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巴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武炼巅峰 > 章节目录 第两千两百四十三章 奇特空间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
    “放手吧婆婆,你若不放手,这一辈子都只能止步于此了。”温紫衫谆谆善诱道,“我等武者,唯有念头通达之时才能锐意进取,婆婆你沉浸在当年那一战的失利之中,被仇恨蒙蔽双眼,一心一意想致我于死地,又如何能攀升更高的武道?”

    “小子你在教训我?”尤婆婆怒视温紫衫。

    后者耸耸肩膀道:“实话实说罢了,而且这些道理婆婆你未必不懂,只是不愿承认。”他又叹了口气,道:“杨小子和小雪婷怕是以为眼前的你是你真实的面目,在那神游镜中出现的绝世女子不过是你幻化出来的,可是只有你我知道……神游镜中你的模样,才是你本来的样貌。而此刻的你,不过是一种伪装罢了,婆婆你也是个女子,何苦这般为难自己。”

    “说这些做什么?”尤婆婆的语气,不知为何平缓了许多。

    “我只是想说,婆婆你的资质,未必在我之下,你若能解开心结,他日也未尝不可登临大帝之位。”

    此言一出,尤婆婆浑身一震,目光锐利地朝温紫衫望去,低喝道:“你所言是心里话?”

    温紫衫一笑,道:“说实话,这话不是我说的。”

    “那是谁说的?”

    “一个吊儿郎当,放浪形骸的老不死说的。”温紫衫似乎极不愿提及那人的名字。

    虽然他没有说出来那人的名讳,可尤婆婆却是双眸爆射精光,似是明白了什么。

    “青阳神殿我独木难支,婆婆可愿帮我?”温紫衫诚挚地望着尤婆婆,开口问道。

    尤婆婆瞧了他一会儿,忽然放声大笑起来。讥讽道:“老身害死你青阳神殿不少精锐弟子,你对老身就没半点怨恨?”

    “天道有常,命运无常,跨不过那道坎,是他们修行不够!”温紫衫正色道。

    尤婆婆的脸色变幻着,沉默起来。好一会她才忽然爆喝道:“滚,你滚!”

    温紫衫微微一笑,道:“婆婆你仔细考虑清楚。”

    话落,他整个人逐渐消失在这片空间中,似是从来都不曾出现过一样。

    独剩下尤婆婆一人,面色冷然,神情变幻不定。

    ……

    时间悠忽,自杨开随着高雪婷来到紫竹峰洞府,已经过去一月了。

    这段时间他一直闭关不出。炼化奴虫镯。

    初始之时,奴虫镯毫无反应,杨开不急不躁,不停地用自身力量去冲击奴虫镯的禁制。而随着时间的流逝,这件帝宝也逐渐有了一些变化。

    它慢慢地开始接纳杨开的神念和源力了。

    这一次炼化,就如抽死剥茧一般,杨开煞费苦心,只有当将那所有阻碍的力量铲平。杨开才有机会炼化得了奴虫镯,在内部刻上自己的神魂烙印。让他成为自己的所有物。

    这一日,杨开依然持续着平时的动作。

    可在某一刻,忽然一阵奇异的嗡鸣之声传来,紧接着,密室内空气微微一阵,与此同时。杨开只感觉手上一阵火热,似是奴虫镯被火烧了一样。

    杨开见此,不惊反喜,知道这是快要炼化成功的迹象,当即不遗余力地催动力量。疯狂地朝奴虫镯中灌入。

    那手上的火热之感越来越明显,奴虫镯似乎也重新诞生出了灵性,在杨开手心处不断地弹跳,欲要脱离杨开的掌控。

    可杨开哪会如它所愿,死死地将之控制在手中。

    慢慢地,那火热的感觉转变了,杨开手心处,就仿佛被万蚁啃食一般,酥痒难耐,那种酥酥麻麻的感觉顺着手心,一路蔓延进身体各处,深入到灵魂之中,让他整个人都变得极为不自在。

    酥麻逐渐转变为疼痛,不但是身体上的,还是神魂上的,就好似被切割成了无数块,被粉身碎骨了一样。

    杨开忍不住嘶吼一声。

    更加澎湃的神念与源力持续灌入着,杨开死死咬着牙关,忍受着那难以想象的折磨。

    如此两日之后,杨开忽然感觉浑身一轻,所有的异常感觉在这一瞬间消失不见。

    而在同一时刻,奴虫镯上忽然光芒大方,那小小的手镯表面,一个个如米粒大小的符文似萤火虫一般飞舞而起,让整个密室都显得有些美轮美奂。

    那些符文繁奥至极,瞧着一眼就觉得神妙惊奇,似有着自己的生命,不断地幻灭幻生。

    平淡无奇的奴虫镯,也逐渐变得帝韵弥漫,帝意盎然。

    见此情形,杨开非但没有丝毫欣喜,反而面色凝重起来。

    少顷,那些繁奥的符文尽数收敛进奴虫镯内,杨开冥冥之中,听到一声咔嚓的脆响,仿佛什么东西破碎了一样,紧接着,自己的神念与源力长驱直入,毫无阻塞地灌入到了奴虫镯内。

    那一声来自心灵上的响动,无疑就是奴虫镯最后一层障碍被突破的动静。

    这也就意味着,炼化已完成大半。

    不过……因为奴虫镯并非是新诞生的秘宝,它此前是有过主人的,所以最大的考验也随之而来了。

    神念涌入,杨开很快便察觉到在奴虫镯内部,有一股精纯的力量迎头反击过来。

    这股力量并不浩瀚,但却精纯无比。

    这是虫帝遗留在奴虫镯内的神魂和生命烙印!

