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欧巴小说网 > 武炼巅峰 > 第两千一百六十三章 穷奇

第两千一百六十三章 穷奇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欧巴小说网] https://www.58160.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ps:想听到更多你们的声音,想收到更多你们的建议,现在就搜索微信公众号“qdread”并加关注,给《武炼巅峰》更多支持!

    岁月神殿之中,因为所选路线不同,各人的机缘也不相同。

    但此时此刻,无论身处何地,众人都莫名地生出一种惊悚的感觉,仿佛冥冥之中,有一双高高在上的眼睛正在俯瞰着自己……

    这让众人都有些毛骨悚然,浑身发冷。

    好在这感觉来的快,去的也快,眨眼的功夫就消失不见了,让他们不禁以为那不过是自己的错觉。

    黑暗大殿之中,那异兽依然在观察四方,不时地点评一下,不少精英武者都被它唾弃成了垃圾,当它将目光投向岁月阶梯那边的时候,难得的惊愕了一下,“这只小虫子是什么情况……一,二,三,四,五!一个道源一层境的家伙竟然带了五件帝宝在身?什么来头?”

    绕是异兽活了不知道多少万年,见识过狂风骤浪,此刻也为杨开的底蕴而感到震惊了,因为它发现单是杨开一人,便带了五件帝宝!

    就算是一般的帝尊境,也没有这么多帝宝啊?

    它口中所指的五件,自然是寂灭雷珠,玄界珠,奴虫镯,斩魂刀和百万剑!在这岁月神殿之中,没有什么能逃过它的观察。

    “难道他一家人都是大帝?”异兽暗暗猜测,要不然这样一个武者,怎么可能有这么多帝宝?帝宝可不是什么烂大街的货。

    要知道,如蓝熏这样身份尊贵的存在,手上也只有一件帝宝而已,那还是明月大帝赐给她的防御帝宝。以防她遭遇什么不测。

    “算了算了,虽然资质和心性都是上上之选,但这家伙看着就是个麻烦,还是不要跟他有什么接触的好。”异兽唠叨一阵,将目光从杨开身上移开,落到了张若惜那边。

    “恩。这小姑娘……怎么才返虚两层境!”异兽一双兽瞳之中闪烁起狐疑的光芒,“这么低的修为,如何进来此地?怎么本大爷只是睡了一觉,都多出这么些稀奇古怪的事来……”

    言至此处,它忽然瞪大了双眸,死死地盯着张若惜所在的方向,惊呼一声:“不对,这小丫头……她居然……”

    这一刻,它像是发现了什么似的。本来嚣张不可一世的语气陡然间变得惶恐万分,连那两只骇人的兽瞳中,都流露出惊骇的表情,似是及其惧怕张若惜的样子。

    那巨大的脑袋上,竟流下了淋淋冷汗……

    而就在这时,张若惜似乎也到了极限程度,明明岁月阶梯的尽头就在前方不远处,可她却无论如何也抬不起步伐。她倔强的抬头仰望,想要踏出自己的脚步。却感觉浑身虚脱无力,双腿如灌了铅一样沉重。

    充斥在岁月阶梯上的岁月之力在这一刻陡然爆发出来,侵入张若惜的身躯,欲要将她吞没。

    紧随在她后方,已经追赶到十几步之远的杨开分明看到张若惜的一头黑发,在极短的时间内变得一片雪白如霜。杨开心头大惊,意识到了不妙,一催体内源力,奋力上前,想要缩短与张若惜之间的距离。

    但岁月阶梯攀登到了此处。任何一步都是极为艰辛的,这短短十几步的距离,根本不是杨开想缩短就能缩短的存在。

    他顿时急的如热锅上蚂蚁……

    与他一样焦急万分的还有那大殿中的异兽,作为守护岁月神殿的存在,张若惜的状态和变化自然被它看在眼中。

    它先是一阵窃喜,以为张若惜必死无疑,暗自高兴了一会儿,但紧接着,就觉得有些不妙了,因为张若惜一旦被逼至绝路,那潜伏在她体内的血脉之力极有可能苏醒过来,一旦让那玩意苏醒,那自己可就大事不好了。

    念及此处,异兽长身而起,伸出一只爪子,探向虚空,空间在这一击之下直接破碎,那巨大的爪子跨越空间的阻隔,一把将张若惜抓在手心上,然后立刻缩了回来。

    它一边这么做着,一边患得患失地念叨着:“劫数啊劫数……也不知道这样做是对还是错!”

