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欧巴小说网 > 武炼巅峰 > 第两千两百四十八章 上品地脉

第两千两百四十八章 上品地脉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欧巴小说网] https://www.58160.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枫林城,秦家。

    秦钰闺房之中,病榻之上,秦钰面无血色地躺在那里,不时地轻咳几声,偶尔咳的剧烈了,竟是连气都喘不过来。

    一股莫名的死气萦绕在秦钰周身,即便是从未修炼过的普通人,都能隐隐感觉到秦钰此刻状态的不对。而若是有点修为之人,运转神念扫视的话,就可以清楚地发现秦钰此刻被一股淡淡的黑气所笼罩着。

    而随着时间的流逝,这黑气越来越浓郁。

    这种黑气也不知道到底是何种能量,自两个月出现之后,便一直在吞噬秦钰的生机,让她的状况一天不如一天。

    天地截身,这是一种很特殊的体质,是为天地所不容的一种体质。任何拥有这种体质之人,都无法活过十八岁,因为天地法则会截断此人的生机。

    病榻边,服侍秦钰的婢女偷偷地抹着泪水,眼睛哭的红肿。

    秦钰为人和善,对上对下都和煦有礼,秦家下人无不对她尊敬有佳,这个婢女自然也是如此,眼见自家小姐不知患了什么重病,竟在短短两个月内衰弱成这幅模样,婢女也是心疼至极。

    “哭什么哭!没用的东西,还不快滚出去!”一旁,秦朝阳忽然怒喝一声。

    他这些日子也是揪心至极,本就心烦意乱,此刻见这婢女在自己面前哭泣,愈发地烦躁了,忍不住叱喝了一声。

    那婢女顿时惶恐,噗通一声跪了下来,却并没有离去,口上道:“老祖恕罪,老祖息怒,奴婢不哭了。奴婢也不走,奴婢要留下来照顾小姐……”

    她不迭地央求着,语气诚恳。

    秦朝阳张了张嘴,最终还是深深地叹了口气,一抬手,无形的力量蔓延。将那婢女抬了起来,收敛了怒意,开口道:“罢了罢了……”

    语气说不出落寞萧条。

    “是奴婢不好,没有照顾好小姐。”那婢女说话间,又擦了擦眼角,却是强忍着没有哭出声来。

    “老祖……”病榻之上,秦钰忽然轻轻地呼唤了一声,话一出口,又是剧烈的猛咳。那婢女连忙上前,用手在她背后顺着气。

    待到秦钰缓过劲之后,秦朝阳才细声细语地道:“钰儿,你好好休息,什么都别说了。”

    秦钰缓缓摇头,道:“杨大哥……他还没回来么?”

    闻言,秦朝阳脸色微变,不知该如何接话。

    如今眼瞅着秦钰十八岁诞辰将之。而唯一能让秦钰活下来的希望就在杨开身上,可是至今也不见杨开的踪影。

    秦朝阳不禁怀疑。自己是不是有些所托非人了。

    四季之地那边的事,他早已打探清楚。

    杨开在四季之地内,大展身手,炼制太妙神丹,以一己之力,将各大宗门势力精锐弟子玩弄于股掌之中。此事早已不胫而走,在整个南域传的沸沸扬扬。

    枫林城虽是小城,但在秦朝阳的有意打探之下,又如何探听不到?

    只是……三个月前四季之地就已经关闭了,若是杨开真得了劫厄难果的话。那早就应该回到枫林城才对,可为什么直到现在也不见他的踪影?

    秦朝阳并不愿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只是一日不见杨开,他一日就不能安心。

    他也不知道杨开是因为没能找到劫厄难果无颜来见自己,还是杨开根本没把劫厄难果当回事,早就跑的不知所踪了。

    如今天大地大,他就算想去寻找杨开,也不知道该从何处找起,更何况,时间上也已经来不及了。

    “老祖,你在怀疑杨大哥?”秦钰虽然病入膏肓,却一如既往地蕙质兰心,一见秦朝阳的神色,就猜到了他心中的顾虑。

    “老祖也不愿多想,盼着杨小兄弟能尽早将那物送回来,可是……就算他没有得到那物,也该回来跟我打个招呼才是。人力有时穷,老朽也能理解,但是他现在……哎!”