    只有将这个烙印彻底粉碎掉,杨开才有机会烙上自己的痕迹。

    虫帝的真实修为最起码也是帝尊三层境,可惜在几万年前,他与阳炎大战,结果败北被杀,无奈之下只能寄神魂于虚念晶,最后依靠夺舍才得以重生。

    却不复往日之雄威。

    几万年的时间,奴虫镯里的烙印也早就衰弱的不成样子了。

    要不是这个原因,杨开根本不可能有机会炼化得了奴虫镯,除非找温紫衫出手帮忙驱除这个烙印才行。

    不过如今这一道烙印尽管精纯,可强度却只勉强达到帝尊境的程度,基本上与杨开的神识强度相当。

    这烙印迎头反击,欲要阻止杨开接下来的动作,杨开自然不能就此退缩,他也是怡然不惧,调动神识力量,直接迎上。

    “轰……”

    一声响动传来,杨开身躯微微一晃,整个人都有些头晕目眩。

    这是神魂的碰撞,没有半点花俏,拼的就是神识的坚韧和强度。

    这一番碰撞之下,杨开与那原本的烙印谁也没占据上风,算是半斤八两。

    稍稍喘了口气,杨开再度调动神念,朝奴虫镯内部轰去。

    又是一声响动,杨开的口鼻之中溢出鲜血,整个人的脸色都微微有些苍白。

    不过这一番冲撞之后,杨开的神念明显占据了上风,虫帝的烙印已然被消弱了一大半。

    杨开没有停息,一鼓作气,第三次调动神念。

    轰……

    奴虫镯上,光华一闪,似有什么东西被破开。

    杨开的神念过往之处,也是畅行无比,再没有半点阻碍。

    至此,虫帝的烙印才被彻底毁去。

    杨开神念灌入其中,忍着身体上的不适,趁热打铁,在奴虫镯内刻下自己的神魂烙印。

    做完这些,他才咧嘴一笑,一头歪倒在地上,动也不想动了。

    如今奴虫镯已经算是他的帝宝了,只不过这奴虫镯到底有何妙用,却还需要以后慢慢检验和开发才行。

    无声无息的争斗,耗费了杨开大量精神和体力,也多亏了他有温神莲,否则绝对不敢用这种暴力直接的方式去抹除虫帝的烙印。

    不过在温神莲的滋润之下,他并不担心自己的神魂会受到什么根本性的损害,他有胡来的资本。

    歇息了半日,杨开感觉好了一些之后,这才重新坐起来,将奴虫镯放在眼前仔细打量着。

    炼化了之后,奴虫镯并没有太大的变化,只不过现在收发由心罢了。

    他神念涌动,灌入奴虫镯内,想去悄悄这秘宝到底有何玄妙,又该如何去使用它来克制噬魂虫。

    让他意外的一幕出现了。

    他的神念刚一灌入奴虫镯内,便发现在这镯子内部,竟有一片奇特的空间。

    这个空间并不像玄界珠的内部空间,无法供人自由进出。

    倒是与空间戒内部的空间颇有些类似,却有一些细微的差别。

    因为杨开能感觉到,在这片空间内似乎有一些奇特的能量正在涌动,这能量对神魂没有益处,也没有害处,不知道是做什么用的。

    杨开的目光很快被这空间内一个个大小不一,形状不一的酒瓮吸引了过去。

    这些酒瓮,有的一人多高,有的一尺高,整整齐齐地排布在一旁,也不知道内部都装了些什么。

    杨开好奇之下,神念扫过欲要检查一番。

    不过很快,他便脸色大变,神念惊退,连忙远离了那些酒瓮。

    因为他察觉到,在那些酒瓮之中,有许多都是装有一些东西的,只有少许几个是空的,那些东西到底是什么,他不知道,只听得一阵奇怪的响动从酒瓮中传出,有一些蠕动的动静,还有一些嗡嗡的声响,更有一些一直保持着沉默。

    但每一个装在酒瓮内的东西,都给杨开极为危险的感觉。

    即便他如今已是奴虫镯的主人,也不敢轻易打开这酒瓮去一探内部虚实。

    就在他心神不定间,他忽然又发现,在那一个个酒瓮的表面,竟有一个个字迹浮现了出来,他连忙定眼瞧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