    话落,它徐徐张开了自己的爪子,将一脸茫然之色的张若惜放在自己面前。

    张若惜显然还没弄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她只是感觉无尽的时光在自己身上流逝,在那短短的瞬间,她好似度过了百年一样,生机似乎流逝,死亡的气息迎面扑来。

    她想回头去呼喊杨开,却连转身的动作都做不到。

    而就在她以为自己必死无疑的时候,一只巨爪居然从天而降,将她从鬼门关中拉了回来,带到了这漆黑的大殿之中。

    她抬头望去,只见自己面前一只巨大的燃烧着火焰的妖兽,正瞪着一双兽瞳注视着自己。

    一般人看到这等庞然大物,只怕会吓得脸色发白,尖叫连连,扭头就跑。

    而张若惜本身也不是什么胆大之人,修为更不高,见识也不广,就算被直接吓晕过去也不为奇。

    可不知道为什么,她抬头注视着这妖兽,却没有丝毫害怕的情绪,反而有一种……对方应该怕自己的感觉,这种感觉毫无根据,且荒谬至极,但却是一种从骨子里生出来的,就如呼吸一般自然,且让人深信不疑。

    她轻抿着红唇,抬头仰望那巨大的妖兽,小小的身影与之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四目相对,反倒是那妖兽被看的心中发毛,额头上冷汗淋淋,眼神闪烁不已。

    “你……为什么好像很怕我的样子?”张若惜忽然开口问道。

    她一开口,妖兽竟不由地往后退了两步,眼神畏惧地望着她,腹部中传出闷雷般的声音,干笑道:“呵呵……是啊,我为什么要怕你呢?”

    张若惜没有去刨根问底。而是冲它招了招手。

    那妖兽见此,竟真的就走了过来,匍匐在张若惜面前,暴戾的眼神在此刻变得温顺无比,隐隐之中,还有一丝惊恐和忌惮。

    “是你救了我?”张若惜问道。

    妖兽想了想。道:“不错!”

    “谢谢你!”张若惜甜甜一笑,伸出一手,似乎是想去摸一摸那妖兽的脑袋,不过却迟疑了一下,道:“我不会伤到你吧?”

    她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问这样一个问题,但总有一种感觉告诉自己,若是触碰眼前这只妖兽的话,极有可能给它带来什么损伤。

    “现在的你,大概不会!”妖兽答道。

    张若惜这才将手放在它的额头上。轻轻地摸了摸。

    那灼热的火焰,焚烧着张若惜的素手,却神奇地没有给她带来任何伤害,而伴随着她的抚摸,那妖兽竟发出咕噜噜的声音,好似一只猫儿被人抚摸时的反应。

    “好丢脸好丢脸……本大爷竟然被一个小丫头这样摸着,简直是奇耻大辱!”妖兽心中不爽地念着,身体却很老实地给出了反应。

    “你叫什么?”张若惜忽然又开口问道。

    “穷奇!”

    “好奇怪的名字!”张若惜微微一笑。美眸中露出迷茫的神色,道:“不知道为什么。虽然第一次听到这个名字,但总感觉很熟悉……你知道原因么?”

    “不知道!”穷奇把脑袋摇成了拨浪鼓,心中暗想你一辈子弄不明白才好,本大爷怎会将这种事主动告诉你?若真如此的话,那本大爷的末日岂不是要到了!

    “好……吧!”张若惜说话间,收回了自己的手。诚挚地道:“谢谢你刚才救我一命,不过能不能麻烦你把我再送回去?我突然消失不见了,先生会很担心的。”

    “先生?”穷奇闻言,狐疑道:“就是那个跟在你后面的男人?”

    “对,你能看到他?”张若惜连忙点头。

    穷奇傲然道:“在这神殿之中。任何风吹草动都逃不过本大……我的观察!刚才也是见到你有危险,所以才把你带过来的。”

    顿了一下,它又摇头晃脑地道:“没想到啊没想到,强大如你也要受到别人的庇护……”

    它说这话的时候虽然刻意压低了音量,但它的声音本就洪亮,还是让张若惜听的清清楚楚。

    张若惜连忙摆手,一脸不好意思道:“说什么呀,先生才厉害呢,我哪里强大了。”

    她只当穷奇是在随口胡扯,让自己高兴而已。

    “总有一天,你会强大的。”穷奇意有所指道。

    “恩,我会努力的。”张若惜干劲满满。

    “罢了,你我今日既然有缘相见,我就送你点东西吧。”穷奇忽然像是想起了什么似的,开口说道,说话间,它伸出爪子,在虚空中一抓。

    等到收回来的时候,那爪子上赫然多出了一件粉红色的霓裳霞衣,那霞衣光彩夺目,道道帝韵流转其上,显得美轮美奂。

    “你如今实力还低,这件凤彩霞衣就送与你了,穿上它之后,一般人大概都不会伤害到你。”穷奇实力通天,它口中的一般人,大抵可以理解为帝尊境以下的武者。

    “这怎么使得?”张若惜虽然及喜欢这宝衣,但良好的教养却让她无法接受这毫无缘由的馈赠,连忙摆手拒绝道。

    “穿上它便是,这是你的机缘,武者修炼,机缘也是强大的一部分!”穷奇口中道,心中却是在想:要不是怕哪个不长眼的家伙惹到你,让你的血脉之力提前苏醒,本大爷怎会如此煞费苦心?本大爷呕心沥血,未雨绸缪的也不容易啊,等出了这里,该去龙岛找那几条老龙好好敲诈一番才是,反正这也不是本大爷一个人的事,那几条老龙肯定不能坐视不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