    “许是杨大哥有什么要事耽搁了。”秦钰轻声说道,这话才刚说完,又是一阵猛咳。

    “但愿如此吧。”秦朝阳一阵苦笑,心中却有些不以为然。

    即便真有什么要事耽搁,找个人传个信回来总是可以的吧?他内心深处愈发觉得杨开大概是拿了秦家的百万剑,不想回来了。

    帝宝百万剑丢了也就丢了,这东西虽然贵重,但秦家如今式微,也无人能发挥它的力量,匹夫无罪怀璧其罪,说不定还会招惹什么麻烦。

    可是看错人的代价却让秦朝阳感到无比心痛,暗暗悔恨自己竟将如此重要之事交给了一个才认识不久的人。

    若是当时他亲自前往四季之地,或许还有那么一线希望,不至于让秦钰躺在这里等死。

    内心深处的浓浓自责,让秦朝阳夜不能寐,寝食难安。

    “杨大哥会回来的。”秦钰神态笃定,“他并非那种喜占人便宜不告而别的人。”

    “小姐,都什么时候了,你还帮那人说好话。”那婢女在一旁瞧着心疼,眼泪水儿又快出来了。

    “你知道什么。”秦钰训了她一句,继续道:“虽然我与杨大哥接触的也不多,但老祖你应该知道,我身负造化天瞳,看人是极准的。”

    闻言,秦朝阳眼前一亮,本来绝望的心情莫名地又生出了一点希望。

    确实如此,秦钰虽然修为不高,但因为身负造化天瞳的缘故,看人是很准的,一般来说,她看人第一眼,就能知道此人的善恶,是否值得信任。

    当初若非秦钰同意,秦朝阳无论如何也不敢将进入四季之地名额让给杨开。

    “所以杨大哥必定是因为什么事而耽搁了……”秦钰盖棺定论,说完之后又道:“老祖,你且忙去吧,我这边你不用担心,早晚都会好起来的。倒是枫林城这边……我听慧儿说这段时间来了不少大人物,就连我秦家都住了一位?”

    “嗯!”秦朝阳闻言颔首,“你这些日子病重,老祖也没有告诉你此事,倒是这小丫头在背后乱嚼舌根。”

    说话间,他冲那叫慧儿的婢女瞪了一眼。

    那婢女连忙吐了吐香舌,解释道:“奴婢瞧小姐待的苦闷,便随便说了点事。奴婢下次不敢了。”

    “再有这种事,打断你的狗腿!”秦朝阳冷哼一声。

    “别怕,老祖吓唬你呢。”秦钰微笑着,拍了拍慧儿的手背。

    秦朝阳深深地叹了口气,道:“家里的下人,都被你惯坏了。”

    “老祖,城内最近又出了何事,为何会吸引这么多人前来?”秦钰转头问道。

    最近这两年,枫林城似乎一直就不平静,先是圣灵现世,惹的星神宫那样的霸主势力都派遣强者前来查探详情,紧接着又是魔气围城,闹的沸沸扬扬,附近的木森城更是因为那一次魔气围城险遭灭城之灾,幸好最后关头魔气自主退去,让那些魔人又重新恢复了神智。

    否则的话,木森城现在必定是一座空城。

    那一次,又是几位帝尊境不辞辛苦,亲自前来查探。

    如今又不知道因为什么事,竟吸引了不少强者届临。秦钰虽然从慧儿那听到了一些传闻,可了解的并不详细,自然是想问个清楚。

    “追根溯源的话,此番之事还是跟上一次魔气出世有些关系。”秦朝阳叹了口气,一脸忧愁。

    闻言,秦钰俏脸微变,惊呼道:“难不成,那莫名消失的魔气,再次出现了?”

    站在旁边的慧儿也是娇躯一颤,露出惊恐的神情。

    “这倒不是。”秦朝阳回道,“上次那魔气莫名退去,便再也没有出现过了,只是……在上次我们去的过那封印下方,竟是出现了一条上品地脉!”

    “上品地脉?”秦钰美眸一亮,“枫林城附近,竟有上品地脉?”

    秦朝阳也笑道:“此事也叫我们这些老家伙意外的很啊。你也知道,枫林城之所以一直没有大势力入住,就是因为我们这里不但小,而且灵气不浓郁,也没什么特别的物产,所以这些年来,一直是由城主府统管四方的。可是这上品地脉一出现,那情况就不一样了……”

    “区区一条上品地脉,还不至于让许多大势力如此在意吧?难道还有别的原因?”

    “正是!”秦朝阳神情一肃,“在那条上品灵脉附近,似乎还找到了许多分支的中品,下品地脉,另外靠向玉清山的方向,似乎还有源晶矿脉,也不知道档次如何!”

    秦钰不禁动容。

    听到这里,她总算明白枫林城为何能吸引人前来了。

    单单是那源晶矿脉,就足以让人争的头破血流,更不要说还有诸多品质不一的地脉。

    “这些地脉和源晶矿脉,星神宫和几个最顶尖的大势力倒是瞧不上眼,可是那些次于这些顶尖实力的一二线势力,就无法置之不理了。枫林城内如今可是风云变幻,单是道源三层境就来了几十位,帝尊境来没来我不清楚,不过只要这边的利益足够大,吸引帝尊境前来只是早晚的事。”

    秦钰听完之后,正色道:“老祖,此等紧要关头,我秦家可不要出面去做些什么,静观其变即可,在那些庞然大物面前,我秦家不过是弹丸之石,根本无力与之抗争。”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