如大山一般压在他们的胸口,让他们无法喘息。

    直到此刻,两人才忽然明白,杨开的实力……只怕不在那罗元之下。

    仿若一瞬间,又仿若千万年,等二老回过神时,眼前已不见杨开踪影,背后一片的难受,对视一眼,都瞧出彼此的惊骇。

    “这人……不能再招惹了。”高山沉声道,一脸后怕的表情,他的自觉告诉自己,若是再招惹杨开的话,只怕真要惹的他大开杀戒。

    “嗯。”流水抹了一把额头上的汗水,重重颔首。

    “那我就这么白白被他打了一顿?”宁远术一脸悲愤地指着自己的脸颊道,“他之前可是狠狠羞辱过我的,而且……庄盘也被他杀了,这口气我飞圣宫要吞下去?这让本少日后如今在南域混?”

    高山瞅了他一眼,叹道:“庄盘悭吝小人,死不足惜。至于少宫主你……哎,权当被蚊子咬了吧!”

    宁远术闻言,嘴角一阵抽搐,可二老都如此说了,他就算想要报仇也无能为力,只感觉嘴中的苦塞过吃了黄连。

    ……

    秦家,杨开与秦朝阳等人一起返回。

    他如今在枫林城中算是无处可去,本来他还有处租赁的洞府,只是上次时限到了之后便没有再租用了,好在秦家对他来说也不是外人,住下也理所当然。

    八方门诸人自然也回到此地,在罗元和圆脸女子的带领下去往自己的院落,各自分道扬镳。

    不过杨开瞧罗元这小子的眼神很危险,怕是还想找自己打一场,不禁头疼不已。

    “杨老弟,此处院落是老朽吩咐下人特意打扫出来的,也是我秦家最好的住所之一,你便在此地休息。”秦朝阳亲自带着杨开来到一处院落前,开口说道。

    “有劳秦家主了。”杨开寒暄道。

    “客气客气!若有什么需要和吩咐,只管招呼下人便可。”秦朝阳哈哈一笑,“好了,不打扰你休息了,我去看看钰儿情况如何。”

    “秦家主走好!”

    待秦朝阳走后,杨开才领着张若惜朝内行去,一边走一边看,院落占地面积不算太大,但却在清净优雅,打扫的一尘不染,而且灵气还算充足,让杨开比较满意。

    观望了一会儿,杨开便让张若惜自己找个房间住下,这才回过头来,一脸无语地望着一直跟在自己身后,不声不响却如影相随的叶箐晗,深深地叹了口气。

    叶箐晗见他如此,连忙轻咬着红唇,挤出一丝微笑来。

    “别笑了,比哭还难看。”杨开一脸嫌弃的模样。

    叶箐晗闻言,娇躯一颤,脸色发白,眼圈儿都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